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 第84章 大型打脸现场

第84章 大型打脸现场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青云直上    !

        新闻部副主任扈雪梅涉嫌职务犯罪,半小时后,被市纪委的人带走。

        许亮吓得跪地求饶,台长刘利文才放他一马。

        当天下午,芜州市电视台组织召开党风廉政专项会议。

        副台长孟德志在会上,通报了扈雪梅的情况,并要求所有人引以为戒。

        最后,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市广播电视台长刘利文做了重要讲话。

        刘台长态度非常严肃,提出了“三要四不”,并说近期台里将开展职务犯罪专项整治工作,要求有问题的人员尽快向孟台长说明情况。

        拒不交代问题的,后果自负。

        会议结束后,市广播电视台掀起了轩然大波。

        众人将扈雪梅全家都问候遍了,她若不被市纪委的人带走,极有可能被揍扁。

        当晚,在云鹏实业餐厅包房里,牛大鹏请几位副总吃饭。

        酒足饭饱后,副总沈碧茹扫了牛大鹏一眼,沉声说:

        “牛总,高总费尽心机布局,扬言要让姓萧的吃不了兜着走。”

        “谁知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真是没劲!”

        “沈总说的没错!”

        另一副总林东赞同道,“非但无效,还将罗广庆陷进去了,货运部现在乱成一锅粥!”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有利益之处就有纷争!

        林东和沈碧茹都是副总,他们当然不想被高云杰压一头。

        沈碧茹是乡党委书记胡守谦的人,一心想将高云杰拱掉上位。

        林东分管货运部,罗广庆身陷囹圄,他的工作强度大增,自不乐意。

        高云杰扫了两人一眼,嘴角露出几分不屑的笑意,心中暗道:

        “你们这两个蠢货,这事虽是我出面,但却是牛总布的局。”

        “你们质疑我,等于质疑牛总,真是傻叉!”

        高云杰的推测一点不错,牛大鹏听到两人的话,脸色当即便阴沉下来。

        “急什么?”

        牛大鹏怒声道,“这事还没结束,谁笑到最后还不一定呢!”

        沈碧茹和林东能成为云鹏实业的副总,都不是傻子,听出牛大鹏话里有话。

        “牛总,您还有后招?”

        沈碧茹满脸谄笑道,“有些人无用至极,总要牛总帮着擦屁股!”

        林东也出声附和,沉声道:

        “没错,我也连带跟着遭殃,一天忙到晚,累死了!”

        牛大鹏对两人的小心思,心知肚明,沉声道:

        “云杰,时间差不多了,打开电视!”

        “好的,牛总!”

        高云杰说完,用遥控器打开电视。

        “现在是芜州新闻时间,欢迎大家观看!”

        一个帅气男主持人面带微笑道。

        高云杰脸上露出几分得意之色,扬声道:

        “我和牛总预料到那帮司机成不了事,早就安排了后手。”

        “你们瞧好了,看姓萧的是如何倒霉的!”

        看着高云杰一脸得意的表情,沈碧茹和林东互相对视一眼,脸上露出几分无奈之色。

        他们俩本想借此机会吐槽一下高云杰,谁知无形中却给他提供了装叉的机会。

        悔之晚矣!

        “牛总,你说,县领导要是看到这新闻,会不会直接将姓萧的给撤了?”

        高云杰一脸巴结的问。

        牛大鹏伸手接过女秘书奉上的香茗,尝了一口,笑着说:

        “姓萧的刚刚走马上任,撤了他倒不至于。”

        “我估计,诫勉谈话肯定少不了。呵呵!”

        高云杰听后,急声道:

        “诫勉谈话是必须的!”

        “姓萧的通过这事,尝到了牛总的厉害,以后定会对您敬而远之。”

        “云杰,你这话不对!”

        牛大鹏假意谦虚道,“人家是一乡之长,怎么可能对我敬而远之呢?”

        高云杰听后,梗着脖子说:

        “牛总,他是乡长又能如何?”

        “这是东辰乡,他是龙,得盘着;是虎,得卧着。”

        “否则,就狠狠收拾他!”

        看着高云杰自吹自擂的做派,沈碧茹实在忍不住了,冷声怼道:

        “高总,姓萧的就在乡政府,你收拾给我们看看!”

        “没错,我们拭目以待!”

        林东看热闹不嫌事大。

        高云杰很是恼火,沉声道:

        “你们俩少在这偷换概念,我说的牛总收拾他,而不是我!”

        “哟,我还以为高总要收拾姓萧的呢!”

        沈碧茹冷声道。

        “行了,你们都少说两句!”

