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 第113章 怒火中烧

第113章 怒火中烧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青云直上    !

        乡运输公司经理顾德奎心中确实郁闷,他和萧一凡素昧平生。

        自从对方到任后,就紧盯着他不放。

        若非萧一凡过来,他现在依然能拿双份工资,小日子过的快活得很。

        他一直想找萧乡长问问,为何针对他。

        今天总算逮着机会了,果断发问。

        萧一凡嘴角露出几分阴冷的笑意,沉声问:

        “顾经理,你觉得我坑了你?”

        “你觉得呢?”

        顾德奎冷声反问。

        “顾德奎,看似帮你的人,未必真帮你!”

        纪明坤一脸严肃的说,“同样,看似害你的人,也未必真害你!”

        顾德奎脸上露出几分不解之色,沉声问:

        “纪书记,您这话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

        顾德奎的命运掌握在纪明坤手中,对其很客气。

        “你在王麻子的赌档里,输了多少?”

        纪明坤伸出三根手指,冷声问,“不少于这个数吧?”

        顾德奎见状,沉声说:

        “纪书记,赌博的事,我认了,该怎么处罚,就这么处罚。”

        “至于输了多少,我也记不清了,你们说多少,就是多少。”

        顾德奎这话看似非常诚恳,实则却有几分耍无赖之意。

        他只要不承认,便没法以此定罪。

        “顾经理,据我所知,你玩牌的时间并不长,也就半年而已。”

        纪明坤沉声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输掉三十多万,你不觉得奇怪吗?”

        顾德奎听到这话,面露凝重之色,沉声问:

        “纪书记,您这话什么意思?”

        他在王麻子赌档,除了开始赢过两三次钱以外,后面就一直输。

        顾德奎也曾怀疑过是不是有问题,但却抓不到任何把柄。

        纪明坤的话说到他的心坎上,对此非常重视。

        “你想知道输钱的原因,得问萧乡长。”

        纪明坤卖起了关子。

        顾德奎抬眼看过去,欲言又止。

        他刚埋怨萧一凡,这会向其请教,张不开嘴。

        萧一凡抬眼看过来,沉声说:

        “赌博,无论扑克,还是麻将,输赢归根结底是概率问题。”

        “顾经理,你认可这话吗?”

        顾德奎轻点一下头,表示认可。

        “无论是谁,在赌桌如果总是赢,或总是输,只有一种可能。”

        萧一凡沉声道,“顾经理,你觉得是什么?”

        顾德奎面露.阴沉之色,沉声道:

        “有人作弊,出老千?”

        “顾经理,你既然什么都知道,怎么会陷这么深呢?”

        纪明坤不失时机的说。

        “萧乡长、纪书记,你们的意思有人设局出老千,故意赢我的钱?”

        顾德奎一脸惊诧的问。

        “顾经理,你是聪明人,有些话,没必要说的如此直白。”

        萧一凡出声道,“瞎子吃馄饨——心里有数就行。”

        “不……不可能!”

        顾德奎急声道,“和我玩牌的都是朋友,他们不可能出老千!”

        萧一凡嘴角露出几分鄙夷的笑,出声道:

        “顾经理,你口中所谓的朋友,都是云鹏实业货运部经理张海洋介绍认识的吧?”

        “你怎……怎么知道?”

        顾德奎满脸惊诧。

        萧一凡来东辰的时间并不长,按说不知道他和张海洋之间的关系。

        “张海洋这会正在派出所里接受问询呢!”

        萧一凡沉声道,“你想知道他因为什么进去吗?”

        “因为什么?”

        顾德奎迫不及待的问。

        “以赌博为幌子,找人出千,涉嫌诈骗!”

        萧一凡一脸正色道。

        顾德奎听到这话,彻底傻眼了,急声问:

        “真……真的?”

        “你觉得,我有必要骗你吗?”

        萧一凡沉声说。

        顾德奎头脑中一片空白,呆坐在原地,一言不发。

        萧一凡心里很清楚,这消息对于他而言,震撼力太大,需要时间消化。

        “来,抽支烟!”

        萧一凡扔了一支烟过去。

        纪委副书记徐刚见状,亲自走过去,给他点上火。

        萧一凡给纪明坤、徐刚各递上一支烟,喷云吐雾起来。

        不大的谈话室里,转眼间,便被烟雾充斥满了。

        顾德奎藏身在烟雾中,悄悄抬眼看向萧一凡。

        这消息太震撼了,他想通过观察萧一凡的面部表情,看出真假来。

        萧一凡知道顾德奎的用意,一脸坦然,毫无异常。

        顾德奎眉头紧锁,心中暗道:

        “萧乡长说的是真的?”

