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 第102章 你还真是个奇葩

第102章 你还真是个奇葩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青云直上    !

        冯常乐嘴角露出几分阴冷的笑意,沉声问:

        “你确定他正在和魏局通话?”

        吕东轻点一下头,郑重其事的说:

        “确定,杨所亲口和我说的!”

        “行,我知道了!”

        冯常乐沉声道,“下面开始开会!”

        吕东听到这话,傻眼了。

        杨健想借此机会晾一晾冯常乐,谁知所长根本不鸟他,直接宣布开会了。

        “不行,我必须出声阻止,否则,杨所一会过来定会发飙。”

        吕东心中暗想。

        “冯所,杨所请您稍等一下,他这就过来了。”

        吕东面带微笑道。

        作为杨健的铁杆,关键时刻,必须帮他说话。

        冯常乐作为一所之长,不是他一个小小乡警能招惹的。

        吕东说话时,满脸堆笑,赔尽小心。

        谁知冯常乐并不领情,抬眼狠瞪过去,冷声道:

        “开会迟到,毫无纪律性可言。”

        “他要是不过来,我们今天的机会就不开了!”

        杨健打的什么主意,冯常乐心知肚明。

        既然如此,他又怎么会给其面子呢?

        吕东没想到冯常乐竟当场发飙,脸上露出几分尴尬之色,支吾着不知该如何作答。

        冯常乐不再搭理吕东,面带微笑冲着众人道:

        “我初来乍到,对大家的情况一无所知。”

        “我们这也就十来号人,大家先做个自我介绍。”

        “方所,从你开始!”

        方振斌听到这话后,面带微笑冲着冯常乐轻点一下头,出声道:

        “冯所,我没什么可介绍的,从警校毕业后,就分到所里来了,一干就是十多年,呵呵!”

        杨健擅长溜须拍马,孙文韬在任时,对他很器重。

        借助所长的信任,杨健将同为副所长的方振斌压制的死死的。

        如今新所长冯常乐上任,杨健态度傲慢,有意与之叫板。

        方振斌当然不会错过翻身的机会,主动向冯所长示好。

        冯常乐作为新晋的一把手,要想迅速树立权威,必须拉一个,打一个。

        杨健想和他叫板,必须将其死死踩在脚下。

        至于方振斌,则属于拉拢的对象,冯常乐很给其面子。

        “方所长踏实肯干,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冯常乐笑着说,“他们就照方所的模板介绍,简单认识一下,以后我们相处的机会长着呢!”

        众人听后,纷纷点头称是。

        吕东见此状况,脸上露出几分担心之色,抬眼向门外望去。

        “杨所,您倒是快点过来!”

        吕东心中暗道,“姓冯的很会拉拢人,你若是再不过来,他的首秀可就要成功了!”

        今天这会本就没什么实质性内容,主要是所长和警员互相认识一下。

        这对其他人来说,无所谓,但对冯常乐而言,却至关重要。

        这是他在东辰派出所的第一次亮相,是否顺利,和他的形象密切相关。

        杨健本想借助迟到,给其来个下马威。

        谁知他根本不理这一茬,无视杨健的存在,直接开会。

        方振斌后,又有两名乡警做了介绍。

        眼看就要轮到吕东了,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脚步声。

        杨健一颗悬着的心放下来,心中暗道:

        “杨所,你总算来了!”

        “要是再不过来,我都准备给您发信息了。”

        这会场上虽不便打电话,但偷偷发条信息,没问题。

        杨健洋洋得意,心中暗道:

        “姓冯的,你想召集人开会,问过我了吗?”

        “老子这二把手不露面,看你这会怎么开?”

        吕东没来得及发信息,因此杨健并不知会场里的情况。

        会议室里的人都听到了脚步声,纷纷抬眼看向门外。

        他们都知道谁来了,悄悄观望着。

        “吕东,轮到你了,怎么不出声?”

        冯常乐冷声喝问。

        吕东脸上露出几分尴尬之色,支吾着说:

        “吕东,男,28岁,三年前从省警官学院……”

        他刚说到这,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了。

        杨健站在门口,满脸怒色,沉声喝问:

        “冯所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杨健见他还到场,会便已开了,很是恼火,怒声质问。

        冯常乐抬眼看过去,冷声问:

        “杨所,我听不明白你的话?”

