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 第122章 知我者,兄弟也

第122章 知我者,兄弟也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青云直上    !

        萧一凡看着一脸得意的牛大鹏,心中愤怒至极,他强忍着愤怒,沉声道:

        “冯所长,先放了他们俩,有什么事,以后再说!”

        “乡长,就这么将他们放了?”

        冯常乐一脸郁闷道。

        “怎么,冯所长还想请他们俩吃饭不成?”

        牛大鹏一脸得意的说。

        萧一凡本就愤怒不已,听到这话,冷声说:

        “牛总,别太张扬了,否则……”

        牛大鹏见状,急声说:

        “乡长,您别误会,我只是和冯所开个玩笑而已。”

        冯常乐听后,脸色阴沉似水,冷声道:

        “*算什么东西,和老子开玩笑!”

        “姓牛的,你给老子听好了,若不把你送进去,我就不姓冯!”

        萧一凡让放人,冯常乐心中本就窝火,牛大鹏竟敢嘚瑟,当场就发飙了。

        牛大鹏的脸色当即便阴沉下来,硬是从嘴角挤出一丝笑意,出声道:

        “冯所,别生气,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

        “感谢你对我们公司一直以来的关照,请将侯强和吴清河放了,谢谢!”

        萧一凡虽开口,但人还在冯常乐手中,牛大鹏不敢与之叫板。

        冯常乐满脸阴沉,冷声道:

        “方所放人!”

        “你们给我盯紧这两个孙子,他们如果有任何违法行为,立即拘捕!”

        “是——”

        众乡警掷地有声道。

        孙文韬任所长时,牛大鹏张狂至极,根本不把乡警放在眼里。

        如今,风水轮流转,他们自不会与之客气。

        方振斌用力一推侯强,他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姓侯的,你继续得瑟,我等着你!”

        方振斌怒声喝道。

        侯强见形势不对,连屁也没敢放一个。

        另两个乡警猛的一推吴清河,他虽有防备,但依然猛的向前一冲,很是狼狈。

        冯常乐两眼狠瞪着他,沉声道:

        “姓吴的,你没少干见不得光的事,到底是精神病发作,还是有意为之。”

        “你我心里都有数,我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吴清河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一下,连屁都不敢放,低头快步走到牛大鹏跟前。

        “谢谢萧乡长,你的这个情,牛某记下了!”

        牛大鹏面带微笑,拱手道。

        萧一凡一脸阴沉道:

        “牛总免了,你我之间,没有任何情分可聊!”

        “冯所长的话放在这了,你最好老实点,否则,结果可想而知。”

        牛大鹏听到这话,脸色当即阴沉下来,沉声道:

        “萧乡长,你要是这么说的话,那我就不和你客气了!”

        “你们如果认定我犯法,行,只要拿出证据来,就算将我毙了,我也认!”

        萧一凡面沉似水,冷声道:

        “牛总,过头饭可以吃,过头话可别说!”

        “万一不信言重,你可就悲剧了!”

        “你……”

        牛大鹏满脸怒色,沉声喝道,“我们走!”

        副总林东伸手一挥,领着众保安夹着尾巴落荒而逃。

        冯常乐伸手指着吴清河,满脸愤怒之色。

        吴清河见状,连头都不敢回,快步走人。

        “一凡,这事就这么……”

        冯常乐刚说到这,见萧一凡冲他使眼色,连忙闭嘴。

        萧一凡走到常骏面前,沉声道:

        “常乡长,今天的事到此为止!”

        “你若出尔反尔,可是要承担责任的。”

        为避免常务副乡长常骏反水,萧一凡必须封住他的口。

        常骏听后,急声说:

        “请乡长放心,那份承包合同就此作废。”

        “乡里的沙场没承包给任何人,我也没和云鹏实业签订任何合同。”

        “行,既然如此,那事就此作罢。”

        萧一凡沉声道,“否则,你可是要承担责任的。”

        常骏连连点头,表示他知道。

        萧一凡转过身,冲冯常乐说:

        “冯所长,我有事和你说,上车!”

        冯常乐跟在他身后,向着桑塔纳走去。

        常骏一脸阴沉,快步走向面包车。

        上车后,冯常乐满脸怒色,沉声道:

        “一凡,今天这么好机会,你怎么放了他们?”

        “侯强暂且不说,吴清河绝对有问题,他的精神病极有可能是子虚乌有。”

        在这之前,冯常乐一直在市刑侦支队当刑警,目光非常锐利。

        萧一凡面露.阴沉之色,出声道:

        “姓牛的铁了心要保侯强和吴清河,如果和他硬碰,极容易造成群体性.事件。”

        “没必要!”

