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 第89章 你真是魔鬼

第89章 你真是魔鬼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青云直上    !

        萧一凡走后,姚春安脸上露出几分阴沉之色,心中暗道:

        “这小子是真不知情,还是在忽悠我?”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县委书记刘云福生病,县长滕兆茗出事。

        副书记李济山成了一把手,姚春安作为常务副县长,升任一县之长顺理成章。

        这段时间,为了达成所愿,姚春安在市县之间,不停奔走。

        一番奔忙后,虽说收到了不错的效果,但有个问题却始终困扰着他。

        滕兆茗的事如何定性?

        这点至关重要。

        他现在虽被纪委双.规,但并没定性,这让姚春安心里很是没底。

        滕兆茗如果没问题,必将官复原职。

        那样的话,他再怎么蹦跶,也没用。

        萧一凡一直在为滕兆茗的事奔忙,一定知道这事。

        姚春安本想给萧一凡打电话,请他过来,但又觉得太刻意了。

        就在他思索着如何解决这事时,萧一凡主动找上门来,他连忙将其叫过来。

        从萧一凡的话分析,滕兆茗官复原职的可能性不大。

        姚春安深知萧一凡是滕兆茗的铁杆,并不完全相信他的话。

        “不管了,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他心中暗道。

        姚春安发现,和萧一凡谈之前,心里没底。

        谈完后,反倒更没底了。

        滕兆茗能否官复原职,谁也给不出答案,他只能边走边看。

        萧一凡离开县政府,直奔县委副书记高朝辉的办公室而去。

        上楼时,恰逢县委书记李济山从楼上下来。

        “李书记好!”

        萧一凡恭敬的问好。

        李济山视萧一凡为眼中钉、肉中刺,沉着脸问:

        “你不好好待在东辰工作,到县里来干什么?”

        官大一级压死人!

        李济山是县委书记,萧一凡只是个小乡长。

        两者之间差距很大,他根本没资格与之叫板。

        “高书记找我来谈点工作上事!”

        萧一凡应声作答。

        李济山听后,轻嗯一声,抬脚下楼,不再搭理他。

        萧一凡脸上露出几分不屑之色,上楼而去。

        高朝辉见萧一凡过来,态度很热情,亲自招呼他入座。

        萧一凡来找高朝辉并无具体事情,只是道声谢而已。

        为表示诚意,萧一凡送给高朝辉一小罐茶叶。

        虽只有一两左右,但却价值不菲。

        这茶叶是秦竹韵给他的,据说是特供的。

        萧一凡自认为无福消受,于是便借花献佛了。

        高朝辉见多识广,一眼看出萧一凡送给他的茶不同凡响。

        “这是从市领导那蹭来的?”

        高朝辉低声问。

        萧一凡笑而不答。

        “臭小子,你还和我保密?”

        高朝辉笑着说。

        “高书记真是火眼金睛,什么事都瞒不过您的法眼!”

        萧一凡丢了一记马屁过去。

        高朝辉很受用,面露得意之色。

        两人聊了一阵闲话,高朝辉也询问起滕兆茗的情况。

        萧一凡知道高朝辉并无其他用意,只是随口一问而已,于是隐晦的说出,那幅画可能有问题。

        高朝辉听后,满脸阴沉,冷声道:

        “有些人利令智昏,到头来,只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萧一凡用眼睛的余光扫过去,心中暗道:

        “这话除了说佳源房产开发公司老板王鹤松外,是不是另有所指?”

        高朝辉一脸淡定。

        萧一凡看不出丝毫异常,只得作罢!

        滕兆茗的事和高朝辉毫无关系,他表现的非常淡定。

        萧一凡在高朝辉办公室待了将近一个小时,直到有人过来汇报工作,才告辞走人。

        当晚,萧一凡约了县委组织部副部长林炳良吃饭。

        乡组织科长曹云飞,特意从东辰赶上来。

        三人边吃边聊,很惬意。

        曹云飞对萧一凡的评价颇高。

        他到乡里尚不足一个月,但却让牛大鹏连连吃瘪。

        在他之前的三任乡长,直到离任,也没做到这点。

        酒逢知己千杯少!

        萧一凡陪林炳良、曹云飞喝了不少酒,直到晚上九点多,才回东辰乡。

        下午,萧一凡去拜访高朝辉之前,便让司机秦东良先回去了。

        这几天,乡里不太平,没人盯着,不放心。

        司机见萧一凡过来后,连忙帮他打开车门,关切的问:

        “老板,你没事吧?”

        “不是,回乡里!”

