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 第83章 自食其果能怪谁

第83章 自食其果能怪谁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青云直上    !

        戴翔用眼睛的余光偷瞄正襟危坐的一台之长,心中暗道:

        “台长刚才提到云都的东辰乡,以后一定要多留心这地方,千万不能胡乱插手,免得多生事端!”

        刘利文和孟德志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根本不搭理戴翔。

        戴翔见状,心中暗骂道:

        “扈雪梅,你这个贱.货,给我惹出这么大麻烦!”

        “等会,老子一定将你往死里收拾。”

        刘利文不但是市电视台台长,还是市.委宣传部副部长。

        这样的大人物,戴翔巴结还来不及,怎么敢得罪他呢?

        一路上,扈雪梅都在想台长找她所为何事,但却始终想不明白。

        “难道真像许亮说的,前段时间搞了几个大新闻,台长要表扬我?”

        扈雪梅心中暗道。

        这想法刚一产生,便被她否决掉了。

        刘利文是市.委宣传部的大佬,很少过问台里的事。

        扈雪梅之前跑的几个新闻,虽算不错,但也不至于吸引刘部长的目光。

        “不是这事,那台长找我干什么呢?”

        扈雪梅百思不得其解,脸如同苦瓜一般。

        “扈姐,想什么呢?到了!”

        许亮出声提醒。

        扈雪梅这才发现车到电视台门口了,急声道:

        “小许,你把车开到行政楼下,我们一起上去。”

        扈雪梅心中有种不好之感,想要拉许亮垫背。

        “扈主任,我是个小记者。”

        许亮出声推辞,“还是别上去了。”

        扈雪梅用眼睛的余光扫了他一眼,心中暗道:

        “拿钱时,你挺痛快的!”

        “遇事想往后面躲,门都没有!”

        想到这,扈雪梅沉声道:

        “主任让你我一起过去,你看着办吧!”

        戴翔在电话里说了什么,许亮并不知道。

        扈雪梅将话说到这份上,借他个胆子,也不敢不过去。

        “既然是主任要求的,那我就和您一起过去。”

        许亮满脸堆笑道,“扈主任,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怕大老板不想见我这小人物!”

        扈雪梅懒得和他废话,连做两个深呼吸,将心情平复下来。

        许亮刚把车刹停,扈雪梅就伸手推开车门。

        她刚要下车,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沉声道:

        “小许,你把摄像机带着,防止台长他们要看!”

        许亮虽觉得没必要,但扈雪梅既然这么说了,他也只能答应。

        扈雪梅和许亮一前一后,直奔台长室而去。

        副台长孟德志等的不耐烦了,沉声道:

        “戴主任,你再打电话催一催,让他们快点过来。”

        “好的,孟台长!”

        戴翔掏出手机,刚要打电话,传来了笃笃的敲门声。

        “进来!”

        刘利文沉声道。

        扈雪梅推开门,满脸堆笑的走进门来。

        许亮紧随其后,满脸慌乱之色。

        “台长好!您找我?”

        扈雪梅脸上笑成了一朵花。

        虽然孟德志和戴翔都在场,但扈雪梅却无暇顾及,连招呼都没打。

        刘利文并未出声,而是抬眼看向戴翔。

        戴翔心领神会,急声问:

        “扈主任,你们今天去哪儿采访了?”

        扈雪梅见状,心中暗道:

        “看来台长是为了今天的事,我得小心应对。”

        “主任,按照台里的安排,我们去云都的沙头镇采访的。”

        扈雪梅对答如流。

        戴翔听后,长出一口气,悄悄用眼睛的余光扫向刘利文。

        扈雪梅的话证明他之前所言不虚,如此一来,这笔账就算不到他头上了。

        “除了沙头,你们有没有去云都的其他乡镇?”

        戴翔冷声问。

        这话的指代性非常明确,不给对方任何浑水摸鱼的机会。

        扈雪梅听到问话,满脸阴沉,心中暗道:

        “台长如此大动干戈,为的是东辰的事?”

        就在扈雪梅思索之时,孟德志沉声喝道:

        “这还要想吗?”

        “除沙头以外,你们有没有去云都的其他乡镇?”

        许亮见状,结结巴巴道:

        “孟……孟台长,我们还去了东……东辰乡!”

        “谁让你们去东辰乡的?”

        戴翔声色俱厉,“我?还是孟台?”

