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 第110章 竹筒倒豆全交代

第110章 竹筒倒豆全交代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青云直上    !

        王麻子虽有几分不甘心,但他有把柄在冯常乐手中。

        除乖乖就范以外,他没有别的选择。

        “冯所,这事是云鹏实业的货运经理张海洋给他下的套。”

        王麻子压低声音道。

        “哦,这是怎么回事?”

        冯常乐沉声道,“你详细说说,不得有任何疏漏。”

        王麻子不敢怠慢,当即将事情的原委说出来的。

        半年前,张海洋找到王麻子让他帮着做个局。

        王麻子是开赌档的,深知做局对他的危害,并不同意。

        张海洋说,这是牛总的意思,并让牛大鹏亲自和王麻子通话。

        王麻子知道牛大鹏在东辰乡的能量,不敢招惹他,只得答应下来。

        次日,张海洋就将顾德奎带到赌档里。

        在张海洋的授意下,当天,顾德奎没少赢钱。

        这用行话说,是给水鱼下钩子,如同钓鱼前,先投食一般。

        顾德奎果然上头,接下来几乎每天都泡在赌档里。

        张海洋找了个两个老千,轮流陪顾德奎玩。

        顾德奎的好运不在,在短短半年内,输了三、四十万。

        “你们这根本不是赌博,而是诈骗!”

        方振斌怒声喝道。

        王麻子听到这话,急声道:

        “方所,这事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老千是他们找的,赢的钱他们全都带走,我一点水都没抽。”

        抽水是行话。

        一般情况下,赌客赢钱,庄家是要抽水的。

        “哦,你有这么好心?”

        方振斌冷声问。

        王麻子不是傻子,绝不会免费提供服务。

        “方所,我说的是实话。”

        王麻子沉声说,“我知道这事涉嫌诈骗,张经理给我水钱,我没收。”

        冯常乐抬眼看过去,沉声道:

        “王麻子,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

        “这事和牛大鹏有关,你怕得罪他,才不敢收水钱的。”

        “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

        王麻子脸上露出几分尴尬之色,笑着道:

        “冯所真是明察秋毫,两者兼而有之!”

        “你少在这扯淡!”

        方振斌怒声喝问,“你明知这一做法涉嫌诈骗,为什么不报警?”

        王麻子脸上露出几分不屑之色,冷声道:

        “方所,冯所初来乍到,您可是东辰乡的老人。”

        “牛总是什么人,您不会不知道吧?”

        “我为不相干的事去得罪他,岂不是脑子进水了?”

        “再说,冯所到任前,我就算报警,派出所会受理吗的?”

        方振斌听到这话,虽很愤怒,但却找不到反驳之语。

        前任所长孙文韬和牛大鹏称兄道弟,就算有人报警,他也一定会压下来。

        “这事是张海洋一手操办的?”

        冯常乐沉声问,“云鹏实业的其他人没有参与?”

        张海洋只是个部门经理,冯常乐不想一网下去,只逮一条小鱼。

        “冯所,其他人没有参与。”

        王麻子沉声说,“牛总给我打过一通电话,但他绝不会认账。”

        冯常乐点头,表示同意。

        牛大鹏不是傻子,这样的事他绝不会承认。

        “口说无凭。”

        冯常乐沉声道,“要想指证张海洋,也得拿出证据来,否则,他一样会不认账。”

        王麻子听到这话,脸上露出几分得意之色,压低声音说:

        “冯所,我既然这么说,一定有证据,否则,岂不是信口开河了!”

        冯常乐听到这话,一颗悬着的心,稍稍放下来。

        王麻子既然说有证据,一定错不了。

        “既然有证据,快点拿出来。”

        方振斌急声催促,“少在这吊胃口,对你没好处。”

        王麻子不是省油的灯,若不时刻敲打,他绝不甘心就范、

        “方所,如此重要的东西,我当然不可能带在身上。”

        王麻子苦着脸道。

        “证据在哪儿,带我们去拿!”

        方振斌沉声道。

        王麻子并未理睬方振斌,而是抬眼看向冯常乐,沉声说:

        “冯所,证据,我可以拿出来,但你得免于对我的处罚。”

        “今晚这个局,牛总事先就安排好了,我只不过帮着联系一下。”

        “另外,我从中没有获得任何好处!”

