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 第82章 意忘形惹祸端

第82章 意忘形惹祸端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青云直上    !

        扈雪梅和许亮两名记者走后,这事便告一段落了。

        司机们将货车开走,东辰乡政府门前重新恢复平静。

        萧一凡领着党政办副主任郑家亮和秘书秦东良上楼而去。

        常务副乡长常骏将这一幕看在眼中,脸上露出几分阴沉之色。

        昨晚,牛大鹏隐晦的提了一下,今天要让萧一凡吃不了兜着走。

        常骏知道,眼前这一出,十有八.九是牛总搞出来的。

        这一连环计确实够阴险,稍有不慎,就会上套。

        萧一凡除和记者硬顶外,将货车司机和派出所长拿捏的死死的,罗广庆还被送进了局子里。

        面对那名女记者时,萧一凡的表现非常强硬。

        常骏觉得他一定有后手,否则,绝不会如此冲动。

        “他妈的,姓萧的虽然年轻,但处世却非常老道!”

        常骏心中暗道,“我未必是他的对手,以后对他敬而远之。”

        萧一凡回到办公室后,肯定了郑家亮和秦东良的表现。

        两人在关键时刻的表现都可圈可点,为萧一凡分担了不少压力。

        听到乡长的夸赞后,两人都露出了开心的笑意。

        两人走后,萧一凡立即拿起电话,拨通了红颜知己秦竹韵的电话。

        他敢于硬怼女记者,依仗的正是秦大美女。

        秦竹韵是市.委副书记杜锦荣的儿媳,摆平这点小事,易如反掌。

        接到萧一凡的电话后,秦竹韵很开心。

        听完他的话后,美女笃定的说:

        “一凡,放心,这事包在我身上。”

        “市.委宣传副部长兼电视台长刘利文是我公爹的老部下,我给他打个电话就行。”

        萧一凡听后,彻底放下心来,连声道谢。

        “一凡,你这也太没诚意了!”

        秦竹韵娇声道,“空口说白话不行,必须请我吃大餐!”

        “没问题!”

        萧一凡一脸坏笑,压低声音道,“下次请你吃烤香肠!”

        “好的,我最喜……”

        秦竹韵说到这,猛的回过神来,意识到这话有歧义。

        “一凡,你坏死了,讨厌!”

        秦竹韵俏脸羞红,低声啐道。

        萧一凡呵呵坏笑道:

        “你刚才可是答应了,不得反悔,嘿嘿!”

        秦竹韵娇声说了声讨厌,便挂断了电话。

        萧一凡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意,不但解决了难题,还逗了下秦大美女。

        一举两得。

        秦竹韵调整一下情绪,拿起电话给市.委宣传副部长兼电视台长刘利文打过去。

        电话接通后,秦竹韵柔声说:

        “刘叔叔,您好,我是秦竹韵!”

        “竹韵,你好!”

        刘利文出声道,“这时候给叔叔打电话,有事?”

        “我有件小事,想请您帮个忙!”

        秦竹韵出声道。

        “什么事?你说!”刘利文一脸正色道。

        秦竹韵听后,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刘利文满脸阴沉,怒声道:

        “竹韵,竟有这事?”

        “没错,刘叔!”

        秦竹韵柔声说,“他们摄像机里什么都有,您一看就知。”

        “好,我知道了!”

        刘利文沉声道,“等他们回来,我一定将事情弄清楚,你等我电话!”

        秦竹韵连声道谢,随后挂断电话。

        刘利文满脸阴沉,拿起电话给分管新闻频道的副台长孟德志打过去。

        “孟台长,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顺便将戴翔叫上!”

        刘利文沉声道。

        孟德志听到大老板说话态度不善,连忙应声答应。

        刘利文不但是芜州电视台长,还是市.委宣传部副部长。

        这一身份使得他在电视台里说一不二,孟德志等人对他唯命是从。

        孟德志走进新闻部主任办公室,沉声道:

        “戴主任,你们新闻部是不是出岔子了?”

        戴翔起身相迎,听到问话,脸色当即阴沉下来:

        “孟台长,我们有什么做的不到位的,请您批评指正!”

        孟德志轻摆两下手,沉声道:

        “戴主任,你我之间合作多年,说是兄弟也不为过。”

        “我这没问题,而是大老板那……”

        戴翔脸上露出几分慌乱之色,急声问:

        “大老板说,我们新闻频道出问题了?”

        “那倒没有!”

        孟德志眉头紧锁,“他刚给我打电话,让你我一起过去,说话的态度很严肃。”

        刘利文虽在台里一家独大,但很少摆领导的架子。

        孟德志作为副台长,很受器重。

        如果没出意外状况,他给其打电话,态度绝不会如此严肃。

        戴翔听到这话,面沉似水,急声道:

        “今天我一直都在新闻部,没出什么问题呀!”

