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 第91章 事情办砸却表功

第91章 事情办砸却表功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青云直上    !

        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

        孙文韬抬眼看向牛大鹏,沉声道:

        “牛总,你如此这般逼我,何必呢?”

        “我若是离开东辰,对你来说,不是好事吧?”

        作为派出所长,孙文韬这些年没少帮牛大鹏平事。

        牛大鹏刚才说的人情来往,就是证明。

        他若是离开,对牛总来说,绝非好事。

        牛大鹏的脸色稍稍缓和下来,出声道:

        “孙所长,东辰乡姓胡,并不姓萧的。”

        “有我舅舅在,他想动你,绝不是件容易的事。”

        “话虽这么说,可是……”

        孙文韬沉声说。

        不等他说完,牛大鹏抢先道:

        “孙所,没什么可是的!”

        “相信我,绝对不会错。”

        孙文韬白了牛大鹏一眼,心中暗道:

        “老子信你个鬼,你分明是想挖坑让我跳!”

        “牛总,这事不能没法通融?”

        孙文韬试探着问。

        “孙所,其他事都好说。”

        牛大鹏一脸阴沉,“唯独这事,没得商量!”

        孙文韬满脸阴沉,抬眼狠瞪着牛大鹏,头脑高速思考,权衡利弊。

        牛大鹏手中握有实打实的证据,要想将孙文韬送进去,轻而易举。

        若将人放了,萧一凡肯定会火冒三丈,但要想因此将他拿下,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牛大鹏一脸淡定,并不催孙文韬。

        他相信,孙所长一定会做出正确决定的。

        足足五分钟后,孙文韬抬起头,一脸阴沉道:

        “牛总,这事我可以帮忙,但你说了不算!”

        “你得让书记给我打个电话!”

        牛大鹏没想到孙文韬会提出这要求,沉声问:

        “孙所长,没这必要吧?”

        “有必要!”

        孙文韬一脸阴沉道,“如果书记不发话,我绝不放人!”

        牛大鹏脸上露出几分无奈之色,出声道:

        “好吧,我这就给舅舅打电话!”

        孙文韬不再出声,伸手端起茶杯喝起茶来。

        牛大鹏面露无奈之色,伸手拨通舅舅的电话。

        这事错综复杂,牛大鹏足足用了十分钟,才将事说清楚。

        胡守谦满脸怒色,沉声骂道:

        “臭小子,你整天就知道给我惹事!”

        牛大鹏不敢争辩,连声央求他给孙文韬打个电话。

        不管怎么说,自家外甥的事都不能不管。

        胡守谦虽将刘大鹏骂的狗血喷头,但还是沉声道:

        “你将电话给孙所长,我来和他说!”

        牛大鹏听到这话长出一口气,他还真怕舅舅杀手不管,那可就抓瞎了。

        “孙所,胡书记请你接电话!”

        牛大鹏一脸得意的说。

        这是在孙文韬的意料之中,他轻点一下头,伸手接过刘大鹏的手机。

        胡守谦和刘大鹏不但是甥舅,还是个利益共同体。

        这事如此关键,他绝不会坐视不理。

        “书记,您好,请问有什么指示?”

        孙文韬面带微笑问。

        胡守谦虽对孙文韬有提拔之恩,但这些年他没少帮其做事。

        两人对此,都心知肚明。

        孙文韬态度虽很恭敬,但胡守谦也不敢摆书记的架子。

        胡守谦先是和孙文韬寒暄一番,才沉声道:

        “文韬,大鹏总是给你添麻烦,我刚才狠狠批评了他!”

        “话虽如此,但这事关系重大,你可不能不管!”

        孙文韬听后,立即苦着脸道:

        “书记,不是我不管,而是这事关系到乡长的人身安全。”

        “我实在不知该怎么办,请书记指条明路。”

        牛大鹏充其量只是个企业家,他找孙文韬,最多就是朋友之间帮忙。

        这事关系太大,孙文韬不可能帮这个忙。

        胡守谦是东辰乡的一把手,他若是发话,则另当别论。

        在基层官场摸爬滚打了几十年,胡守谦怎么可能看不穿孙文韬的用意。

        “文韬,你一直在派出所,经验丰富。”

        “这事如何处理,还用我教你?”

        胡守谦一脸阴沉的说。

        “行,书记,我明白了。”

        孙文韬煞有介事道,“我这就快刀斩乱麻,尽快审完,将张虎送到看守所去。”

        胡守谦听到这话,满脸阴沉,心中暗道:

        “你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非逼我说出放人的话语来。”

        胡守谦虽看穿了孙文韬的用意,但却无可奈何。

        “打架斗殴本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胡守谦沉声道,“我们不能因为涉及到乡长,就特殊对待。孙所长,你说对吧?”

