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 第98章 大爷成孙子

第98章 大爷成孙子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青云直上    !

        东辰乡派出所除杨健以外,还有一名副所长名叫方振斌。

        两人几乎同时提拔为副所长,资历差不多。

        杨健擅长溜须拍马,深受前任所长孙文韬的信任,又通过孙搭上了乡党委书记胡守谦的线。

        方振斌则没他那样的手段,老老实实当副所长。

        “方所,昨晚那个小偷,你怎么给放了?”

        杨健仰躺在老板椅上,沉声问。

        孙文韬调走后,所里的工作由杨健负责。

        虽说是以副代正,孙文韬的官架子却摆的十足。

        方振斌虽并无和孙文韬争夺所长的意图,但他仍不放心,借机敲打一二。

        “那小子还没成年,只是在小商店里偷拿了点吃的。”

        方振斌出声道,“我教育了他一顿,就放了。”

        这事如此处理,毫无问题。

        杨健将脸一沉,出声道:

        “我们做事一定要严谨,这事必须要及时和我通气。”

        “万一事主打电话过来询问情况,我这个所……代所长一无所知,你觉得合适吗?”

        方振斌用眼睛的余光扫向杨健,心中暗道:

        “你装的像二五八万似的,背地里干的见不得人的事多了去了。”

        方振斌是老江湖,知道杨健是在借机生事。

        这起案子只是个由头,真正的用意在于敲打他。

        “好的,杨所,我知道了!”

        方振斌沉声说。

        杨健现在是小人得志,方振斌不想多生事端,只能忍气吞声。

        “以后,你要……”

        杨健还想再敲打方振斌两句,突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

        见到乡党委书记胡守谦的电话后,杨健连忙挥手示意方振斌出去。

        方振斌正不想看他装逼呢,见状转身走人。

        他刚走到门口,杨健便接通了电话:

        “书记,您好!”

        “我是小杨,请问您有什么指示?”

        方振斌转头扫了杨健一眼,见他卑躬屈膝的模样,心中暗道:

        “你也就这点本事,在老子面前装大爷,接到胡书记的电话,就成孙子了!”

        方振斌嘴角露出几分开心的笑意,出门后,快步走人。

        为了能当上派出所长,别说孙子,就算给胡守谦当重孙子、灰孙子,杨健也毫无怨言。

        “杨所,我刚接到魏局电话,你那事出了点问题。”

        胡守谦一脸阴沉的说。

        杨健听到这话,脸色当即苦下来,急声问:

        “书记,不是都说好了吗,怎么会出问题呢?”

        “有个突发状况!”

        胡守谦将魏明贤的话转述一遍。

        “啊,怎么会这样?”

        杨健一脸懵逼,“魏局亲口答应我的,这也太……太坑了!”

        眼看煮熟的鸭子要飞,他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

        杨健的反应在胡守谦的意料之中,他沉声道:

        “小杨,从我的角度来说,巴不得你当所长呢,但这事,乡里说了不算。”

        “书记,您帮我和魏局再打声招呼!”

        杨健急声道,“我求您了!”

        胡守谦见状,沉声道:

        “小杨,这事我帮你打招呼没用,要想成事,还得靠你自己!”

        杨健从胡守谦的话中听出,事情还有转机,急声问:

        “书记,您帮我指条明路!”

        “这事如果能办成,我一定重谢您!”

        “小杨,你说什么呢?”

        胡守谦冷声道,“我帮你,难道是为了得到你的重谢?”

        杨健装模作样的抬手给自己一记耳光,啪的一声,在电话里清晰可闻。

        “书记,不好意思,我说错话了,您别介意!”

        杨健一脸巴结道。

        胡守谦略作停顿,沉声说:

        “小杨,你不是去拜访过魏局了吗?他也亲口答应,让你担任所长一职了,对吧?”

        “对,书记!”

        杨健急声道,“这是魏局亲口对我说的。”

        “既然如此,你现在就去找他。”

        胡守谦沉声说,“现在能将这事扭转过来的人,只有你自己!”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魏明贤既然收了杨健的礼,理应帮他把事办妥。

        “书记,我去魏局那该怎么说?”

        杨健急声问。

        这事关系重大,如果应对不当,所长的职务就要飞了。

        杨健不敢怠慢,请胡守谦帮他出谋划策。

        胡守谦如此这般给杨健讲解起来,事无巨细。

        “小杨,你听明白了吗?”

