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 第126章 匹夫一怒

第126章 匹夫一怒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青云直上    !

        萧一凡是胡守谦心中的一根刺,翟志平哪壶不开提哪壶,惹得书记大人当场发飙。

        常骏是常务副乡长,身份特殊,胡守谦不便冲他发火,只能拿翟志平开刀。

        宣传科长方维康心中原本有些许不快,但听到胡守谦训斥翟志平后,嘴角露出几分得意的笑。

        常骏知道胡守谦虽训斥翟志平,实则却是冲着他来的,脸上露出几分不快之色。

        翟志平最倒霉,但却敢怒不敢言。

        副书记唐元华见状,上前一步,出声道:

        “大家都喝了不少酒,少说两句。”

        “我们现在要一致对外,而不是互相较劲。”

        放眼东辰乡,最想将萧一凡搞掉的,非唐元华莫属。

        若非对方从县里空降而来,他现在已是一乡之长。

        如果能将姓萧的搞走,不出意外,他将如愿以偿。

        胡守谦见唐元华出来打圆场,沉声道:

        “行了,今天就到这儿,散了吧!”

        众人听后,纷纷与之打招呼走人。

        常骏、石元福和翟志平家都在乡上,距离翠英酒楼不远,三人徒步回家。

        “乡长,我看书记对姓方的挺上心,你可要多留个心眼。”

        石元福沉声道。

        之前那场争端,他一言不发,作壁上观。

        他说这话时,一副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架势。

        在夜晚凉风的吹拂下,醉酒的翟志平清醒许多。

        “书记也是,批评我干什么,这事分明是姓方的惹出来的!”

        翟志平一脸不满道。

        常骏面露.阴沉之色,压低声音道:

        “姓萧的手腕很强,书记在和他较量中,没占到丝毫优势。”

        “我们都要当点心,别让他抓到把柄!”

        翟志平脸上露出几分不以为然之色,扬声道:

        “我才不鸟他,他还能吃了我不成?”

        常骏见状,沉着脸道:

        “志平,低调点对你没坏处,小心驶得万年船!”

        “姓萧的又没三头六臂,我才不怕……”

        翟志平说到这,突然伸手捂住腹部,急声道,“唉哟,我肚子疼的厉害,我得方便一下!”

        “这哪有方便的地方?”

        石元福急声道,“一会就到家了,你忍一忍!”

        翟志平不出声,加快脚步向前走去。

        两分钟后,他停下脚步,急声道:

        “不……不行!”

        “我忍不了,你们谁身上有纸?”

        常骏脸上露出几分无奈之色,出声道:

        “我这有,给!”

        翟志平连声道谢,快步向路边的草丛走去。

        石元福递了支烟给常骏,看似随意的问:

        “乡长,老胡在乡里经营多年,姓萧的能将他扳倒?”

        常骏作为乡政府的二把手,消息来源更广。

        石元福问这话时,颇有几分请教之意。

        前段时间,东辰一度盛传常骏将出任一乡之长,众人纷纷称呼他为乡长。

        最终虽没能如愿,但私下场合,不少人仍这么称呼。

        常骏点上火,猛吸一口,沉声道:

        “他要想扳倒老胡,难度很大,但并非没有可能。”

        常骏、石元福等人表面上对胡守谦很尊重,私底下却称呼他为老胡。

        两人对此,都习以为常!

        “哦,为什么?你给分析一下!”

        石元福急声问。

        常骏装模作样的往四周扫了一眼,并没见到人,压低声音道:

        “老胡有个好外甥,那货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姓萧的想方设法将冯常乐弄过来当所长,极有可能是冲着他去的。”

        “他如果将牛大鹏拿下,老胡很可能会受到牵连。”

        “至于最终的结果,你懂的!”

        石元福听后,面露凝重之色,仔细思索起来。

        常骏连抽两口烟,不由得眉头轻皱起来,低声道:

        “我怎么也觉得肚子有点不舒服,你有这感觉吗?”

        石元福蹙着眉头,感受一番,轻摇两下头。

        “我先回去了!”

        常骏沉声说,“志平喝了不少酒,你一定要把他送到家,别出什么状况。”

        “行,放心吧!”

        石元福沉声道,“你先回去,没事吧?”

        常骏轻摇两下头,表示没事,快步向家的方向走去。

        石元福边抽烟,边思索之前常骏说的话,脸上露出几分若有所思的神色。

        他们都是靠着乡党委书记胡守谦混的,他如果出事,后果将不堪设想。

        树倒猢狲散!

