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 第128章 跳梁小丑很张扬

第128章 跳梁小丑很张扬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青云直上    !

        党政办副主任郑家亮安排完车后。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点燃了一支烟。

        乡里的一、三、四把手都出现食物中毒的症状,这事非常怪异,他觉得有必要向乡长汇报一下。

        不管怎么说,遇事及时向领导汇报总没有错。

        想到这,郑家亮不再犹豫,拿起电话给乡长肖一凡打了过去。

        肖一凡接到郑家良的电话,觉得这事非同寻常,让他多关.注这事。

        郑家亮挂上电话后,穿上衣服,快步向门口走去。

        妻子问他这么晚去哪儿,他只匆匆说了声去卫生院,便快步下楼而去。

        郑家亮报卫生院时,捷达车的司机刚过来。

        党政办主任庄晓丽见状,连忙示意胡守谦上车。

        胡守谦一脸阴沉的说:

        “我没事,你们先送翟乡长去医院。”

        “书记,您先上车吧,其他车马上就过来了。”

        庄晓丽急声说。

        胡守谦将脸一沉,怒声道:

        “我让你先送翟乡长去医院,耳朵不好使吗?他的情况较为严重,如果出了问题你承担责任!”

        庄晓丽本想拍书记的马屁,谁知却拍到了马蹄上,心中郁闷不已,但却丝毫不敢表现出来,连忙安排车送翟志平去医院。

        郑家亮连忙搀扶着翟志平,向捷达车走去。

        翟志平本就喝多了,又连拉了五、六次,这会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

        “翟乡长,慢点,别摔着!”

        郑家亮搀扶着他,出声道。

        上车后,翟志平连将拿上车的力气都没有,郑家亮将其搬上去的。

        胡守谦见后,面沉似水,沉声说:

        “晓丽,你让郑主任和翟乡长一起去县人医,让医生全力治疗,不惜一切代价,绝不能出事!”

        翟志平若是有个三长两短的话,胡守谦的麻烦可就大了。

        现在对于他而言,只要人没事就行,花点钱无所谓。

        “好的,书记!”

        庄晓丽点头答应,快步走过去。

        郑家亮得知胡守谦让他送翟志平去医院,连忙答应下来。

        庄晓丽冲着司机道:

        “翟乡长的病情很严重,加快车速,争取时间。”

        司机听后,连忙点头答应。

        胡守谦扫了一眼身边的常骏,沉声问:

        “你情况怎么样?”

        常骏脸色苍白,眉头紧皱,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珠,出声道:

        “不……不行,肚子一阵阵绞痛,疼的厉害!”

        胡守谦见状,心中郁闷不已,低声喝骂:

        “他妈的,真倒霉,怎么会遇上这样的事?”

        “书记,翠英酒楼可把我们坑死了!”

        常骏怒声道。

        晚上聚餐的人全都出现相同症状,傻子也知道是食物中毒。

        蒋翠英和胡守谦交情匪浅,常骏将话说到这份上,意思很明显。

        胡守谦满脸怒色,沉声问:

        “元华人呢?”

        “去卫生间了!”

        常骏说到这,急声道,“不行,我也要去了,他妈的,疼死老子了!”

        看着常骏双腿紧夹急匆匆向卫生间走去,胡守谦满脸怒色,心中暗骂:

        “真是流年不利,吃顿饭也能食物中毒,蒋翠英,*坑死老子了!”

        翟志平到县人医后,立即送进急救室。

        医生帮他洗胃,折腾了将近两个小时,才完事。

        看着翟志平躺在病床上,睡的如同死猪似的,郑家亮一颗悬着的心稍稍放了下来。

        他和翟志平虽不是一路人,但也不想看见他因为喝一场酒而嗝屁。

        翟志平虽说擅长溜须拍马、欺上瞒下,但他和郑家亮并无深仇大恨,后者不至于咒他一命呜呼。

        胡守谦、常骏等人的病房和翟志平相邻,郑家亮过去一一探望。

        除副乡长翟志平以外,副书记唐元华和宣传科长方维康两人的情况最严重。

        医生为防止出现意外状况,分别给两人洗了胃。

        洗胃的感觉不好受,手指粗的管子从喉咙口塞进胃里,直接往里面灌水。

        别说亲身感受的人,就连郑家亮这个旁观者,看的也很难受。

        唐元华和方维康的状态和翟志平差不多,在病床上呼呼大睡。

        若非不时传来沉重的鼾声,让人觉得过去了似的。

        走进胡守谦的病房,郑家亮见乡党政办主任庄晓丽正在喂他喝稀粥,转身便往后退。

        “郑主任,你进来!”

