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 第90章 今晚必须放人

第90章 今晚必须放人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青云直上    !

        “你说的没错,我就是魔鬼!”

        萧一凡沉声道,“快点说,否则,后果自负!”

        “云都道上的秃鹰,联系我们兄弟的。”

        张虎一脸郁闷道。

        “跑掉的那个叫什么?”

        萧一凡沉声问。

        张虎抬眼扫过来,脸上露出几分犹豫之色。

        “你可以不回答,或是说个假名字!”

        萧一凡边说,边缓缓举起钢管。

        张虎看着萧一凡满脸杀气的脸,吓坏了,急声道:

        “赵……赵龙,他叫赵龙!”

        “确定?”萧一凡冷声问。

        张虎连连点头,表示绝对没错。

        萧一凡又问了两人的相关情况,得知他们是外省人,近两年一直在芜州混。

        弄清情况后,萧一凡直接给派出所长孙文韬打电话,让他带人到乡中学来。

        孙文韬不敢怠慢,片刻之后,带着两名乡警赶过来。

        “乡长,出什么事了?”

        孙文韬从警车上下来,满脸堆笑的问。

        “两个家伙想伏击我,抓住了一个!”

        萧一凡指着张虎道。

        孙文韬心里咯噔一下,怒声骂道:

        “狗.日的,你竟敢伏击萧乡长,老子揍死你!”

        孙所长说到做到,上前便给了张虎一个大耳刮子。

        萧一凡本就不待见孙文韬,在乡中学竟被歹徒偷袭,这纯属打他这个所长的脸。

        张虎刚被萧一凡狠揍一顿,孙文韬不分青红皂白,抬手便是一记耳光。

        这让他很恼火,抬眼狠瞪过去。

        “他妈的,你还敢瞪老子!”

        孙文韬怒声着,抬脚狠踹,“老子揍死你。”

        萧一凡本就不待见孙文韬,张虎此举无异于给对方递刀子。

        孙文韬怎会轻易饶了他?

        好汉不吃眼前亏!

        张虎连挨两脚,低下头,老实了。

        “乡长,这是我的工作疏漏,请您责罚!”

        孙文韬满脸谄笑道。

        萧一凡知道孙文韬担心什么,沉声道:

        “这事也不能怪你!”

        “你将他带回去,好好审一审,弄清怎么回事!”

        “好的,乡长!”

        孙文韬满脸堆笑道,“我一定将他审个底掉。”

        尽管说的信誓旦旦,但萧一凡却并不信任他。

        这也是他提前将张虎狠揍一通,逼他说出实情的原因所在。

        “行,你回所里吧!”

        萧一凡轻挥一下手,沉声道。

        孙文韬冲着手下人使了个眼色,两个乡警上前,押着张虎向警车走去的。

        “*快点上车,磨蹭什么?”

        孙文韬抬脚狠踹过去。

        张虎连连挨揍,郁闷不已,但却不敢反驳。

        萧一凡回到宿舍,顺手将钢管扔在墙边,脸上露出几分阴沉之色。

        秃鹰是云都的大混子,萧一凡听说过他的名号,但与之从未有过交接。

        虽说是秃鹰找的赵虎和张龙,但主使者一定另有其人。

        萧一凡来东辰的时间不长,和他矛盾最大的云鹏实业。

        牛大鹏号称云都首富,黑、白两道都吃得开。

        以他的个性,做出这事来,再正常不过了。

        要想挖出背后的主使之人,必须在秃鹰身上下功夫。

        萧一凡暗暗将这名字,记在心里。

        云鹏实业的副总高云杰,这会正陪牛大鹏在一知名**中心里泡澡。

        “走,上去!”

        牛大鹏沉声道,“时间差不多,该有反馈信息了!”

        “牛总,请!”

        高云杰一脸巴结。

        牛大鹏让服务员擦拭干净身体,直奔包房而去。

        高云杰满脸谄笑,紧随其后。

        两人刚走进包房,便有一个脸上抹了二斤粉的女人走进来。

        “牛总,今天新来了两位美女。”

        老女人嗲声问,“我帮您安排?”

        “等会,你先出去,我们有正事要办。”

        牛大鹏沉声道,“等完事后,招呼你!”

        老女人不敢怠慢,点头哈腰的退出去。

        高云杰掏出手机,心里咯噔一下,急声道:

        “怎么这么多未接电话,出事了?”

        “谁的电话?”

        牛大鹏急声问。

        萧一凡是一乡之长,牛大鹏暗中找人收拾他。

        这事放在谁身上,都会有压力,牛大鹏也不例外。

        高云杰打开手机,沉声说了句剑锋的。

        “那你还不快点接听?”

        牛大鹏怒喝道。

        高云杰不敢怠慢,连忙摁下重拨键。

        电话很快接通,高云杰急声问:

        “剑锋,怎么打这么多电话,出什么事了?”