        冯常乐虽不乐意,但也知道萧一凡说的是实情。

        “不管怎么说,今天这事太他妈憋屈了!”

        冯常乐怒不可遏。

        萧一凡扫了一眼车外,压低声音说:

        “常乐,人放了,我们可以再抓!”

        冯常乐听到这话,面露兴奋之色,急声问:

        “一凡,什么时候抓?”

        “今天晚上!”

        萧一凡在他耳边低声道,“牛大鹏知道你紧盯吴清河,今晚一定会将他送走。你让方所亲自带人过去,守株待兔,将他拿下!”

        冯常乐听后,满脸喜色,出声道:

        “一凡,我就知道你不会放过他们,这可不是你性格!”

        萧一凡见状,笑着说:

        “我无所谓,主要担心你憋屈出病来!”

        冯常乐哈哈大笑,伸手在他肩膀上用力一拍,出声道:

        “知我者,兄弟也!”

        萧一凡抬眼看过去,沉声说:

        “常乐,你和方所出来,别着急,等吴疯子落单后,再拿下他!”

        “如此一来,姓牛的就算想做文章,也没理由!”

        “一凡,我明白你的意思,放心!”

        冯常乐沉声道,“我让方所神不知鬼不觉将姓吴的拿下,看他还怎么装疯!”

        萧一凡脸上露出几分凝重之色,沉声道:

        “吴疯子这两年没少干坏事,拿下他以后,你立即让手下人做好取证工作。”

        “既然进来了,就别让他再出去。”

        “如果能由此牵扯到牛大鹏,则再好不过了。”

        冯常乐伸手做了个ok的手势,沉声道:

        “我先回所里了,晚上拿下姓吴的后,我和你联系。”

        萧一凡轻点一下头,答应下来。

        牛大鹏回到云鹏实业,满脸得意,咧开嘴,笑的很开心。

        刚走进办公室,常务副总高云杰便过来了,询问情况如何。

        “高副总,你没过去,真是遗憾。”

        林东一脸得意的说,“牛总一声号令,姓萧的乖乖下令放人,冯常乐鼻子都气歪了,却毫无办法。”

        “牛总真牛!”

        高云杰伸手竖起大拇指,“情况到底怎么样,说来听听!”

        美女秘书吴雪娜也走过来,凝神静听。

        林东将事情的经过,添油加醋说了一遍。

        “如果不是牛总在关键时刻振臂一呼,侯强和吴清河这会已经在局子里了。”

        林东一脸得意的说。

        “吴清河不是有病吗?”

        吴雪娜一脸疑惑的问,“姓冯的怎么会抓他?”

        林东听到问话,并未作答,抬眼看向牛大鹏。

        吴清河的事众人心知肚明,但谁也不敢点破。

        这事不是闹着玩的,如果传出去,谁也承担不了责任。

        牛大鹏脸色一沉,怒声道:

        “他妈的,姓冯的怀疑吴疯子有问题,一心要将他拿下。”

        “啊——,这可怎么办?”

        吴雪娜满脸惊慌。

        哪壶不开提哪壶!

        牛大鹏正为这事劳神呢,抬眼狠瞪秘书,怒声道:

        “你在这咸吃萝卜淡操心的干什么,走一边去。”

        吴雪娜挨了训斥,连忙闭口不语。

        高云杰见状,连忙打圆场:

        “牛总,吴秘书的担心不无道理。”

        “吴疯子不同于一般人,如果被姓冯的盯上,非常麻烦。”

        自从吴清河被鉴定为精神病后,干过什么,众人心知肚明。

        冯常乐作为派出所长,如果紧盯他不放,绝对是件麻烦事。

        牛大鹏满脸阴沉,冷声道:

        “这事我早就想好了,今晚就安排疯子跑路。”

        “人都不在了,我看姓冯的怎么办!”

        “牛总未雨绸缪,你们就别瞎操心了。”

        林东满脸堆笑道。

        高云杰白了他一眼,面露不满之色。

        “东子,这事交给你去办,今晚就将疯子送走。”

        牛大鹏一脸阴沉的说,“打姓冯的一个措手不及。”

        “行,没问题!”

        林东满脸堆笑道,“我保证将这事办到位!”

        牛大鹏轻点一下头,脸上露出几分满意之色。

        “牛总,要不要将侯强一起送出去?”

        高云杰压低声音问。

        牛大鹏脸上露出几分犹豫之色,沉声问:

        “你们觉得呢?”