        胡守谦连忙出声招呼。

        庄晓丽识趣的收起粥,放在床头柜上,递了张纸巾过去。

        胡守谦胡乱的擦了一下嘴,急声问:

        “家亮,翟乡长的情况怎么样,没什么大问题吧?”

        “没有,书记!”

        郑家亮沉声作答,“医生说,洗完胃后,好好睡一觉,明天不出状况,就没事了。”

        胡守谦听后,轻点两下头,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唐书记和方科长的情况怎么样?”

        胡守谦沉声发问。

        “书记,我刚去过两位领导的病房,他们都在睡觉。”

        郑家亮沉声作答,“据医生说,他们的症状比翟乡长轻,应该没什么问题!”

        胡守谦轻点两下头,追问道:

        “常乡长和石乡长两人的情况怎么样?”

        “没什么问题!”

        郑家亮出声说,“他们和您一样,正在打点滴,明早应该就没事了。”

        胡守谦听后,阴沉的脸色稍稍缓和下来,沉声说:

        “家亮,今晚辛苦你和晓丽了。”

        “明天,你们就留在医院,和医生好好聊一聊,看看能否弄清什么东西导致的中毒?”

        郑家亮听后,连忙点头称是。

        “时间不早了,你也累了。”

        胡守谦出声道,“看看哪间病房里没人,你去睡一会吧!”

        “谢谢书记的关心,您好好休息!”

        郑家亮出声道,“明早,我再来看望您!”

        胡守谦轻点一下头,沉声说了句家亮不错。

        郑家亮的脸上露出几分不屑之色,心中暗道:

        “你要真觉得我不错的话,早就该提拔了,不至于让我干这么多年副主任!”

        郑家亮出门后,庄晓丽冷声道:

        “我早就让你别去那贱.人的酒楼,你非不听,这下好了吧?”

        “如果再多吃喝点,翟志平只怕……”

        “只怕什么?”

        胡守谦怒声喝问,“少说点丧气话,明天你去找医生好好问问,看看到底是什么出的问题。”

        说到这,胡守谦小声嘀咕道:

        “怎么会食物中毒呢,*活见鬼了!”

        “我才不问,要问,你自己去!”

        庄晓丽怒声道。

        “行了,别生气了,我以后少去,还不行吗?”

        胡守谦低声求饶。

        “不要,这是病房,随时有人进来。”

        庄晓丽娇声说。

        郑家亮听到这话,心中暗道:

        “狗改不了吃屎!”

        “其他人有无问题,不知道,老胡绝对没问题,否则,哪有力气动手动脚的!”

        郑家亮懒得听胡守谦和庄晓丽腻歪,快步向前走去。

        就在胡守谦等人在县人医的病房里辗转反侧之时,云鹏实业的保安——吴清河比他们还要苦逼。

        尽管哈欠连天,但却连闭眼的机会都没有。

        钱士茂两眼逼视着他,沉声问:

        “吴疯子,你是真疯,还是假疯,自己比谁都清楚!”

        “现在两名司机一昏迷,一骨折,保安队长侯强将所有责任都推到你身上。”

        “你是真疯,当然没问题,但如果是假疯,那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吴清河听到这话,不以为然的说:

        “钱主任,我有县人医的证明,你说是真疯,还是假疯?”

        “医院证明也可以作假的!”

        钱士茂沉声道,“你以为仅凭一张纸,就能洗脱身上的罪责吗?”

        “钱主任,你要这么说,我就没办法了。”

        吴清河双手一摊,满脸张扬。

        “你将殴打货车司机的情况详细说一说,不要有任何疏漏!”

        钱士茂一脸阴沉的说。

        “我是精神病人,我现在累了,需要休息。”

        吴清河沉声说,“否则,我随时有可能发病!”

        副所长方振斌伸手在桌上用力一拍,冷声道:

        “姓吴的,你如果这时候发病,那就百分之百是装的。”

        “话不能这么说!”

        吴清河一脸张扬道,“我这病本就是间隙性的,随时都有可能发作。你们这么晚,不让我休息,还频频刺激我,我现在感觉到发病的边缘了。”

        方振斌嘴角露出几分冷笑,沉声说:

        “吴疯子,你真是牛!”

