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 第97章 坏消息接踵而至

第97章 坏消息接踵而至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青云直上    !

        萧一凡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堂而皇之坐在餐桌旁吃早饭。

        冯诗缘看见他后,俏脸上露出几分惊诧之色,不动声色的走过来坐下。

        “萧乡长,早上好!”

        “老板娘好!”

        两人装模作样的打着招呼。

        “我怎么没见你下来?”

        美女老板娘压低声音问。

        “后门!”

        萧一凡低声作答。

        冯诗缘这才回过神来,低声道:

        “我刚准备上去看看你有没有醒呢,然后让你从后门下来。”

        “我知道的!”

        萧一凡答道。

        两人心照不宣,脸上露出几分若有似无的笑意。

        冯诗缘是胡守谦的禁.脔,绝不会容许他人染指。

        翟志平发现这一“秘密”后,迫不及待向乡政府走去。

        走进乡党委政府大院,翟志平并未去他办公室,而是在书记办公室门口坐等胡守谦大驾光临。

        秘书罗智过来后,见到翟志平在走廊里踱步,快步上前,急声问:

        “翟乡长,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您怎么不给书记打电话?”

        这事在电话里根本没法说。

        “没事,我当面书记说!”

        翟志平不以为然道。

        罗智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急声问:

        “要不要我给书记打个电话?”

        “不用,不急!”

        翟志平轻摆两下手。

        罗智见此状况,心中暗道:

        “既然不急,你一大早赶过来做什么,吃饱了撑的?”

        这话罗智只敢在心里想想,绝不会说出来。

        翟志平不但是副乡长,还是胡守谦手下的得力干将。

        罗智只是个小秘书,绝不敢招惹他。

        胡守谦昨晚本想将漂亮老板娘拿下,谁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除此以外,他担心受怕了好一阵,生怕萧一凡哪根筋搭错了,真的去报警。

        虽说他和县公安局长魏明贤是挚友,但这事若是捅出去,很麻烦。

        就算费心劳神的摆平,他也要欠对方一个大人情。

        到半夜时,胡守谦意识到肯定没事,这才放下心来。

        饱暖思银欲!

        为了拿下冯诗缘,胡守谦特意吞下了两粒小药丸,这会根本无法入睡。

        无奈之下,他只能将老婆推醒,使起劲来。

        李桂香睡得迷迷糊糊的,起先不乐意,等尝到甜头后,便积极配合起来。

        胡守谦折腾到两点多,才睡觉。

        本想好好睡一觉的,谁知六点不到就醒了,怎么也睡不着。

        无奈之下,他只能起床洗漱,准时过来上班。

        胡守谦顶着两只熊猫眼,一脸疲惫的向办公室走去。

        翟志平见胡守谦过来后,连忙快步迎上去。

        “乡长,您可算来了!”

        翟志平满脸堆笑道,“我有重要事情,向您汇报!”

        “老板,翟乡长早就在这等您了!”

        罗智出声帮腔,“我让你给您打电话,他偏不打!”

        翟志平见罗智帮他表功,满脸开心,冲书记连连点头。

        胡守谦头脑晕乎乎的,瞪了对方一眼,冷声道:

        “出什么事了,东辰的天塌了?”

        这话半点面子也没给翟志平,颇有几分打脸之意。

        罗智意识到老板今天心情不好,不敢再多言,悄悄走到一边去了。

        翟志平见状,满脸疑惑,心中暗道:

        “老胡今天发什么神经?一大早吃枪子了?”

        他心中虽很不满,但脸上却丝毫没表露出来。

        “书记,你说笑了!”

        翟志平面露谄笑道,“有您坐镇,东辰的天怎么可能塌呢?”

        胡守谦意识到,他刚才的话说的有点过分。

        翟志平毕竟是副乡长,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胡守谦脸色稍稍缓和下来,出声道:

        “走,去里面说!”

        翟志平见状,脸上露出欣喜之色,连声说请。

        胡守谦一马当先走进办公室,翟志平紧随其后。

        两人刚一坐定后,罗智就奉上了两杯香茗。

        “翟乡长,出什么事了?说!”

        胡守谦边说,边端起茶杯。

        翟志平并未开口,抬眼看向罗智。

        胡守谦心领神会,沉声道:

        “小罗,你先出去,我和翟乡长谈点事。”

        “如果有人过来的话,让他们在外面等一等!”

