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 第96章 撕破脸

第96章 撕破脸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青云直上    !

        冯诗媛心里很清楚,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如果错过,可就彻底完了。

        她拼尽全力,歇斯底里般的呼救。

        萧一凡听到呼救声后,越发发力敲门,咚咚声不绝于耳,如同擂鼓一般。

        胡守谦心中很是恼火,为了将冯诗媛拿下,他今晚算是豁出去了。

        经过一番折腾后,眼看就要得手了,关键时刻,半路杀出一个程咬金来,这让他火冒三丈。

        “我是胡守谦,谦谁他妈多管闲事,给老子滚远点!”

        胡守谦怒声叫骂。

        在东辰乡,胡书记就是天,谁敢轻易得罪他。

        萧一凡正觉奇怪,光天化日之下,谁有如此大的胆子,竟敢意图行如此苟且之事。

        没想到竟是乡一把手胡守谦,这就不奇怪了。

        除真正的穷凶极恶之徒以外,也只有他能干出如此不要脸的事来。

        他之所以敢于这么干,用一个成语形容,那就是有恃无恐。

        放眼东辰乡,乡谁敢管他胡书记的事,除非是不想活了。

        若是别人听到这话,极有可能知难而退。

        对于萧一凡而言,却毫无杀伤力。

        从眼前的形势来看,想让胡守谦主动开门是不可能的。

        萧一凡打消这想法,果断抬脚踹门。

        胡守谦自报名号,就是为了将门外的人吓走。

        谁知对方非但不走,反倒抬脚踹起门来,这让他火冒三丈。

        “他妈的,谁呀?”

        胡守谦怒气冲冲的下床,直奔门口而来。

        为防止出现意外状况,萧一凡将全身的力道灌注于右腿之上,猛的发力向门踹去。

        嘭!

        咣当——

        门应声而开,重重撞在墙壁上。

        胡守谦刚走到门口,这动静将他吓了一跳,连忙向后退去。

        “谁他妈坏老子的好事,找死啊!”

        胡守谦怒声大喝。

        萧一凡听到这话,彻底无语了。

        他见过嚣张的人,但嚣张成这样的,还是第一次见到。

        姓胡的意图对美女老板娘不轨,被人撞破后,竟敢如此张扬。

        “胡守谦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老子是谁。”

        萧一凡怒声喝骂道,“你想要干什么?我看你才不想活了。”

        胡守谦做梦也想不到萧一凡会在这时候蹦出来,一时间愣在当场。

        这时候,胡守谦最不想见的人就是萧一凡,没有之一。

        “你……你怎么来了?”

        胡守谦一脸懵逼。

        为了不让美女老板娘求救,胡守谦动手前,就将她放在枕边的手机拿走了。

        冯诗缘并未求救,萧一凡却如同神兵天降。

        胡守谦就算打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就在这时,美女老板娘边哭,边喊:

        “一凡,救……救救我!”

        “这个老东西,他不是人!”

        萧一凡抬眼看向可怜兮兮的美女老板娘,沉声道:

        “诗缘,你放心,我在这儿,谁也别想伤害你!”

        胡守谦如果再敢对冯诗缘行不轨之事的话,萧一凡定会揍的他找不着北。

        冯诗缘听到这话后,一颗悬着的心放下来,抽抽搭搭的哭了起来。

        胡守谦双目几近喷.火,狠瞪着萧一凡。

        自从后者破门而入后,他就知道计划落空了。

        “姓萧的,今晚这事没完,你给老子等着!”

        胡守谦伸手指着萧一凡,怒气冲冲道。

        萧一凡听到这话,也动了真火,冷声道:

        “姓胡的,我干出这等不要脸的事来,竟还敢如此张扬!”

        “你真以为东辰乡是你家的?老子这就报警,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胡守谦虽是乡党委书记,但却没有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权利。

        他今晚的所作所为,不但违纪,而且违法。

        强.歼是重罪,他虽没有得逞,但也是要承担刑事责任的。

        谁知胡守谦听到萧一凡的话后,却不慌不忙,冷声道:

        “你只管报警,看谁能动得了我?”

        “放眼东辰乡,谁不知道她是老子的女人?”

        胡守谦一脸得意的说,“你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通歼,也犯法吗?哈哈!”