        “没错,书记!”

        孙文韬满脸堆笑道,“书记,您看这事该如何处理?”

        这事关系重大,孙文韬的不敢怠慢。

        他的态度非常明确,必须让胡守谦说出具体处理意见来。

        人可以放,但必须有乡领导的指令。

        胡守谦面沉似水,冷声道:

        “你将好好批评教育一顿,确保以后不再犯类似事件,就将人放了吧!”

        胡守谦无奈,只得发布放人的指令。

        “行,书记,我知道该怎么办了!”

        孙文韬面带微笑道。

        胡守谦在电话那头,沉声说:

        “文韬,作为体制内的一员,有时候做事没必要再斤斤计较。”

        “否则,容易失去很多东西,必须同事的拥戴,领导的信任。”

        “你说,是吧?”

        胡守谦这话敲打的意味十足,借此表达对下属的不满。

        孙文韬听后,并不以为然,面带微笑道:

        “书记提醒的是,我以后一定注意改正。”

        孙文韬的态度也很明确,以后怎么着都行,但今天必须这么办。

        胡守谦满脸怒色,轻嗯一声,挂断电话。

        牛大鹏将舅舅和孙文韬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见他挂断电话,急声道:

        “孙所,快点放人吧!”

        “什么放人?”

        孙文韬满脸茫然,沉声反问。

        “你不是和我舅舅说那什么……”

        牛大鹏一脸懵逼道。

        “牛总,我和书记说什么,好像和你没关系吧!”

        孙文韬冷声道,“行了,我还有事,你在外面等着吧!”

        牛大鹏听到前半句话,满心愤怒。

        当听到孙文韬让他去外面等着,当即便回过神来了。

        “好的,孙所,给你添麻烦了!”

        牛大鹏满脸堆笑道。

        孙文韬对牛大鹏是发自内心的厌恶,若不是他乱来,怎么会有这事呢?

        “牛总是东辰乡的牛人,一举一动都有人关.注。”

        孙文韬一脸阴沉道,“凡事都要小心点,免得多生事端。”

        牛大鹏稍一愣神,就明白了他的用意了。

        “谢谢孙所长的提点!”

        牛大鹏抱拳道,“这份情,我领了,改天必有重谢!”

        这事若非孙文韬出手,绝对解决不了。

        牛大鹏发自内心,对孙文韬表示感谢。

        “牛总,免了,我可不敢要你的重谢。”

        孙文韬冷声道,“你转头又去督查室或纪委举报我了!”

        这话说的一点面子说的非常直白,一点面子也没给牛大鹏留。

        牛大鹏脸上露出尴尬之色,支吾着不知说什么好。

        孙文韬并未理睬他,沉声道:

        “牛总,请吧,我还有事,就不招待你了!”

        牛大鹏知道孙文韬在他的逼迫下,才答应这事,心中很恼火。

        一时半会,这事没法解决,只能改天再说了。

        出了派出所,牛大鹏给副总高云杰的电话,让他安排一个生面孔,过来接应张虎。

        牛大鹏之前的话说的很直白,让牛大鹏走人,重新安排人过来接应。

        高云杰听后,不敢怠慢,连声答应下来。

        牛大鹏驾车驶出派出所后,回望一眼,心中暗道:

        “姓孙的,你最好别耍花样,否则,老子绝不放过你!”

        在牛大鹏眼中,孙文韬这个派出所长是个摆设。

        他怎么说,对方就要怎么做。

        今晚孙文韬的做法让他很不爽,但却无可奈何。

        牛大鹏走后,孙文韬怒声骂娘,握手成拳,重重砸在办公桌上。

        “姓牛的,你这傻叉,算什么东西?”

        孙文韬怒声骂道,“竟敢冲老子指手划脚,他妈的!”

        不但命门捏在对方手中,还有胡书记的指令。

        孙文韬就算再怎么不甘,也只能照牛大鹏的要求去办。

        一连做了两个深呼吸后,孙文韬拿起电话给副所长杨健打了过去。

        杨健接到电话,不敢怠慢,立即跑过来。

        孙文韬示意杨健走到近前,将他的计策如此这般说了一遍。

        “所长,这么做那……那什么……”

        杨健支吾着,欲言又止。

        孙文韬面露郁闷之色,沉声道:

        “为了这事,牛大鹏直接和我撕破了脸。”

        “除此以外,这还是胡书记的意思,我能怎么办?”

