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 第116章 中计了

第116章 中计了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青云直上    !

        临近下班,冯常乐约萧一凡晚去诗缘酒楼吃饭。

        他刚站起身来,副所长方振斌急匆匆走进来。

        “方所有事?”

        冯常乐出声问。

        方振斌上前一步,压低声音道:

        “所长,我刚听吕东说,今晚,云鹏实业的副总林东极有可能去见朱剑锋。”

        “哦,他怎么会将这消息告诉你?”

        冯常乐满脸疑惑。

        吕东是副所长杨健的铁杆,就算他知道这事,也不会告诉方振斌。

        方振斌听后,出声说:

        “他在杨所办公室说的,我恰巧听见。”

        “我可不是故意偷听,办公室的门虚掩着,他们说话的声音不小。”

        “哦,这是个好机会!”

        冯常乐沉声道,“你带两个人去盯死林东,只要朱剑锋一露面,立即将他拿下!”

        “行,我知道了!”

        方振斌点头答应,“我这就带人过去。”

        “小心点,千万别让他发现。”

        冯常乐叮嘱道,“有什么情况,及时和我联系。”

        方振斌轻点一下头,转身离去。

        冯常乐在办公室等了片刻,待杨健下班后,他才走人。

        和萧一凡在诗缘酒楼碰面后,冯常乐立即将这一情况告诉他。

        “朱剑锋是保安队长,没少帮姓牛的干见不得人的事。”

        萧一凡沉声道,“拿下他后,立即组织审讯,争取从他口中挖出有价值的线索来。”

        “只要拿下他,我一定让他开口!”

        冯常乐信誓旦旦的说。

        萧一凡轻点一下头,脸上露出几分期待之色。

        他初到东辰任职时,就遇到云鹏实业保安队和王二彪、刘大壮等货车司机闹纠纷。

        当时,队长朱剑锋就张扬的不行。

        明知萧一凡知道这事,隔天,他竟带人砸了王二彪的沙场。

        出事后,牛大鹏的态度非常坚决,一定要力保他。

        当时的派出所长孙文韬虽面对萧一凡的重重压力,但依然将他给放了。

        由此可见,朱剑锋在云鹏实业的地位非常重要,绝不仅仅是个保安队长。

        只要能将他拿下,顺藤摸瓜,极有可能揭开云鹏实业老总牛大鹏的真面目。

        为避免暴露,方振斌和钱士茂各驾一辆车,交换跟踪云鹏实业的副总林东。

        “方所,林东要进城,朱剑锋躲在云都?”

        对讲机里传来钱士茂的问话声。

        “冯所到任前,他一直藏在云都某小区,后来就不见踪影了。”

        方振斌沉声道,“至于现在是否还在云都,不好说!”

        “从林东的行车路线来看,八九不离十。”

        钱士茂沉声道。

        “行,我知道了!”

        方振斌出声道,“进城后,你拐到岔路上去,我来跟,免得引起他的怀疑。”

        “好的!”

        钱士茂应声答应。

        方振斌和钱士茂的推测一点不错,林东驾车直奔云都县城而去。

        进城后,钱士茂在十字路口左拐,方振斌的车跟了上去。

        林东的车径直向云都大酒店驶去,方振斌见状,心中暗道:

        “朱剑锋难道一直藏在云都大酒店里,和我们玩灯下黑?”

        这一情况完全有可能!

        他用别人的身份证开房,一直躲在酒店里不出来。

        他们就算找翻天,也不找不到他。

        方振斌拿起对讲机,让钱士茂将车开到云都大酒店来会合。

        钱士茂听后,连忙答应下来。

        林东刚走进云都大酒店,钱士茂的车便过来了。

        方振斌冲他使了个眼色,快步向酒店大堂走去。

        钱士茂不敢怠慢,让手下人将车开到一边去。的

        他伸手推开车门,快步跟上去。

        “方所,姓林的呢?”

        钱士茂走进大堂,低声问。

        方振斌轻努一下嘴,低声道:

        “去餐饮部了,极有可能去吃饭了。”

        “看来朱剑锋就在这,我们过去看看!”

        钱士茂沉声道。

        方振斌轻点一下头,低声说:

        “小心点,别让他们发现!”

        钱士茂轻嗯一声,抬脚向餐饮部走去。

        林东所坐的位置距离大门很近,方振斌和钱士茂不用进门,就可盯死他。

        “咦,怎么只有他一个人,姓朱的呢?”

        钱士茂疑惑的问。

        方振斌压低声音道:

        “别急,没过来,等一等再说!”

        “我们不能总站在这,容易引起服务员的注意!”