        “侯强身上并无太大问题。”

        林东出声道,“今天这事,将责任全都推到吴疯子身上,和他无关。”

        牛大鹏抬眼看向吴雪娜,询问她的意见。

        吴雪娜不但是牛大鹏的秘书、情人,更是参谋,对她提出的意见,很重视。

        看到这一幕,吴雪娜面露喜色,柔声说:

        “牛总,我觉得林副总说的没错。”

        “侯强身上没什么大问题,暂时留下来。”

        “如果情况不对,再将他送走,也不迟!”

        牛大鹏听后,轻点一下头,出声道:

        “行,既然如此,那就先将疯子送走,侯强暂时留下来,看看动静再说。”

        众人听后,纷纷点头称是。

        “你们在公司里守着,我去乡里办点事。”

        牛大鹏说完,站起身,向门外走去。

        高云杰等人见状,各自打散。

        林东不敢怠慢,直奔保安队,去找吴疯子。

        虽说从萧一凡和冯常乐手中抢回了侯强和吴疯子,但牛大鹏心里依然很郁闷。

        常务副乡长常骏在关键时刻倒戈一击,声明乡里和云鹏实业签订的沙场承包合同作废,这让牛大鹏彻底懵了。

        若是其他事,主动权完全掌握在牛大鹏手中,他甚至可以向法院起诉东辰乡政府。

        这合同是怎么来的,牛大鹏心里再清楚不过。

        若去法院起诉,能否获胜,牛大鹏不知道,但他极有可能因此身陷囹圄。

        在脑子不进水的前提下,他绝不会这么去做。

        现在唯一能帮他的,只有舅舅——乡党委书记胡守谦。

        牛大鹏刚走到门口,胡守谦的秘书罗智就迎了上来,他压低声音问:

        “牛总,你怎么搞出这么大动静?”

        “伤了两个人不说,还有一人昏迷不醒,现在已送到县人医去了。”

        牛大鹏听到罗智的话后,很是不快,心中暗道:

        “你算什么东西,老子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过问了?”

        “双手都动手了,这事谁能控制住?”

        牛大鹏一脸阴沉道,“我总不能让手底下的兄弟站在原地不动,任由那帮傻.逼揍?”

        罗智见牛大鹏言语不善,沉声道:

        “牛总,书记正为这事光火呢,你看着办吧!”

        “我的事,不用你操心!”

        牛大鹏说完,快步向舅舅的办公室走去。

        罗智扫了一眼他的背影,心中暗道:

        “你若没有个好舅舅,屁都不是,装的像二五八万似的,算个什么东西!”

        胡守谦见外甥进来,怒声说:

        “我早就让你这段时间低调点,你当成耳边风了?”

        “今天怎么搞出这么大动静来,你让我这个一把手如何交代?”

        牛大鹏本就憋了一肚子火,不等他开口,先挨顿训。

        “舅舅,你也不问问缘由,先将我呲一顿。”

        牛大鹏怒声说:“我还火大的不行呢!”

        “你有什么话,说给我听听!”

        胡守谦没好气的说。

        牛大鹏也不藏着掖着,将常务副乡长常骏临阵倒戈的事,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胡守谦听后,也一脸懵,沉声道:

        “怎么会这样,你没搞错吧?”

        “这事,我怎么可能骗您呢?”

        牛大鹏急声说,“您要是不信,将姓常的叫过来问问,不就知道了。”

        “行,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胡守谦一脸阴沉,伸手拿起话筒。

        他刚要拨号,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沉声说:

        “算了,我等会再问他!”

        从外甥的话中,不难听出,他和常骏闹矛盾了。

        这时候将对方叫过来,极容易多生事端。

        常骏是常务副乡长,该给的面子,胡守谦不能不给。

        牛大鹏本想当面和常骏对质,谁知舅舅不给机会,心中很是郁闷。

        “舅舅,姓常的一句话就将我给卖了,您说怎么办?”

        牛大鹏一脸不快的说。

        胡守谦满脸阴沉,眉头紧锁,沉声道:

        “姓萧的紧盯着沙场不放,你正好借此机会脱身。”

        “至于以后怎么说,到时候再看!”

        牛大鹏见舅舅让他示弱,心中很恼火,沉声道:

        “舅舅,这么一来,我的面子,往哪儿搁?”

        “我早就告诉你,姓萧的来者不善,又有冯常乐支持。”

        胡守谦沉声道,“你不要和他们斗,忍一忍,等他们离开东辰再说。”

        “可是……”

        “没什么可是,照我说的办!”

        胡守谦沉声怒喝。

        牛大鹏脸上露出几分不快之色,出声道:

        “舅舅,我发现,您怎么年龄越大,胆子越小了?”

        “行了,少废话!”

        胡守谦一脸不快道,“就这么着,你先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