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 第78章 你再好好想想

第78章 你再好好想想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青云直上    !

        尽管昨晚喝了不少酒,但翌日一早,乡纪委书记纪明坤却早早来到办公室。

        运输公司经理顾德奎级别虽低,但却牵连众多。

        纪明坤深知这点,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经过昨晚与萧乡长的交流,纪书记坚定了将这起案件查清楚的信心。

        纪明坤走进办公室,心里总觉得不踏实,于是便向审讯室走去。

        乡纪委的条件简陋,所谓审讯室,由办公室改造而成。

        由于只有一间审讯室,暂时顾不上副经理宋文海和吴德刚,只能先审顾德奎。

        走到门口时,纪明坤见负责审讯的两名工作人员正在门口抽烟,脸色当即阴沉下来。

        “你们都出来,顾德奎在里面出事,谁承担责任?”

        纪明坤沉声喝问。

        “书记,徐书记让我们出来的,他在里面呢!”

        一名工作人员道。

        纪明坤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一下,推开门快步走进去。

        乡纪委副书记徐刚正在和顾德奎低语什么,见到他进门后,满脸慌乱。

        “徐刚,你在干什么?”

        纪明坤怒声喝问。

        “没……没干什么!”

        徐刚一脸慌乱的说,“我劝顾经理老实交代问题,争取宽大处理。”

        “你忘了纪委工作条例?”

        纪明坤怒声道,“谁让你单独接触审查对象的?”

        徐刚自知理亏,但脸上却丝毫不怂,沉声道:

        “小李他们熬了大半夜,我好心让他们出去抽支烟,歇口气。”

        “怎么,这还犯错了?”

        “你觉得呢?”纪明坤冷声反问。

        徐刚睁着眼睛说瞎话道:

        “我觉得没问题,你少在这和我上纲上线,哼!”

        话音刚落,他便转身出门而去。

        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叫门。

        徐刚做了亏心事,自是另当别论。

        “慢着!”

        纪明坤沉声道,“你的所作所为,我将如实向乡领导和县纪委领导汇报。你好好思索一下,如何向领导们解释。”

        “你少在这废话,我可不是吓大的!”

        徐刚一脸张扬道。

        纪明坤抬眼狠瞪,沉声说:

        “你好自为之!”

        徐刚转身离去,满脸张扬之色。

        纪明坤并未批评小李二人,只是让他们别再犯类似错误。

        小李满脸惭愧,连声答应。

        回到办公室,纪明坤拿起电话,将这一情况向萧一凡做了汇报。

        萧一凡听后,让纪明坤别着急,看情况再说。

        徐刚回到办公室,心神不宁。

        纪明坤撂下狠话,他心里很是没底。

        一番思索后,徐刚拿起电话,给云鹏实业的老总牛大鹏打过去。

        冤有头,债有主。

        这事是牛大鹏让他干的,现在出了问题,他必须出面摆平。

        牛大鹏得知事情的原委后,笃定的说:

        “没事,姓纪的绝动不了你!”

        “牛总,这事你说了不算!”

        徐刚沉声道,“你给书记打个电话,请他帮着处理一下。”

        牛大鹏听后,虽有几分不快,但还是爽快的答应下来。

        徐刚一颗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挂断电话,牛大鹏满脸阴沉,心中暗道:

        “纪明坤显然和姓萧的是一条船上的,这事不能单单依靠舅舅,那样,太被动了!”

        “我要主动出击,不能坐以待毙。”

        打定主意后,牛大鹏将常务副总经理高云杰叫过来,如此这般交代一番。

        高云杰轻点一下头,出声问:

        “牛总,什么时候动手?”

        牛大鹏略作思考,沉声道:

        “今天做好准备,明天一早动手。”

        “好的,牛总!”

        高云杰一脸阴沉道。

        “你不要出面,躲在后面遥控指挥就行。”

        牛大鹏沉声说。

        高云杰心领神会,点头答应。

        将副手打发走后,牛大鹏面露.阴沉之色,心中暗道:

        “姓萧的,你和老子过不去,那就等着倒霉吧!”

        “一不做,二不休!”

        “老子借此机会,彻底搞乱你的阵脚。”

        打定主意后,牛大鹏立即拿起电话,给常务副乡长常骏打了过去。

        弄清牛大鹏的用意,常骏沉声问:

        “牛总,姓萧的正在紧盯运输工作的事,这时候去找他谈这事,不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

        牛大鹏沉声说,“我就是让他忙不过来,顾头不顾腚。”

        “我觉得还是等一等再说!”