        钱士茂沉声说。

        方振斌抬眼往四周扫了一眼,低声道:

        “那是领班办公室,我过去和他打声招呼,让他帮我们打个掩护。”

        “行,你去吧!”

        钱士茂沉声说,“我在这盯着。”

        方振斌找到领班,将相关情况说了一下。

        领班让方、钱两人去他办公室,既可以盯住林东,又不会引人关.注,一举两得。

        方振斌觉得这提议不错,将钱士茂叫了过去。

        两人磨刀霍霍,随时准备出手。

        只要朱剑锋一露面,便落入了天罗地网,绝无逃窜之机。

        在两人期待的目光中,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不知不觉,半小时过去了。

        林东独自一人点四个菜,喝两瓶啤酒,吃的不亦乐乎!

        餐饮部经理特意拿了两份盒饭过来,送给两人。

        一凡谦让后,方振斌和钱士茂如风卷残云一般,将盒饭吃完。

        “方所,怎么回事?”

        钱士茂压低声音问,“姓朱的怎么始终不露面?”

        方振斌也很疑惑,但事已至此,除了等以外,别无他法。

        又过了十分钟,林东将服务员叫过去买单,叼着烟,站起身来,准备走人。

        方振斌和钱士茂彻底懵了,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方所,怎么办?”

        钱士茂压低声音问,“我去将姓林的控制住,问清朱剑锋的下落?”

        “你觉得他会告诉你吗?”

        方振斌沉声问,“继续跟着,我倒要看看这小子耍什么花样!”

        “行,我先下楼去开车!”

        钱士茂出声道,“你在后面守着,免得他耍花样!”

        方振斌听后,点头答应下来。

        钱士茂急匆匆下楼而去,方振斌继续在办公室里守着。

        林东从餐饮部出来,有意无意往领班办公室扫了一眼。

        方振斌连忙低下头,不和他对视,以免暴露行踪。

        林东并未停留,径直下楼而去。

        方振斌伸手掏出对讲机,让钱士茂做好准备,紧盯林东不放。

        林东独自一人上车,随即将车启动,出了云都大酒店。

        方振斌本以为他会将朱剑锋带走,打开车门后,对方猛窜上车。

        谁知别说人,连个鬼影子也没看见。

        林东驾着车,在云都县城里转了两圈,仿佛故意逗他们玩似的。

        方振斌意识到情况不对,拨通了所长的手机。

        冯常乐正和萧一凡小酌,见到来电,连忙接听:

        “喂,方所,情况怎么样,拿下了吗?”

        “所长,我怀疑林东故意给我们设套。”

        方振斌一脸阴沉的说,“他带着我们在县城里兜圈子,根本不见朱剑锋的身影。”

        “哦,他发现你们了?”

        冯常乐沉声问。

        “不好说!”

        方振斌一脸郁闷的说,“他从乡里出来,就这状态,在云都大酒店里,独自一人吃了四五十分钟。”

        “他一个人吃的饭?”

        冯常乐满脸好奇。

        “没错,我们本以为朱剑锋藏在云都大酒店里。”

        方振斌沉声道,“谁知直到冯常乐吃完饭,也没见到他的身影!”

        冯常乐面沉似水,出声道:

        “你们看着办,要是情况不对,就撤吧!”

        方振斌和钱士茂都是老江湖,如果没问题,他们绝不会束手无策。

        “好的,所长,我知道了!”

        方振斌说完,便挂断电话。

        打电话汇报之前,钱士茂已上了方振斌的车。

        “方所,所长怎么说?”

        钱士茂急不可耐的问。

        方振斌同样满脸阴沉道:

        “所长说,让我们看着吧,如果情况不对,就先撤!”

        “他妈的,姓林的耍我们!”

        钱士茂抬眼瞪着前车,愤怒的说。

        方振斌也很愤怒,沉着脸说:

        “我怀疑他一开始就和我们兜圈子,否则,怎么会独自一个人去云都大酒店吃饭呢?”

        “我去问问他,看他怎么说!”

        钱士茂沉声道。

        方振斌知道钱士茂心里很恼火,被人耍的滋味不好受,他也很恼火。

        尽管如此,他还是沉声道:

        “算了,就算你追上去,又能怎么样?”

        “人家一个人去大酒店吃饭,又不犯法!”

        钱士茂握手成拳重重砸在方向盘,怒骂道:

        “他妈的,从今天开始,老子盯死姓林的。”

        “他如果有任何违法犯罪行为,立即将他拿下!”

        “这办法可以!”

        方振斌沉声道,“竟敢耍我们,他活的不耐烦了!”

