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 第120章 连吓带骗

第120章 连吓带骗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青云直上    !

        萧一凡伺机让王二彪安排两个人,送另一伤者于亮去医院。

        他的腿极有可能折了,满脸疼痛难忍之色。

        正如冯常乐所言,这么大的事,保安队长侯强绝做不了主。

        事情刚一发生,他就向牛大鹏汇报过了。

        沙子是云鹏实业赖以生存的基础,牛大鹏绝不会放弃。

        他指示侯强看情况办,出了事就往吴疯子身上推。

        只要不出人命,都没问题。

        牛总的话说得很清楚,侯强才敢如此张扬的。

        吴清河不同于一般的精神病患者,他对牛总来说,至关重要。

        当见到萧一凡狠揍他时,侯强毫不犹豫带领手下人和一乡之长叫板。

        由于派出所长冯常乐半路杀出,他才不得不作罢。

        电话接通后,侯强急声道:

        “牛总,我们和货车司机之间闹了点矛盾,萧乡长和冯所长请您亲自过来处理。”

        这话看似简单,实则却暗示牛总,萧一凡和冯常乐联袂而至。

        侯强很聪明,有意做出一副刚给牛大鹏打电话的样子。

        万一出事,牛大鹏可以推说不知这事,借机脱身。

        牛大鹏听后,脸色当即便阴沉下来,沉声问:

        “闹什么矛盾,严不严重?”

        侯强心领神会,出声道:

        “吴清河受刺激,突然发病,将两个司机打伤了,一个昏迷,一个小腿可能折了。”

        牛大鹏听到这话,眉头紧锁,怒声说:

        “我早就让你们低调一点,别乱来,就知道给我惹事。”

        “等着,我这就过去!”

        “好的,牛总!”

        侯强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牛大鹏怎么说?”

        萧一凡沉声问。

        云鹏实业和小沙场主、货车司机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极容易产生令人意想不到的后果。

        萧一凡有意借助今日之机,彻底将这事解决掉。

        一劳永逸!

        侯强只是个小人物,萧一凡不愿和他浪费口舌,直接找牛大鹏说话。

        “乡长,牛总马上就过来。”

        侯强满脸堆笑道。

        萧一凡抬眼看向冯常乐,沉声道:

        “冯所长,你让人将侯强控制起来。”

        “是,乡长!”

        冯常乐伸手一挥。

        两个乡警快步上前,直奔侯强而去。

        侯强大吃一惊,急声问:

        “萧乡长,你这是什么意思,凭什么让警察乱抓人?”

        萧一凡一脸严肃,沉声道:

        “侯强,你涉嫌带领云鹏实业的保安闹事,抓你有凭有据,何来乱抓人一说?”

        “你少在这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带领保安闹事了?”

        侯强竭力争辩。

        “你带领手下的保安打伤两名司机师傅,并阻止将他们送医,还意图攻击一乡之长。”

        萧一凡一脸严肃的说,“现场这么多人亲眼所见,你以为能抵赖得了?”

        司机们听到这话,纷纷点头称是。

        前任保安队长朱剑峰砸完王二彪的沙场后跑了,至今没有抓捕归案。

        萧一凡绝不会重蹈覆辙,让冯常乐抢先将侯强控制住。

        侯强刚想逃窜,两名乡警一左一右控住了他。

        其中一人掏出手铐,咔嚓一声,直接将其铐上了。

        “我没犯罪,你们凭什么抓我,放开我!”

        侯强怒声吼道。

        冯常乐满脸阴沉,怒声喝道:

        “姓侯的,你最好老实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我现在正在执法,你如果妨碍执法的话,警方有权对你采取强制措施。”

        侯强听到这话虽有几分不甘心,但却不敢轻举妄动。

        萧一凡见状,脸上露出几分满意之色。

        在这之前,他就认定,要想在东辰乡干出一番政绩来,必须有强有力的支持。

        为了帮冯常乐谋取到派出所长的职位,他没少花心思。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如果派出所长仍是孙文韬,今天这事根本没法操作。

        他不但不会抓捕侯强,还会冲王二彪、刘大壮等人下手,局势将会极有可能反转。

        冯常乐霸气十足,云鹏实业的保安们不敢轻举妄动,萧一凡可腾出手来干其他事了。

        想到这,萧一凡立即抬脚向着一直龟缩在一边的常务副乡长常骏走去。

        云鹏实业的老总牛大鹏刚把电话挂断,美女秘书吴雪娜立即询问出了什么事。

        牛大鹏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沉声道:

        “他妈的,姓萧的欺人太甚!”