        “张海洋故意给我下套,让我输钱?”

        顾德奎虽不愿相信,但事实就在眼前,他不得不信。

        正如萧一凡所言,玩牌是概率问题。

        一个人的运气再差,也不可能每次都输。

        顾德奎两眼凝视着渐渐燃尽的烟蒂,用力往地上一扔,沉声道:

        “萧乡长,这事我不能听你空口说白话。”

        “要想证明你说的是真的,请拿出证据来!”

        这事就算是真的,张海洋也做的非常隐蔽,绝不可能留下证据。

        顾德奎这话颇有几分刁难萧一凡之意,他认定其拿不出真凭实据来。

        萧一凡嘴角露出几分若有似无的笑意,冷声说:

        “我之前一直以为帮人卖了,还帮着输钱是个笑话,顾经理,看到你的精彩表现,我信了。”

        顾德奎脸上露出几分尴尬之色,沉声道:

        “萧乡长,不管你怎么取笑,你若拿不出证据来,我肯定不信。”

        萧一凡沉声说:

        “行,顾经理,为了让你知道自己究竟有多蠢,我就让你看证据。”

        纪明坤心领神会,冲着徐刚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将其带出去。

        徐刚站起身来,沉声道:

        “顾经理,请吧,带你去看证据。”

        顾德奎见状,心中很疑惑,暗想道:

        “他们这是唱的哪一出?不会带我去派出所,和张海燕对质吧?”

        尽管心中很疑惑,顾德奎脸上丝毫也没表露出来。

        走到一间办公室门前,徐刚停下脚步,沉声说:

        “顾经理,请吧!”

        顾德奎脸上露出几分疑惑之色,出声问:

        “不是去派出所?”

        “你想多了。”

        萧一凡沉声道,“我们拿到证据,才将张海燕带到派出所去的。”

        顾德奎听到这话,心中愈发好奇,不知萧一凡口口声声说的证据是什么。

        “坐下!”

        徐刚沉声道。

        顾德奎依言在椅子上坐定,心中暗道:

        “老子拭目以待,我倒要看看你们搞什么鬼?”

        纪明坤冲手下人使了个眼色,对方心领神会,立即打开电视,摁下录像机上播放键。

        顾德奎的见状,一脸懵逼,心中暗道:

        “他们这是唱的哪一出,怎么会请我看录像。”

        “乡长,你这是……”

        顾德奎一脸好奇的问。

        萧一凡冲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低声道:

        “顾经理,好好看,你会明白的!”

        顾德奎见状,不再出声,两眼紧盯着电视。

        当电视中出现张海洋和他的赌友时,顾德奎脸上露出几分惊诧之色。

        “顾经理,你要的证据来了!”

        萧一凡沉声说,“你的钱是怎么输掉的,睁大眼睛看!”

        录像并不长,也就十来分钟。

        顾德奎越看越愤怒,脸色阴沉,双手紧握成拳。

        录像播放完毕,萧一凡出声问:

        “顾经理,怎么样,我没骗你吧?”

        顾德奎再也按捺不住了,怒声骂道:

        “张海洋,你这王八蛋,老子一定弄死你!”

        短短半年,顾德奎输掉三十多万,其中二十万是向牛大鹏借的。

        别看他整天气定神闲,实则心中的压力非常大,经常整夜睡不着觉。

        由于欠了牛大鹏钱,他如同风筝一般被牢牢控制住,人家让他干什么,他就得干什么。

        看了这录像,顾德奎猛然发现,这竟是张海洋给他的下的套,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

        张海洋若是在这,顾德奎就算不弄死他,也要将他揍个半死。

        “我说,怎么每次都输钱,原来这帮家伙是一伙的。”

        顾德奎气急败坏,破口大骂,“他妈的,这帮狗.日的不得好死!”

        萧一凡、纪明坤看着满脸愤怒的顾德奎,并不出声,任由他出声怒骂。

        任何人遇到这样的事,都觉愤怒异常。

        顾德奎的表现,在情理之中。

        足足十分钟后,顾德奎愤怒的情绪稍稍平息下来,坐在椅子上大口喘着粗气。

        “顾经理,你说说他们如此煞费苦心给你挖坑,所为何事?”

