四库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 第140章 怎么向主子交代

第140章 怎么向主子交代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青云直上    !

        杨健抬眼看向方振斌,一脸阴沉的问:

        “方所,你们费心劳神的将吴疯子弄到三道河精神病医院去做鉴定,你觉得这次鉴定,会是什么结果?”

        方振斌抬眼扫向杨健,心中暗道:

        “姓杨的,少在这装的像二五八万似的,老子知道你们从中搞了鬼!”

        尽管心中这么想,方振斌脸上却丝毫没表现出来。

        “我不清楚,等拿到鉴定结果,才知道!”

        方振斌一脸阴沉,反问道,“怎么,杨所知道结果了?”

        “没有,我只是随口一说而已!”

        杨健一脸得意道,“我生怕你们折腾半天,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方振斌看着一副小人得志的表情,冷声问:

        “杨所,你是否觉得胜券在握了?”

        “怎么,你有意……”

        杨健说到一半,停下话头,沉声道,“我可没这么说!”

        他原本想说“你有意见”,但转念一想,觉得不合适,立即转换话题。

        方振斌抬眼狠瞪,沉声说:

        “杨所,是笑到最后,还不一定呢!”

        杨健脸上露出几分不屑之色,得意的说: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方振斌并未搭理,端起桌上的茶杯品尝起香茗。

        面对方振斌的无视,杨健很恼火,但却无可奈何。

        “姓方的,你少在这嘚瑟,牛总已通过三道河精神病医院的副院长许仲远,将吴疯子的鉴定结果改了,你们将注定白忙活一场。”

        杨健抬眼看向方振斌,一脸阴沉的想。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钱士茂、吕东和孙云福走了进来。

        “云福,鉴定结果拿到了?”

        杨健抢先问。

        面对杨所长的询问,孙云福不敢怠慢,点头称是。

        “结果在哪儿?给我!”

        杨健伸出手来。

        孙云福脸上露出几分犹豫之色,抬眼看向方振斌。

        这事是方所让他去办,杨所抢先索要鉴定结果,这让他很为难。

        方振斌一眼看穿杨健的用意,冷声喝问:

        “杨所,你刚才说,我为了这份鉴定报告折腾许久。”

        “既然如此,凭什么给你?”

        说到这,方振斌抬眼看向孙云福道:

        “云福,鉴定结果拿过来!”

        “不好意思,杨所!”

        孙云福略显尴尬道,“鉴定结果是方所让我去拿的。”

        杨健虽有几分失落,但表现的却很大度,出声说:

        “没事,无论谁先看,结果都不会改变!”

        方振斌没搭理杨健,伸手打开鉴定报告。

        在这之前,杨健表现的很张扬,方振斌猜到鉴定报告极有可能被动了手脚。

        尽管如此,拿到鉴定报告后,他还是非常吃惊。

        精神病鉴定报告是非常权威的,竟有人从中动手脚,可谓骇人听闻。

        杨健看着满脸阴沉的方振斌,脸上露出得意之色,沉声问:

        “方所,怎么了?”

        “鉴定报告不遂你的意?”

        “你看完,该轮到我了?”

        杨健嘴角挂着不屑的笑意,仿佛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之中。

        方振斌满脸阴沉,将鉴定报告递过去。

        杨健拿过鉴定报告,装模作样的看起来。

        “呵呵,方所,看来被我不幸言中呀!”

        杨健一脸得意的说,“这份鉴定报告说明吴疯子确实有精神病,你是瞎子点灯——白费蜡了!”

        方振斌满脸阴沉,一言不发。

        “方所,你现在没话说了吧?”

        杨健一脸得意的说,“不放人,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这份鉴定报告有问题?”

        方振斌一脸笃定的说。

        杨健听后,心中咯噔一下,暗想道:

        “他不会知道牛总的操作吧,不可能,绝不可能!”

        想到这,杨健蹙着眉,沉声问:

        “方所,你这话什么意思?”

        方振斌虽不知牛大鹏是如何操作的,但能肯定这份鉴定报告一定有问题。

        在郭勇回来之前,方振斌绝不会让杨健将吴疯子带走。

        “我怀疑,这份鉴定报告有问题。”

        方振斌沉声道,“吴疯子谁也别想带走!”

        杨健见状,脸上当即阴沉下来,怒声道:

        “方所,你这做法,未免太过分了?”