        冯常乐见王麻子的态度非常强硬,如果不答应,他绝不会将证据拿出来。

        今晚之事,就算上纲上线,也未必能判得了王麻子。

        这些赌客不但和牛大鹏认识,而且是朋友。

        王麻子一口咬定,局不是他组的,只是打电话联系了一下。

        如果想以此定他的罪,难度很大。

        “行,我可以给你个机会!”

        冯常乐沉声道,“如果以后再犯在我手里,决不轻饶。”

        王麻子听后,面露喜色,急声道:

        “冯所,您放心,我已经决定金盆洗手,再不干违法犯罪的事了。”

        “王麻子,你少在这卖嘴!”

        方振斌沉声道,“冯所将机会给你了,以后怎么做,帮你看着办。”

        王麻子连连点头,出声道:

        “我绝不辜负冯所的期望!”

        “行了,别说没用的了。”

        冯常乐沉声问,“证据在哪儿呢,快点拿出来!”

        王麻子脸上露出几分凝重之色,出声道:

        “我知道这事关系重大,为避免姓张的不认账,特意托朋友在南方买了个微型摄像机。”

        “将他如何找老千顾德奎下套的,拍了下来。”

        冯常乐听到这话,和方振斌对视一眼,两人脸上都露出笑意。

        赌桌上的事,很难认定。

        就算将张海洋和那两个老千拿下,他们如果咬死不认账,谁也没办法。

        王麻子竟然偷偷拍了视频资料,这对于警方来说,无异于雪中送炭。

        “视频在哪儿呢?”

        方振斌急声问,“我和你去取!”

        王麻子面露犹豫之色,抬眼看向冯常乐,问:

        “冯所,您真放我一马,不会出尔反尔吧?”

        冯常乐抬眼看过去,沉声道:

        “王麻子,看来你没少读书,成语用的很六!”

        “放心,我既答应你了,绝不会反悔。”

        “你可以百分百信任我!

        王麻子听到这话,将心一横,沉声说:

        “冯所,放眼东辰乡,敢一脚将牛总踹翻在地的人,屈指可数。”

        “您是条汉子,我相信你!”

        冯常乐抬眼看向王麻子,心中暗道:

        “难怪他在道上混的风生水起,临了还不忘给我戴顶高帽子。”

        “如此敏锐的嗅觉,一般人可没有!”

        这年头,无论哪个行业,想要出人头地都不容易。

        混江湖的人多了去了,像王麻子这样,成为一方大佬的,可没几个。

        “你拍的东西在哪儿呢?快点说!”

        方振斌急声问。

        冯常乐刚走马上任,费心劳神组织这次抓捕,极有可能和运输公司经理顾德奎有关。

        现在眼看谜底就要揭开了,方振斌心中很激动。

        “那盘带子在我汶兴家里的保险柜里。”

        王麻子沉声说。

        “方所,你吃点辛苦。”

        冯常乐沉声道,“带他去一趟县里。”

        “好的,所长!”

        方振斌应声答应,“王麻子,走吧!”

        王麻子听到这话,脸上露出几分惊诧之色,急声问:

        “现在就去吗?”

        “天也太晚了,要不明天再过去吧!”

        “你想什么呢?快点!”

        方振斌沉声道,“怎么,你想在这儿过夜?”

        王麻子听到这话,一脸兴奋,满怀期待的问:

        “我将录像带交出来,就能走了?”

        “不能!”

        方振斌一脸正色道,“开个玩笑而已,你怎么还当真了?”

        王麻子:“……”

        冯常乐见状,沉声说:

        “行了,早点去将东西取回来,大家都安心!”

        王麻子不敢违拗,连忙站起身,跟在方振斌身后出门而去。

        冯常乐凝视着王麻子的背影,心中暗道:

        “运气不错,这事比我预想的简单得多。”

        “这次虽动不了姓牛的,拿下他手下的一员干将,也不错。”

        只要拿到录像带,云鹏实业货运经理张海洋铁定玩完。

        这事牵扯到牛大鹏的可能性不大,但一定会对他产生不小的震撼。

        冯常乐对这一结果,非常满意。

        牛大鹏做梦也想不到有朝一日,他竟会被关在东辰乡派出所。

        他现在无比怀念前任所长孙文韬,孙所若在此,绝不会如此对待他。

        当初,他鬼迷心窍,一心想将孙文韬弄走,换个更听话的杨健上位。

        这想法毫无问题,但在操作中出了差错。

        姓冯的从市刑侦支队空降东辰乡任派出所长,这小子极有可能和乡长萧一凡是一伙的。

        等牛大鹏从他舅舅处,得知这一消息时,木已成舟。

        为了不惹是生非,他找两个玩牌消遣。

        谁知却被副所长方振斌带人连锅端,抓到所里来了。

        牛大鹏郁闷不已,站起身,点了支烟,走到窗前,喷云吐雾起来。

        只要牛大鹏不想跑,钱士茂绝不会干涉他的“自由”。

        牛大鹏吐出一口浓白色的烟雾,突见王麻子和方振斌一起上车走了。

        “你们把王麻子放了,竟将我关在这儿!”