        “高总,出……出大事了!”

        朱剑锋满脸慌乱道。

        “出什么事了?”

        高云杰急声道,“别慌,慢点说。”

        朱剑锋猛吞一口唾沫,低声说:

        “鹰爷安排的人折了,一个跑了回来,另一个被姓萧的拿下了。”

        “什么,怎么会这样?”

        高云杰满脸惊诧,急声问。

        “高总,姓萧的练过,两人联手都弄不过他!”

        电话里传来一个脸阴的声音。

        朱剑锋对萧一凡的憎恨,丝毫不逊色于牛大鹏。

        他整天东躲西藏,有家不能回,都是拜萧一凡所赐。

        朱剑锋巴不得两打手将萧一凡收拾一顿,如此一来,他便可回东辰了。

        谁知萧一凡的实力如此之强,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我不是让人找两个狠角色吗?”

        高云杰怒声责怪,“你怎么着了两个怂包?”

        朱剑锋一脸委屈,急声道:

        “高总,赵龙、张虎实力很强。”

        “鹰爷手底下强于他们的,少之又少!”

        “那就找别人!”

        高云杰怒声道,“这下该如何收场?”

        朱剑锋无言以对,只能默不作声。

        “我这就向牛总汇报,你等我电话!”

        高云杰沉声道。

        “好的!”

        高云杰连忙答应下来。

        牛大鹏见高云杰挂断电话,连忙问怎么回事。

        高云杰不敢怠慢,连忙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

        牛大鹏越听越心惊,沉声问:

        “姓萧的这么厉害,两人联手都弄不过他?”

        “上次,剑锋带人去王二彪沙场时,他就出过手了。”

        高云杰一脸阴沉道,“我们没引起重视,大意了!”

        “他妈的,真是倒霉!”

        牛大鹏握手成拳,狠砸在办公桌上。

        “牛总,这事怎么办?”

        高云杰沉声问,“若不及时解决的话,定会牵扯到秃鹰,剑锋容易暴露。”

        朱剑锋是云鹏实业的保安队长,他如果暴露,傻子都知道,这事必定和牛大鹏有关。

        牛大鹏蹙着眉头思考,久久没有出声。

        “我给孙所打个电话,请他放人!”

        高云杰沉声道,“这事如果追查下去,对我们极为不利。”

        牛大鹏满脸阴沉,道:

        “今时不同往日!”

        “孙文韬对行销的很忌惮,打电话他绝不会放人!”

        “那该怎么办?”高云杰急声问。

        “我亲自去一趟派出所。”

        牛大鹏沉声说。

        “牛总,您这时候过去,容易引人关.注?”

        偷袭乡长萧一凡之人刚被送到派出所,牛大鹏就赶过去,的确不合适。

        “除此以外,还有别的办法吗?”

        牛大鹏反问。

        高云杰一时语塞,无言以对。

        “行了,就这么着!”

        牛大鹏一脸阴沉道,“瞻前顾后,什么事也干不成!”

        “好的,牛总,你去吧!”

        高云杰沉声道,“我去公司坐镇,有情况,及时交流。”

        牛大鹏轻点一下头,穿衣准备走人。

        “牛总,美女都帮您安排好了!”

        老女人嗲声道,“您怎么走了?”

        “滚——,别耽误老子办正事!”

        牛大鹏快步出门而去。

        老女人见他出门用力呸了一口,低声道:

        “得瑟什么,要不是看你有两个臭钱,老娘才懒得理你!”

        车到半路时,牛大鹏给孙文韬打了个电话,说是他立即去所里拜访。

        孙文韬略作迟疑后,答应下来。

        牛大鹏和高云杰各驾驶一辆车,在东辰乡分道扬镳。

        高云杰回西梁村,牛大鹏则直奔乡里而去。

        孙文韬在所长办公室里面露凝重之色,头脑中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

        他刚将偷袭萧一凡的赵虎带回所里,牛大鹏就要过来拜访。

        若说两者之间没有联系,孙文韬绝不信。

        他暗暗提醒自己,小心应对,切不可着了牛大鹏的道。

        这事关系重大,牛大鹏下车后,直奔所长办公室而去。

        孙文韬非但没有迎接,而且仰躺在老板椅上,一动不动,脸色阴沉似水。

        牛大鹏对此并不介意,转身关上门。

        孙文韬微微坐直身体,沉声问:

        “牛总,这么晚过来,有何贵干?”

        牛大鹏在对面的椅子上坐定,掏出烟,递过去一支。

        孙文韬轻摆两下手,表示不抽。

        牛大鹏往办公桌上一扔,沉声道:

        “孙所长,我遇上件棘手的事,只有您才能帮上忙!”

