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 第79章 老子信你个鬼

第79章 老子信你个鬼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青云直上    !

        运输公司经理顾德奎到乡纪委后,拒不配合,什么也不愿说。

        纪明坤老虎吃刺猬——无从下口,拿到欠条,他欣喜若狂。

        回到办公室,纪明坤将欠条认真查看一番,直奔审查室而去。

        小李见纪明坤亲自过来,连忙出声招呼。

        另一工作人员立即起身,让出椅子。

        纪明坤坐定,满脸严肃,两眼直视顾德奎。

        顾德奎见纪明坤的目光如两道利箭投射过来,心中暗道:

        “姓纪的莫非查到什么证据了?”

        “否则,怎么会亲自过来呢?”

        顾德奎心里虽没底,但却佯作镇定。

        “顾经理,你我之间也算是熟人,你这么硬扛着,有意思吗?”

        纪明坤冷声问。

        顾德奎故作镇定道:

        “纪书记,您这话什么意思?我听不明白!”

        “年后,我们虽没去运输公司上班,但我们都去云鹏实业了。”

        “牛总那有我们的考勤记录,不信,你去查!”

        顾德奎有意无意提及“牛总”,俨然将牛大鹏当成他的护身符。

        牛大鹏和顾德奎合穿一条裤子,别说考勤记录,就算工资表也能弄出来。

        他说这话时,底气十足。

        纪明坤一眼看穿他的想法,嘴角露出几分不屑之意,冷声道:

        “顾经理,你是东辰乡的干部,不是云鹏实业的员工?”

        “给你发工资的是东辰乡党委政府,而不是云鹏实业。”

        “哦,不对,他们也给你发工资!”

        “没错吧?”

        纪明坤等人非但不用上班,还可领双份工资。

        这事早在乡里传开了。

        “纪书记,牛总给我们的辛苦费,并非工资。”

        顾德奎沉声说,“这是两个概念,请你不要混为一谈!”

        “随你怎么说吧?”

        纪明坤沉声道,“不管怎么说,乡里都给你们发工资的,而你们却半年没到运输公司上班,这不是吃空饷,是什么?”

        顾德奎一脸淡定,出声道:

        “纪书记,你错了!”

        “运输公司和云鹏实业进行深度合作,我们过去上班,和在公司里一样!”

        “我们并未耽搁任何一项工作,何来吃空饷一说?”

        纪明坤抬眼狠瞪,冷声问:

        “既然如此,那运输公司怎么拖欠数十万外债的?”

        “商业经营有风险,哪家公司能保证稳赚不赔?”

        顾德奎冷声反问。

        纪明坤满脸阴沉,沉声问:

        “运输公司一共欠云鹏实业多少钱?”

        “你一直说你在认真工作,不会不知道吧?”

        “这我当然知道,怎么会不知道呢?”

        顾德奎一脸淡定。

        “多少?”

        “三十九万多,不到四十万。”

        “你确定,运输公司欠云鹏实业三十九万多?”

        纪明坤冷声问。

        “确定!”

        顾德奎用眼睛的余光偷瞄他一眼,补充道,“其中有一年的货款没结算,大约十多万吧!”

        “货款结算的事暂且放在一边。”

        纪明坤沉声道,“这三十九万都是运输公司欠的?”

        说这话时,他有意将“运输公司”四个字说的很重。

        顾德奎心里咯噔一下,暗想道:

        “姓纪的难道发现其中大部分借款,都是我私人拆借的了?”

        尽管心中不安,但顾德奎脸上却丝毫也没表露出来。

        “没错,怎么,纪书记,有问题吗?”

        顾德奎转守为攻。

        “这些欠条是你个人名义借的钱,怎么成公司借款了?”

        纪明坤一脸阴沉道,“你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欠条上的问题显而易见,纪明坤发现,并不足为奇。

        顾德奎对此,早有准备。

        “云鹏实业规定,企业借款必须给百分之五的利息。”

        “我凭借和牛总的私人关系,以个人名义借款,帮公司省下这笔利息。”

        “我这儿一贯低调,纪书记不用表扬我了!”

        顾德奎一脸淡定的说。

        纪明坤听到这话,差点没把肺气炸,心中暗骂:

        “老子见过不要脸的,但不要脸成你这样的,却是第一次见到。”

        “顾德奎,你确定,这话句句属实?”

        纪明坤沉声问,“我现在代表组织和你谈话,信口胡诌是要承担责任的。”

        顾德奎故作镇定,沉声说:

        “我说的句句属实,如有不实,愿承担一切责任!”

