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 第81章 破局

第81章 破局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青云直上    !

        芜州距离东辰乡三四十公里,而且路况不佳。

        作为市电视台记者,扈雪梅、许亮绝不可能在十多分钟赶过来。

        萧一凡怀疑他们的来意,再正常不过了。

        “我们去沙头镇采访,得知东辰出事,就赶过来了。”

        扈雪梅沉声道,“萧乡长,不知你对这一回答,是否满意。”

        沙头和东辰之间隔着一个乡镇,从那赶过来,十多分钟勉强够用。

        尽管如此,仍有问题。

        运输公司的司机一到乡里,他们就要得到消息,否则,还是来不及。

        萧一凡将眼前的事联系起来,当即便明白怎么回事了。

        司机堵门,乡警抓人,记者报道,三位一体,针对性非常之强。

        萧一凡嘴角露出几分若有似无的笑意,心中暗道:

        “姓牛的,你的想法不错,但还是欠点火候。”

        这记连环招最为狠辣之处是乡警抓人,点燃货车司机心中的怒火,双方爆发激烈冲突。

        记者将这一幕拍摄下来,进行报道。

        如此一来,他的乡长一职可就岌岌可危了。

        在他的强势干预下,司机和乡警并未爆发矛盾冲突,这局便破了一半了。

        “扈记者,即便如此,你们的速度也足够快的!”

        萧一凡冷声道。

        扈雪梅微微一愣,沉声道:

        “新闻报道的特点就是迅速及时,这是我们记者的坚守!”

        萧一凡冷冷的扫了他一眼,便不再搭理他了。

        “各位司机兄弟,你们先将车开走,别堵在大门口。”

        萧一凡冲着司机道,“我一定尽快解决这事,绝不会让你们无货可拉!”

        “兄弟们,我们不听他忽悠!”

        罗广庆扬声道,“什么时候有货拉,让他说清楚。”

        听到这话,众司机纷纷斥问,什么时候能拉货?

        “明天!”

        萧一凡掷地有声道,“明天,我一定让你们有货可拉!”

        这话一出,众司机纷纷低头窃窃私语起来。

        作为司机,最担心的就是无货可拉。

        萧一凡作为一乡之长,既然明确表态明天可拉货,他们没理由再闹下去了。

        罗广庆见情况不对,扬声道:

        “姓萧的,你忽悠谁呢?”

        “你和牛总不对付,他怎么可能再让我们拉货呢?”

        “谁说去云鹏实业拉货的?”

        萧一凡沉声道,“放眼整个云都,除了云鹏实业,就没有企业需要运货了吗?”

        罗广庆听到这话,愣住了,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

        就在这时,秦东良上前一步,似有话说。

        萧一凡见状,连忙侧身,将右耳探过去。

        “乡长,我查过运输公司货车司机名单了,没有叫罗广庆的。”

        乡运输公司司机虽不是正式工,但也不同于临时工,不是谁想进就能进的。

        萧一凡的脸上当即阴沉下来,两眼狠瞪罗广庆。

        秦东良对萧一凡说的,声音虽小,但罗广庆还是隐约听到了他的名字。

        当见到萧一凡的目光投射过来时,很有几分心慌,下意识就要往后退。

        做贼心虚!

        萧一凡见状,沉声问:

        “你叫罗广庆,没错吧?”

        罗广庆见状,只得硬着头皮道:

        “没错,怎么,你想要打击报复?”

        “市电视台的记者在这,我可不怕你!”

        萧一凡将他的拙劣表演看在眼里,沉声反问:

        “谁说打击报复你的?你不会干了坏事,心虚吧?”

        罗广庆脸上露出几分不屑之色,冷声道:

        “我有什么心虚的,真是笑话!”

        “你是运输公司的司机吗?”

        萧一凡突然发问。

        罗广庆微微一愣,应声道:

        “我当然是运输公司的司机。”

        “哦,那司机花名册上为什么没你的名字?”

        萧一凡怒声喝问。

        “我前段时间刚进运输公司的,还没登……登记呢!”

        罗广庆略显慌乱的说。

        萧一凡一眼看出他在撒谎,沉声道:

        “你什么时候入职的?”

        “上……上个月!”

        罗广庆支吾着说。

        “你确定是上个月入职的?”

        萧一凡冷声追问。

        “确……确定!”

        “上月几号?”

        “我记……记不清了!”

        “大概,上旬、中旬,还是下旬?”

        萧一凡穷追不舍,“你若回答不上来,我就怀疑你在胡说八道!”

