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 第137章 压制

第137章 压制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青云直上    !

        “你去告诉杨所,等会,我就将人带过去。”

        钱士茂扬声道。

        他现在所要做的就是拖延时间,只要萧乡长过来,危机便可化解。

        吕东见钱士茂竟然不开门,心里的火噌的一下上来了。

        “姓钱的,你少他妈废话。”

        吕东直接开骂,“快点开门,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钱士茂懒得和他废话,不再出声。

        吕东心头火起,抬脚狠狠踹向审讯室的门。

        东辰乡派出所的门用铁皮包着,根本不怕踹。

        吕东非但没把门踹开,还将脚弄的生疼。

        “姓钱的,你等着!”

        吕东怒声叫嚣,“老子这就去请杨所来收拾你!”

        钱士茂听后,嘴角露出几分阴冷的笑意,心中暗道:

        “你只管去叫姓杨的过来,等乡长到场,谁收拾谁还不一定呢!”

        吕东见钱士茂丝毫没有开门之意,转身直奔副所长办公室而去。

        杨健见吕东独自一人过来,沉声问:

        “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姓钱的和吴疯子呢?”

        吕东将钱士茂的所作所为,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

        杨健听到这话,心里的火噌的一下就上来了,怒声道:

        “姓钱的想造反,看老子怎么收拾他!”

        杨健站起身,直奔审讯室而去。

        吕东紧随其后,信口胡诌道:

        “我说请您过来处理这事,他说,他是冯所的人,你奈何不了他!”

        杨健听到这话,火冒三丈,怒声道:

        “反了他了,你等着看好戏吧!”

        吕东见状,嘴角露出几分阴冷的笑意,心中暗道:

        “姓钱的,你不给老子面子,看杨所怎么办你!”

        走到审讯室门前,吕东抬手敲门,扬声道:

        “钱士茂开门,杨所亲自过来了!”

        钱士茂眉头紧锁,但仍想拖延时间。

        “吕东,你少忽悠我。”

        钱士茂出声道,“杨所日理万机,怎么可能亲自过来?”

        杨健听到这话,轻咳一声,道:

        “钱主任,开门,我有事问你!”

        钱士茂听到杨健的出声,无法躲避,只得示意乡警开门。

        门刚一打开,吕东就一脸张扬的说:

        “姓钱的,有本事,你别开门,怂货!”

        钱士茂抬眼狠瞪,冷声道:

        “吕东,你嘴里放干净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怎么,你想动手不成?”

        吕东脸上露出几分不屑之色,冷声道,“你敢动我一下,立即将你送到督察队去。”

        “你再胡说八道,我一定揍死你!”

        钱士茂怒喝道。

        吕东刚要开口,杨健怒声喝道:

        “行了,给我闭嘴!”

        “钱主任,我让人将吴疯子带过去,你不会一转头忘了吧?”

        钱士茂听到问话,淡定作答:

        “杨所,您的吩咐,我怎么可能忘呢?”

        “既然没忘,那这是怎么回事?”

        杨健伸手指向审讯桌,沉声问。

        钱士茂一脸淡定道:

        “杨所,吴疯子涉嫌致沙场小老板一重伤,一轻伤,情节非常恶劣。”

        “这事如果不弄清楚,对上对下都没法交代。”

        “那帮沙场小老板和货车司机,如果闹起事来,可就麻烦了。”

        杨健听到这话,脸色当即阴沉下来,怒声道:

        “钱主任,你说的没错,但这事轮得到你来操心吗?”

        “你只是个普通的警长,这事你能做主?”

        打人不打脸!

        杨健虽对钱士茂的表现不满,直接出手打脸。

        钱士茂嘴角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沉声道:

        “杨所,你说的没错,这事我确实做不了主,但你好像说了也不算吧?”

        杨健是副所长,这事根本轮不到他来拍板。

        这话一出,如同捅了马蜂窝一般,惹得杨所长暴跳如雷。

        孙文韬调走后,杨健一心想当所长。

        谁知冯常乐从市刑警支队空降过来,强行摘了桃子。

        杨健一直对这事耿耿于怀,钱士茂竟然哪壶不开提哪壶。

        “姓钱的,简直是目中无人!”

        杨健怒声大喝,“我现在命令你,立即将吴疯……吴清河放了,出了事,我来承担责任,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官大一级压死人!