        “行,你说的这些,我会去核实的。”

        纪明坤面沉似水,冷声道,“如果发现问题,你将承担所有责任!”

        “行,没问题!”

        顾德奎笃定的说,“这事只有我和牛总知道,你随时都可去找他核实!”

        这话说的很绝,不留半点漏洞。

        “这么大的事,你一个人就能拍板了?”

        纪明坤冷声问。

        “这对运输公司来说,是好事。”

        顾德奎沉声道,“我作为经理,有什么不能拍板的?”

        不等纪明坤回答,他又补充道:

        “这事若是泄露出去,牛总就不好操作了。”

        “人家帮了我这么大忙,我总不能再给他添麻烦吧?”

        顾德奎说的头头是道,理由十分充足。

        纪明坤怒目圆瞪,沉声道:

        “顾德奎,我今天明确告诉你,真的假不了,假的同样真不了。”

        “你好自为之!”

        顾德奎嘴角微微上翘,冷声道:

        “谢谢纪书记的提醒!”

        “我说的都是实话,如有半句虚言,任凭你处置。”

        看着顾德奎一脸得意的表情,纪明坤满心怒火,站起身来,出门而去。

        “纪书记,慢走,不送了!”

        顾德奎一脸张扬。

        小李见状,伸手在桌上用力一拍,怒声道:

        “姓顾的,人家利用你,想拿下运输公司。”

        “你如傻子一般,被耍的团团转,还自鸣得意,真是脑子进水了!”

        顾德奎白了他一眼,脸上虽不以为意,心里却有几分不淡定。

        当晚,牛大鹏和常骏在某高档酒店的包房里,推杯换盏。

        “牛总,要不这事还是算了。”

        常骏满脸阴沉,眉头紧蹙,“姓萧的紧盯这事不放,若是出点岔子,我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怎么,常哥,姓萧的将你吓破胆了?”

        牛大鹏冷声问。

        常骏脸上露出几分尴尬之意,伸手端起酒杯,笑着说:

        “牛总,我不是被他吓破胆了,而是……”

        “这事实在太大,万一出问题,那可就麻烦了。”

        “姓萧的是一根筋,您又不是不知道!”

        牛大鹏举杯和常骏轻碰一下,仰起脖子一饮而尽。

        常骏见状,连忙一口喝尽。

        “常哥,相信我,绝对没事。”

        牛大鹏压低声音道,“这事我和舅舅说过了,绝不会出任何问题。”

        常骏扫了牛大鹏一眼,心中暗道:

        “老子信你个鬼!”

        “你们舅甥俩缩在后面,让老子帮你们冲锋陷阵,门都没有!”

        “牛总,算了,这事太大,我承担不起这责任。”

        常骏沉声道,“您请书记亲自出手,再好不过了!”

        这话虽说的客气,但态度却非常坚决。

        牛大鹏见状,心中很不爽,但脸上却并未表露出来。

        “常哥,这事我舅舅直接出面,不合适。”

        牛大鹏面带微笑道,“你我之间是兄弟,你不会这点忙都不帮吧?”

        作为乡党委书记的外甥,牛大鹏在乡里一向强势。

        就算在与唐元华、常骏等人的交往中,也不例外。

        如现在这般低三下四的情况,少之又少。

        尽管如此,常骏并不领情,沉声道:

        “牛总,不好意思,这事我帮不了你!”

        为避免牛大鹏再喋喋不休,常骏索性将话说死。

        牛大鹏刚要斟酒,听到这话,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将手中的酒瓶往桌上重重一放。

        “常乡长,这些年,我姓牛的没亏待你吧?”

        牛大鹏两眼逼视对方,怒声道,“你要是这么绝情的话,我明天一早就去县纪委。如果因此出事的话,那可就怨不得我了。”

        常骏听到这话,脸色大变,急声说:

        “牛总,你这不是把我往死路上逼吗?”

        牛大鹏满脸怒色,冷声道:

        “常乡长,你不讲情面在先,怎么反倒责怪起我来了?”

        “我若拿不下沙场的承包权,姓萧的一定会将我往死里整,到时候,我的建筑公司怎么干活?商品房怎么交付给业主?”

        “我如果活不成,哪儿还顾得上别人?”

        常骏没想到牛大鹏会这么说,满脸不快,沉声问:

        “牛总,你的意思是我非这么答应不可,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没错!”

        牛大鹏沉声道,“要不,你去找萧一凡;要不,我去县纪委。二选一,你看着办?”