        扈雪梅见状,心中慌乱不已。

        她惹事了,否则,副台长孟德志和新闻部主任戴翔怎会都火冒三丈。

        他们俩的态度倒还在其次,最为关键的是一台之长刘利文的态度。

        台长虽从她进门后,一言不发,但阴沉的脸色说明了一切。

        扈雪梅虽不知道三位领导为何发这么大火,但她知道,必须及时自救,否则可玩完了。

        “主任,我们在沙头采访时,接到群众举报,说东辰乡运输公司的十多名司机驾车将乡政府的门给堵了。”

        扈雪梅故作镇定道,“根据台里重大新闻优先的原则,我们就赶过去了。”

        这理由天衣无缝,至少扈雪梅是这么认为的。

        刘利文抬眼狠瞪过去,沉声道:

        “扈主任不愧是新闻部的精英,黑的能让你说成白的。”

        这是扈雪梅和许亮进门后,台长刘利文说的第一句话。

        这话看似简单,却直接给这事定性了。

        扈雪梅心中慌乱不已,急声道:

        “台长,我说的都是真的,不信,您问小许!”

        许亮听到这话,硬着头皮说:

        “台长,扈姐,哦,不,扈主任确实接到群众举报,才带着我赶过去的。”

        “巧舌如簧!”

        刘利文沉声道,“说说你们的采访经过。”

        扈雪梅虽知台长的话有明显的倾向性,但这时候只能闷头向前冲了。

        “台长,事情的经过是这……”

        扈雪梅刚开口,副台长孟德志沉声道:

        “闭嘴,不用你说!”

        “小许,你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如有半点杜撰成分,后果自负。”

        许亮见孟德志的目光如同两道利箭一般投射过来,心中慌乱至极。

        一时之间,竟不知该如何出声。

        戴翔抬眼狠瞪,怒声道:

        “你耳朵聋了,还不快点说!”

        “好……好的!”

        许亮急声说,“我们在沙头镇采访时,扈主任突然接到热心村民的电话,我们便赶到了东辰乡,只见……”

        扈雪梅和许亮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因此,他的话对萧一凡极为不利。

        刘利文事先从秦竹韵处,了解到了事情的结果。

        听许亮说完后,面沉似水,沉声问:

        “扈主任,你有补充的吗?”

        “有,台长!”

        扈雪梅急声道,“东辰乡长不但欺压百姓,随意指使乡警抓人,还处处打压我们记者,处处抹黑新闻工作者,可恶至极!”

        面对台长的询问,扈雪梅丝毫不手软,竭尽抹黑之能事。

        刘利文面沉似水,沉声道:

        “照你这么说,东辰乡长萧一凡是十恶不赦之徒,没错吧?”

        扈雪梅轻点一下头,出声道:

        “台长,从某种程度上来评价,可以这么说!”

        “据我所知,他任乡长虽不足一月,但在老百姓当中的口碑却很好!”

        刘利文沉声喝问,“照你这么说,云都县领导和东辰的老百姓都瞎了眼了?”

        说到这,刘利文伸手在办公桌上用力一拍,怒发冲冠。

        孟德志见状,沉声道:

        “东辰乡的事本和你们无关,你违规采访也就罢了,竟还恶意抹黑一乡之长,扈雪梅,今天这事你若不说清楚,别想过关!”

        两位台长先后发飙,扈雪梅彻底懵了。

        “这……那什么……”

        扈雪梅支吾着说,“两位台长,我说的都是实话,你们总不能让我信口胡诌吧?”

        刘利文和孟德志的态度非常明确,力挺萧一凡。

        扈雪梅无奈,只能和他们硬钢了。

        戴翔见状,沉声道:

        “扈雪梅,两位台长在给你机会,你可别不识抬举!”

        这事差点牵连到戴翔,他自不会与之客气。

        扈雪梅虽不知刘利文等人为何力挺萧一凡,但她必须硬撑下去,否则,可就完了。

        “主任,如果实话实说,是不识抬举的话,那我认了!”

        扈雪梅故作淡定道。

        “你……”

        戴翔满脸怒色,一时却不知该如何出声。

        刘利文端起桌上的茶杯,轻抿一口香茗,沉声道:

        “扈主任,你一口一个实事求是,言下之意,我们都在胡说八道?”

        “台长,我绝无此意!”

        扈雪梅急声道。

        “看来,你们俩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让我们来看看,你是如何实事求是的!”

        刘利文沉声道,“小许,将摄像机放在桌上,孟台长,你和戴主任仔细看一看拍摄他拍摄的内容,一起来长长见识。”

        萧一凡给秦竹韵打电话时,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的很清楚。

        秦大美女则一字不漏的转告给了刘利文。

        许亮的摄像机里拍了什么,刘台长心知肚明。

        在这之前,许亮和扈雪梅胡说八道、颠倒黑白,他一点也不急。

        证据就在摄像机里,他们再怎么狡辩也没用。

        许亮听到这话,如遭电击,急声道:

        “台长,我拍的东西还没剪辑!”