        牛大鹏的态度非常卑谦,连“您”都用上了。

        “牛总客气了,我可承受不起!”

        孙文韬不以为然道,“什么事,你说!”

        “乡里有人欠了我朋友钱,他便在道上找了两个人,来收拾对方!”

        牛大鹏信口胡诌道,“谁知对方找错人了,好像和萧乡长碰上了。”

        这番说辞虽漏洞百出,但牛大鹏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他和孙文韬是“自己人”,并不担心孙所长坑他。

        “牛总,你这话也太扯了!”

        孙文韬冷声道,“这事发生在乡中学里,难道欠你朋友钱的是老师或学生?”

        牛大鹏探过头来,沉声道:

        “孙所长,不管扯不扯,你一定要帮我这个忙,否则,这事就麻烦了。”

        孙文韬抬眼狠瞪,沉声道:

        “人是姓萧的亲自拿下,然后打电话,让我去乡中学抓的人。”

        “你让我怎么帮?”

        牛大鹏将脸一沉,压低声音道:

        “将人放了!”

        “这事牵连甚广,不这么做,没法收场。”

        孙文韬满脸惊诧,急声道:

        “你开什么玩笑?”

        “你以为现在是半年前,我们想怎么样都行?”

        不等牛大鹏出声,孙文韬继续说:

        “姓萧的本就不待见我!”

        “我若将他亲手抓的人放了,他还不得将我生吞活剥了?”

        牛大鹏脸上露出几分不以为然之色,沉声道:

        “你让手下人有露个破绽,让他自己跑掉,不就行了。”

        孙文韬斜了牛大鹏一眼,心中暗道:

        “萧一凡精明的像猴子似的,你这掩耳盗铃的做法,怎么可能瞒得住他?”

        “牛总,你就别让我为难了。”

        孙文韬沉声说,“这事肯定不行!”

        为了不给牛大鹏留余地,孙文韬索性将话说死。

        高云杰让牛大鹏给孙文韬打电话,他一口回绝,亲自赶过来。

        牛大鹏心里很清楚,如果打电话,孙文韬绝不会同意。

        事实证明,他的猜测一点没错。

        别说电话,就算他亲自找上门来,对方也没给面子。

        “孙所长,你我是好兄弟!”

        牛大鹏沉声道,“你确定一点面子都不给?”

        孙文韬不甘示弱,沉声说:

        “牛总,若是其他事,绝对没话说,但这事关系重大,请恕孙某爱莫能助。”

        牛大鹏见状,面露.阴沉之色,冷声道:

        “孙所长,你要是这么说,那我只能给舅舅打电话了。”

        孙文韬将脸一沉,冷声道:

        “牛总,这事涉及到萧乡长的人身安全。”

        “你就算给胡书记打电话,我也绝不答应!”

        孙文韬是乡党委书记胡守谦一手提拔上来的,这些年没少帮他做事。

        这事关系重大!

        孙文韬抢先表明态度,借此打消牛大鹏给他舅舅打电话的念头。

        牛大鹏见孙文韬的态度如此坚决,心中很不爽,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孙所,我刚才就说了,你我之间是好兄弟。”

        牛大鹏面沉似水,冷声道,“我不想将彼此间的关系弄僵,你懂我的意思吗?”

        孙文韬见状,脸色也阴沉下来,针锋相对道:

        “牛总,我明白你的意思!”

        “如果能帮的,我一定帮,但这事例外!”

        孙文韬始终不松口,这让牛大鹏火冒三丈。

        “孙所,我刚才在来的路上,稍稍想了一下。”

        牛大鹏沉声道,“这些年,你我兄弟之间的人情来往不在少数,没有五十万,三、四十万少不了吧?”

        这话说的很随意,但孙文韬听在耳中,却如同重磅炸弹一般。

        “牛总,你这话什么意思?”

        孙文韬冷声问。

        “没什么意思!”

        牛大鹏轻抿一口茶水,沉声道,“孙所,你说,我要是将这一情况,上报县局督察队或直接去纪委,会有什么结果?”

        孙文韬满脸怒色,沉声怒问:

        “牛总,你在威胁我?”

        “孙所,此言差矣!”

        牛大鹏嘴角微微上翘,冷声道,“你我是好朋友,何来威胁一说?”

        孙文韬彻底无语了,沉声问:

        “牛总,你到底想怎么样?”

        “孙所,今晚你必须将人放掉,否则,别怪我不讲兄弟情面!”

        牛大鹏冷声威胁道。

        张虎的落网必将牵扯到秃鹰,朱剑锋与之关系密切,根本藏不住。

        朱剑锋是云鹏实业的保安队长,他一旦出事,牛大鹏将无处可藏。

        为了将危险掐灭在萌芽状态,牛大鹏豁出去,不惜和孙文韬撕破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