        常骏满脸怒色,抬眼狠瞪牛大鹏。

        牛大鹏并不鸟他,自顾自的轻抿一口酒水。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常骏暗叹一口气,沉声道:

        “行,牛总,我去找姓萧的谈,但如果出问题,你可要帮我兜着。”

        牛大鹏见状,急声道:

        “常哥,您放心,绝不会出事。”

        “万一出状况,我舅舅一定出手,绝不会袖手旁观。”

        “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常骏一脸阴沉道,“就这样,我先走一步。”

        牛大鹏伸手阻止,急声说:

        “常哥,菜刚上来,我们先喝酒,然后再去好好潇洒一下。”

        “牛总,我可不敢和你去潇洒。”

        常骏冷声道,“否则,你明天得去市纪委举报我了,哼!”

        说完,常骏不再理睬牛大鹏,转身出门而去。

        牛大鹏见状,满脸怒色,伸手在桌上用力一拍,怒声道:

        “他妈的,你算个屁!”

        “惹火了老子,直接将你送进去。”

        骂完,牛大鹏仍觉得不解气,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常骏碰了一鼻子灰,心里很恼火,但却无可奈何。

        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

        尽管牛大鹏的态度让他很不爽,但除了认怂以外,别无他法。

        当晚,回到家,常骏在床上辗转反侧,思索应对之策。

        临近深夜,他总算想到了一个最稳妥的办法。

        翌日一早。

        常骏到乡里后,直奔党委书记胡守谦的办公室而去。

        胡守谦见常骏两只黑眼圈非常明显,出声道:

        “昨晚,你和大鹏在县里,玩到几点的?”

        “他年轻,无所谓,你可要悠着点!”

        “谢谢书记关心,昨晚,我八点就到家了!”

        常骏一脸正色道。

        胡守谦满分意外,出声道:

        “哦,既然如此,你黑眼圈怎么这么重?”

        “我虽回来的早,但到夜里两、三点才睡着!”

        常骏一脸阴沉道。

        胡守谦刚想打趣两句,但见常骏脸色不对,出声问: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常骏面沉似水,冷声道:

        “书记,我外甥要将我送到县纪委去。”

        “你说我还有心思睡觉吗?”

        “这……这怎么可能呢?”

        胡守谦面露震惊之色,急声说,“他一定和你开玩笑呢!”

        “书记,我虽然愚钝,但别人是否和我开玩笑,还是分辨的出来的!”

        常骏一脸阴沉道。

        面对常骏严肃的态度,胡守谦面露尴尬之色:

        “出什么事了?你详细说说!”

        “大鹏要是乱来的话,我来收拾他!”

        常骏既是乡常务副乡长,又是胡守谦手下的得力干将,他绝不希望与之产生裂缝。

        “书记,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常骏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书记,你也知道姓萧的不是省油的灯。”

        常骏沉声道,“他已经敲打我了,我若是一意孤行,你觉得他会轻易作罢吗?”

        胡守谦听到这话,面沉似水,蹙着眉头,思索起来。

        常骏见状,乘热打铁:

        “书记,你帮我拿个主意,这事该怎么办?”

        牛大鹏的做法让胡守谦心中很恼火,但对方是亲外甥,他又能说什么呢?

        一番思索后,胡守谦沉声道:

        “大鹏的做法肯定不对,你别往心里去。”

        “你们是好兄弟,他也被逼无奈,否则,绝不会这么说。”

        “乡里本就想将沙场承包给云鹏实业,后因刘乡长卸任,才耽搁下来。”

        “现在将这事补上,并无什么大不了。”

        常骏抬眼扫过去,心中暗道:

        “亲外甥就是不一样!”

        想到这,常骏沉声道:

        “书记,话虽这么说!”

        “当时若将合同签了,现在就没半点问题了。”

        “乡长事先问过这事,我一口回绝。”

        “现在我再拿出一份合同来,傻子都知道怎么回事!”

        “乡长是什么人,您该比我更清楚!”

        胡守谦听到这话,脸色当即阴沉下来,沉声道:

        “他若问起来,你就一口咬定,当初刘乡长让你代表乡里签的。”

        “姓萧的再有能耐,还能搬石头砸天去?”

        常骏见状,抬眼看过去,沉声道:

        “书记,我看在您的面上,才去办这事的。”

        “牛大鹏昨晚那态度,我绝不会答应!”

        胡守谦面露尴尬之色,出声道:

        “不说了,看在我的面子上!”

        “万一出岔子,我帮你顶着!”

        “行,书记,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

        常骏脸色稍稍缓和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