        胡守谦沉声问。

        “大概、差不多听明白了!”

        杨健急声道,“书记,我这么说,魏局会不会发火?”

        胡守谦听后,恨铁不成钢道:

        “你要是怕他发火,那就别去了,安心做你的副所长!”

        杨健听后,将心一横,出声道:

        “好的,书记,我这就去找魏局!”

        胡守谦嘴角微微上翘,露出阴冷的笑意,随即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急声道:

        “杨健,魏局若是安排你去其他乡镇当所长,你可千万别答应。”

        胡守谦帮杨健出谋划策,希望他留在东辰,帮自己出力。

        他若是去了别的乡镇,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为……为什么?”

        杨健一脸好奇的问。

        对于杨健而言,只要能当上一所之长就行。

        如果能留在东辰,再好不过。

        万一没法留下来,去其他乡镇也不是不行。

        胡守谦听到问话,头脑急速运转,沉声道:

        “你去别的乡镇,没人罩着,你觉得能施展开拳脚吗?”

        “除此以外,你过去便是鸠占鹊巢,你觉得其他人会听你的吗?”

        “最终的结果极有可能像孙文韬那样,甚至不如。”

        “你觉得其他乡镇能去吗?”

        威胁、恐吓,两招齐出,效果杠杠的!

        “书记,您放心!”

        杨健信誓旦旦道,“除了东辰,我哪儿也不去!”

        胡守谦听到这话,如同吃下了一粒定心丸。

        “好的,小杨,你立即赶到县里去。”

        胡守谦急声催促,“迟了,只怕就来不及了。”

        “好的,我现在就去!”

        杨健一脸急切道。

        挂断电话,胡守谦满脸阴沉,心中暗想:

        “这事难了,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

        就在胡守谦和杨健通话时,萧一凡也接到了死党冯常乐的电话。

        他告诉萧一凡,后天他就去东辰乡上任,让萧乡长帮他接风洗尘。

        萧一凡心里大定,扬声道:

        “没问题,后天晚上,我在东辰乡最豪华的大酒店请你喝酒,不醉不归!”

        冯常乐听后,开心不已,忙不迭答应下来。

        临近中午,副所长杨健垂头丧气走进书记办公室。

        “小杨,魏局怎么说?”

        胡守谦迫不及待的问。

        虽说知道反转的可能性不大,但胡书记还是期待能有奇迹出现。

        杨健一脸苦逼,出声道:

        “魏局说,市局一把手亲自打招呼,他也没办法。”

        “他还让我好好配合冯所长的工作,将所里的工作干好!”

        胡守谦听后,沉声问:

        “新来的所长叫什么?哪儿的?”

        “冯常乐!”

        杨健郁闷的说,“市局刑侦支队的。”

        胡守谦听后,面露沉思之色,心中暗道:

        “市局刑侦支队的人,怎么会突然到云都来任派出所长,而且指名道姓要来东辰乡?”

        “魏局有没有介绍冯所的其他情况?”

        胡守谦沉声问,“他为什么要来东辰?”

        杨健轻摇两下头,表示一无所知。

        “小杨,你有什么打算?”

        胡守谦沉声问。

        “木已成舟,我还能有什么打算?”

        杨健面露失落之色,沉声道,“这小子抢了我的职位,想让我配合他工作,门都没有!”

        胡守谦抬眼看向杨健,刚想开口,眼珠一转,并未出声。

        片刻之后,胡守谦沉声道:

        “小杨,不管怎么说,我一定全力支持你!”

        “你在工作上如果有什么困难,及时和我说。”

        良言一句三冬暖,恶语伤人六月寒。

        杨健听到这话,觉得心里暖洋洋的。

        “小杨,你先别忙着和冯所作对。”

        胡守谦沉声道,“等他到所里后,看看是什么路子,再作决定。”

        杨健用眼睛的余光扫向胡守谦,沉声说:

        “不管怎么着,想让我配合他做好事,门都没有!”

        听到这话,胡守谦并未多言,脸上露出几分阴沉之色。

        “对了,他什么时候过来?”

        胡守谦出声问,“畏惧说了吗?”

        “明天办工作交接,后天一早过来。”

        杨健沉声道。

        “行,我知道了!”

        胡守谦沉声道,“小杨,调整好心态,好好工作!”