        说到最后时,萧一凡声色俱厉。

        罗广庆慌乱至极,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他根本不是运输公司的,而是云鹏实业的运输车队队长。

        由于能言善辩、巧舌如簧,才被牛大鹏委以重任的。

        他做梦也没想到,在如此混乱之时,萧一凡竟会让人核查他的身份,一时间很是被动。

        “中……中旬入职的!”

        罗广庆信口胡诌道。

        “我手中的花名册是本月最新的,上面并没有你的名字。”

        萧一凡沉声说,“而且工资表上也没有,你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罗广庆没想到萧一凡的准备如此充分,根本不给他浑水摸鱼的机会。

        “没错,你不是运输公司的司机,但他们都是我兄弟。”

        罗广庆用手一指众司机,扬声道,“我陪他们一起来讨要说法,有什么问题?”

        看着罗广庆一副强词夺理的做派,萧一凡脸上露出几分阴沉之色,伸手指着罗广庆,怒声道:

        “孙所长,此人涉嫌扇动不明真相的司机闹事,将他拿下!”

        孙文韬没想到萧一凡会突然发飙,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萧一凡转头回瞪,冷声问:

        “怎么,孙所长,你没听见我的话?”

        孙文韬见状,急声道:

        “听见了,乡长!”

        “那为什么不执行?”萧一凡冷声喝问。

        “乡长,眼下的情况非常复杂,我怕贸然抓人,会惹出事端来。”

        孙文韬沉声道。

        “出事和你无关!”

        萧一凡冷声道,“照我的话去做!”

        孙文韬面露无奈之色,冲着手下的乡警道:

        “你们耳朵聋了,没听见乡长的话?”

        “将罗广庆拿下!”

        所长发话,立即有两名乡警直奔罗广庆而去。

        罗广庆知道孙文韬和牛总是铁杆兄弟,本以为对方不会抓他。

        听到他发号施令后,吓坏了。

        “孙所,这事和牛总有关,你不能这么做!”

        罗广庆急声说。

        萧一凡听到这话,嘴角露出几分坏笑,沉声问:

        “姓罗的,牛总和这事有什么关系?”

        罗广庆情急之下说漏嘴了,听到问话,立即闭口不言。

        孙文韬见此状况,心中暗骂:

        “你这傻叉,在关键时刻提牛大鹏,你想将他拽下水?”

        “我不管这事和谁有关!”

        孙文韬一脸严肃道,“乡长说,你涉嫌煽动司机闹事,去所里走一趟再说!”

        这话看似毫无问题,实则却暗含警告之意,让罗广庆别再胡说八道。

        罗广庆非常精明,否则,牛大鹏也不会对她委以重任。

        尽管如此,面对眼前的境况,他也有点懵。

        不知该束手就擒,还是针锋相对,抑或逃之夭夭?

        在他犹豫不决时,两名乡警已上前将他控制住了。

        罗广庆见状,意识到挣扎已毫无意义,索性扬声道:

        “姓萧的,我只是帮司机兄弟们说两句话,你凭什么抓我?”

        “难道在东辰乡,老百姓连开口说话的权利,都没有了?”

        这话言辞激烈,有意挑起司机和萧一凡的对立情绪,用心险恶。

        扈雪梅意识到这是个好机会,连忙示意同事将摄像头对准萧一凡。

        许亮心领神会,连忙转换镜头。

        萧一凡丝毫不慌,一脸淡定道:

        “你不是运输公司的司机,却在这胡搅蛮缠,煽动闹事。”

        “这和正常的表达诉求是两回事,你别想抵赖,堵在乡政府门口的货车就是证明。”

        “司机朋友们,就是在你的煽动下,才将车堵在门口的。”

        “他们是不明真相、被人利用,而你则是蓄意为之,知法犯法。”

        “不抓你,抓谁?”

        罗广庆不甘心束手就擒,扫了一眼摄像机,大声喊起冤来:

        “姓萧的,你滥用职权,诬陷好人,我要去县里告你,让纪委过来查你!”

        萧一凡丝毫不怵,沉声道:

        “你尽管去,我等着你!”

        “在这之前,你得先将犯的事说清楚!”

        罗广庆见状,大声哭嚎起来。

        他心里很清楚,如果被定性为煽动运输公司的司机闹事,可是要承担刑事责任的。

        为了这事,身陷囹圄,那也太倒霉了。

        就在这时,市台记者扈雪梅上前一步,沉声问:

        “萧乡长,仅凭你一句话,就可认定他煽动司机师傅闹事吗?”