        “老子手上有承包合同,他别想颠倒黑白,我这就去会会他,看他能怎么着?”

        吴雪娜看着满脸愤怒的牛大鹏,急声道:

        “牛总,两名司机受伤,其中一个人事不省,这可不是小事。”

        “你最好别亲自露面,让高副总去处理。”

        “若是情况突变,出现无法收拾的局面,您再出场,也不迟。”

        吴雪娜的提议合情合理,这事由常务副总高云杰出面处理更合适。

        牛大鹏满脸阴沉,道:

        “不行,姓萧的诡计多端,高副总不是他对手。”

        “牛总,您亲自过去,万一……”

        吴雪娜满脸担忧。

        “没事,我有承包合同,他们要想挖沙,必须支付费用。”

        牛大鹏不以为然道,“别说姓萧的是乡长,他就算县长,也奈何不了我。”

        吴雪娜见牛大鹏执意要去,急声道:

        “牛总,我和你一起去!”

        “你一个女人家,过去干什么?”

        牛大鹏沉声道,“你给高……,哦,不,给林副总打个电话,让他和我一起去。”

        “好的,牛总!”

        吴雪娜连忙拨打副总林东的电话,让他立即下楼。

        得知保安又和那帮司机闹起来了,而且有人受伤,萧一凡和冯常乐都去了,林东不敢怠慢,连忙快步下楼。

        牛大鹏刚上车,冲着林东招手道:

        “东子,快点上来!”

        林东不敢怠慢,连忙拉开车门上了车。

        “开车,快点!”

        牛大鹏沉声道。

        司机听后,不敢怠慢,猛踩一脚油门,疾驰而去。

        “牛总,这不是小事,您不能亲自过去。”

        林东沉声道,“我替您去处理,有什么情况及时打电话汇报。”

        “不用,我有承包合同,他们要想装沙子,必须给钱。”

        牛大鹏一脸阴沉的说,“就算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怕。”

        “牛总,话虽这么说,但姓萧的心狠手辣。”

        林东一脸阴沉道,“冯常乐又对他唯命是从,我担心他对您不利。”

        “没事!”

        牛大鹏气定神闲道,“他若敢动我,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林东见劝不住牛大鹏,只得作罢。

        就在牛大鹏向着东梁和西梁两村交界处疾驰而来时,萧一凡正和常务副乡长常骏对立而立,两人都一脸阴沉的抽着烟。

        萧一凡伸手轻弹两下烟灰,出声道:

        “常乡长,你考虑好没有?”

        “于亮的腿十有八九是折了,这还好说。”

        “魏少华人事不省,若是有个三长两短,这事可就闹大了。”

        “吴清河是不是精神病,只要请医疗专家一检测,立刻可就分晓。”

        “就算他真有精神病,人也不是他一个人打的,侯强等人绝逃不了法律的制裁。”

        常骏抬眼看向萧一凡,沉声道:

        “乡长,你和我说这些毫无意义。”

        “就算他们真将魏少华打死了,也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我可没让他们打人,这事谁都别想往我身上泼脏水。”

        萧一凡嘴角露出几分阴冷的笑意,沉声道:

        “常乡长,你说的没错。”

        “这事确实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你和我一起过来时,事情便已发生了。”

        “既然如此,你和我说这些,有什么用呢?”

        常骏夹着烟,双手一摊,一脸无辜的表情。

        萧一凡丝毫不急,沉声说:

        “保安打人虽和你无关,但你想过没有,他们凭什么如此有恃无恐?”

        “凭什么?”

        常骏一脸懵逼,急声问。

        萧一凡喷吐出一口浓白色的烟雾,出声道:

        “他们手中有承包合同,觉得司机们要想拉沙子,必须交钱。”

        “这么做天经地义,因此才会有恃无恐。”

        常骏依然没明白萧一凡的意思,沉声问:

        “拉沙子给钱,确实是天经地义的事,有什么问题?”