        “走,我们快点过去,免得大老板等急了!”

        孟德志出声道,“过去后,机灵点,先弄清怎么回事,及时处理!”

        “好的,孟台长!”

        戴翔急声道,“万一出事,您可得帮我说两句好话!”

        “放心,咱俩谁跟谁,走吧!”

        孟德志面带微笑道。

        戴翔不敢怠慢,冲其做了个请的手势,快步出门而去。

        孟德志在台长办公室门前站定,抬手轻敲两下门。

        “请进!”

        刘利文沉声道。

        孟德志推门而入,面带微笑道:

        “台长好,请问您有什么吩咐?”

        戴翔满脸堆笑,连声打招呼。

        刘利文冲着孟德志轻点一下头,伸手指了指沙发,示意他坐下。

        孟德志轻点一下头,在沙发上坐定。

        戴翔见状,只得乖乖站着。

        “你们新闻部今天有人去云都了吗?”

        刘利文沉声问。

        戴翔作为新闻部主任,工作是非常尽职的,对手下人的行踪了如指掌。

        “台长,今天,扈雪梅和许亮去云都的沙头镇采访乡村党建工作。”

        戴翔对答如流。

        “你确定是去沙头,而不是东辰?”

        刘利文沉声问。

        戴翔脸上露出几分疑惑之色,急声道:

        “台长,确定!”

        “我亲自安排他们过去的,绝不会错。”

        “哦,既然如此,那他们怎么去东辰乡了?”

        刘利文冷声问。

        “他们去东辰乡了,不……不可能吧?”

        戴翔脱口而出道。

        “怎么,戴主任,你觉得我在撒谎?”

        刘利文冷声问。

        戴翔满脸慌乱,急声解释:

        “台长,我绝无此意,您千万别误会!”

        “我只是说漏嘴了,请您见谅!”

        说到这,戴翔连忙抬眼看向孟德志,请他帮着说好话。

        戴翔是孟德志手下的得力干将,两人之间的私交也不错。

        关键时刻,他不能坐视不理。

        “戴主任,你怎么和台长说话呢?”

        孟德志怒声喝道,“你还不快打个电话,将情况弄清楚!”

        呵斥完戴翔,孟德志掏出烟来,面带微笑道:

        “台长,戴主任绝没有质疑您的意思,他只是一时说漏嘴了!”

        “来,抽支烟,消消火!”

        刘利文尽管很恼火,但孟德志的面子还是要给的,伸手接过了烟。

        孟德志连忙帮台长点上火,脸上挂着恭敬的笑意。

        戴翔见状,不敢怠慢,连忙拨通扈雪梅的电话。

        “扈姐,那个姓萧的乡长太张扬了。”

        “他以为我们是东辰乡的小科员,这次回去将录像好好剪辑一下,整死他!”

        许亮满脸堆笑道。

        扈雪梅虽是个其貌不扬的女人,但却很有手腕,否则,也不可能成为新闻部副主任。

        “行,这事交给你去办。”

        扈雪梅满脸阴沉道,“我只有一个要求,将他往死里黑。”

        “好的,扈姐,我办事,您放心!”

        许亮脸上的笑意更甚了。

        就在这时,扈雪梅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牛总的电话来了。”

        扈雪梅满脸堆笑道,“小许,好好干,少不了你的好处。”

        “喂,牛总,你好!”

        扈雪梅一脸正色的说。

        “扈主任,您好!”

        牛大鹏在电话里沉声道,“想不到姓萧的竟如此嚣张,连您都敢怼,真是太不像话了!”

        这话看似满含关切,实则却有煽风点火之意。

        扈雪梅听后,恶狠狠的说:

        “牛总,这事你就别操心了,我一定让他哭都找不着调门!”

        “你安排的那派出所长太不给力,一点作用都没有。”

        牛大鹏脸上露出几分尴尬之色,出声道:

        “姓萧的毕竟是一乡之长,他不敢做的太过分了。”

        “扈主任,拜托您了!”

        “我只有一个要求,将他往死里整。”

        扈雪梅脸上露出几分阴冷的笑意,沉声说:

        “牛总,有些事点到为止就行了,没必要说的如此直白。”

        “行,扈主任,麻烦您了!”

        牛大鹏沉声道,“我先给您的银行卡上打五千,剩下的一半完事再说,您看怎么样?”

        扈雪梅脸上露出几分不快之色,冷声问:

        “怎么,牛总信不过我?”

