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 第111章 谁走漏了消息

第111章 谁走漏了消息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青云直上    !

        “冯所客气了,请赐教!”

        牛大鹏面带微笑道。

        他虽猜到冯常乐可能给他挖坑,但却不得不往里跳。

        副所长方振斌带着王麻子离开,太反常了,他心里没底,想一探究竟。

        冯常乐对牛大鹏的回答,一点也不觉奇怪。

        这事和牛总密切相关,他不可能不闻不问。

        冯常乐面露严肃之色,沉声道:

        “王麻子不仅组局抽水,还涉嫌诈骗!”

        “我让方所带他去取证,不知牛总听到这消息有何感想?”

        “诈……诈骗?”

        冯常乐满脸震惊,“这怎么可能呢?”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

        牛大鹏竭力装作没事人一般,心里却慌的一匹。

        诈骗意味着什么,他再清楚不过了。

        “王麻子以赌博为由,通过老千设局,故意骗取他人钱财。”

        冯常乐沉声道,“这不是赌博,而是诈骗!”

        牛大鹏听到这话,满脸阴沉。

        “牛总,你对这套路是不是很熟悉?”

        冯常乐突然发问。

        牛大鹏愣住了,急声道:

        “冯所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随口一问而已!”

        冯常乐淡定作答。

        牛大鹏抬眼狠瞪过去,沉声问:

        “冯所,你到底想怎么着?”

        “赌博的事,我认了,该怎么罚,你说个数吧?”

        冯常乐猛的提及诈骗一事,牛大鹏心里没底,给予脱困。

        看到他的表现,冯常乐心中暗道:

        “你这是做贼心虚,看来王麻子说的没错!”

        冯常乐特意过来,就是为了试探牛大鹏。

        现在目的达到了,没必要再和他废话了。

        “这事影响恶劣,不但要罚款,还要拘留。”

        冯常乐沉声道,“至于具体怎么说,等究竟以后再说!”

        说完,冯常乐不再搭理冯常乐,转身出门而去。

        牛大山急了,连声招呼。

        冯常乐并不搭理他,快步出门而去。

        牛大鹏见此状况,彻底傻眼了,急声说:

        “钱主任,你帮我和冯所说一声,罚多少钱,我都认了,拘留就免了!”

        “我在乡里也算有头有脸的人,若是拘留,以后还怎么见人?”

        这话说的情真意切,完全不见之前的张扬之态。

        钱士茂从没见牛大鹏如此低调过,心中暗道:

        “姓牛的,想不到,你也有今天!”

        “牛总,你就别让我为难了!”

        钱士茂沉声道,“冯所的态度,你也看见了,我没不去触这霉头!”

        “钱主任,你去找冯所说一声,我绝不会亏待你!”

        牛大鹏信誓旦旦的说。

        钱士茂将脸一沉,冷声道:

        “牛总,你可别坑我!”

        “等冯所再过来时,你亲自和他说!”

        牛大鹏见钱士茂的态度坚决,彻底死心了。

        “钱主任,我打个电话,没问题吧?”

        牛大鹏急声说。

        钱士茂轻摇两下头,沉声道:

        “牛总,夜深人静的,你就别打扰别人了。”

        “明天早晨,再打不迟!”

        牛大鹏软语相求,毫无作用,当场便怒了:

        “钱主任,你要是这样,别怪我不讲情面。”

        钱士茂嘴角露出几分不屑之色,冷声道:

        “牛总,我劝你消停点!”

        “由于你的事,兄弟们都没觉睡。”

        “若是将他们惹火了,收拾你一顿,我可帮不了你!”

        这话威胁的意味十足,丝毫不给牛大鹏留面子。

        “你……你……”

        牛大鹏伸手指着钱士茂,满脸怒色。

        钱士茂不再搭理他,抬脚走人,咣的一声,将门关上了。

        走进所长办公室,见冯常乐正在喝茶,连忙出声招呼。

        冯常乐递支烟给他,出声问:

        “士茂,姓牛的怎么样?”

        “所长,我从没见过姓牛的如此老实。”

        钱士茂喷吐出一口浓白色的烟雾,低声道,“他让我和您说,只要不拘留,罚多少款都行,我没搭理他!”

        牛大鹏一贯眼高于顶,钱士茂从没在他面前如此扬眉吐气。

        冯常乐伸出大拇指,笑着说:

        “办的好!”

        “这是派出所,我们说了算!”

        “别说他书记的外甥,就算儿子,在这,也得听我们的!”