        “没错,如果承包合同确实是乡里和云鹏实业签的,这么做确实没问题。”

        萧一凡说到这,停下话头,抬眼狠瞪着对方。

        常骏看着萧一凡杀人一般的目光,有点发怵,出声道:

        “你有话就说,看着我干……干什么?”

        萧一凡面沉似水,一字一句道:

        “这合同如果是伪造的,意味着什么,常乡长知道吗?”

        “意味着什……什么?”

        常骏慌乱的问。

        萧一凡抬眼狠瞪着他,冷声说:

        “伪造合同涉嫌合同诈骗罪,三年起步,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于亮骨折,魏少华生死未卜,这属于其他严重情节,不出意外,你要在牢里待五至十年。”

        “常乡长果然仗义,为朋友两肋插刀,肖某佩服至极!”

        常骏双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啊的一声轻呼后,抽了半截的烟差点烫到手。

        他用力一甩,掉落在地。

        “合同是前任刘乡长让我签的,不是伪……”

        常骏急声道。

        萧一凡轻摆两下手,沉声说:

        “常乡长,这事你说了不算,等笔迹鉴定结果出来,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真的假不了,假的也真不了。”

        “你若说的是实话,毫无问题,但如果是假的,你是要承担刑事责任的。”

        在这之前,萧一凡已告诉常骏,笔迹鉴定能检查出书写时间来。

        如此一来,对常骏而言,如同悬在头上达摩克里斯之剑,随时可能落下来。

        常骏彻底傻眼了,呆立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萧一凡见状,伸手在他的肩膀上用力一拍,出声道:

        “没事,常乡长,你和牛总是铁哥们,为他坐十年八年牢,值得!”

        “另外,以牛总的财力,他绝不会亏待你家人的。”

        “乡长,我……那什么……”

        常骏支吾着,不知该说什么的。

        萧一凡则趁热打铁,沉声道:

        “对了,常乡长,这当中有个问题。”

        “牛大鹏太过张扬,十年八年后,你从牢里出来,他和他的云鹏实业是否还在,得打个问号!”

        这话如同利箭一般彻底射穿常骏的心理防线,让他瞬间崩溃。

        “乡长,我现在如果说出实情,是不是就不用承担责……责任?”

        常骏结结巴巴的问。

        “那得看你交代什么情况,有无价值。”

        萧一凡沉声道。

        “那份承包合同是假的,十多天前,牛大鹏草拟后,拿来让我签名的。”

        常骏急不可耐的说。

        萧一凡听到这话,长出一口气。

        为了让常骏说出实话来,他煞费苦心。

        通过笔迹鉴定,弄清具体书写时间,难度很大。

        常骏如果咬死不承认,谁也没办法。

        “常乡长,我知道你和牛总关系不错,但这么大的事,他让你干,你就答应?”

        萧一凡一脸阴沉的说,“这事在逻辑上,说不通。”

        常骏听到这话,急声道:

        “我原先并没答应,但后来书记亲自打电话,我只得答应。”

        “哪个书记?”

        “乡党委书记胡守谦!”

        常骏直言不讳道。

        “你有证据吗?”萧一凡急声问。

        这不是小事,若是牵扯到胡守谦,够他好好喝一壶的。

        常骏思索许久,郑重其事的摇了摇头。

        “乡长,我知道错了。”

        常骏一脸苦逼的问,“您能给我个机会吗?”

        萧一凡脸上露出几分思索之色,过了好一会,才沉声道:

        “常乡长,你是乡政府的二把手,身处要职。”

        “你若出事,我这个一乡之长也不好交代。”

        “这样吧,只要你当着牛大鹏的面,将承包合同的事说清楚,我就不追究这事。”

        “好……好的,谢谢乡长!”

        常骏满脸感激。

        萧一凡轻摆两下手,沉声道:

        “常乡长,我只能代表自己,若是其他人从中做文章,那可和我没关系。”

        常骏听到这话,心中暗道:

        “只要你不追究,绝不会有人拿这事做文章。”

        “姓胡的自己屁股底下都不干净,他绝不敢管我的事。”

        “行,没问题,乡长,就这么说定了。”

        常骏煞有介事的说。

        萧一凡轻点两下头,沉声道:

        “行,没问题,牛总好像过来了,你准备好了吗?”

        常骏见牛大鹏的虎头奔疾驰而来,心中暗道:

        “姓牛的,老子差点被你坑死,你给我等着,看老子怎么收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