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 第118章 笔迹鉴定的学问

第118章 笔迹鉴定的学问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青云直上    !

        第118章笔迹鉴定的学问

        翌日上午,萧一凡正在审阅文件,冯常乐气呼呼的走进来。

        “他妈的,老子一定要将姓牛的给收拾了,否则,出不了这口恶气。”

        冯常乐怒声道,“昨晚,林东竟敢向方所他们挑衅。”

        今天一早,方振斌将昨晚的事向冯常乐汇报。

        他听后,差点没把肚子气炸,立即来乡政府找萧一凡。

        萧一凡心里很清楚,云鹏实业虽号称云都知名企业,看似推动了东辰的经济发展,其实却并不尽然。

        东辰乡泥土中含沙量非常丰富,毫不夸张的说,有的地方只要挖一两锹,就有沙子。

        若不是云鹏实业搞垄断经营的话,东辰乡的经济将会更上一个台阶。

        萧一凡近段时间正在酝酿一个沙场改造计划,由于尚未成形,因此没有拿出来。

        听到冯常乐的话,萧一凡眼前一亮,沉声道:

        “常乐,据我所知,云鹏实业这些年没少祸害西梁村的村民。”

        “你可以从这方面入手,看能否找到一些线索。”

        “哦,这办法不错!”

        冯常乐一脸兴奋说,“我回头就让他们去办。”

        “这事在查的时候,一定要注意保密,不能引起牛大鹏的注意。”

        萧一凡沉声道,“这小子不是省油的灯!”

        昨晚牛大鹏来了一招声东击西,效果非常明显。

        萧一凡和冯常乐对他都很重视,避免重蹈覆辙。

        “行,没问题,我知道!”

        冯常乐一脸笃定的说。

        就在这时,秘书秦东良突然推开门闯进来。

        萧一凡见状,沉声问: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秦东良性格非常沉稳,如此失态,一定是出事了。

        “老板,货车司机和云鹏实业的保安起冲突,双方打起来了。”

        秦东良一脸慌乱的说,“据说……”

        “据说什么?快点说,别吞吞吐吐的。”

        萧一凡一脸阴沉道。

        秦东良做了个深呼吸,急声道:

        “老板,据说现场有人员受伤,而且伤的很重。”

        “什么?”

        萧一凡满脸惊诧,急声问,“在哪儿?”

        “西梁村和东梁村的交界处!”

        秦东良回答的干净利落。

        萧一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沉声道:

        “你去常乡长和郑主任办公室,通知他们和我一起去现场。”

        “好的,老板!”

        秦东良转身出门而去。

        “常乐,你给所里打电话,让方所多带点人过去。”

        萧一凡一脸阴沉的说。

        “好的,我这就打!”

        冯常乐边打电话,边跟在萧一凡身后出门而去。

        萧一凡履新当日,就遇到过双方起冲突。

        后来,常务副乡长常骏拿出乡里和云鹏实业签订的承包合同,确认沙场承包给对方了。

        萧一凡觉得这份合同极有可能是后来补签的,为此,他特意找了省城的笔迹鉴定专家,进行鉴定。

        这两天就要出结果了,谁知云鹏实业的保安竟再次和货车司机起了冲突。

        这是萧一凡始料未及的,也让他大为光火。

        牛大鹏明知派出所正在查他,竟还敢乱来,实在太张狂了。

        常骏和郑家亮知道事情紧急,萧一凡刚下楼,他们便下来了。

        “常乡长,你坐我的车!”

        萧一凡沉声道。

        常骏本想坐另一辆车,听到招呼后,只得不情愿的走过来。

        上车后,张广才猛踩一脚油门,急速驶出乡政府。

        萧一凡用眼睛的余光扫向常骏,沉声问:

        “常乡长,你知道情况了吗?”

        “刚才听秦秘书简单说了一下!”

        常骏应声答道。

        “你对此有何想法?”

        萧一凡不动声色的说。

        常骏没想到萧一凡会这么问,支吾着说:

        “我没……没什么想法!”

        萧一凡让他坐自己的车,就是为了敲打他的。

        “没想法?”

        萧一凡满脸阴沉,冷声道,“乡里和云鹏实业的沙场承包合同是你签的,你对此没想法,说不过去吧?”