        胡书记作为东辰的龙头老大,每天过来汇报工作的人络绎不绝。

        他如此交代,不想有人打扰他和翟志平之间的谈话。

        罗智轻嗯一声,用眼睛的余光扫向翟志平,脸上却露出几分不以为然之色,暗想道:

        “整天装的神秘兮兮,好像打探到什么绝密情报似的,真是二货!”

        罗智出去后,将门关上,心中很是好奇,想要偷听一番,但想到老板阴沉的脸色,只得悻悻作罢。

        翟志平见门关上后,依然不放心,快步走到门口查看。

        见四下无人,这才放下心来,关上门,走回到胡守谦身前。

        胡守谦脸上露出几分不快之色,沉声道:

        “你搞的这么神秘兮兮的,到底出什么事了?”

        翟志平抬眼看向胡守谦,脸上满是谄媚的笑容,低声道:

        “书记,我今天上班前,在乡里散步,看见一件你绝对感兴趣的事。”

        “什么事?”

        胡守谦沉声问。

        他对翟志平故弄玄虚的做法很不喜,但为了弄清怎么回事,不得不出言配合。

        翟志平见状,愈发得瑟,低声道:

        “这事和姓萧的有关,您绝对意想不到!”

        为了讨好胡守谦,在他面前,翟志平等人一律称呼姓萧的,从不说萧乡长。

        胡守谦现在最讨厌听到萧一凡的名字,脸色顿时阴沉下来,怒声道: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翟志平没想到胡守谦会突然变脸,尴尬不已,出声道:

        “书记,今天一大早,我看见姓萧的从诗缘酒楼的三楼下来。”

        “他偷偷摸摸的,像是做贼一般。”

        胡守谦昨晚就认定,萧一凡和冯诗缘之间有一腿,这让他怒火中烧。

        他养了数年的金丝雀,被对方截胡了,如何不愤怒?

        翟志平一大早过来,表现的神秘兮兮的,到头来,竟然说的是这事,这让他火冒三丈!

        “放屁,他从诗缘酒楼三楼下来,你怎么会知道?”

        胡守谦怒声喝骂。

        他误以为萧一凡从酒楼里面楼梯下来,翟志平在外面散步,根本不可能看见。

        翟志平被骂的一脸懵逼,随即便回过神来了。

        “书记,姓萧的干了见不得人的事,怎么可能走正门?”

        翟志平急声解释,“他悄悄从后门出来,又从外面的楼梯下来,偷偷摸摸的,我看的一清二楚。”

        胡守谦这才回过神来,他误会翟志平了。

        “行了,我知道了!”

        胡守谦满脸阴沉,“这事除了你以外,还有谁知道?”

        “没人,只有我一个人。”

        翟志平一脸得意道,“我刚才让罗秘书回避,正因为此。”

        胡守谦面沉似水,冷声说:

        “这事不得向任何人提起,如果有人知道这事,我唯你是问!”

        胡书记心中很是恼火,果断下达封口令。

        这事若是传扬出去,丢的是胡守谦的面子。

        东辰体制内的人都知道,冯诗缘是他的情人。

        现在她却投入了萧乡长的怀抱,这不是打胡书记的脸,而是将他的脸放在地上踩了。

        至于冯诗缘和萧一凡,他们俩一个是寡妇,一个未婚,在一起是谈恋爱,毫无问题。

        胡守谦心中虽郁闷不已,但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咽。

        “请书记放心,我绝不会说出去。”

        翟志平一脸巴结的说,“姓萧的忒不是东西了,他明知冯诗缘是您的人,竟还敢挖墙脚,这是完全不把您放在眼里啊!”

        作为胡守谦身前的哼哈二将之一,翟志平知道他并未拿下冯诗缘。

        现在却被萧一凡捷足先登,这让他心中很不爽,为书记鸣不平。

        “你哪儿这么多屁话?”

        胡守谦怒声喝骂,“给我滚回去好好工作!”

        翟志平看着胡书记面罩寒霜,才意识到触及他的逆鳞了,只得站起身来,悻悻走人。

        胡守谦怒火中烧,握手成拳,重重砸在办公桌上。

        翟志平听到身后传来咚的一声,嘴角露出几分阴冷的笑意,心中暗想:

        “你有火冲姓萧的发去,对着老子大呼小叫算什么本事?”