        牛大鹏沉声说,“好好看电视!”

        老总发飙,三人都安稳了。

        芜州新闻的时间是二十分钟,不知不觉一刻钟过去了,依然没有相关报道。

        沈碧茹和林东互相对视一眼,脸上露出几分期待之色。

        高云杰所说的后招,显然是通过芜州新闻抹黑萧一凡,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随着时间的推移,却始终不见相关消息。

        沈、林一起转头看向高云杰,想要看他吃瘪的样子。

        高云杰见两人的目光投射过来,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更为心急。

        “牛总,新闻都要播完了,怎么还不见运输公司的报道?”

        高云杰心急火燎的问。

        牛大鹏心里虽也很急,但脸上却丝毫没表露出来。

        “急什么,好饭不怕晚!”

        牛大鹏一脸阴沉道。

        高云杰轻嗯一声,仍旧抓耳挠腮。

        沈碧茹抬眼看过去,假模假样道:

        “高总,你不是把握十足吗,一定没问题的!”

        “没错!”

        林东沉声道,“高总办事,怎么会出纰漏呢?”

        听到两位同事阴阳怪气的言语后,高云杰郁闷不已,但却毫无办法。

        “各位,今天的芜州新闻就到这儿,谢谢各位的收看,再见!”

        随着帅气男主持的结束语播完,新闻到此结束。

        牛大鹏和高云杰互相对视一眼,彻底懵逼了!

        扈雪梅信誓旦旦的说,这事她来办,利用今晚的新闻将萧一凡往死里黑。

        牛大鹏原本提出先给一半费用,但对方不同意,只得全款支付。

        现在新闻都播完了,早晨发生在乡政府的货车堵门事件却只字未提。

        牛大鹏意识到上当了,不由得怒火中烧。

        “高总,新闻播完了,好像没见到乡里的报道。”

        沈碧茹冷声奚落道,“不会进行专题报道吧?”

        林东紧随其后,出声说:

        “没错,这事的社会关.注度太高,市台一定安排了专门栏目进行播出。”

        就在两人得意洋洋的调侃高云杰时,牛大鹏伸手在餐桌上奋力一拍,怒声道:

        “少他妈说风凉话,给老子滚出去!”

        “滚——”

        沈碧茹和林东见牛大鹏当场发飙,吓坏了,乖乖站起身快步出门而去。

        高云杰心里痛快不已,暗想道:

        “傻叉,这事是牛总亲自操办的,我不过做点现成事而已。”

        “你们俩看似在嘲笑我,实则是在嘲讽牛总。”

        “他不发飙才怪呢!”

        尽管沈、林两人挨了骂,但高云杰的日子也不好过。

        他是具体经办人,事情办砸了,当然要承担责任。

        “牛总,扈主任是言而无信,还是遇到了困难?”

        高云杰试探着问。

        牛大鹏气不打一处来,沉声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

        “现在就给那女人打电话,听听她怎么说!”

        “好的,牛总!”

        高云杰连忙拨通扈雪梅的电话。

        一阵忙音后,自动挂断。

        “牛总,无人接听!”

        高云杰一脸苦逼的说。

        “再打!”

        牛大鹏怒声道,“收钱不办事,*不要脸!”

        高云杰无奈,伸手摁下重拨键。

        一阵忙音后,传来问话声:

        “喂,请问哪位?”

        高云杰听到男人的声音,很是疑惑,出声道:

        “你好,我找扈主任,这是她的电话吧?”

        “是的,你是谁?”

        对方反问。

        “我是……,请问你是谁?扈主任呢?”

        高云杰警惕的问。

        牛大鹏听出不对劲,连忙探过头来听。

        “我是芜州市纪委的工作人员。”

        对方沉声道,“你是谁?”

        高云杰心里咯噔一下,急声说:

        “我找扈主任有点事,算……算了!”

        “你是谁,请你说出姓名,否则,将承担相应责任。”

        对方一脸严肃道。

        高云杰抬眼看向牛大鹏,征询他意见。

        牛大鹏心里也有点慌,打扈雪梅的电话,竟是市纪委的人接的。

        略作思索后,牛大鹏沉声道:

        “实话实说,听听他怎么说!”

        高云杰的手机一直正常使用,市纪委要想找到他,易如反掌。

        这时候不说实话,更麻烦!

        “我是云都县东辰乡的,想找孟主任问点事!”

        高云杰说的虽是实话,但并未透露真实姓名。

        “云都县东辰乡,你是云鹏实业的人?”

        对方沉声问。

        高云杰无奈,只得称是。

        “姓名?职务?”