        “书记,你说的轻巧,我……”

        杨健满脸怒色,欲言又止。

        胡守谦见状,一脸装逼道:

        “小杨,我知道你心里郁闷,但人家来头太大,你我都无能为力。”

        “既然无法改变现实,那只能适应了。”

        “冯所家里十有八九有关系,他在东辰待的时间绝不会长。”

        “所长职位,迟早还是你的。”

        杨健见胡守谦又把糖涂在他鼻子上,冷声道:

        “书记,煮熟的鸭子还飞了呢,三、五年以后的事,谁说得清?”

        胡守谦被杨健怼的不轻,脸色当即便阴沉下来。

        杨健见胡书记的脸色不对,连忙出声说:

        “书记,我先回去了,再见!”

        胡守谦轻嗯一声,站起身,亲自将杨健送出门去。

        在门口站定后,胡守谦伸手和杨健相握,表现出一副对他关照有加的架势。

        当天下午,萧一凡正在办公。

        突然,传来两声急促的敲门声,货车司机王二彪和刘大壮走进来。

        萧一凡见状,连忙起身相迎,招呼两人坐下,亲自给他们泡茶。

        秦东良去帮萧一凡送文件了,并不在这。

        王、刘两人见状,连声道谢。

        萧一凡和他们对面而坐,出声问:

        “两位师傅过来,有事?”

        “乡长,云鹏实业的保安队长朱剑锋什么时候能抓住?”

        王二彪忧心忡忡的问,“听说,他扬言要找人弄我。”

        自从砸了王二彪的沙场后,朱剑锋只去外地躲了两天,随后就一直藏身在云都县城。

        萧一凡为此亲自给派出所长孙文韬打电话,但他却充耳不闻。

        朱剑锋在外面越发嚣张,扬言要将王二彪往死里整。

        由于孙文韬从中作梗,这事一直耽搁在这。

        等冯常乐到任,萧一凡要办的第一件事就是这。

        “二彪,你放心,这事我心里有数!”

        萧一凡一脸笃定道。

        “乡长,您光心里有数可不行。”

        王二彪急声说,“若是出岔子,事情可就大了!”

        朱剑锋如同疯狗一般,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王二彪虽不怕他,但他有老婆、孩子。

        若是出问题,他将抱憾终身。

        萧一凡抬眼看过去,沉声道:

        “乡里新来的派出所长就要走马上任,到时候,我和他亲自说他说这事。”

        “乡长,不是说杨健任所长吗?”

        刘大壮一脸好奇的问,“怎么会有新所长过来?”

        “谁说杨健任所长的?”

        萧一凡沉声问。

        “他自己说的!”

        刘大壮应声作答,“那天,他和云鹏实业的人在诗缘酒楼亲口说的,我和二彪都听见了。”

        王二彪听后,连连点头,表示没错。

        萧一凡脸上露出几分阴沉之色,冷声道:

        “派出所长由县公安局任命,他说了不算!”

        “这么说,姓杨的当不了所长?”

        刘大壮急声问。

        冯常乐任东辰乡派出所长,在县公安局长党组会上,已经通过了。

        萧一凡没必要藏着掖着,点头称是。

        “太好了!”

        王二彪一脸兴奋的说,“杨健要是任所长,比孙文韬还要坏!”

        “没错,他就是姓胡的养的一条狗!”

        刘大壮怒声道。

        萧一凡听后,眉头紧蹙,心中暗道:

        “我说怎么拿掉孙文韬如此容易,原来是胡书记在后面推波助澜。”

        县公安局长魏明贤和东辰乡党委书记胡守谦,同属县委书记李济山阵营。

        萧一凡提出撤掉派出所长孙文韬,魏明贤一口就答应了。

        这一情况不合常理,萧一凡起先怎么也想不明白其中的缘由。

        听到王、刘两人的话后,萧一凡恍然大悟。

        胡守谦也想将孙文韬拿下,换个更听话杨健做所长。

        如此一来,他便可为所欲为了。

        人算不如天算!

        萧一凡提前布局,冯常乐从市局刑侦支队空降东辰任派出所长,彻底打乱了胡书记的计划。

        “来,喝茶!”

        萧一凡冲着两人招呼道,“你们的今天过来有事?”

        若只为云鹏实业保安队长朱剑锋的事,刘大壮没必要过来。

        萧一凡猜到,两人一定还有其他事。

        “乡长,云鹏实业向我们小沙场收费,只停了两三天。”

        王二彪沉声说,“现在不光恢复了,而且越收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