        说到这,胡守谦竟然扬声大笑起来。

        萧一凡面沉似水,胡守谦若是一口咬定他和冯诗缘有关系,这事确实很难办。

        除此以外,还得考虑两点:

        第一,胡守谦的特殊身份。

        第二,美女老板娘冯诗缘的名声。

        以胡守谦的人脉,别说东辰乡派出所,就算县刑警队过来,也未必动得了他。

        除此以外,这事如果闹大,必将影响到冯诗缘的名声。

        在东辰这样的小乡镇,毫不夸张的说,吐沫星子能淹死人。

        “你真是他妈的无耻至极!”

        萧一凡狠瞪着胡守谦,恶狠狠的骂道。

        胡守谦听后,不以为然道:

        “你尽管骂,老子一定让你连哭都找不着调门。”

        “行,我等着你!”

        萧一凡一脸坚定的说,“给老子滚,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胡守谦看着萧一凡紧握的拳头,一阵心慌。

        这个愣头青如果在盛怒之下,将他狠揍一顿,那可真是有缘无处伸。

        三十六计走为上!

        胡守谦抬眼狠瞪冯诗缘,怒声道:

        “你这个贱人,没有老子帮你,你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酒楼?”

        “现在看上这小白脸了,想甩掉老子,门都没有。”

        “我若不把你这饭店整黄了,就不姓胡。”

        听到胡守谦恶狠狠的话语,冯诗缘吓坏了,除了哭以外,一言不发。

        “少他妈废话,还不快点滚,想挨揍呀?”

        萧一凡怒声喝道。

        一直以来,萧一凡最痛恨仗势欺人之辈。

        胡守谦今日将这个词演绎的淋漓尽致,萧一凡绝不会与之客气。

        “行,臭小子,你给我等着。”

        胡守谦一脸张扬道,“我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萧一凡面沉似水,冷声说:

        “滚——”

        “在老子改变主意之前,有多远滚多远。”

        “否则,老子拼着不当这乡长,也要将你狠揍一顿!”

        看着萧一凡满脸凝重之色,胡守谦意识到他并非在吓唬自己,极有可能真动手。

        萧一凡的身手,胡守谦是知道的。

        别说上了年纪,就算再年轻二十岁,他也不是其对手。

        胡守谦见萧一凡随时都有可能将他暴揍一顿,再也顾不上说场面话,灰溜溜的走人了。

        冯诗缘被吓坏了,萧一凡连忙走上前去安慰。

        见萧一凡走近后,冯诗缘再也按捺不住了,一头扎进他怀里,呜呜痛哭起来。

        女人在这时候是最无助的,没什么比男人的肩膀更结实可靠的。

        萧一凡什么也没说,任由美女老板娘在他怀里痛哭流涕。

        足足十分钟后,冯诗缘的情绪才稳定下来,抬起螓首,满脸泪痕。

        萧一凡见状,出声道:

        “没事了,有我在,他绝不敢欺负你的。”

        “一凡,谢……谢谢你!”

        冯诗缘柔声说,“你为了我的事和他闹翻,他会不会报……报复你?”

        胡守谦和萧一凡经过今晚这事,算是彻底闹翻了。

        如果不是胡书记走得快,萧乡长极有可能将他狠揍一顿。

        “没事,我和他本就水火不容,早点撕破脸,反倒是好事。”

        萧一凡不以为然的答道。

        冯诗缘的俏脸上露出几分郁闷之色,低声道:

        “不好意思,一凡,我给你添麻烦了!”

        萧一凡看着美女楚楚可怜的俏脸,下意识伸过手去,轻抚一下,出声道:

        “诗缘,你说什么呢?”

        “这怎么能算添麻烦呢?谁遇到这样的事,都不会坐视不理的。”

        冯诗缘听后,沉声道:

        “未必!”

        “刚才的事,除了你以外,在东辰乡,只怕没有第二个人敢管。”

        冯诗缘说这话时,满脸庆幸。

        萧一凡听后,却很不是滋味。

        胡守谦在东辰乡一家独大,他虽是一乡之长,但却处处被其掣肘,很难有所作为。

        “一凡,你先坐会,我去洗个脸!”

        冯诗缘柔声说。

        萧一凡轻点一下头,示意他小心点。

        冯诗缘去卫生间好一会,才重新走出来。

        她不但洗了脸,还画了个淡妆,看上去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女为悦己者容!

        萧一凡看着冯诗缘乌黑的眸子频频往他这偷瞄,不由得有几分局促。

        冯诗缘看出萧一凡的不自然,柔声问:

        “一凡,这么晚,你怎么会过来的?”