        “大家都在开会,没什么意思!”

        冯常乐故意装糊涂,看一脸茫然。

        杨健见状,愈发张扬,沉声喝问:

        “我还没过来,你就开会了。”

        “作为副所长,我就如此没有存在感?”

        杨健满脸怒色,霸气十足。

        冯常乐将手中的签字笔往桌上一扔,冷声问:

        “钱主任,我让你通知几点开会的?”

        钱士茂是警长,负责派出所的后勤工作,众人都称呼他为钱主任。

        “所长,三……三点!”

        钱士茂说到这,抬眼偷偷看向杨健。

        杨健是派出所的二把手,从钱士茂的角度来说,并不愿得罪他。

        所长指名道姓发问,他不能不回答。

        钱士茂夹在一二把手之间,心中忐忑不安。

        杨健若是升任所长,他极有可能成为副所长。

        随着冯常乐的到来,他的副所长梦落空了。

        尽管如此,钱士茂并不憎恨冯所长。

        他看不上杨健,觉得除溜须拍马以外,毫无能力。

        “杨所,你听见钱主任的话了吧?”

        冯常乐冷声喝问,“三点开会,你看看现在几点了?”

        杨健在办公室磨蹭了一刻钟才过来,这会已近三点二十了。

        吕东生怕杨健说漏了,抢先道:

        “杨所刚才和魏局通电话,因此,才来迟的。”

        “是吗?”冯常乐冷声问。

        杨健不是傻子,吕东在帮他,他没理由不领情。

        “没错!”

        杨健煞有介事道,“我不是请吕警长转告你了吗?”

        冯常乐的脸色当即阴沉下来,怒声喝问道:

        “魏局今天在市局开会,请问,他怎么会有空和你通电话?”

        “这……”

        杨健彻底傻眼了,不知如何作答。

        吕东更是一脸懵逼,心中暗道:

        “姓冯的太阴了,明知魏局在市里开会,故意设套让杨所钻。”

        杨健回过神来,冷声道:

        “就算我没和魏局通电话,那又如何?”

        “作为副所长,我不过来,你就开会,未免太目中无人了。”

        冯常乐满脸怒色,沉声开怼:

        “你可真会猪八戒的武功——倒打一耙!”

        “开会迟到,我还没和你算账,反倒说我目中无人。”

        “你还真是个奇葩!”

        杨健听到这话,当场就怒了,冷声喝问:

        “你说谁奇葩?”

        “我就说你,你想怎么样?”

        冯常乐冷声喝问。

        “你初到东辰,就欺负人。”

        杨健冷声说,“我要去局里告你去!”

        “腿长在你身上,想去哪儿,随意!”

        冯常乐沉声道,“别忘了将迟到的事向局领导汇报,断章取义可不行。”

        “你……”

        杨健满脸阴沉,愤怒至极。

        “你参不参加会议?”

        冯常乐冷声问,“如果参加就坐下来,不参加,给我出去!”

        杨健本想给冯常乐一个下马威,让对方见识他这个二把手的厉害。

        谁知对方丝毫不惯着他,一点面子也不给,直接开怼。

        “谁稀罕你这会,切!”

        杨健转身就要走人。

        冯常乐一点面子也不给,他绝不会留下来开会。

        他刚向前走了两步,冯常乐冷声道:

        “我尽管离开,我会将你的态度,如实向局领导反映!”

        杨健听到这话,傻眼了。

        冯常乐初到东辰,他便与之过不去。

        就算魏局对他很看重,也会狠狠批评他一顿。

        在任何单位,一把手的权威都是不容挑战的。

        冯常乐刚刚走马上任,更是如此。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杨健转身走回到会议桌前,冷声道:

        “行,算你狠!”

        “我倒要看看,你这会能开出什么花来!”

        冯常乐并未搭理他,冷声说:

        “吕东,请你继续做自我介绍!”

        杨健见状,冷声道:

        “吕东,在座的谁不认识你,没必要介绍!”

        杨健抬眼看向冯常乐,心中暗道:

        “你让老子留下来,我就和你唱反调,折腾死你?”

        孰不知,杨健这话折腾的不是冯常乐,而是吕东。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吕东是杨健的铁杆,关键时刻必须站在自家老大这边。

        “所长,我就不说了。”

        吕东满脸堆笑道,“您请下一位同事吧!”