        “精神病发作还能提前预知,你不会有特异功能吧?”

        吴清河抬眼狠瞪方振斌,不再出声。

        “吴疯子,老实交代你的问题是唯一出路。”

        方振斌沉声道,“如果等我们查实了,你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没错,两个司机重伤,你确定能承担得了这责任?”

        钱士茂出声帮腔。

        吴清河脸上露出几分不以为然的神色,扬声道:

        “我有精神病,别说将他们打伤,就算弄死了,也不用承担法律责任。”

        看着吴清河嚣张的表情,方振斌怒声道:

        “吴疯子,你以为仅凭一张诊断证明,我们就动不了你了?”

        “我可没这么说!”

        吴清河一脸阴沉的说,“你们有本事尽管拿出来,少在这吓唬人,我可不是吓大的。”

        “吴疯子,你等着!”

        方振斌怒声道,“我要不把你收拾服帖了,我就不姓方。”

        “没问题,放大所长,我等着你!”

        吴清河针锋相对。

        方振斌气坏了,冲着身边的乡警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坐下来和钱士茂一起审。

        出门后,方振斌直奔所长办公室而去。

        冯常乐躺在沙发上,刚睡着,听到开门声后,立即睁开眼。

        “振斌,怎么样?”

        冯常乐坐起身,用力搓揉两下脸,出声问。

        “别提了,吴疯子一口咬定他是精神病,张扬至极!”

        方振斌怒声道,“所长,不重新鉴定,他绝不会说实话。”

        冯常乐脸上露出几分阴冷之色,沉声道:

        “既然如此,明天就带他去市里的医院做鉴定!”

        “太好了!”

        方振斌一脸兴奋道,“明天我亲自过去!”

        “行,你和士茂说一声,让他一起去医院。”

        冯常乐沉声说,“明天我要去刑侦支队办点事,医院方面我来联系!”

        “行,所长,人你只管交给我们俩。”

        方振斌一脸兴奋的说,“保证万无一失!”

        冯常乐轻点一下头,严肃的说:

        “振斌,如果吴清河真有精神病,那还好说。”

        “若是假的,一定要将这事彻查清楚,给受伤害的老百姓一个明确的交代。”

        “是,所长!”

        方振斌掷地有声道。

        “你去招呼士茂,去值班室好好睡一觉。”

        冯常乐沉声说,“明天还有硬仗要打呢!”

        方振斌脸上露出开心的笑意,出声道:

        “没事,所长!”

        “只要能将吴疯子绳之以法,我就算三天三夜不睡觉,都没事。”

        看着斗志昂扬的方振斌,冯常乐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意。

        翌日!

        早晨,萧一凡刚起床,手机就响了起来。

        见到郑家亮的号码,他连忙摁下接听键:

        “喂,家亮,情况怎么样?”

        郑家亮将胡守谦等人食物中毒的情况,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萧一凡听后,紧蹙的眉头稍稍松下来,出声道:

        “只要人没有生命危险就行,关于食物中毒的情况,医生怎么说?”

        “初步怀疑,可能是酒的问题!”

        郑家亮压低声音说。

        “酒怎么会有问题?”

        萧一凡脸上露出几分不解之色。

        “翟乡长的情况的最严重,唐书记和方科长次之。”

        郑家亮沉声道,“根据书记说,昨晚,翟乡长喝的最多,散场时,说话都不利索了。唐书记和方科长喝的比他少点,但也没少喝。”

        “哦,这么说来,还真有可能是酒的问题!”

        萧一凡一脸阴沉道。

        “没错,乡长!”

        郑家亮应声道。

        “行,你在医院多吃点辛苦。”

        萧一凡出声说,“如果有什么情况,及时告诉我。”

        郑家亮听后,连忙出声答应下来。

        挂断电话,萧一凡嘴角露出几分若有似无的笑意,心中暗道:

        “老胡这下出风头了,若是传到县领导耳朵里,只怕少不了挨顿批!”

        作为东辰乡的一把手,领着手下人大吃大喝,最终导致食物中毒。

        这事传出去,胡守谦必将颜面扫地,甚至成为云都官场的笑料。

        想到这,萧一凡轻摇两下头,低声道:

        “天作孽,尤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这事和萧一凡毫无关系,他只需安心作壁上观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