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 第127章 食物中毒

第127章 食物中毒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青云直上    !

        宋坤是出了名的老实人,平时什么事都听蒋翠英的。

        蒋翠英让他向东,他不敢向西;蒋翠英让人打狗,他绝不敢撵鸡。

        若非亲眼所见,谁也不会他竟会手持利刃,冲着乡一把手发飙。

        胡守谦是老江湖,他知道像宋坤这类老实人一旦发飙,往往不计后果。

        这时候若是和他叫板,他定会毫不犹豫给他一刀。

        虽说事后胡守谦有一百种办法将宋坤往死里整,但眼前这关必须先过去。

        宋坤不但没放下刀,反倒上前一步,随时可发起攻击。

        胡守谦看出宋坤的意图,心中直打鼓,急声道:

        “坤子,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我一定答应!”

        宋坤两眼微微发红,到了克制的边缘,随时可能爆发。

        “你和她乱搞几次了?”

        宋坤不屑的扫了蒋翠英一眼,冷声问,“别说这是第一次!”

        胡守谦略作思索,急声说:

        “五……五、六次吧!”

        宋坤阴沉着脸,冷声道:

        “就算五次,拍两次双,二十次。”

        “没问题吧?”

        胡守谦和蒋翠英勾搭上的时间并不长,绝对没有二十次。

        看着宋坤手中明晃晃的刀刃,胡守谦不敢反驳,只得点头称是。

        “胡书记,不管怎么说,我现在还是她丈夫,这点没问题吧?”

        宋坤冷声问。

        胡守谦连连点头,表示没问题。

        宋坤两眼紧盯着他,沉声说:

        “你的做法给我带来了极大的伤害,你得支付我精神损失费。”

        胡守谦心中暗道:

        “兜了半天圈子,你不过想要钱,这好办!”

        对于胡守谦而言,他最怕宋坤将这事闹大。

        作为东辰乡的一把手,脸面对胡守谦来说,非常重要。

        “你想要多少?”

        胡守谦冷声问。

        宋坤并未出声,缓缓伸出了一根手指头。

        “一万块钱,行,我明天给你!”

        胡守谦一脸阴沉的说。

        这年头,普通人要想拿出一万元来,不容易。

        胡书记不是普通人,一个w对他来说,不是难事。

        宋坤脸上露出几分不屑之色,轻摇两下头。

        “你现在就要?”

        胡守谦沉声道,“那也行,我现在就让人送过来。”

        尽管很郁闷,但把柄在宋坤手中,胡守谦只能乖乖就范。

        说到这,胡守谦就准备拿手机给外甥打电话,让他送钱过来。

        谁知宋坤听到这话,依然摇头。

        胡守谦见状,彻底懵了,沉声问:

        “坤子,你到底什么意思?说清楚!”

        宋坤抬眼直视对方,冷声道:

        “她虽然很贱,但至少到目前为止,还是我老婆。”

        “你们的所作所为给我的心理带来了巨大伤害,尤其是今天。”

        “我要求十万元精神损失费,少一分都不行!”

        蒋翠英听到这话,再也忍不住了,怒声道:

        “宋坤,你疯了,为这点破事,竟向书记索要十万块!”

        蒋翠英生气至极,怒喝的同时,直奔丈夫而来。

        宋坤见状,毫不犹豫的抬手给她一记耳光。

        这记耳光力道很足,抽在蒋翠英的脸颊上,她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宋坤对蒋翠英的不满由来已久,这一刻彻底爆发了。

        “有话好好说,你别动手打人!”

        胡守谦沉声喝道。

        “我打老婆,关你屁事!”

        宋坤冷声怒怼。

        胡守谦一连张了两次口,却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宋坤打人确实不对,但事出有因。

        祸是胡守谦惹出来的,根本没资格指责对方。

        蒋翠英彻底懵了,她做梦也想不到懦弱的丈夫如同变了个人似的,竟对她大打出手。

        自从两人结婚后,宋坤什么都听蒋翠英的。

        以前,别说动手打人,就连大声呵斥她的时候都很少。

        蒋翠英被打出了心理阴影,缩在一边,再不敢废话。

        “胡书记,怎么说?”

        宋坤冷声问,“给还是不给?”

        胡守谦不是傻子,一万块钱将事摆平,没问题。

        宋坤一张口就是十万,他绝不会答应。

        “坤子,人不能太贪心,否则,没有好果子吃!”

        胡守谦冷声道。

        宋坤丝毫不怵,沉声说:

        “胡书记,你在威胁我?”