        杨健嘴角露出阴冷的笑意,一脸得意看向一所之长。

        冯常乐满沉似水,心中暗道:

        “今天若不将姓杨的压制住,以后我的话绝不会有人听。”

        “既然如此,那老子就拿姓吕的开刀。”

        冯常乐虽有县局任命,但要想实际掌控住一把手的权威,必须得靠自己。

        啪——

        冯常乐伸手重重拍在桌上,怒声喝道:

        “吕东,你若不作自我介绍,就给我滚出去!”

        见此状况,吕东傻眼了,忙不迭向杨健求援。

        冯常乐的强势让杨健很意外,但他并不慌乱,沉声道:

        “冯所,你凭什么让吕东滚……”

        “闭嘴!”

        冯常乐怒声喝道,“我是一所之长,所里的事我说了算,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了?”

        杨健被噎的不行,一时间竟不知如何作答。

        冯常乐抬眼狠瞪着吕东,沉声道:

        “我数到三,你若不做自己介绍的话,后果自负!”

        不等吕东回应,冯常乐立即开始数数:

        “一!”

        “二!”

        ……

        三字刚一出口,吕东急声道:

        “我五年前,从省城警官学院毕业,先在临乡派出所工作,前年调入东辰……”

        冯常乐对吕东的工作经历毫无兴趣,他要的是对方的态度。

        见吕东认怂,杨健愤怒不已,脸色阴沉的能挤得出水来。

        半小时后,众人便介绍完了。

        至于副所长杨健,冯常乐直接忽略他的存在。

        冯常乐抬眼扫视众人一圈,沉声道:

        “很高兴来东辰任职,结识在座的各位同仁。”

        “我这人没什么特点,就是喜欢较真。”

        “生活中怎么玩闹都行,但在工作中一是一,二是二。”

        “从今天起,无论出警,还是开会,若是再迟到,必须当众检讨,并罚款。”

        “至于罚款数额,根据事情性质以及认罪态度,来确定。”

        无论是谁,都不会和钱过不去。

        派出所不缺钱,所长若是在这事上给你穿小鞋的,那可是够你好好喝一壶的。

        冯常乐这一招既准又狠,拿捏住了众人命脉。

        “其他人还有话说吗?”

        冯常乐沉声道,“如果没有,那就……”

        杨健憋屈至极,绝不放过这难得的机会。

        不等冯常乐说完,他急声说:

        “我说两句,关于迟到罚……”

        杨健刚说到这,冯常乐冷声喝道:

        “行了,散会!”

        众人听到这话,全都傻眼了。

        虽说在这之前,冯所长表现的很强势,但谁也想不到他竟然强势到如此地步。

        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杨健。

        是可忍,孰不可忍!

        杨健满脸怒色,抬眼狠瞪冯常乐,质问道:

        “所长,你这是什么意思?”

        “作为副所长,我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你未免也太霸道了吧?”

        面对杨健连珠炮似的发问,冯常乐丝毫不慌,冷声道:

        “关于迟到惩罚的事,无需你发表意见。”

        “鉴于你对会议内容不甚了解,为避免误导警员,取消你的发言资格。”

        “大家都散了,各人去做各人的事!”

        杨健见状,彻底怒了,歇斯底里般的吼道:

        “我看你们谁敢走?”

        杨健不但是副所长,孙文韬出事后,他负责所里的全面工作,在警员中,很有几分威望。

        正副所长发出截然不同的指令,众人左右为难,不知该如何是好。

        副所长方振斌见状,站起身来,沉声道:

        “所长都说散会了,你们还呆坐着干什么?”

        “起来,各人去干自己的事。”

        这话一出,众人都站起身来,快步向门外走去。

        会议室里火药味十足,乡警们一分钟也不想多待,生怕遭受池鱼之灾。

        杨健怒火中烧,抬眼狠瞪方振斌,沉声问:

        “姓方的,你凭什么让大家散会?”

        方振斌嘴角露出几分不屑之意,冷声说:

        “杨所,从今天开始,你已不是东辰乡派出所的代所长了。”

        “冯所正式走马上任了,所里的事轮不到你说了算了。”

        “你不会还沉浸在所长的美梦中难以自拔,魔怔了吧?”

        “你……你……”

        杨健气的嘴唇不停颤抖,一连说了两个你字,再无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