        萧一凡沉声反问。

        在这之前,徐刚等人无论问什么,顾德奎都一言不发。

        当发现他对张海洋骗了之后,他绝不会再维护他们。

        “乡长,他们这么做是为了拿下运输公司。”

        顾德奎沉声说,“云鹏实业正在搞水岸花园小区,他们想将乡运输公司拿下。”

        “他们想拿运输公司,并非不行。”

        萧一凡沉声说,“完全可以放到桌面上来谈,搞这些乱七八糟的干什么?”

        顾德奎将心一横,出声道:

        “乡长,你有所不知,牛大鹏不但想要运输公司,还想少花钱,甚至不花钱。”

        “不花钱,这怎么可能呢?”

        萧一凡脱口而出。

        “乡长,完全有可能!”

        纪明坤接口说,“他们看似借给顾经理二十万,实则,一分钱没花。如果就此将运输公司拿下,不就不用花钱了。”

        萧一凡听后,面露.阴沉之色,怒声道:

        “*无耻!”

        “乡长,在他们眼里,只有利益。”

        纪明坤沉声说,“除此以外,什么都不重要。”

        萧一凡脸色阴沉似水,沉声问:

        “将个人欠款转嫁到运输公司头上,这办法是你自己想的,还是有人授意?”

        “我哪有那脑子,这主意是云鹏公司的副总林东帮我出的!”

        顾德奎沉声说。

        “哦,这事和林东有关?”

        萧一凡一脸兴奋的问。

        云鹏实业虽有三位副总,真正握有实权的只有高云杰和林东,其中,高副总是牛大鹏的铁杆心腹。

        牛大鹏如果不在公司,高云杰代替他发号施令。

        林东手中的权力虽不如高云杰,但也是实权派。

        货运部是林东分管的,他出面和顾德奎谈,合情合理。

        “你有证据吗?”

        纪明坤急声问。

        顾德奎轻摇两下头,一脸郁闷的说:

        “当初,他打着帮我解决问题的旗号,我没想那么多,怎么可能留证据呢?”

        萧一凡脸上露出几分失望之色,没证据,一切都是白搭。

        虽不能借助这事,拿下云鹏实业的副总林东,但萧一凡依然很开心。

        根据顾德奎的交代,乡运输公司欠云鹏实业二十万债务,纯属子虚乌有。

        至于剩下的十多万,也毫无问题,

        云鹏实业拖欠乡运输公司货款,没有结清。

        货款抵欠账,毫无问题。

        如此一来,乡运输公司并不存在任何债务,完全可以轻装上阵。

        “乡长,我错了,而且大错特错。”

        顾德奎冲萧一凡拱手作揖,苦声哀求,“求您再给我一次机会。”

        严格说来,顾德奎确实是受害者,不过老话说得好,吃那个硬不叮无缝的蛋。

        他如果对自己要求严格,根本不会上林东和张海洋的当。

        萧一凡沉着脸,出声道:

        “顾经理,你的问题组织上会调查清楚。”

        “该你承担的责任,必须承担。”

        “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想往你身上泼脏水,绝不可能。”

        顾德奎听后,用力点头,连声道谢。

        纪明坤冲手下人轻挥两下手,示意将顾德奎带下去。

        萧一凡跟在纪明坤身后,走进书记办公室。

        “乡长,今天多亏你出手相助,否则,绝不会如此顺利。”

        纪明坤面带微笑道,“谢谢了!”

        “纪书记,这事是我惹出来的。”

        萧一凡急声道,“理应我谢谢你才对。”

        “乡长,你千万别这么说。”

        纪明坤一脸正色道,“运输公司是全乡老百姓的,不是你个人的。”

        “谢谢纪书记的肯定。”

        萧一凡出声道,“听到你的这话,我的干劲更足了。”

        纪明坤抬眼看向萧一凡,两人相视而笑。

        “乡长,关于乡运输公司经理顾德奎,你还有什么指示?”

        纪明坤压低声音问。

        萧一凡听后,沉声说:

        “没有,纪书记,按照党纪国法办,他该承担什么责任,就承担什么责任。”

        “我们既不姑息养奸,也绝不乱泼脏水。”

        “行,我知道了!”

        纪明坤点头答应。

        两人又聊了一阵,萧一凡起身告辞。

        纪明坤亲自将他送出门,两人握手道别。

        回到办公室后,萧一凡谋划起乡运输公司的下一步发展起来。

        现在虽说司机们都有活干,但却并非长久之计。

        货运行业发展前景非常广阔,萧一凡想将东辰乡运输公司做大做强。

        至于究竟该如何操作,他心里还没什么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