        “你这行为是典型的权大于法!”

        萧一凡听到女记者咄咄逼人的话语,沉声道:

        “扈记者,你同事的摄像机一直在拍着,事情的来龙去脉,再清楚不过了。”

        “难道他的所作所为,不是在煽动司机闹事?”

        为了印证自己所言非虚,萧一凡伸手指向堵在乡政府门口的货车。

        “你对着那拍!”

        萧一凡沉声道,“喏,这就是证明!”

        许亮下意识将摄像机对准了堵在乡镇府门口的卡车,想要挪开,为时已晚。

        扈雪梅见状,沉声道:

        “罗广庆不过帮司机说了两句话,怎么就成了煽动他们闹事了?”

        “你的这顶高帽子戴的未免太牵强了吧?”

        “扈记者说的没错!”

        罗广庆急声道,“姓萧的看我不顺眼,滥用职权,有意将我往死里整!”

        作为云鹏实业的运输车队队长,罗广庆很有点见识,紧扣萧一凡“滥用职权”不放。

        秦东良接了个电话,匆匆挂断,快步走过来。

        “姓罗的,你少在这信口雌黄!”

        秦东良怒声喝道,“你作为云鹏实业的运输车队队长,煽动运输公司的司机到乡里来闹事,这是板上钉钉的事,你别想抵赖!”

        为了弄清罗广庆的身份,秦东良特意打电话询问了知情人。

        罗广庆见他的身份曝光,脸上露出几分慌乱之色。

        “你是云鹏实业的运输车队队长,煽动乡运输公司的司机来这闹事,是何居心?”

        萧一凡怒声喝道,“你倒是解释呀?”

        罗广庆心慌意乱,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

        “萧乡长,他就算是云鹏实业运输车队的队长,难道就不能帮同行说两句公道话?”

        扈雪梅冷声问道,“只要一开口,就成煽动闹事了?”

        萧一凡抬眼看过去,沉声道:

        “扈记者,你这话分明是强词夺理。”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不妨直说!”

        扈雪梅略作思索,将心一横,沉声道:

        “萧乡长,我觉得这事是个误会,你将人放了,我们也不报道这事。”

        “你看怎么样?”

        两名记者突然出现,萧一凡早就看出猫腻。

        现在扈雪梅又如此直白的帮罗广庆,其用意不言自明。

        “你在和我谈条件?”

        萧一凡冷声问。

        “你硬要这么理解,也没问题。”

        扈雪梅沉声说,“你放人,我们不报道。这事到此为止,怎么样?”

        “不怎么样!”

        萧一凡并不买账,冷声道,“你们的摄像机一直开着,你如果报道,请注意完整性。如果胡乱剪辑的话,你要承担所有责任。”

        扈雪梅脸上露出几分不屑之色,沉声怼道:

        “萧大乡长,你以为你是谁,能管到我们头上来。”

        “我就胡乱剪辑,你能怎么着?”

        听到如此充满挑衅意味的话语,萧一凡一脸淡定,沉声道:

        “你说的,摄像机已全部拍摄下来了。”

        “你一定会为此付出代价!”

        “哦,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让我付出代价!”

        扈雪梅冷声道,“我在市电视台等着你!”

        “好的,没问题!”

        萧一凡胸有成竹的说。

        扈雪梅轻蔑的扫了他一眼,心中暗道:

        “你只是个小乡长而已,我是市台的记者,你还动我,真是痴人说梦!”

        “今日新闻的标题,我都想好了,如此乡长太张扬,一声令下乱抓人。”

        扈雪梅一脸阴沉,冷声问,“不知你们县领导看到这报道后,会不会撸掉你头上的乌纱帽?”

        萧一凡并不以为意,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丝阴冷的笑意:

        “扈记者,你放心,你的这条新闻绝对报道不出来。”

        “不信,让我们拭目以待!”

        扈雪梅抬眼狠瞪萧一凡,沉声道:

        “萧乡长,你也太自大了!”

        “芜州可不是小小的东辰乡,你说的话不管用!”

        “我说的话有用没用,你很快就会知道的。”

        萧一凡针锋相对。

        “行,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扈雪梅怒气冲冲道,“许亮,走,我今晚就让这报道上电视。”

        萧一凡脸上的笑意更甚了,冷声说:

        “我今晚一定坐在电视机前等着看,希望扈记者别让我失望。”

        “请萧乡长放心!”

        扈雪梅一脸得意道,“我是市电视台新闻部的副主任,这点主还是做得了的!”

        “但愿吧!”

        萧一凡一脸戏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