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 第75章 没一个省油的灯

第75章 没一个省油的灯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青云直上    !

        “运输公司从哪一年开始亏损的?”

        萧一凡沉声问。

        吕晓梅脸上露出几分迟疑之色,抬眼看向石元福。

        石元福见状,心中很恼火,怒声道:

        “你看我干什么?”

        “乡长问你,哪一年出现亏损的?如实回答!”

        吕晓梅急声道:

        “乡长,从九八年下半年出现亏损,九九年最为严重!”

        “你将九八年六月以后的账目,全都找出来。”

        萧一凡沉声说。

        “好的,乡长,您稍等!”

        吕晓梅应声作答。

        石元福见状,心中暗道:

        “姓萧的不会真的查账吧?”

        “乡长,您这是……”

        石元福再也按捺不住了,出声问。

        萧一凡抬眼看过来,淡定作答:

        “石乡长,你刚才不是强调,运输公司是乡政府的下属企业吗?”

        “短短两年,一个乡镇小企业亏损近四十万。”

        “我作为一乡之长,有必要弄清其中的缘由。”

        石元福听后,脱口而出道:

        “您要查账?”

        “怎么,石乡长有意见?”

        萧一凡冷声怼道。

        石元福自知失言,急声解释:

        “乡长,您误会了,我怎么可能有意见呢?”

        “你想查账的话,可以让财政所去查。”

        “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去办。”

        “不用!”

        萧一凡一脸笃定道,“我只要弄清,运输公司亏损在哪儿就行!”

        石元福听后,无可奈何,只得听之任之。

        “乡长,所有的账都在这儿!”

        吕晓梅指了指桌上的账目道。

        “两年只有这么多帐?”

        萧一凡看着一沓账本,沉声问。

        “乡长,这是98年7月到99年6月的账。”

        吕晓梅答道。

        “哦,其他的呢?”

        萧一凡好奇的问。

        吕晓梅听到问话,低声道:

        “乡长,从去年7月开始,公司就和云鹏实业联合经营了。”

        “顾经理要求将账目合并到云鹏实业去,我们不再单独做账。”

        萧一凡听到这话,满脸怒色,喝骂道:

        “混账,谁给他的权力?”

        “石乡长,你知道这事吗?”

        石元福不是傻子,急声说:

        “乡长,不知道!”

        “这事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萧一凡面沉似水,冷声道:

        “这笔账先记着,改天和他一起算!”

        “东良,将这些账目全都带走。”

        “好的,乡长!”

        秦东良上前一步,将账目捧走。

        出门后,萧一凡让一名车队队长暂时负责运输公司的工作,上车而去。

        石元福心慌意乱至极,赶回乡里后,直奔书记办公室而去。

        胡守谦和萧一凡之间不对付,按说石元福该避嫌,至少不能做的如此明显。

        由于事情太急,他根本顾不上这一茬了。

        “书记,不好了,出大……大事了!”

        石元福急声道。

        胡守谦满脸阴沉,沉声怒喝:

        “怎么,东辰的天塌了?”

        “先关门,再说事!”

        石元福这才回过神来,连忙转身将门关上。

        “怎么回事?”

        胡守谦怒声发问,“他怎么会突然跑到运输公司去了?”

        石元福一脸郁闷道:

        “这段时间,牛总一直在催我办运输公司的事。”

        “我让他别着急,等一段时间再说,可他偏偏不听。”

        胡守谦脸色一沉,沉声道:

        “别说这些没用的,说正事!”

        石元福偷瞄书记一眼,心中虽有几分不爽,但却不敢反驳。

        运输公司的事极有可能牵扯到他,在此前提下,他绝不敢和书记叫板。

        “我昨天去找姓萧的,他表现出一副不以为意的姿态,推说过段时间再说。”

        石元福出声道,“我误以为他要用拖字诀,昨晚特意和牛总商量了一下对策。”

        说到这,石元福满脸愤怒,沉声道:

        “谁知这小子竟然如此阴险,一大早就带着秘书,去了运输公司,打了我们个措手不及。”

        胡守谦听后,满脸阴沉,怒声道:

        “他妈的,姓萧的到底想唱哪一出?”

        石元福见状,急声道:

        “书记,姓萧的太过分了,您不能再容忍了,否则,这事就麻烦了。”

        “我心里有数,运输公司到底什么情况?”