        “等剪完之后,再给各位领导过目。”

        孟德志听后,满脸怒色,沉声喝问:

        “怎么,想将见不得人的东西都剪掉?”

        “将摄像机放在桌上,否则,立即给我走人!”

        孟德志作为分管新闻频道的副台长,手中握有生杀大权。

        要想开掉一个小记者,易如反掌。

        何况这事还有大老板的支持,更是有恃无恐。

        许亮为了成为记者,没少花心思。

        面对孟德志的警告,他不敢有丝毫怠慢,连忙将摄像机交了出来。

        “拿出录像带,难道还要我来动手?”

        戴翔冷声喝问。

        三位大佬联袂出手,许亮吓坏了,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珠。

        他顾不上擦汗,取出录像带递过去。

        戴翔接过录像带,放进事先准备好的播放设备里。

        扈雪梅和许亮在沙头只采访了十来分钟,就去了东辰乡。

        戴翔调试好后,请刘利文和孟德志观看。

        虽说录像只有二十多分钟,但扈雪梅却有种度日如年之感。

        当播放到出言威胁萧一凡时,她再也按捺不住了,急声道:

        “台长,当时的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的,您听我解释。”

        “闭嘴!”

        孟德志怒火中烧,“摄像机拍的非常清楚,你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我们一清二楚。”

        扈雪梅见状,意识到彻底完了。

        她长叹一声,如同被抽了尾筋的小龙虾瘫坐在椅子上不动弹了。

        当录像带播放完后,戴翔怒声道:

        “扈雪梅,你干的好事!”

        “难怪台长说你是颠倒黑白、无中生有,你真是无耻至极!”

        戴翔本以为扈雪梅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惹的台长勃然大怒。

        当看完采访录像时,他才知道怎么回事。

        扈雪梅将新闻工作者的脸彻底丢尽了,难怪他会如此恼火!

        “台……台长,我错了!”

        扈雪梅边哭边说,“求您再给一次机会,我保证,绝不会再有下次了。”

        副台长孟德志接过话来,沉声道:

        “下次的事,以后再说,先把眼前的事解决掉。”

        “好……好的!”

        扈雪梅哭丧着脸说,“孟台,请您批评!”

        “你为什么如此黑萧乡长?”

        孟德志一脸阴沉的说,“云鹏实业的人给了你多少好处?”

        这起事件并不复杂,以孟德志的眼光看出其中的猫腻,没有半点问题。

        这帮司机分明是受云鹏实业的人指使,才去乡政府闹事的。

        扈雪梅不遗余力的帮他们站台,不收好处才怪呢!

        这事非常关键,不是闹着玩的。

        扈雪梅听后,急声道:

        “孟台,您误会了!”

        “我没收云鹏实业任何好处,只是看不惯姓萧……萧乡长的做法,才打抱不平的!”

        孟德志见状,再也按捺不住了,怒声喝道:

        “扈雪梅,你少在这信口胡诌!”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若不把这事说清楚,我立即给市纪委的领导打电话。”

        扈雪梅见孟台长的态度如此强硬,一时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中。

        孟德志这话是在吓唬她,这是电视台内部的事,捅到市纪委去,刘利文脸上也没光。

        戴翔抬眼狠瞪许亮,沉声道:

        “小许,你们收了云鹏实业多少好处?”

        “说实话,一旦纪委介入,你不但保不住饭碗,还得承担法律责任。”

        “你好好掂量一下,说,还是不说?”

        许亮刚工作两年,哪儿见过这架势,结结巴巴的说:

        “主……主任,我只拿了三……三千!”

        “其他的,全都在扈主任那儿!”

        为了表示自己没说假话,许亮将扈雪梅刚给他的三千元掏了出来。

        “扈雪梅,你还有什么说的?”

        戴翔沉声道,“快点说,你收了多少钱?”

        扈雪梅见大势已去,只得有气无力道:

        “我收了七……七千!”

        “台长,我全都交出来,您饶了我这一回吧!”

        刘利文抬眼狠瞪着她,冷声道:

        “作为新闻工作者,为了区区七千块钱就信口雌黄,混淆是非,你的良心何在?你的职业道德何在?”

        “孟台长,给市纪委的陈书记打电话,我亲自和他说!”

        “好的,台长!”

        孟德志站起身,拨了个号码出去。

        “啊——”

        扈雪梅惨叫一声,瘫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