        石元福心中很有几分焦虑,但却无力改变现实,只能听之任之。

        过了好一会,翟志平才缓步走过来,出声道:

        “怎么只剩你一个人,常乡长呢?”

        “他也觉得肚子有点不舒服,先回去了。”

        石元福出声作答。

        翟志平听后,当即沉着脸,冷声道:

        “他妈的,是不是今晚的菜有问题?否则,怎么我们俩都闹肚子?”

        “老胡吃饱了撑的,非要和诗缘酒楼过不去。”

        “翠英酒楼的菜和诗缘酒楼,根本没法比!”

        石元福听后,沉声道:

        “菜无所谓,关键在人!”

        “东辰虽都知道老胡和冯诗缘有一腿,实际上根本没这回事。”

        “自从姓萧的过来,冯诗缘就和他黏糊上了,你说,老胡能不生气吗?”

        “这倒也是!”

        翟志平压低声音道,“据说,那天晚上,老胡想要强行将冯诗缘拿下,姓萧的英雄救美,两人当场闹翻了!”

        “哦,有这事,你听谁说的?”

        石元福一脸好奇的问。

        翟志平脸上露出几分得意之色,低声道:

        “我老婆有个远房表妹在诗缘酒楼里当服务员,她亲眼所见,绝不会错。”

        石元福听后,沉声道:

        “怪不得老胡拼命打压诗缘酒楼,原来是彻底死心了。”

        “他这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活该!”

        翟志平一脸不屑道。

        “这些话,你少说,若是传到老胡耳朵里,够你喝一壶的。”

        石元福扔掉烟蒂,出声道,“回家,时间不早了!”

        翟志平抬眼看过去,试探着问:

        “这会还早,我们去城里溜达一圈,听说碧海云天来了两个极品!”

        碧海云天是云都知名的沐浴休闲中心,翟志平是那的常客。

        石元福在他的怂恿下,去过两三次。

        “拉倒吧,这么晚了,我不去。”

        石元福断然拒绝,沉声道,“你喝了不少酒,别折腾了,我送你回家,明晚再去!”

        翟志平虽有几分失望,但也并未坚持,点头同意。

        石元福和他边走边聊,向着家的方向走去。

        众人走后,胡守谦满脸阴沉,在蒋翠英的搀扶下,走进休息室。

        这间休息室虽不大,但电视、冰箱、茶水却一应俱全。

        “他妈的,气死老子了!”

        胡守谦怒声骂道,“这帮家伙越来越无法无天了,眼里根本没有我这一把手。”

        “书记,您别生气!”

        蒋翠英边说,边贴过来,柔声说,“他们就算是孙悟空,也跳不出您的五指山。”

        胡守谦听到这话,很受用,伸手将美少妇搂进怀里,一脸坏笑道:

        “这话听着舒服,坐过来!”

        蒋翠英忸怩一下,佯作害羞的坐在他腿上。

        胡守谦见状,脸上露出几分开心的笑意,心中暗道:

        “他妈的,老子之前真是吃了猪油蒙了心,非要钻牛角尖。”

        “姓冯的女人虽漂亮,但却能看不能吃,哪抵得上翠英实惠,想怎么样都行!”

        胡守谦抬眼看向美少妇,低声在她耳边说了句什么。

        蒋翠英听到这话,俏脸一下子红了,低声道:

        “我去把门关上!”

        “不用关!”

        胡守谦一脸张扬道,“他们知道我在里面,谁敢过来?”

        蒋翠英觉得不妥,但胡守谦已迫不及待了,只得听之任之。

        就在两人即将进入正题时,蒋翠英的丈夫宋坤突然推门而入:

        “翠英,书记走了没……”

        宋坤起先并未注意,说到这,不堪入目的一幕映入眼帘。

        “你们那……那什么……”

        宋坤彻底傻眼了,不知该说什么。

        蒋翠英吓得啊的一声轻叫,拿起衣服遮掩。

        胡守谦喝了不少酒,兴致正浓,却被宋坤意外打断,火冒三丈。

        “谁让你进来的?”

        胡守谦怒声喝道,“给老子滚出去!”

        宋坤是蒋翠英的老公,胡守谦却让他滚出去,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胡守谦虽然张扬,但如果不是喝多了,正在兴头上,绝不会这么说。

        任何男人遇到这种情况,都忍不了。

        宋坤虽然懦弱,但受不了这样的屈辱。

        只见他满脸阴沉,怒声咆哮:

        “该滚出去是你,而不是我!”