        在这之前,萧一凡就想狠狠敲打一下常骏。

        今天是个难得的机会,他绝不会轻易放过。

        常骏见萧一凡有意将脏水往他身上泼,急声道:

        “乡长,合同虽是我签的,但承包的决定是乡里做的,你不能将这笔账算在我头上!”

        这事非同小可,借常骏一个胆子,他也不敢承担这责任。

        “你说,这合同是前任乡长刘青荣让你签的,没错吧?”

        萧一凡冷声问。

        “没错,不信,你可以去问刘乡长!”

        常骏一脸淡定的说。

        他这话看似把握十足,实则却暗含试探之意。

        萧一凡一脸阴沉的说:

        “常乡长,前两天,我特意去气象局拜访了刘局长。”

        “他说,他记得很清楚,绝没让你代表乡里和云鹏实业签订沙场承包合同。”

        “这不可能!”

        常骏听后,急声道,“他那段时间忙于工作调动,将这事给忘了!”

        萧一凡转过头,抬眼直视着他,冷声说:

        “常乡长,不好意思!”

        “刘局说,他记得很清楚,6月15日前,他已得到确切消息去县气象局赴任,因此不存在你说的,忙于工作调动,而忘了这事的情况。”

        “除此以外,刘局还很肯定的说,他一直反对乡里将沙场承包给云鹏实业,绝不会让你代他签这样的合同。”

        常骏脸色微微沉下来,沉声道:

        “乡长,嘴长在他身上,他想怎么说,我能有什么办法!”

        “不管怎么说,我觉得刘局有个观点不错。”

        萧一凡沉声道,“这事对于乡里来说,是件大事,不可能你们两人说了算。”

        说到这,萧一凡略作停顿,继续说:

        “我这两天去问了,其他几位副乡长,他们都说对此一无所知。”

        “现在所有乡政府班子成员中,除了你以外,没人知道这事。”

        “你如果给不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我就认为,那份合同是你私人行为,和乡里无关!”

        萧一凡正准备这两天和常骏摊牌,谁知不等他出手,云鹏实业的保安和货车司机又干起来了。

        虽然他们还没到现场,不了解情况,但根据秦东良得到的消息,极有可能有人重伤。

        这事可不是闹着玩的,必须慎重对待。

        萧一凡决定在车上针对常骏进行一个突然袭击,打他个措手不及。

        常骏没想到萧一凡突然发难,脸上露出几分阴沉之色,冷声道:

        “乡长,你若是单方面将合同作废的话,云鹏实业完全可以去法院告乡政府。”

        “到时候,我们东辰乡可就出名了!”

        反将一军!

        作为乡政府的领头人,谁也不愿发生这样的事。

        常骏相信,眼前这位也不例外。

        面对反击,萧一凡丝毫不怵,突然发问:

        “常乡长,你听说过笔迹鉴定吧?”

        常骏很是一愣,出声反问:

        “听说过,怎么了?”

        常骏脸上露出几分不屑之意,心中暗道:

        “你虽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但老子也不是傻子。”

        “签名是老子亲手签的,随你怎么鉴定都没问题。”

        萧一凡用眼睛的余光扫向常骏,心中暗道:

        “哥知道你在想什么,不知听完下面的话,你还会不会如此淡定?”

        “常乡长,你对笔迹鉴定可能不是很了解!”

        萧一凡沉声道,“专家在鉴定时,除能鉴定出字是谁写的,还能鉴定出书写时间。”

        常骏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一下,慌乱的说:

        “不……不可能!”

        “你在骗……骗我!”

        “你觉得我会这么无聊吗?”

        萧一凡沉声说,“那份合同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比我更清楚!”

        “乡长,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常骏故意装糊涂道。

        “不,你明白!”

        萧一凡冷声道,“这事不管是谁授意的,最后都将是你的责任!”

        “你少吓唬我,这合同是我代表乡里签的!”

        常骏故作淡定道,“我承担什么责任?”

        “这事不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的!”

        萧一凡沉声道,“若是通过笔迹鉴定,证明合同上的名字是9月份签的,那你的麻烦可就大了。”

        常骏听到这话,不再出声,抬眼看向车窗外。

        他看似镇定,实则心里却慌乱不比已。

        正如萧一凡所言,这事原先和他并无直接关系,只是为了帮忙。

        若是出了事,全是他的责任,想跑都没处跑。

        常骏越想越觉得心惊,暗想道:

        “老子不能听牛大鹏忽悠,为了他的事将身家性命搭上,那可不划算!”