        牛大鹏听后,急声道:

        “不,不,扈主任,您误会了!”

        “我绝没有信不过您的意思。”

        “行,我这就将所有钱都打过去。”

        扈雪梅仍不满足,沉声道:

        “牛总,你那派出所长根本没发挥作用,这事的难度增大了。”

        “这点钱不够,你得多给点!”

        牛大鹏见对方要加钱,急声道:

        “扈主任,我们事先商量好的,您临时加价不太合适吧?”

        扈雪梅刚要出声,突然又有电话进来了。

        当见到顶头上司——新闻部主任戴翔的电话后,扈雪梅沉声道:

        “你按照事先商定好的,将钱打过来,我接个重要电话,再见!”

        听到耳边传来的嘟嘟忙音,牛大鹏一脸懵逼,心中暗道:

        “这是怎么回事?突然又不要涨价了,便宜我了!”

        扈雪梅接通戴翔的电话,满脸堆笑问:

        “主任,请问有什么指示?”

        戴翔满脸阴沉,冷声问:

        “你在哪儿呢?”

        扈雪梅听出戴翔的语气不善,急声说:

        “我在云都回市里的路上,请问您有什么指示?”

        “你回来了,行,等你到台里再说。”

        戴翔沉声道,“速度快点,到台里后,直接到台长这来。”

        “孟台长办公室吗?”

        扈雪梅出声问。

        “台长办公室!”

        戴翔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扈雪梅听后,只觉一头雾水,脸上露出懵逼的神色。

        刘利文不但是一台之长,还是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很少亲自过问台里的事,怎么会突然召见她呢?

        许亮见扈雪梅脸色不对,急声问:

        “扈姐,怎么回事?主任说什么?”

        扈雪梅满脸阴沉,冷声道:

        “没什么?台长让我们过去一趟!”

        “哪位台长?”

        许亮急声问。

        “大老板!”扈雪梅的脸色更阴沉了。

        “啊,大老板怎么会让我们过去?”

        许亮脸上露出几分慌乱之色。

        刘利文在市电视台一家独大,许亮这类小记者见到他,很是发怵。

        “不知道,没事!”

        扈雪梅说到这,只听见嘟的一声,有条短信进来了。

        “牛总的钱打过来了。”

        扈雪梅脸上露出开心的笑意,出声道:

        “给,这是你的!”

        扈雪梅从钱包里数了三千,递过去。

        许亮接过烟,满脸开心,连声向扈雪梅道谢。

        “小许,跟在姐后面好好干。”

        牛大鹏给扈雪梅转了一万,她只给其三千。

        许亮也觉得理所当然,并无不妥。

        扈雪梅一脸装逼的说,“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

        “没问题,扈姐!”

        许亮一脸巴结的说,“以后,我只听您的,您指向哪里,我就打向哪里。”

        扈雪梅嘴角露出几分得意的笑,随即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脸色阴沉下来,沉声道:

        “小许,快点开!”

        “主任转达的是大老板的指令,不能怠慢。”

        “好的,扈姐,您说大老板找我们干什么?”

        许亮满脸堆笑的问。

        “大老板的心思,谁能猜到?”

        扈雪梅沉声道,“等到台里,就知道了。”

        许亮溜须拍马道:

        “扈姐,前段时间,您报道了好几个大新闻。”

        “大老板会不会要嘉奖您?”

        “谁知道呢!”

        扈雪梅故作矜持道,“不说了,快点开车吧!”

        许亮轻嗯一声,集中注意力,右脚轻踩油门,驾车向前疾驰而去。

        戴翔挂断电话,冲着刘利文,满脸堆笑道:

        “台长,他们在赶回来的路上了。”

        “我让他们到台里后,直接来您办公室。”

        大老板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戴翔生怕牵连其中,因此并未和扈雪梅多说,而是让她直接过来。

        刘利文轻嗯一声,沉声道:

        “戴主任,你要强化新闻部门的纪律意识,老百姓说记者是无冕之王,他们便当真了!”

        “有些人目无组织,毫无纪律可言!”

        “你作为新闻部主任,一定要敢于动真碰硬,将这些害群之马揪出来!”

        刘利文的态度非常严肃,副台长孟德志连连向戴翔使眼色,示意他赶紧表态。

        “台长,我回去后,一定狠抓作风建设。”

        戴翔急声道,“决不允许再出现类似事件。”

        刘利文轻点一下头,沉声道:

        “出问题不可怕,我们作为领导一定要有刮骨疗毒的决心和勇气。”

        “坐下来说罢!”

        戴翔听到这话,暗暗松了口气,连忙在沙发上坐了个屁股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