        常骏一脸正色道。

        “常乡长,姓萧的不是善茬。”

        牛大鹏急声说,“等他回过神来,这事更难办!”

        “可是……”

        常骏沉声道,“现在情况未明,我觉得时机不合适,等段时间再说。”

        作为常务副乡长,常骏说话还是有几分力道的。

        牛大鹏见状,冷声说:

        “常乡长,你要是这样,我只能给舅舅打电话了。”

        常骏听到这话,满脸不快,沉声道:

        “你打吧!”

        牛大鹏没想到常骏的态度如此强硬,竟然直接将电话挂断了。

        “小样,老子不信收拾不了你!”

        牛大鹏拿起电话,给他舅舅打过去。

        胡守谦得知牛大鹏的用意,沉声问:

        “姓萧的现在气势正盛,常骏去找他谈这事,合适吗?”

        “舅舅,肯定合适。”

        牛大鹏沉声道,“您听我的,准没错!”

        胡守谦略作思索,轻嗯一声答应下来。

        牛大鹏见状,一颗悬着的心才彻底放下来。

        萧一凡正在办公室查看运输公司的账目,秘书秦东良推门而入。

        “乡长,常乡长有工作向您汇报。”

        秦东良面带微笑道。

        “请他进来!”

        萧一凡沉声道。

        常务副乡长常骏是胡守谦手下的得力干将,萧一凡虽不待见他,但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常骏进门后,面带微笑的问好。

        萧一凡敷衍一番,道:

        “常乡长有事?”

        “是的,乡长!”

        常骏一脸正色道,“有件非常重要的事向您汇报。”

        “哦,什么重要事情?”

        萧一凡有意在重要两字上用了重音。

        常骏故意苦着脸,沉声说:

        “乡长,您上次问我云鹏实业承包沙场一事,您还记得吗?”

        “记得!”

        萧一凡面露不解之色,“怎么了?”

        “我当时告诉你,乡里没和云鹏实业签合同。”

        常骏脸上的苦涩更甚了。

        “没错,怎么了?”

        萧一凡抬眼扫过去。

        “乡长,真是不好意思!”

        常骏故作尴尬道,“这事我弄错了,刘乡长离开时,乡里乱成一锅粥,我把这事给忘了。”

        “常乡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萧一凡一脸警觉的问。

        “刘乡长离任前,同意将乡里的沙场承包给云鹏实业,我代表乡里在承包合同上签的字。”

        常骏满脸堆笑道,“你瞧我这记性,这么大的事竟给忘了,真是老喽!”

        “你说什么?”

        萧一凡满脸怒色,急声问,“乡里将沙场承包给云鹏实业了,你代表乡政府签的字?”

        “没错!”

        常骏面不改色道,“当时,刘乡长正在忙于调动的事,他让我代表乡里签的。”

        萧一凡抬眼看过去,脸色阴沉似水。

        常骏竭力装出一副淡定的姿态,但略显慌乱的目光还是出卖了他的真实想法。

        萧一凡面沉似水,两眼紧盯常骏,冷声问:

        “常乡长,你确定现在说的句句属实,没有任何错误或疏漏?”

        “确定!”

        常骏一脸镇定道,“这是合同的复印件,请您过目。”

        “你先放那!”

        萧一凡沉声问,“合同原件在哪儿?”

        “在我办公室里,暂时没有存档!”

        常骏淡定作答。

        萧一凡听到这话,再也按捺不住了,沉声道:

        “合同一直在你身边,我上次问你时,你竟然忘了?”

        “乡长,不好意思,这是我的疏忽,请您批评!”

        常骏沉声解释,“当时,由于刘乡长离任,我也没太在意这事,一来二去,就给忘了!”

        萧一凡抬眼直视常骏,沉声说:

        “常乡长,你的忘性还真大!”

        “你明天把合同原件给我,利用今天,你再好好思考一下。”

        “这事不是闹着玩的,万一出事,那可是重责,你要慎重对待!”

        这话说的看似随意,实则却暗含敲打之意。

        常骏心里咯噔一下,急声问:

        “乡长,您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萧一凡沉声道,“善意的提醒而已!”

        “谢谢乡长了,再见!”