        电话里传来不可置疑的问话声。

        “高云杰,云鹏实业副总经理。”

        “你能联系到云鹏实业的总经理牛大鹏吗?”

        工作人员冷声问。

        高云杰抬眼看向牛大鹏,询问他的意见。

        “不……不能!”

        高云杰一脸心虚道,“我们牛总去县里办事了。”

        牛大鹏听到这话,冲高云杰竖起大拇指。

        电话里略作停顿,工作人员沉声道:

        “你通知牛大鹏,明天上午十点,让他来市纪委纪检三室找王纪明主任!”

        “请问,有什么事吗?”

        高云杰试探着问。

        “你让他过来以后,就知道了!”

        “我们牛总很忙,明天未必有时……”

        “明天上午十点,如果不来,我们将采取强制措施。”

        工作人员的态度很强硬。

        “好……好的!”

        高云杰急声道,“我一定转告牛总,让他准时过去。”

        电话里冷声嗯了一声,电话随即挂断。

        牛大鹏和高云杰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忙音,面面相觑,彻底傻眼了。

        他们本想找扈雪梅兴师问罪,谁知市纪委的人却找上门来。

        “牛总,扈主任被市纪委抓……抓了?”

        高云杰一脸慌乱的问。

        牛大鹏虽不愿承认,但事实如此,不承认也不行。

        “没错,一定是出事了,否则,他们不会让我过去。”

        牛大鹏一脸阴沉的说。

        “那可怎……怎么办?”

        高云杰满脸慌乱,“上午我们刚把钱打到扈主任账户上,这根本没法抵赖!”

        牛大鹏白了他一眼,镇定的说,

        “你慌什么?天塌不下来!”

        “我就说,这是我们公司给扈主任劳务费,让她帮我们企业做宣传的。”

        “这么做虽然不合规,但也不至于违法。”

        “他们奈何不了我!”

        “那就好!”

        高云杰悬着的心稍稍放松下来,“明天,我和您一起过去。”

        关键时刻,高云杰说出这话来,难能可贵。

        “不用!”

        牛大鹏一脸笃定的说,“万一我一时半会回不来,公司的事,你和雪娜商量着办!”

        吴雪娜是牛大鹏的绝对心腹,他对其深信不疑。

        “牛总,您不会有事的!”

        吴雪娜柔声劝慰道,“就算扈主任出事,也和你没关系。”

        “我知道,这事就这么定了。”

        牛大鹏沉声道,“这消息你们俩知道就行,千万不要泄露出去。”

        高云杰和吴雪娜听后,连声答应。

        “我去一趟舅舅家,你们先回去吧!”

        牛大鹏出声说。

        高云杰轻点一下头,领命而去。

        “牛总,真没事吗?”

        吴雪娜关切的问。

        “没事,那女人太张扬,一定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

        牛大鹏沉声道,“我们和他之间也就一万元瓜葛,没什么大不了的。”

        “牛总,我觉得您还是不要掉以轻心,和胡书记好好商量一下!”

        吴雪娜出声提议。

        牛大鹏听后,轻点一下头,拿起电话给胡守谦打过去。

        胡守谦对这事很重视,让牛大鹏立即过来。

        云鹏实业是东辰乡的支柱产业,胡守谦和牛大鹏又是舅甥关系。

        牛大鹏若是出事,他必然受到牵连。

        胡守谦对这事非常关.注,完全在情理之中。

        牛大鹏站起身来,走进夜幕中。

        片刻之后,牛大鹏将车停在胡家门口,急匆匆推门而入。

        胡守谦见到外甥后,急声问:

        “大鹏,怎么回事?”

        “那记者怎么会被市纪委拿下的?”

        牛大鹏满脸郁闷,沉声道:

        “我也是一头雾水,谁知道那傻女人得罪了什么不该得罪的人!”

        胡守谦眉头紧锁,出声问:

        “你觉得,她出事和上午的事没关系?”

        牛大鹏不敢怠慢,面露凝重之色,沉声说:

        “应该没关系吧!”

        “市纪委怎么可能关.注我们乡里的事呢?”

        “你说的也是,但这时间点也太巧合了。”

        胡守谦沉声道,“我担心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

        “可能性不大!”

        牛大鹏一脸笃定的说,“若是如此,市纪委不是打电话让我过去,而是直接上门带人了。”

        “对,你说的没错!”

        胡守谦轻点一下头,道,“我打电话托人打探一下情况。”

        “行,舅舅,你快点打!”

        牛大鹏急声催促。

        胡守谦略作思索,拿起话筒拨了个号码出去。

        打完电话,舅甥俩又商量起明天去市纪委的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