        想到这,轻摇两下头,出门而去。

        翟志平本想借此机会,在胡守谦面前露个脸。

        谁知反招来一顿臭骂,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

        整个上午,胡守谦的情绪都没有平复,不停在办公室来回踱步。

        他想要报复萧一凡和冯诗缘,但一时却想不到良策来。

        “大鹏这个蠢货,找了两个怂包收拾姓萧的。”

        胡守谦低声怒骂,“若是早点将他拾掇了,便没这事了。”

        前段时间,牛大鹏让保安队长朱剑锋找人揍萧一凡一顿。

        谁知非但没收拾他,反被拿下,扔到派出所去了。

        为了遮掩此事,胡守谦亲自打电话,派出所长孙文韬才答应放人。

        萧一凡以此为借口,找到县公安局长魏明贤,将孙文韬拿下。

        虽说这事是胡守谦授意的,但外人并不知情,都以为是萧乡长将其拿下的。

        这事在无形中增长了萧一凡的威望,这是胡守谦最不愿看见的。

        胡守谦思索许久,除将乡里公款招待放到其他饭店去,没任何办法报复两人。

        “他妈的,姓萧的,你给老子等着!”

        胡守谦心中暗骂道,“老子绝不会放过你!”

        自从萧一凡到任后,胡守谦在与他的交锋中,屡屡受挫,但任何一次都没昨晚受到的打击大。

        就在胡守谦暗暗发狠之时,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

        胡守谦走到办公桌前,见县公安局长魏明贤的电话,连忙拿起话筒接听起来。

        “喂,魏局,我是胡守谦!”

        胡守谦面带微笑的问,“有事?”

        电话那头的魏明贤满脸尴尬,出声道:

        “老哥真是不好意思,你们东辰的派出所长出了点变化。”

        “对不住呀!”

        胡守谦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一下,急声问:

        “什么变化?”

        派出所长的作用至关重要,胡守谦必须将其牢牢控制在手中。

        他之所以将孙文韬拿下,是因为对方自以为羽翼丰满,不把他放在眼里。

        这是胡守谦绝不能容忍的,这才痛下杀手。

        为了推副所长杨健上位,胡守谦不但亲自和魏明贤打招呼,还让当事人登门拜访。

        眼看这事就要尘埃落定,怎么会出变故呢?

        魏明贤听到问话,一脸苦逼道:

        “昨晚,市局一把手亲自给我打电话,让安排个人到乡镇派出所。”

        “我实在扛不住,只能和您老哥打招呼了。”

        胡守谦脸色大变,急声说:

        “魏局,你运作一下,将他安排到其他乡镇派出所去,不就行了。”

        这话虽有几分过分,但以胡守谦和魏明贤之间的关系,完全可行。

        “老哥,您有所不知。”

        胡守谦沉声道,“赵局指名道姓去你们东辰,我也没办法。”

        “啊,怎么会这样?”

        胡守谦一脸苦逼道。

        赵世明不但是市公安局长,还兼任副市长。

        他亲自发话,别说魏明贤,就算云都县委书记李济山都扛不住。

        魏明贤一脸郁闷,压低声音说:

        “老哥,我也不知怎么回事。”

        “我估计是下来镀金的,以老哥的能量,和他搞好关系,绝对没问题。”

        “他在东辰绝对待不长,一、两年时间,就会调走。”

        “你就当支持兄弟工作,拜托了!”

        魏明贤将话说到这份上,胡守谦除了点头答应,别无他法。

        “老哥,你和小杨说一声,我心里有数。”

        魏明贤沉声道,“等其他派出所出缺,我第一时间安排他。”

        为了升任一所之长,杨健没少花代价。

        事没办成,魏明贤也有几分愧疚,言语之间非常客气。

        “好的,我知道了!”

        胡守谦有气无力的答道。

        魏明贤连声道歉,挂断了电话。

        听到耳边传来的嘟嘟忙音,胡守谦彻底傻眼了。

        他本想将孙文韬拿下,换更听话的杨健担任所长。

        谁知半路杀出程咬金,将他的计划全都打乱了。

        “他妈的,真是流年不利!”

        胡守谦低声怒骂,“早知如此,老子就不拿下孙文韬,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昨晚,胡守谦和萧一凡彻底撕破了脸。

        派出所长换作他人,如果不能掌控在自己手中,将会是一大隐患,胡守谦心中很有几分惴惴不安。

        “不行,我这就给杨健打电话,让他去找魏明贤,再争取一下。”

        想到这,胡守谦立即伸手拿起话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