        冯诗缘发现胡守谦欲行不轨后,第一时间,便想要打电话求救。

        谁知放在枕边的手机早就不翼而飞,早被姓胡的放到客厅去了。

        她去卫生间时,才看见,顺便将其拿了过来。

        “哦,刚才吃饭时,手机落在这了。”

        萧一凡实话实说,“我过来取手机的。”

        “哦,那应该还在楼下。”

        冯诗缘柔声说,“走,我们一起去楼下看看!”

        “你别下去,我自己去找就行。”

        萧一凡急声道。

        “不行,你帮了我这么大忙。”

        冯诗缘一脸急切,“我必须和你一起下去。”

        萧一凡无奈,只得点头答应下来。

        下到一楼后,冯诗缘让萧一凡别乱找,径直向吧台走去。

        她伸手打开吧台的小抽屉,果然见到了萧一凡的手机。

        “谢谢!”

        萧一凡接过手机,出声道。

        冯诗缘偷瞄萧一凡一眼,柔声说:

        “你帮了我那这么大忙,我还没说谢谢呢,你怎么反倒和我客气上了?”

        萧一凡听到美女的娇嗔,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

        “诗缘,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萧一凡出声道。

        冯诗缘听后,俏脸当即阴沉下来,急声说:

        “一凡,你走了,那家伙要是再来,怎么办?”

        按说胡守谦去而复返的可能性不大,但这老家伙行事不按套路出牌,谁也摸不准他的想法。

        萧一凡一下子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中。

        “要不,我今晚就不走了,住……住在这儿?”

        萧一凡迟疑的问。

        诗缘酒楼白天人虽很多,但晚上却只有冯诗缘独自一人。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容易多生事端。

        为防止再出意外,萧一凡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好的,楼上有客房。”

        冯诗缘柔声道,“关上门,我们上去吧!”

        萧一凡脸上露出几分尴尬之色,低声说:

        “要不,我还是睡在楼下吧?”

        “随便找个沙发,凑合一晚,就行了!”

        冯诗缘的俏脸上露出几分不快之色,出声道:

        “怎么,我都不怕,你一个大老爷们,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萧一凡脸上的尴尬之色更甚了,支吾着,不知该如何作答。

        “没事,上楼吧!”

        冯诗缘娇声道,“我还能吃了你不成?”

        萧一凡见状,无法推辞,只得和美女一起上楼去。

        上楼后,萧一凡才发现楼上有好几间客房。

        冯诗缘将他安排在紧邻主卧的客房里,生怕胡守谦再找上门来。

        之前,姓胡的近乎疯子一般的举动。

        美女被吓的不轻。

        尽管客房的床很舒服,但萧一凡却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

        冯诗缘和他如出一辙,同样也睡不着。

        今晚,美女老板娘不但喝了不少酒,还受了一通惊吓。

        这会只觉得累的不行,但却始终睡不着。

        不知什么时候,萧一凡才睡着。

        他本想早点起床回宿舍睡个回笼觉的,但事与愿违,一觉醒来,将近八点。

        诗缘酒楼还做早点生意,楼下早已顾客盈门。

        萧一凡彻底傻眼了,若是直接从楼上下去,指不定传出什么风言风语来呢!

        一番思索后,萧一凡想到了应对之策。

        诗缘酒楼的二楼有个后门,楼梯在外面,可以直接下楼。

        萧一凡顾不上和冯诗缘打招呼,匆匆洗漱完,便下楼而去。

        尽管诗缘酒楼的后门没什么人,但为了防止意外,萧一凡还是先打开门向楼下张望。

        空无一人!

        萧一凡这才放下心来,拉开门,快步顺着楼梯下楼而去。

        到一楼后,萧一凡低着头快步向前,直奔诗缘酒楼前门而去。

        走到前门,他才抬起头来,迈着悠闲的步子,走进去吃早点。

        萧一凡自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实则却并非如此。

        副乡长翟志平将这一幕看的一清二楚,他一脸懵逼,不知出了什么状况。

        “姓萧的这是唱的哪一出?”

        翟志平蹙着眉头,百思不得其解。

        当见到萧一凡从前门走进诗缘酒楼后,翟志平发出一声惊呼:

        “啊,老子知道了!”

        “姓萧的昨晚住在诗缘酒楼的,难道他和冯诗缘之间……”

        作为胡守谦的嫡系,萧一凡知道胡书记虽对冯诗缘情有独钟,但却并未得逞。

        “姓萧的将冯大美女拿下了?”

        翟志平满脸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