        萧一凡沉声道。

        张广才轻嗯一声,驾车直奔东辰而去。

        云都到东辰的路况不佳,二十多分钟后,车才到乡中学门口。

        萧一凡奔波一天,再加上喝了不少酒,累的不行,上车就睡着了。

        张广才将车刹停,转头唤醒萧一凡,出声问:

        “乡长,我去请老师傅开一下门,将您送进去?”

        “不用,我走两步就到了。”

        萧一凡摆手道。

        张广才见状,急声道:

        “乡长,您小心点!”

        “没事,这是学校,绝对安全!”

        萧一凡不以为然道。

        张广才刚要下车帮其开车门,萧一凡却已下了车。

        “你回去吧,路上小心点!”

        萧一凡出声道。

        张广才家在村里,路况极差,萧一凡对他很关照。

        “没事,老板,您先进去,我再走!”

        张广才沉声说。

        “没事,你走吧!”

        萧一凡轻挥一下手,示意司机先走。

        张广才无奈,只得调转车头,向家驶去。

        萧一凡走进传达室,递了支烟给看门老头,和他聊了两句,才走进乡中学。

        东辰中学有六轨,十八个班,近千名学生。

        在乡镇学校里,规模挺大。

        宿舍楼位于教学楼、综合楼后面,紧挨着北墙。

        学生们早已下晚自习,除主干道五、六盏路灯以外,校园里一片漆黑。

        萧一凡叼着烟,缓步向前走。

        他的酒量虽不错,但也架不住一天两顿酒。

        从酒楼出来时,萧一凡头脑晕乎乎的。

        在车上睡了一觉,这会,在凉风的吹拂下,觉得舒服多了。

        立秋后,尽管天气依然炎热,但早晚还是挺凉爽的。

        萧一凡迎着习习凉风,喷吐出一口烟雾,满脸惬意。

        噗通!

        突然,萧一凡耳边传来一个怪异的声响,像是重物摔落在地。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萧一凡循声向操场走去。

        走到操场边,萧一凡停下脚步,沉声喝问:

        “谁?出来!”

        萧一凡虽未发现异常,但问话却煞有介事。

        突然,在一棵大银杏树下,窜出一个黑影来。

        黑影手中拿着一截钢管,冲着萧一凡劈头盖脸砸下来。

        萧一凡做梦也想不到,藏在暗处的黑影,猛窜出来,一言不发,突然向他发起攻击。

        尽管如此,他丝毫不怵。

        就在钢管狠砸过来时,萧一凡丝毫不慌,右手中指猛的一弹,手中的烟蒂直奔黑影面门而去。

        上大学时,萧一凡抽完烟,经常和舍友们比弹射烟蒂。

        距离远者,胜!

        相对于挥舞的钢管,烟蒂的速度无疑更快。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萧一凡的烟蒂毫无花哨,准确命中黑影面门。

        “啊——”

        黑影发出一声惨叫,慌忙撤身后退。

        萧一凡见状,心中暗道:

        “偷袭完老子想跑,门都没有!”

        “别跑,站住!”

        萧一凡低吼着,抬脚便追。

        就在这时,从临近的树影里又闪出一个身材高大的黑影来,手中的砍刀冲着他径直劈下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

        萧一凡不敢怠慢,连忙侧身躲闪。

        黑影一刀劈空,顺势一抹,直奔他的胸前而来。

        萧一凡意识到,这家伙是个狠角色,必须小心应对,否则,极容易吃亏。

        他猛的一纵身,闪到一边去。

        拿钢管的虽被烟头狠狠烫了一下,但并未失去战斗力。

        见萧一凡被同伴缠住后,立即转身跑过来,加入战团。

        高个壮汉连出两刀,都被萧一凡躲闪开去。

        他很是恼火,再次挥刀,直奔萧一凡的面门而来,颇有一刀毙命之意。

        矮胖黑影不甘示弱,举起钢管直奔萧一凡的后脑而来。

        他的脸被烟蒂烫的火辣辣的疼,恨不得一击将其灭了。

        腹背受敌!

        要想躲避,几乎不可能。

        萧一凡见状,心中暗道:

        “你们真以为吃定我了?”

        “老子这就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实力!”