        牛大鹏请常骏办这事时,他就不乐意。

        胡守谦亲自出面,他没法推辞,这才答应下来。

        萧一凡这话虽有几分唬人的成分,但如果笔迹鉴定真能鉴定出书写时间的话,那他可就被动了。

        “今晚,我就去找牛大鹏,将这事说清楚。”

        常骏心中暗道,“我和他充其量只能算是酒肉朋友,没必要为他两肋插刀。”

        萧一凡见常骏脸色阴晴不定,心中暗道:

        “姓常的,哥不信你为了牛大鹏,将自己豁出去。”

        关于笔迹鉴定的问题,萧一凡事先咨询过相关专家。

        就目前的鉴定水平,虽能鉴定出大体时间,但无法给出精确数字。

        要想鉴定出这份合同是6月,还是9月签订的,难度很大。

        尽管如此,鉴定专家也说愿意尝试一下,尽量给出精确的时间。

        从这个角度来说,萧一凡和常骏说的话,倒也不完全在诈他。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

        萧一凡见是冯常乐的号码,连忙摁下接听键。

        “喂,乡长,你到出事地点了吗?”

        冯常乐急声问。

        “冯所长,我还有五分钟左右就到。”

        萧一凡沉声说,“你们出发了吗?”

        由于事情的具体情况,萧一凡特意让冯常乐多带点人过去。

        乡警们虽说训练有素,但集合需要时间。

        虽说两人是兄弟,但工作场合,互相称呼职务。

        “我刚从所里出发,十来分钟就能到了。”

        冯常乐应声说。

        “行,我先过去。”

        萧一凡出声道,“你动作快点!”

        冯常乐轻嗯一声,答应下来。

        萧一凡挂断电话,沉声说:

        “张师傅,再快点!”

        “好的,乡长!”

        张广才答应后,轻踩油门,加快车速。

        桑塔纳如同波峰浪谷中的小船,虽颠簸的不行,但却急速向前行驶。

        “老板,前面就到东梁和西梁两村交界处了。”

        秦东良指着正前方道,“那围了很多人,你看!”

        萧一凡顺着秘书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前面路上有很多人,交通彻底瘫痪。

        “张师傅,加速!”

        萧一凡急声催促。

        货车司机和云鹏实业保安之间的恩怨由来已久,一旦闹起来,后果不堪设想。

        张广才刚要继续加速,常骏沉声道:

        “张师傅慢着!”

        “乡长,看来事情不小,你要不要先向书记汇报一下。”

        萧一凡用眼睛的余光扫过去,心中暗道:

        “这都火烧眉毛了,等汇报完,黄花菜都凉了。”

        尽管心里这么想,但萧一凡并未明说,沉声道:

        “不急,等我们摸清情况以后,再向书记汇报!”

        萧一凡的态度很明确,并非不汇报,等我先将情况弄清楚再说。

        常骏抬眼看过去,沉声道:

        “乡长,这事看上去少不了,早请示,便于掌握主动。”

        常骏这话非常实在,并无坑人之意。

        作为常务副乡长,萧一凡如果处置不当,将事情闹大,他也要跟着承担责任。

        常骏这一做法看似为萧一凡,实则是为他自己。

        “谢谢常乡长的提醒,没事,我心里有数!”

        萧一凡一脸笃定的说。

        云鹏实业的老总牛大鹏是乡党委书记胡守谦的外甥,在弄清具体情况之前,萧一凡绝不会让他介入。

        常骏见此情况,心中暗道:

        “该我说的,我说了,你不认可,那就和我无关了!”

        张广才在距离人群二三十米处,将车刹停。

        若是再往前去,司机和保安一起涌上来,退都没法退。

        车刚一刹停,萧一凡就推开车门下了车。

        常骏不敢怠慢,也跟着下车。

        秦东良和张广才紧随其后,他们的主要职责是保护乡长的人身安全。

        “乡长来了!”

        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句,众人纷纷抬眼看过来。

        “侯强,乡长是个清官,你等着挨收拾吧!”

        刘大壮伸手指着对方怒声道。

        朱剑锋出事后,被云鹏实业“开除”,侯强成了保安队。

        他心里很清楚,队长职务是暂时的。

        等风声过了,朱剑锋回来后,他就得让贤。

        侯强的危机意识很强,一心想干出点“名堂”来,得到牛总的认可,坐稳队长的宝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