        冯常乐和方振斌都不在所里,杨健作为唯一的副所长,手中我有拍板权。

        钱士茂早就意识到了这点,提前给萧一凡打了电话。

        “不好意思,杨所!”

        钱士茂面带微笑道,“这事你说了不算!”

        杨健听到这话,满脸怒色,沉声喝问:

        “现在,所里我的职务最高。”

        “我说了不算,难道你说了算?”

        “杨所,玩笑不能乱开。”

        钱士茂沉声道,“我只是个小角色,怎么可能说了呢?”

        “既然如此,那就给我立即放人!”

        杨健怒声道。

        钱士茂听后,不紧不慢的说:

        “杨所,你没明白我的意思。”

        “吴疯子是所长下令抓的,要想放人必须要有冯所的指令,其他人的话,不好使!”

        说到最后三个字时,钱士茂一脸严肃,两眼投射出坚毅的目光。

        杨健见钱士茂搬出冯常乐来压他,心里的火噌的一下就上来了。

        “所长不在,所里的事,我说了算!”

        杨健一脸阴沉的说,“我再问你最后一遍,放不放人?”

        钱士茂面露坚定之色,缓缓吐出两个字:

        “不——放——”

        杨健见钱士茂吃了秤砣,铁了心了,心中暗道:

        “看来不将这货收拾了,要想捞出吴疯子是不可能的。”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

        原先,杨健以为事情办砸了,要将牛大鹏事先支付的五万订金退还给他。

        谁知牛大鹏却毫不犹豫,直接说不要了。

        这让杨健很感动,铁了心帮牛总将吴疯子捞出去。

        除了感恩以外,杨健还想拿到剩下的五万元。

        只要动动嘴皮子,就能拿到五年工资。

        这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杨健怎么会错过呢?

        至于由此产生的后果,杨健并不在意。

        吴清河有精神病,不但乡里尽人皆知,他手中还有医疗机构的鉴定证明。

        方振斌和钱士茂虽将他弄到三道河精神病医院做了二次鉴定,但牛大鹏出面坐通了医院的工作。

        不出意外,二次鉴定结果,吴清河依然有精神病。

        精神病患者无需承担刑事责任,杨健将吴清河放了,底气十足。

        “吕东,你去将吴清河带过来!”

        杨健一脸正色道,“如果有人阻挡,当场拿下!”

        “是,杨所!”

        吕东掷地有声道。

        说完,他冲着身后的乡警和联防队员用力一挥手,便要上前抢人。

        钱士茂见状,上前一步,怒声道:

        “姓吕的,你别乱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钱士茂是特种兵退伍,实力和方振斌不相上下。

        吕东绝不是他的对手,听到这话,下意识停下脚步。

        杨健见状,脸色顿时阴沉下来,怒声道:

        “东子,别怂,你们这么多人,干不过他们三个?”

        “给我上,出了事,我负责!”

        这话一出,吕东和众乡警、联防队员如同打了强心剂一般,叫嚣着向前猛扑。

        钱士茂见状,心中叫苦不迭。

        他的战斗力虽强,但双拳难敌四手。

        吕东领着七、八个乡警和联防队员,他们这边只有三人,绝不是对手。

        在这千军一番之际,一声怒吼传来:

        “全都给我住手!”

        “谁敢动手,我保证剥掉他身上警服,并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

        这话的震撼力十足,不但吕东和乡警、联防队员不敢轻举妄动,就连杨健也吃了一惊,连忙转头看向门外。

        当见到乡长萧一凡杀气腾腾的走进门后,杨健脸色大变,心中暗道:

        “姓萧的怎么来了,真是倒霉!”

        派出所归县公安局和乡政府双头管理,虽说主要管理权在公安局,但乡领导的意见也不能不听。

        钱士茂见到萧一凡后,长出一口气,心中暗道:

        “我的任务算是完成了,乡长要是再迟一分钟过来,可就要出大事了!”

        作为同一派出所的同事,若是真打起来,事情可就大了。

        不但杨健要承担责任,钱士茂也绝跑不了。

        就连一所之长冯常乐,也要受到牵连。

        萧一凡过来,这一难题迎刃而解。

        钱士茂觉得一阵前所未有的轻松感,袭上心头。

        “乡长,您好!”

        杨健一脸阴沉道,“您怎么大晚上的还过来指导工作?”