        萧一凡非但不退,反倒快步向前。

        如此一来,矮胖黑影的钢管就威胁不到他了。

        高个壮汉见状,嘴角露出几分阴冷的笑意,心中暗道:

        “小子,你想找死,那就怨不得我了。”

        就在他手中刀发力狠劈之时,萧一凡一记鞭腿,猛的踢出。

        作为校散打队的主力,萧一凡的实力不容小觑。

        两人只知要对付的是个公务员,做梦也想不到竟是练家子。

        高个壮汉察觉到不对劲时,已经迟了。

        萧一凡这记鞭腿重重抽在他的右手腕后,既准又狠。

        “唉哟——”

        高个壮汉发出一声惨叫,手中的砍刀掉落下来。

        萧一凡顺势欺身上前,挥拳向着他的面门狠砸过去。

        对方不但有两人,而且手中都有家伙。

        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放倒一人,萧一凡极有可能中招。

        这一拳力道十足,重重砸在他的面门之上。

        壮汉发出一声惨叫,连连后退,口鼻处全是鲜血。

        萧一凡逼退高个壮汉,转身直奔矮胖黑影而去。

        矮胖黑影见萧一凡如此强悍,很有几分胆怯,手中的钢管不像之前那般力道十足。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尽管如此,他也不甘示弱,钢管径直往萧一凡头脸上招呼。

        雇主的要求是狠揍对方一顿,不得出现伤残。

        没想到点子竟然这么硬,他顾不了许多了。

        萧一凡左右腾挪,连续躲过两击。

        矮胖黑影有几分泄气,萧一凡意识到他的机会来了。

        就在黑影再次挥舞钢管之时,他抢先出拳直奔其面门而去。

        萧一凡的速度明显快过黑影,这是绝对实力的体现。

        矮胖黑影意识到不对劲,连忙躲闪。

        萧一凡见状,嘴角露出几分阴冷的笑意,心中暗道:

        “老子等着你躲闪呢!”

        他这一拳是虚招,为的是抢得先机,逼近矮胖歹徒。

        对方手中的钢管,让萧一凡很忌惮。

        若是近身肉搏,钢管就发挥不了作用了。

        在矮胖黑影躲闪之时,萧一凡收回拳头,右脚如闪电般踢出。

        相对于拳,萧一凡的脚杀伤力更大。

        黑影没想到萧一凡的拳头竟是虚招,根本没法收回,只能硬挨一脚。

        萧一凡这记高鞭腿直奔对手的头部而去,势大力沉。

        这时候,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

        矮胖黑影的头部重重挨了一脚,只觉得头脑里嗡的一下,立足不稳,直接摔倒在地。

        高个壮汉本想借萧一凡和同伴纠缠之际,出手偷袭的。

        谁知仅仅一个照面,同伴就被放倒了。

        “他妈的,这是个硬茬。”

        壮汉心中暗想,“若再不跑,就走不了了!”

        萧一凡以一敌二,尚且游刃有余。

        如果单对单的话,他必死无疑。

        这类人都是狠角色,在他们眼中,同伴的死活,与之毫无关系。

        打定主意后,高个壮汉转身就跑。

        毫不犹豫!

        萧一凡见状,脸上露出几分郁闷之色。

        他本想将两人一并拿下的,谁知关键时刻,高个壮汉竟选择脚底抹油,一点机会不留。

        萧一凡心里很清楚,绝不能追,只能任由其跑了。

        他若是追,未必能拿下高个壮汉,矮胖黑影却必跑无疑。

        既然如此,不如选择直接将另一家伙拿下。

        矮胖黑影见同伴跑了,意识到不对劲,竭力想挣扎起身走人。

        萧一凡见状,快步上前,猛出一脚,直奔他肋部而去。

        这一脚力道十足,不给矮胖黑影任何机会。

        一声惨叫后,矮胖黑影重重摔倒在地上。

        他蜷缩着身子,双手捂住肋部,惨叫连连,满脸痛苦的表情。

        萧一凡伸手拾起地上的钢管,冷声道:

        “再敢跑,老子废了你!”

        萧一凡说到这,猛的一挥钢管,直奔矮胖歹徒的头部而去。

        “爷,别,别打!”

        矮胖歹徒双手抱头,连声求饶。

        “你叫什么?”

        萧一凡沉声道,“谁让你们来对付我的?”

        不等歹徒作答,萧一凡冷声道:

        “我这人脾气不好,若敢撒谎,后果自负!”

        “你们蓄意谋害,我就算废了你两条腿,也可算正当防卫。”

        “你自己掂量着办!”

        萧一凡从没见过躺倒在地的矮胖男子,他极有可能受雇于人。

        对付这样的社会垃圾,必须一下子震慑住他,否则,他绝不会说实话。

        “我叫张虎!”

        矮胖男人急声道,“至于谁让我们来的,我不能说,这是道上规矩!”

        萧一凡嘴角露出几分不屑的笑意,手中的钢管毫无征兆重重砸在他右小腿上。

        “啊——”

        张虎发出一声惨叫,双手紧捂右小腿,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

        萧一凡面罩寒霜,沉声道:

        “这是警告!”

        “再不说,右腿必折无疑!”

        “然后是左腿。”

        “你自信能撑得住,就行!”

        张虎抬眼狠瞪萧一凡,冷声道:

        “你真是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