        钱士茂听后,深以为然的点头称是。

        半小时后,方振斌领着王麻子返回所里,将一盘录像带交给冯常乐。

        冯常乐和方振斌、钱士茂一起看后,决定明天一早,抓捕张海洋。

        商定完,三人都没回家,直接睡在了派出所里。

        翌日!

        萧一凡睡的迷迷糊糊的,便接到了冯常乐的电话。

        得知顾德奎输钱是云鹏实业货运经理张海洋给他下的套,萧一凡很是振奋,当即让冯常乐将录像带送过来。

        冯常乐动作很快,萧一凡刚洗漱完,他就到了。

        萧一凡和冯常乐一起去了乡中学的电化教室,将带子放进录像机里。

        王麻子非常精明,将张海洋如何授意两个老千给顾德奎设套的过程,一五一十的拍摄下来。

        有了这盘录像带,张海洋就算满身是嘴,也别想抵赖。

        “我已让人去抓张海洋了!”

        冯常乐沉声道,“这事他显然是受人指使的,但要想让他吐口,只怕不容易。”

        张海洋背后站的是牛大鹏无疑,不过他绝不会轻易出卖老板。

        “不急,走一步算一步!”

        萧一凡沉声道,“这事和谁有关,就将其拿下。至于其他人,慢慢来!”

        冯常乐轻点一下头,沉声问:

        “姓牛的在所里关着,关于如何处理,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牛大鹏身份特殊,萧一凡和冯常乐心里都很清楚。

        “你是怎么想的?”

        萧一凡沉声问。

        冯常乐蹙着眉头,出声道:

        “姓牛的太张扬,我想关几天,打击一下他的嚣张气焰!”

        “你这想法不错,只怕有人不答应!”

        萧一凡眉头紧蹙。

        牛大鹏是胡守谦的外甥,冯常乐要拘他,胡书记绝不会袖手旁观。

        “我的处罚有理有据。”

        冯常乐沉声道,“他管不着!”

        萧一凡埋头沉思片刻,出声道:

        “常乐,我明白你的想法,尽力而为,别再勉强。”

        “姓牛的没少干违法乱纪的事,要想抓他的小辫子,不难。”

        冯常乐知道萧一凡这么说,是不想给他太大压力。

        “一凡,你放心,至少我也要拘他三天。”

        冯常乐信誓旦旦的说。

        萧一凡伸手在冯常乐的肩膀上用力一拍,沉声道:

        “兄弟,谢了!”

        “既然知道是兄弟,客气毛呀!”

        冯常乐笑着说,“忙活了一夜,肚子还空着呢,你不该表示一下?”

        “走,吃早饭去!”

        萧一凡拿起录像带,向门外走去。

        他们刚走后,一个身影悄悄从隔壁教室走出来。

        中学校长陈天斌一脸阴沉,心中暗道:

        “张经理是云鹏实业的,他们想搞牛总。”

        “不行,我得将这消息,告诉牛总。”

        想到这,陈天斌立即拨通牛大鹏的电话。

        牛大鹏的电话在派出所的收纳柜里,无人接听。

        陈天斌郁闷不已,随即眼珠一转,心中暗道:

        “牛总是胡书记的外甥,我若将这消息直接告诉书记,他定会对我另眼相看。”

        想到这,陈天斌满脸欣喜,骑上摩托车,直奔乡党委、政府而去。

        胡守谦听完陈天斌的汇报后,满脸阴沉,立即拨通冯常乐的电话,让其到他办公室来。

        冯常乐刚和萧一凡吃完早饭,接到电话后,便和其一起过来了。

        他们俩走进乡政府大院时,恰逢陈天斌骑着摩托车急匆匆出去。

        萧一凡见后,心中很是疑惑,暗想道:

        “陈校长这么早,到乡里来,干什么?”

        萧一凡和冯常乐上楼后,分道扬镳。

        冯常乐走进书记办公室,出声招呼道:

        “书记,早上好!您找我有事?”

        胡守谦抬眼狠瞪着他,冷声喝问:

        “冯所长,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乡党委书记?”

        “胡书记,我听不明白您的话!”

        冯常乐出声道,“您是乡一把手,我是您的下属,怎么可能眼里没您这个书记呢?”

        胡守谦满脸阴沉,冷声道:

        “你还知道我是乡一把手,我还以为你忘了这一茬:”

        “请问,云鹏实业的老总牛大鹏到底犯了什么滔天大罪?”

        “我亲自打电话,让你放他一马,都不行?”