        看着一脸不甘的孙文韬,杨健急声道:

        “所长放心,我这就去办,保证不会出任何问题!”

        孙文韬轻点一下头,沉声说:

        “你把这事交给吕东去办,他虽然年轻,但做事挺稳重,最主要的是嘴严。”

        “行,知道了!”

        杨健沉声道,“所长,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孙文韬微微蹙眉,伸手轻挥两下,示意下属立即去办。

        这事对于孙文韬来说,非但不是好消息,还是定时炸弹。

        张虎和他的同伙潜伏在乡中学里,偷袭萧一凡。

        萧一凡将其拿下,交给派出所。

        孙文韬作为派出所长,却悄悄将其放了。

        这事放在任何人身上,都会火冒三丈。

        何况萧一凡本就不待见他这个派出所长。

        孙文韬想到这,只觉一个头有两个大。

        半小时后,副所长杨健已俩坏笑的走进所长办公室。

        “所长,事办妥了,人偷溜出去了。”

        杨健满脸堆笑道。

        孙文韬听到这话,脸色大变,怒声喝问:

        “谁让你现在将他放出去的,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这会十点刚过,人关在派出所里跑了,怎么也说不过去。

        孙文韬之前只顾着说事,将时间这一关键环节遗漏了。

        不管怎么说,最起码到三更半夜再让张虎逃脱,也好说个说辞。

        乡警很辛苦,罪犯很狡猾。

        夜深人静,人困马乏。

        罪犯乘乡警不备,偷跑掉了,还能说得过去。

        这才十点钟,人就跑了,怎么也没法说?

        杨健傻眼了,急声道:

        “所长,这……这可怎么办,我再让人将他抓回来?”

        孙文韬抬眼狠瞪,怒喝道:

        “*脑子进水了?”

        “这时候将他抓进来,半夜再放出去?”

        杨健一时语塞,急声问:

        “那现在怎么办呢?”

        “怎么办?凉拌!”

        孙文韬怒声骂道,“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杨健挨了骂,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你悄悄到派出所门口看看动静。”

        孙文韬冷声道,“看那小子还在不在了?”

        “好的,我这就过去!”

        杨健急声道。

        孙文韬将脸色一沉,怒声道:

        “小心点,别再办砸了!”

        “遇事多动动脑筋,别整天像个没头苍蝇似的!”

        杨健听后,连连点头,快步出门而去。

        与此同时,云鹏实业副总高云杰挂断电话,急声道:

        “牛总,人出来了!”

        “马三已驾车将他送走了!”

        牛大鹏听后,长出一口气,沉声说:

        “好,姓孙的还是挺讲义气的。”

        高云杰扫了他一眼,沉声道:

        “牛总,我觉得恰恰相反!”

        “孙文韬现在翅膀硬了,连您都不放在眼里。”

        “这事若不是书记亲自给他打电话,根本办不成。”

        哪壶不开提哪壶!

        “没错!”

        牛大鹏满脸阴沉,“姓孙的当所长时间长了,资格老了,别说打招呼,我亲自找上门去,都没用,哼!”

        高云杰眼珠一转,趁机说道:

        “牛总,您抽空和书记说一说,让他将其换掉。”

        “我看副所长杨健就挺听话的,他如果扶正,必定会对您言听计从!”

        牛大鹏听到这话,眼前一亮,沉声说:

        “你这提议不错,改天我和舅舅提一提这事。”

        高云杰听后,连连点头称是。

        回到副总办公室,高云杰立即拨通杨健的电话,将这一好消息告诉他。

        杨健和高云杰走的很近,上次两人在一起喝酒时,随口提了一句。

        没想到高总竟然放在心上了,这让杨健受宠若惊。

        “高总,太谢谢您了!”

        杨健满脸堆笑道,“明晚,我请你喝酒、唱歌一条龙!”

        “杨所,不急,等事成以后再说!”

        高云杰推辞道。

        这事八字还没一撇,他不敢随意接受对方的宴请。

        “高总,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杨健煞有介事道,“不管成不成,老哥有这份心,兄弟就感激不尽了!”

        陶云杰听到这话,脸上露出开心的笑意,出声说:

        “杨所,你要是这么说的话,那我就不推辞了。”

        杨健听后,脸上露出开心的笑意:

        “高总,这事就这么定了!”

        “对了,我看不见那小子了,已经接走了?”

        高云杰知道他说的是什么,轻嗯一声。

        “我为了早点将人放出来,挨了姓孙的一顿臭骂。”

        杨健煞有介事道。

        这分明是他失误,却借此表起功来。

        高云杰听后,连声向他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