        萧一凡见冯常乐挂断电话,立即询问怎么回事。

        冯常乐一脸郁闷,将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

        一凡,你说姓林的唱的哪一出?“”

        冯常乐沉声问。

        本以为今晚能将朱剑锋拿下,毕其功于一役。

        谁知连对方的人影子都没见着,还没林东耍的团团转。

        “常乐,别泄气!”

        萧一凡出声道,“我们可以失败无数次,大不了从头再来,而他们只有一次机会,一旦被拿下,就彻底玩完了。”

        冯常乐听到这话,轻点一下头,脸色稍稍缓和下来。

        “一凡,你说是方所他们暴露了,还是这原本就是个套?”

        冯常乐一脸郁闷的问。

        今晚拿下朱剑锋肯定没戏了,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法抓住他。

        冯常乐想要弄清失败的原因,免得重蹈覆辙。

        萧一凡轻抿了一口酒,沉声道:

        “常乐,今晚林东和朱剑锋见面,这消息,你是从哪儿来的?”

        冯常乐将方振斌从杨健和吕东的谈话中,得知这一消息的情况说了出来。

        萧一凡听后,沉着脸,仔细思索起来。

        过了好一会,他沉声说:

        “常乐,我觉得这事十有八九是牛大鹏下的套!”

        “他今天去所里耀武扬威时,你故意拿朱剑锋的事敲打他。”

        “他便想了这一出声东击西的计策。”

        “声东击西?”

        冯常乐急声问,“你是说,牛大鹏安排了其他人和朱剑锋见面?”

        “没错,不管你将朱剑锋的事告诉他,是何用意,有一点可以肯定。”

        萧一凡沉声道,“你们准备对他下手。”

        冯常乐听后,很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近段时间,朱剑锋如同人间蒸发一般踪影全无。

        冯常乐想打草惊蛇,通过敲打牛大鹏,逼他有所动作,然后再顺藤摸瓜,逮住朱剑锋。

        这想法虽不错,但牛大鹏不是傻子。

        他极有可能将计就计,利用林东故布迷阵,吸引警方的主意,再安排其他人和朱剑锋接头,从而将他送出芜州。

        冯常乐听完萧一凡的分析,满脸怒色,沉声道:

        “他妈的,姓牛的竟敢耍老子,我绝饶不了他!”

        “算了,常乐!”

        萧一凡面带微笑道,“这次虽是姓牛的赢了,但我一点也不沮丧,你知道我最郁闷的是什么时候?”

        冯诗缘端菜进来,听到这话,柔声说:

        “一凡,我来猜猜!”

        “行,你说!”

        萧一凡虽觉意外,但还是冲她做了请的手势。

        冯诗缘微微一笑,柔声说:

        “朱剑锋砸了王二彪的场子后,有段时间就待在云都县城里,前任所长孙文韬对他视而不见。”

        “那段时间,应该是乡长最郁闷的时候!”

        冯常乐抬眼看向萧一凡,想知道美女老板娘说的是对,还是错。

        “诗缘说的没错!”

        萧一凡点上一支烟,沉声道,“朱剑锋是犯罪嫌疑人,整天在眼前晃悠,却抓不住。”

        说到这,萧一凡略作停顿,继续说:

        “这种感觉如同猫抓心一般,难过至极!”

        “现在朱剑锋成了过街老鼠,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抓住他是迟早的事。”

        “常乐,别泄气,我对你充满信心。”

        “来,干杯!”

        冯常乐听到这话,阴沉的脸色稍稍缓和下来。

        冯诗缘斟了一杯酒,柔声说:

        “算我一个!”

        “冯所,我等着给你办庆功宴。”

        “行,冲着庆功宴,我也一定要将朱剑锋拿下。”

        冯常乐扬声道,“来,干杯!”

        萧一凡见冯常乐重新恢复斗志,脸上露出若有似无的笑意。

        喝完酒,冯诗缘连忙帮三人酒杯里斟满酒。

        “常乐,今晚的事说明一个问题,你发现没有?”

        萧一凡出声问。

        “什么问题?”冯常乐一脸不解。

        萧一凡一脸严肃的说:

        “牛大鹏费这么大气力,只为保住朱剑锋,这说明什么?”

        “朱剑锋知道他很多事,他不得不保!”

        冯常乐急声道。

        萧一凡听后,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低声道:

        “只要将朱剑锋拿下,一定能有所收获。”

        “你让方所他们都下点功夫,只要是狐狸,必定会露出尾巴来。”

        冯常乐满脸阴沉,用了点了一下头,沉声说:

        “一凡,你放心,我一定让人盯死这事。”

        “只要朱剑锋露头,绝跑不了!”

        (前面有几章将派出所警长钱士茂,写成了钟士茂,特此纠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