        萧一凡抬眼看过去,沉声说:

        “杨所,你误会了,我不是过来检查工作的。”

        杨健脸上露出几分疑惑之色,急声问:

        “既然如此,您这么晚过来所为何事?”

        萧一凡两眼直视杨健,沉声道:

        “我过来,阻止有些别有用心的人私放犯罪嫌疑人,并意图殴打同事。”

        “杨所长,你对这个理由满意吗?”

        杨健没想到萧一凡会这么说,满脸震惊,沉声道:

        “乡长,你这话我可不敢当!”

        “这两顶大帽子扣下来,谁都承受不起,请您收回去!”

        钱士茂见状,沉声道:

        “杨所,你这话可不对。”

        “你刚才要释放犯罪嫌疑人吴清河的,我不同意,你就让吕东领着他们过来抢人,还说谁敢阻拦,当场拿下,出了事,你承担责任!”

        “这些话都是你亲口说的,你不会忘了吧?”

        杨健听到质问,满脸尴尬,睁着眼睛说瞎话道:

        “钱主任,你听错了,我什么时候说这些话的?”

        “哦,杨所,你确定没说过类似的话?”

        萧一凡冷声问。

        杨健连连点头,表示绝没说过。

        “你既没说过,这是在干什么?”

        萧一凡伸手指着吕东等人问。

        杨健见状,傻眼了,支吾着,不知该如何作答。

        萧一凡抬眼狠瞪过去,沉声道:

        “杨健,你少在这耍花样!”

        “吴清河的精神病鉴定极有可能存在问题,你若胆敢将他放了,必须承担法律责任。”

        “你听见了吧?”

        杨健只是个副所长,在萧一凡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他一脸郁闷,轻点两下头。

        “回答我,听见没有?”

        萧一凡沉声喝问。

        杨健无奈,只得说了声是。

        “行了,让他们全都退下!”

        萧一凡冷声道,“你也走!”

        杨健抬眼看向秦东良,心中暗道:

        “你想将我打发走,可没那么容易!”

        “乡长,你我都不是医生,吴清河有无精神病,不能凭您一句话说了算吧?”

        杨健沉声问。

        “方所和钱主任带他去三甲医院,做了二次鉴定。”

        萧一凡一脸严肃的说,“等结果出来,就知道他是真疯,还是假疯了!”

        杨健听到这话,暗想道:

        “哥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乡长,如果二次鉴定结果,吴清河确有精神病。”

        杨健沉声道,“那该怎么说?”

        萧一凡沉着脸,冷声说:

        “精神病患者虽无需承担法律责任,但家属必须加强管束,不能让他出来胡乱伤人。”

        杨健两眼直视萧一凡,心中暗想:

        “你想顾左右而言他,门都没有,哥绝不会给你这机会。”

        想到这,杨健一脸阴沉的说:

        “乡长,如果二次鉴定吴清河有精神病,钱士茂必须无条件放人,对吧?”

        这话问的非常直接,丝毫不留余地。

        萧一凡嘴角微微上翘,心中暗道:

        “你们自以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孰不知,不到最后一刻,谁是螳螂,谁是黄雀,难说难讲!”

        “没错,如果吴清河确实存在精神病,谁也无权追究他的责任。”

        萧一凡直言不讳道,“钱主任将会无条件放人。”

        杨健听后,满脸得意,扬声问:

        “钱主任,乡长的话,你听见了吧?”

        “我命令不了你,乡长说的,你不会不听吧?”

        杨健这话看似询问,实则却充满奚落之意。

        萧一凡是钱士茂请来的,却被他逼得不得不表态。

        在和一乡之长的较量中,杨健稳稳占据上风,这让他如何能不高兴呢?

        “放心,乡长的话,我听的一清二楚,不用你操心!”

        钱士茂一脸阴沉的说。

        “行,既然如此,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杨健一脸得意的说,“钱主任,临走前,问一声,三道河精神病院的鉴定结果什么时候出来?”

        “你怎么知道,我们带吴清河去三道河做鉴定的?”

        钱士茂故作好奇的问。

        在这之前,萧一凡和钱士茂都没说,吴清河的二次鉴定在哪儿做的。

        钱士茂一语道破,显然是故意为之。

        “要得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杨健一脸装叉道。

        钱士茂眉头紧蹙,沉声道:

        “鉴定结果明天下午出来!”

        “行,到时候我再过来。”

        杨健扬声道,“兄弟们,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