        “我愿意要钱,对你来说是件好事;若是不要,那你可就麻烦了。”

        胡守谦脸上露出几分阴沉之色,心中很是恼火。

        尽管如此,他也不得不承认,宋坤说的是实话。

        他若是不要钱,直接将这事捅出去。

        胡守谦将会颜面扫地,对他而言,麻烦可就大了。

        “坤子,我知道这事对你的心理造成了一定伤害,但十万实在太多了。”

        胡守谦沉声道,“我就算想给,也拿不出这么多钱来。”

        “你先给一半,剩下的写欠条。”

        宋坤沉声道,“等你什么时候有了,再给!”

        这话等于只要五万,算是给足胡书记面子了。

        胡守谦听后,满脸阴沉,冷声道:

        “我只能给你两万,剩下的打欠条。”

        宋坤面露.阴沉之色,略作思索后,沉声说:

        “可以,但在欠条上要写明欠款原因!”

        “不可能!”

        胡守谦断然拒绝,沉声道,“欠条可以写,但原因绝不可能。”

        宋坤两眼逼视胡守谦,微微扬了扬手中的剔骨刀。

        胡守谦嘴角露出几分不屑的笑意,沉声道:

        “坤子,你最好把刀收起来,若是出现误伤,那可就不好了。”

        “欠条,我可以写,但原因绝不可能写上去。”

        “换作是你,也绝不会写的。”

        宋坤略作思索,沉声道:

        “行,两万块钱,今晚就得给!”

        “行,我打个电话!”

        胡守谦爽快的答应了。

        宋坤见状,不再搭理他,冲着蒋翠英道:

        “这个店归你,存款全都归我。”

        “明天一早,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

        “怎么样,你同不同意?”

        宋坤非但不傻,反倒非常精明。

        他心里很清楚,酒楼现在虽日进斗金,但和他却并无关系。

        只要胡守谦说句话,酒楼的生意马上就玩完。

        在此前提下,他只要钱,绝不要酒楼。

        “不行,我最多给你二十万,酒楼还必须归我。”

        蒋翠英沉声说。

        他们的家庭存款共计三十万,夫妻俩心知肚明。

        宋坤脸上露出几分阴沉之色,冷声道:

        “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我给你留五万,我拿二十五万。”

        蒋翠英满脸阴沉,不肯答应。

        “书记,您做做她的工作!”

        宋坤沉声道,“她若不答应,那可就别怪我了!”

        胡守谦心中郁闷不已,但却只得将蒋翠英叫到一边,做起她的工作来。

        片刻之后,蒋翠英满脸阴沉,怒声道:

        “钱,我可以给你,但今晚就得签离婚协议。”

        “行,没问题!”

        宋坤点头答应。

        胡守谦见状,沉声道:

        “翠英,你去拿存折,我帮你们写离婚协议,一手交钱,一手签字。”

        蒋翠英虽有几分不情愿,但有胡书记帮着,挣钱并非难事。

        片刻之后,宋坤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拿到了二十五万的存折。

        牛大鹏让司机送了两万给胡守谦,他又写了一张八万的欠条,一并交给宋坤。

        宋坤拿着两万现金,二十五万存折,八万欠条和一份离婚协议,趁着如墨的夜色,打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东辰乡。

        胡守谦在东辰乡的能量,宋坤再清楚不过了。

        为避免对方的打击报复,他连夜离开乡里,一刻也不敢多留。

        蒋翠英倚靠在胡守谦怀里,柔声道:

        “书记,我现在除了这间店,什么都没有了,你可不能不管我!”

        “放心,以后你的店,就是我的店!”

        胡守谦出声道,“我这么说,你放心了吧?”

        “谢谢书记!”

        蒋翠英的俏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意,娇声道,“谢谢书记,今晚让我来好好服侍你!”

        说到这,他便在胡守谦身前蹲下来。

        就在胡守谦想要好好享受一番之时,突觉肚子一阵绞痛,急声道:

        “等……等会,我肚子不舒服,去趟卫生间!”

        蒋翠英的俏脸上露出几分失望之色,但却不敢多言,连忙让他去。

        胡守谦帮宋坤和蒋翠英写离婚协议时,就觉得肚子有点不得劲。

        他强忍着,并未在意。

        谁知越疼越厉害,再也忍不住了。

        十分钟后,胡守谦从卫生间里走出来。

        蒋翠英连忙迎上去,柔声说:

        “书记,您今晚别回去了,就住在我这!”