        “你说这鉴定报告有问题,请你拿出证据来,不能空口说白话。”

        “没错,方所!”

        吕东应声道,“你的话又不是圣旨,不能说有问题,就有问题。”

        “我怀疑这份鉴定报告有问题,需要打电话向三道河医院求证。”

        杨健一脸阴沉的说。

        “行,你打电话求证,我等着!”

        杨健双手抱于胸前,一副志在必得的表情。

        “不急,等会再说!”

        方振斌一脸笃定的说。

        连鉴定报告都出了,这时候打电话去,毫无用处。

        方振斌这么说的目的,便是拖延时间。

        杨健抬眼看向方振斌,怒声道:

        “方所,你既说打电话去医院了解情况,又不打。”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拖延时间?”

        杨健不是傻子,方振斌的表现太反常,他猜出拖延时间来,很正常。

        “随你怎么说!”

        方振斌一脸阴沉道,“总而言之,在这事弄清之前,你别想将人带走。”

        杨健心里的火噌的一下便上来了,怒声道:

        “姓方的,你我都是副所长,这事凭什么听你的?”

        “给我立即放人,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方振斌嘴角露出几分不屑的笑意,冷声问:

        “怎么,杨所,你想动手,我求之不得!”

        “看来,你是好了疮疤忘了痛!”

        数日前,杨健刚挨过方振斌的揍,为此,他还被带到督察队去接受调查。

        “你敢动我一下,李队长绝不会放过你!”

        杨健一脸阴沉道。

        “我敢不敢动手,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方振斌针锋相对。

        看着方振斌紧握的拳头,杨健当场就怂了。

        他知道,以对方的个性,他如果硬闯的话,必定会挨揍。

        “姓方的,我不和你废话。”

        杨健沉声说,“乡长答应过,鉴定结果一出来,立即放人。你既不守承诺,那我给他打电话。”

        方振斌嘴角露出几分不屑之色,并未搭理他。

        杨健脸上露出几分阴沉之色,出门打电话去了。

        方振斌冲钱士茂使了个眼色,后者心领神会,出门而去。

        三道河精神病医院关于吴清河的鉴定结果出来了,方振斌没理由不放人。

        要想反转,必须拿到省城医院的鉴定结果。

        郭勇现在还在路上,不知何时过来。

        钱士茂快步走进办公室,立即拨通郭勇的电话。

        杨健亲自拨通萧一凡的电话,将相关情况向他做了汇报。

        “乡长,麻烦您到派出所来,处理一下这事。”

        杨健一脸阴沉道,“如果我们再闹起来,将会大大影响东辰的形象。”

        萧一凡心里很清楚,方振斌需要时间,他必须予以支持。

        “行,你们稍等一下,我处理完手上的事,就过去。”

        萧一凡沉声说,“这事关系重大,在我到场前,谁也不得放人。”

        杨健虽有几分郁闷,但还是点头答应下来。

        萧一凡挂断电话后,从抽屉里拿出手机给钱士茂发了条信息:

        “郭勇大概什么时候回来?”

        方振斌正在和杨健较量,无暇顾及这事。

        萧一凡对此心知肚明,因此直接询问钱士茂。

        “乡长,我刚和郭勇联系过,他回到乡里要三点左右!”

        钱士茂回复了一条信息。

        萧一凡见后,扫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心中暗道:

        “我再等半小时过去,时间正合适!”

        萧一凡一定会支持方振斌,杨健心知肚明,因此,立即拨通牛大鹏的号码,将这事向他说了一遍。

        “杨所,我这就给舅舅打电话,请他出手促成此事!”

        牛大鹏一脸阴沉道。

        这归根结底是牛大鹏的事,他定会全力以赴。

        “行,牛总!”

        杨健沉声道,“书记如果能亲自出手,再好不过了。”

        “你等我消息!”

        牛大鹏说完,立即拨通胡守谦的电话。

        胡守谦听完外甥的话,沉声道:

        “吴清河是你公司的员工,我亲自出面不合适。”

        “这样吧,我让唐书记去处理这事。”

        唐元华是乡党委副书记,乡里的三把手,份量足够。

        “舅舅,唐书记出面也行。”

        牛大鹏沉声道,“杨所给姓萧的打过电话了,他答应过去。您让唐书记拉着他一起去派出所,不给他拖延的机会。”

        胡守谦听后,轻嗯一声,答应了。

        挂断电话,胡守谦让秘书将副书记唐元华请过来,如此这般交代了一番。

        唐元华心领神会,出声道:

        “行,我现在就去请萧大乡长!”