        常骏冷声说完,转身出门而去。

        萧一凡扫了一眼合同复印件,嘴角露出几分若有似无的笑意。

        这份合同十有八.九是后补的,否则,常骏之前绝不可能“忘”的一干二净。

        “你们想飞蛾扑火,哥就满足你们!”

        萧一凡嘴角露出几分阴冷的笑意。

        常务副乡长常骏回到办公室后,局促不安,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

        萧一凡的话虽有几分威胁之意,但却真真切切的提醒了常骏。

        这事不是闹着玩的,如果出问题,他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想到这,常骏心里不淡定了,暗想道:

        “这是牛大鹏的事,我凭什么帮他承担责任。”

        “不行,我今晚得找他好好聊一聊。”

        “如果谈不拢,老子绝不答应他。”

        想到这,常骏拿起电话,给牛大鹏打过去,说今晚找个地方好好聊一聊。

        牛大鹏不敢怠慢,当即答应下来。

        萧一凡将常骏打发走后,继续审查运输公司的账目。

        起先,他对此并没报太大希望。

        后来发现,并非如此。

        由于胡守谦在东辰乡一家独大,牛大鹏自恃是他外甥,目中无人。

        在他看来,东辰没有他舅舅摆不平的事,自是胆大妄为。

        如此一来,势必会留下许多破绽。

        他的目空一切,给萧一凡留下了可乘之机。

        忙活大半天,临近傍晚时,萧一凡发现了问题所在。

        “喂,纪书记,你过来一下,我有事和你说。”

        萧一凡拨通乡纪委书记纪明坤的电话。

        纪明坤不敢怠慢,立即赶过来,急声问:

        “乡长,什么事?”

        萧一凡并未作答,而是将手中的借条递过去:

        “纪书记,你看看这些借条有没有问题?”

        纪明坤不明就里,接过欠条,认真看起来。

        “咦,乡长,这什么借条?”

        纪明坤沉声道,“到底是运输公司的,还是顾德奎私人的?”

        “纪书记觉得呢?”

        萧一凡面带微笑问。

        纪明坤面露凝重之色,沉声道:

        “乡长,这欠条是顾德奎私人借贷的,怎么能算到公司账上?”

        萧一凡收敛起笑容,出声说:

        “纪书记,关于这事,你好好审一审顾德奎,看他怎么说!”

        “好的,乡长!”

        纪明坤应声道,“将这些借条剔除掉的话,运输公司只欠云鹏实业十万块钱左右。”

        “没错。”

        萧一凡一脸笃定的说,“云鹏实业还有一年的货款,没和运输公司结算,如果结算清楚的话,谁给谁钱,还不一定呢!”

        在这之前,萧一凡始终想不明白,运输公司怎么会欠云鹏实业的钱?

        运输公司不同于其他企业,在货源充足的前提下,根本没理由亏本。

        他想不明白,才亲自审查运输公司账目的。

        不查,不知道。

        一查,吓一跳。

        运输公司经理顾德奎将他个人向云鹏实业借的款,全算在了运输公司头上。

        这已不仅仅是违规的问题,而是实打实的违法行为。

        “乡长,你将账目给我拿回去,让下面的人好好查一查,看看还有哪些猫腻。”

        纪明坤出声提议。

        “行,没问题。”

        萧一凡沉声道,“如有必要,可以请财政所的人协助。”

        “不用,这点账,我们自己就能查清楚。”

        纪明坤笃定的说,“免得多生事端!”

        “行,那就辛苦你们了!”

        萧一凡满脸感激道。

        “没事,乡长,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纪明坤沉声说,“您帮着掌舵,我们心里就有底,否则,这事绝对没法查。”

        运输公司的事和云鹏实业密切相关,牛大鹏是胡书记的亲外甥。

        这事的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如果没有萧一凡顶住胡守谦的压力,纪明坤根本没法查。

        “明坤书记,我们共同努力,争取早日将这事查清楚。”

        萧一凡沉声道,“运输公司是全乡老百姓的,绝不能让某些别有用心之人,不费吹灰之力得到它。”

        “没错,乡长!”

        纪明坤信心满满道,“在您的领导下,我们充满信心。”

        萧一凡听后,用力点了点头,伸手和纪明坤相握。

        纪明坤见状,连忙握住他的手,连声向其道谢。

        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一起,久久没有松开。

        萧一凡原先还有几分犹豫,但昨晚听冯诗缘说了老百姓对他的评价后,底气十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