        “嫂子如果问起来,就说您醉的厉害,走不动路了。”

        胡守谦有几分心动,但又怕媳妇闹腾。

        就在他犹豫不决时,突然腹部又传来一阵绞痛。

        “哎哟,不行,肚子疼的厉害!”

        胡守谦急声说,“我还得再去一趟卫生间!”

        看着胡守谦急急忙忙向卫生间走去,蒋翠英心中暗道:

        “怎么回事,肚子怎么会突然疼起来呢?”

        蒋翠英有所不知,不但胡守谦腹痛,副书记唐元华,常务副乡长常骏,宣传科长方维康,副乡长石元福、翟志平等人都在闹肚子。

        其中,副乡长翟志平的病情最为严重,疼的在床上打滚。

        他老婆见状,叫人将他送到卫生院去了。

        胡守谦在卫生间待了二十分钟,刚一出来,又进去了。

        一连折腾三次后,胡守谦再也忍不住了,出声道:

        “翠英,我可能吃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你送我去卫生院打点滴,否则,吃不消!”

        蒋翠英见胡守谦说话都没什么力气了,不敢怠慢,连忙将他送到乡卫生院去。

        走进卫生院后,胡守谦见唐元华、常骏等人一个不差,全都在这。

        乡卫生院长赵奇见到胡守谦后,连忙迎上来,急声道:

        “书记,您也肚子疼痛,拉稀?”

        胡守谦满脸痛苦,轻点两下头。

        “您晚上和唐书记、常乡长他们一起吃饭的?”

        赵奇追问。

        胡守谦虽不情愿,但还是轻嗯了一声。

        赵奇脸上露出几分凝重之色,沉声道:

        “书记,你们极有可能是食物中毒。”

        “乡卫生院条件简陋,必须去县人医治疗。”

        “赵院长,你少在这胡说八道。”

        蒋翠英怒声道,“书记只是有点拉肚子,打个点滴就好了,怎么会食物中毒呢?”

        胡守谦、唐元华等人晚上在翠英酒楼吃的饭,若真是食物中毒的话,她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正因为此,蒋翠英绝不会承认这一茬。

        赵奇知道蒋翠英和胡守谦的关系,不敢得罪她,耐心解释道:

        “老板娘,书记和其他乡领导的症状一致,都是胃肠道的病症。”

        赵奇沉声道,“他们又在一起吃的晚饭,十有八九是食物中毒。”

        “不可能!”

        蒋翠英沉声怒道,“我们家的食材都是新鲜的,怎么可能食物中毒呢?”

        赵奇不愿和她争执,抬眼看向胡守谦,出声问:

        “书记,您看这事怎么办?”

        “食物中毒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果耽搁的话,容易出意外。”

        “翟乡长的情况最为严重,我担心拖下去,出问题。”

        胡守谦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沉声道:

        “立即去县人医!”

        “你给党政办庄主任打电话,让她将乡里所有的车,都派到卫生院来。”

        “就说,这是我的意思!”

        赵奇听后,松了口气,急声说:

        “好的,我这就给庄主任打电话。”

        蒋翠英见状,心中很是慌乱,急声说:

        “书记,我家的菜绝对没问题,不可能是食物中毒。”

        胡守谦的肚子疼的厉害,蒋翠英还在哔哔个没完,让他很恼火。

        “行了,你先回店里去,将菜品仔细检查一下,看看有没有问题。”

        胡守谦一脸阴沉的说。

        蒋翠英听到这话,心里更没底了,急声道:

        “书记,你相信我,我家的菜绝对没……”

        “行了,少他妈磨叽!”

        胡守谦怒声骂道,“滚回店里去查清楚,哎哟,疼死老子了!”

        蒋翠英见胡守谦发飙,再不敢多说废话,灰溜溜出门而去。

        胡守谦狠瞪她的背影一眼,怒声道:

        “他妈的,这娘们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吃个饭,也能吃出食物中毒来。”

        党政办主任庄晓丽接到卫生院长赵奇的电话,得知胡守谦等人食物中毒,大吃一惊,连忙给副主任郑家亮打电话,让他安排车去卫生院。

        庄晓丽这个主任是甩手掌柜,党政办的事都是郑家亮在过问。

        郑家亮得知事情的原委后,不敢怠慢,连忙给小车司机打电话,让他们赶到卫生院去。

        庄晓丽听说胡守谦也食物中毒了,不敢怠慢,连忙亲自赶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