        胡守谦的态度非常强硬,近乎蛮横。

        冯常乐一脸严肃,沉声道:

        “书记,牛大鹏聚众赌博属于违法犯罪行为,我依法对他进行处理,请问,这么做有什么问题?”

        “不就打个牌而已,一定要上纲上线吗?”

        胡守谦针锋相对,冷声道,“冯所长,我如此小题大做,我怀疑你可能另有用意!”

        “书记,牛大鹏被抓时,赌资超过十万,这叫小题大作?”

        冯常乐沉声道,“至于书记您说的另有用意,我听不明白,请指教!”

        “别以为你们在背后搞三搞四,别人就不知道。”

        胡守谦怒声喝道,“我劝你少耍花样,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看着气势汹汹的胡守谦,冯常乐心中暗道:

        “他这话若有所指,难道他知道我刚才和一凡商量的事了?”

        冯常乐觉得可能性不大,那盘录像带除了他和萧一凡以外,只有方振斌和钱士茂知道。

        方、钱两人去云鹏实业抓张海洋了,绝不可能将这消息透露给胡守谦。

        除此以外,冯常乐实在想不出,谁将这消息告诉他的。

        “不好意思,书记,我听不明白你的话。”

        冯常乐沉声道,“你要是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既然谈不拢,索性不谈了。

        胡守谦见冯常乐转身走人,怒声道:

        “等会,牛总的事到底怎么说?”

        胡守谦就算再怎么光火,外甥的安危不能不管。

        冯常乐听后,一脸严肃的说:

        “拘留、罚款,一个也不能少!”

        胡守谦听到这话,差点没把鼻子气歪,沉声道:

        “我亲自帮他说情,你一点面子也不给?”

        冯常乐脸上露出几分犹豫之色,出声说:

        “书记,您把话说到这份上,我不能一点面子不给。”

        “冯所长,你能说出这话来不容易。”

        胡守谦沉声道,“我领你这份情了,说说吧,到底怎么处理?”

        “罚款一万,拘留三天!”

        冯常乐一脸正色道,“书记,这已是最低惩罚了,你别让我为难!”

        为避免胡守谦讨价还价,冯常乐的后半句话直接封口。

        胡守谦脸上露出几分阴沉之色,若是前任所长孙文韬这么说,他早就破口大骂了。

        冯常乐不同于孙文韬,他就算有再大的火,也得憋着。

        “冯所,你看这样行不行?”

        胡守谦出声道,“多罚点款,两万、三万都行,拘留就算了!”

        其他人如果听到这话,一定会惊掉下巴。

        一贯目中无人的胡书记竟会如此低调,若非亲眼所见,谁会相信!

        谁知冯常乐并不买账,沉声说:

        “不好意思,书记,我刚才就说了,拘留和罚款一个也不能少!”

        “昨晚牛总在所里表现太张扬,我已向全体干警说过处罚决定了。”

        “现在如果临时改变,我的脸可没地方放!”

        “请你多体谅,抱歉!”

        冯常乐的理由非常充分,让胡守谦无言以对。

        “书记,我先走了,再见!”

        冯常乐根本不给胡守谦思考的机会,直接转身走人。

        胡守谦眼睁睁看着胡常乐出门,面沉似水,一言不发。

        自从乡长萧一凡到任后,胡守谦的日子就过的非常憋屈。

        冯常乐到任后,这感觉越发强烈。

        早知如此,胡守谦绝不会将孙文韬撵走。

        悔之晚矣!

        冯常乐走进乡长办公室,将胡守谦和他谈的事转述一遍。

        “你觉得,老胡知道张海洋给顾德奎下套的事了?”

        萧一凡沉声问。

        冯常乐郑重其事的点头道:

        “很有可能,否则,他不会那么说!”

        “所里有人走漏风声吗?”

        萧一凡追问。

        冯常乐轻摇两下头,沉声说:

        “方振斌和钟士茂可以信任,他们没理由将这消息告诉老胡。”

        萧一凡蹙着眉头,思索起来,突然出声道:

        “常乐,刚才过来时,我们看见中学校长陈天斌的,你说,这事会不会和他有关?”

        “他怎么会知道的?”

        冯常乐疑惑的问。

        “我们刚才在电化教室看录像时,他可能躲在一边窥视。”

        萧一凡满脸阴沉道,“我们的注意力都在电视上,没注意到他。”

        “你要是这么说的话,完全有可能。”

        冯常乐一脸正色的说。

        “你给方所打电话,问问情况怎么样?”

        萧一凡沉声道,“别让姓张的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