        牛大鹏转过身,冲着钱士茂怒声喝问,“这也太欺负人了,必须给我个说法,否则,这事没完。”

        钱士茂不明就里,怒声喝道:

        “你少在这胡咧咧,王麻子怎么可能放呢?”

        赌档是王麻子开的,绝不可能轻易放了他。

        “你来看!”

        牛大鹏伸手指着楼下,怒声道,“姓方的将王麻子送走了!”

        钱士茂虽觉得不可能,但牛大鹏说的煞有介事,他快步走到窗前探头观望。

        “怎么样,我没说错吧?”

        牛大鹏怒声道,“姓方的是不是将王麻子送走了?”

        钱士茂虽觉得不可能,但眼前的情景确实如此。

        “方所一定带王麻子出去有事,你少在这胡说八道!”

        钱士茂怒声喝道。

        牛大鹏抬眼狠瞪,怒声道:

        “姓钱的,你少在这忽悠我!”

        “我要见姓冯的,你若不带我过去,别怪我不客气!”

        钱士茂满脸怒色,沉声道:

        “你不客气给我看看,我拭目以待!”

        牛大鹏伸手在桌上用力一拍,怒声说:

        “姓钱的,你们口口声声说,公平公正执法。”

        “赌档是王麻子来的,你们将他放了,去把我关在这!”

        “你若不给我个说法,明天,我就找记者曝光你们。”

        “姓冯的不是牛吗,老子一定搞死他!”

        钱士茂脸上露出几分阴沉之色,心中暗道:

        “所长绝不可能无缘无故将王麻子放了,这当中一定有隐情。”

        “姓牛的,你少在这废话。”

        钱士茂沉声道,“你在这等着,我去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你让姓冯的过来,我和他说!”

        牛大鹏扬声说。

        “姓牛的,今时不同往日了,冯所不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钱士茂沉声道,“老实在这待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牛大鹏心中很不爽,抬眼狠瞪过来。

        钱士茂并不搭理他,转身向门口走去。

        就在这时,门被推开了,冯常乐一脸阴沉的走进来。

        冯常乐正想找牛大鹏麻烦,没想到他竟抢先叫嚣起来。

        “牛总,你在这鬼哭狼嚎什么?”

        冯常乐冷声问,“你号称云都首富,不会连这点气度,都没有吧?”

        牛大鹏满脸怒色,沉声喝道:

        “姓冯的,你少在说没用的。”

        “你将开赌档的王麻子放了,却将我关在这儿。”

        “这就是你说的公平公正执法?”

        “你要是不给我个说法,明天,我就联系记者,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你该知道,这点能量我还是有的!”

        说到这,牛大鹏满脸得意,摆出一副志在必得的架势。

        “谁说我把王麻子放走了?”

        冯常乐冷声喝问。

        “怎么,你作为堂堂派出所长,敢做不敢当?”

        牛大鹏冷声道,“我亲眼看见方振斌将王麻子送走了,你别想抵赖。”

        冯常乐嘴角露出几分不屑之色,冷声道:

        “牛总,用你的牛脑子好好想想。”

        “我如果将王麻子放走,怎么会让方所跟着他?”

        “他不会有这么大面子,需要副所长护送吧?”

        牛大鹏听到这话,才回过神来,确实不合情理。

        王麻子是什么货色,牛大鹏再清楚不过了,冯常乐绝不会如此给他面子。

        “既然如此,这是怎么回事?”

        牛大鹏伸手指着楼下,出声问。

        冯常乐在椅子上坐定,沉声道:

        “这是我们内部机密,但牛总是东辰的能人,手眼通天,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牛大鹏听到这话,脸上露出几分狐疑之色,心中暗道:

        “姓冯的搞什么鬼,他不会给我设圈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