        “姓胡的,*也太欺负人了。”

        宋坤是个闷葫芦,很少出声。

        酒楼里的大小事务都是蒋翠英做主,胡守谦没想到他会和自己叫板。

        “宋坤,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胡守谦一脸张扬的说,“老子看你这酒楼是不想开了!”

        蒋翠英没想到宋坤会如此强硬,匆匆穿上衣服,走过去,急声道:

        “你发什么神经,快点到后厨去,我一会过去!”

        宋坤见状,再也按捺不住了,抬手重重扇在蒋翠英的脸颊上,怒声骂道:

        “去你妈的!”

        “你给老子戴绿帽子也就罢了,竟敢如此羞辱我。”

        “我揍死你这不要脸的女人!”

        宋坤怒吼着,连扇蒋翠英三记耳光。

        蒋翠英彻底懵了,她做梦也想不到对她言听计从的老公,竟会抬手狠扇她耳光,一时呆愣在当场。

        胡守谦见状,脸上露出几分阴沉之色,怒声叫嚣:

        “*的打女人算什么本事,有种冲着老子来!”

        宋坤满脸阴沉,抬眼看过去,冷声道:

        “姓胡的,你是乡一把手,就能为所欲为。”

        “你如此羞辱我,老子揍死你!”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胡守谦欺人太甚,宋坤忍无可忍。

        “你敢动老子一下,我不把你拘起来,就不姓胡!”

        胡守谦一脸张扬道。

        若是在其他时候,宋坤十有八九就认怂了,但这事另当别论。

        杀父之仇,夺妻之恨,不共戴天。

        胡守谦不但当面给宋坤戴绿帽子,还让他滚,欺人太甚!

        听到挑衅之语后,他再也按捺不住了,怒声喝道:

        “去你妈的!”

        “你给我戴绿帽子,老子揍死你!”

        宋坤近乎失去理智,不管不顾的挥拳向着胡守谦狠砸过去。

        胡守谦本以为吃定宋坤,他绝不敢动手。

        谁知这小子如同疯了一般,猛的向他扑来。

        胡守谦事先毫无防备,意识到不对劲时,再想躲避,已经迟了。

        宋坤这一拳力道十足,重重砸在胡守谦的左眉弓处。

        胡守谦发出一声惨叫,双手紧捂住眼睛。

        蒋翠英见丈夫竟将胡书记给打了,慌了神,连忙快步上前,急声道:

        “你疯了?”

        “他是乡党委书记,你竟敢打他,不想活了?”

        “你说的没错,老子不想活了。”

        宋坤怒声道,“我他妈弄死你们这对狗男女!”

        说到这,他伸手打开抽屉,拿出一把剔骨刀来。

        酒楼的生意红火后,每天都有不少收入,存放在休息室的保险柜里。

        为避免贼人光顾,宋坤特意放了把剔骨刀在抽屉里,以备不时之需。

        没想到这把刀今晚却意外派上了用场,这是宋坤始料未及的。

        胡守谦挨了一拳,觉得左眼火辣辣的疼,根本睁不开。

        正当胡守谦想要发飙时,突见宋坤拿着一把利刃走过来,一时傻眼了。

        蒋翠英见状,连忙上前一步,急声道:

        “你发什么神经,快点把刀放下!”

        “滚远点!”

        宋坤用刀指着妻子,怒声道,“否则,我先杀了你,再杀姓胡的。”

        看着满脸杀气的丈夫,蒋翠英慌了,下意识后退两步。

        宋坤抬脚直奔胡守谦而去,满脸阴沉似水。

        胡守谦看着明晃晃的刀刃,吓出一声冷汗,急声道:

        “坤……坤子,你别乱来,杀人可是要偿命的!”

        宋坤脸上露出几分阴冷之色,沉声道:

        “我一条命换你们两个,值了!”

        “老子这就送你们这对狗男女上西天,随你们去地府怎么折腾!”

        说到这,他右手握着剔骨刀,左手一把抓住胡守谦的衣领,大有一刀将他结果掉之意。

        胡守谦彻底慌了,早已没有往日的高高在上,急声道:

        “坤子,你千万别冲……冲动,有什么话好说!”

        “我保证以后再不找翠英了,这总行了吧?”

        宋坤满脸阴沉,冷声道:

        “老子要和这贱.货离婚,你以后找不找和我无关。”

        “要想活命也行,今晚这笔账必须算清楚。”

        “你先把刀放下,想怎么算账都行!”

        胡守谦急声道。

        明晃晃的剔骨刀就在眼前,胡守谦压力山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