        “辛苦元华了!”

        胡守谦面带微笑,伸手在他肩膀上用力一拍,“我心里有数。”

        唐元华轻点一下头,站起身,直奔乡长办公室而去。

        “姓萧的,你想拖延时间,门都没有!”

        唐元华嘴角露出几分阴冷的笑意,快步向前走去。

        笃笃,两声轻柔的敲门声响起。

        萧一凡刚想说请进,唐元华已推门走了进来。

        “萧乡长忙着呢?”

        唐元华面带微笑问。

        萧一凡一时摸不清他的用意,出声道:

        “瞎忙活,唐书记有何指教?”

        唐元华抬眼看过去,出声道:

        “乡长,听说派出所出了点状况,书记让你我一起过去处理,走吧!”

        萧一凡没想到杨健竟将这事向胡守谦作汇报,唐元华找上门来,他没法推脱。

        现在距离三点,也就半小时左右。

        就算去派出所,也没事。

        要想拖延半小时,再简单不过了。

        “行,唐书记请!”

        萧一凡面带微笑道。

        唐元华原本以为萧一凡会推辞,为此还准备了一番说辞。

        没想到他竟如此爽快的同意了,让他有种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感觉。

        “乡长请!”

        唐元华不动声色的道。

        萧一凡不和他客气,昂首阔步向着门外走去。

        副所长杨健拿着手机,走进办公室,沉声说:

        “方所,萧乡长马上就过来。”

        “你最好想出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来,信口开河可不行。”

        方振斌并未搭理他,抬眼看从门外走进来的钱士茂。

        钱士茂和方振斌对视,轻点两下头,示意没问题,郭勇三点左右就能到所里。

        方振斌见状,稍稍放下心来。

        他只要再拖延半小时,等郭勇取回省城的鉴定报告,眼前的困局不攻自破。

        “不管谁过来,不到下班点,我绝不会放人。”

        方振斌一脸笃定的说。

        他并未说三点,而是以下班的时间点为由。

        这么做的用意是为了麻痹杨健,以免他再耍花样。

        杨健嘴角露出几分不屑的冷笑,煽风点火道:

        “方所,这事你说了可不算!”

        “乡长的面,你不能不给吧?”

        “他和冯所是铁哥们,你不给他面子,冯所不会放过你!”

        方振斌是派出所长冯常乐的铁杆,杨健这番话的用意不言自明。

        “我的事不用你操心。”

        方振斌冷声道,“你还是想想,怎么向你幕后的主子交代吧?”

        这话伤害性不大,侮辱性极强。

        在方振斌的话语中,杨健俨然成了别人的奴才。

        至于他的主子,非云鹏实业的老总牛大鹏莫属。

        杨健听后,脸色顿时阴沉下来,怒声喝问:

        “姓方的,你再胡说八道什么,我哪儿来的主……主子?”

        “没有吗?”

        方振斌转头看向钱士茂。

        后者心领神会,出声说:

        “有吧,哈哈!”

        杨健听到钱士茂的话后,再也按捺不住了,怒声喝问:

        “姓钱的,你少在这胡说八道。”

        “你说,我的主子是谁?”

        杨健说这话时,满脸怒色,双目几近喷.火。

        钱士茂脸上露出几分得意之色,沉声道:

        “杨所,你这话真是搞笑!”

        “你的主子是谁,该我问你才对,你怎么反倒问起我来了?”

        杨健抬眼狠瞪钱士茂,怒声道:

        “你……我……”

        “*少在这胡说八道,否则,别怪我老……我不客气!”

        杨健本想自称老子的,觉得不合适,于是改称我。

        钱士茂见状,嘴角露出几分不屑之色,笑着说:

        “杨所,开个玩笑而已!”

        “你怎么还当真了,不会真被方所说中了。”

        “你在吴疯子的事上如此积极主动,是因为听命于人?”

        钱士茂这话虽以开玩笑的口吻说的,但杀伤力却非常大。

        杨健虽满脸怒色,但却不敢轻易作答,生怕着了方、钱两人的道。

        “钱主任,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吕东沉声道,“我们还是来聊聊正事,你们什么时候放人?”

        杨健听到这话,长出一口气,稍稍放下心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