        胡守谦满脸怒色,沉声问,“大鹏刚才来电话,听上去急的不行,他和顾德奎之间究竟搞什么名堂?”

        牛大鹏是胡守谦的外甥,并非他手下人,有些事反倒不便多问。

        石元福用眼睛的余光扫向胡守谦,出声道:

        “书记,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据说,顾德奎在赌档里输了不少钱,牛总借了一些给他。”

        “我知道顾德奎喜欢打牌,但这事怎么可能牵扯到乡运输公司呢?”

        胡守谦满脸阴沉问,“怎么,他的牌打的很大?”

        点到即止!

        “书记,我也只是道听途说,并不很清楚。”

        石元福一脸阴沉道,“既然牛总对这事很重视,说明顾德奎向他借了不少钱。”

        胡守谦脸色阴沉,并未出声。

        石元福面露凝重之色,沉声说:

        “书记,您若不过问的话,这事只怕不好收场。”

        “别的不说,姓萧的一口咬定运输公司的人吃空饷,这就够他们喝一壶的。”

        胡守谦脸色更为阴沉了,冷声问:

        “什么吃空饷,他们难道没上班吗?”

        石元福尴尬不已,出声道:

        “书记,您有所不知。”

        “从去年夏天开始,运输公司的业务就全都转到云鹏实业了。”

        “当时,我特意向您汇报了这事。”

        “由于手头上没事,他们就没过去上班了。”

        胡守谦听到这话,愤怒不已,伸手在桌上用力一拍,怒喝道:

        “混账,不上班还领工资,这不是吃空饷,是什么?”

        石元福听后,无言以对。

        “书记,他们并非完全不上班,有时候也去云鹏实业帮忙。”

        石元福信口胡诌道,“牛总安排比较到位,他们过去也无所事事,后来便去的少了。”

        胡守谦抬眼狠瞪,沉声道:

        “元福,你们做的太过分了!”

        “姓萧的紧抓这事不放,你让我如何开口?”

        石元福听到这话,心里咯噔一下,暗想道:

        “书记若是撒手不管,姓萧的还不得将顾德奎他们往死里整!”

        “若真到那一步,姓顾的一定会将我拉下水。”

        “不行,一定要说动书记,让他出手对付姓萧的。”

        石元福眼珠一转,急声道:

        “书记,顾德奎他们的做法虽然过了,但也是为了云鹏实业顺利拿下运输公司。”

        “如果运输公司运转正常的话,乡里怎么可能将其卖掉呢?”

        胡守谦面沉似水,沉声说:

        “元福,这事我知道了,先看看情况再说吧!”

        “书记,这事绝不能等!”

        石元福急声道,“顾德奎他们已被带到纪委去了,越等越不利!”

        胡守谦眉头紧皱,略作思索,轻叹一声道:

        “我先找纪明坤谈一谈,听听他怎么说,再作决定!”

        这事的始作俑者是乡长萧一凡,纪明坤虽是纪委书记,但做不了主。

        石元福虽希望书记直接找乡长谈,但他既这么说了,只得点头同意。

        送走石元福后,胡守谦坐在老板椅上,思索起这事来。

        顾德奎虽是小人物,被拿下,无所谓。

        从石元福的表现来看,不出意外,这事极有可能牵扯到他。

        胡守谦虽没问石元福,但却心知肚明。

        石元福是胡守谦手下的得力干将,在乡政府里的地位,仅次于常务副乡长常骏。

        如此重要的角色,胡守谦自是要力保他。

        胡守谦伸手拿起电话,沉声道:

        “喂,纪书记,你过来一趟,我有事找你!”

        胡守谦沉声道。

        纪明坤轻嗯一声答应下来,挂断了电话。

        胡守谦找他所为何事,纪明坤心知肚明。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纪明坤站起身,径直向书记办公室走去。

        罗智见纪明坤过来后,快步迎上去,满脸堆笑道:

        “纪书记,您来了!”

        “书记正在等您,请!”

        纪明坤嘴角露出若有似无的笑意,轻道了一声谢。

        在他印象中,胡守谦从未给过如此高规则的接待,专门让秘书在楼梯口候着。

        走进书记办公室后,胡守谦热情的招呼他入座。

        茶,事先就泡好了,正冒着热气。

        罗智关上门,退了出去。

        “明坤书记,这段时间怎么样,忙不忙?”

        胡守谦递过一支烟,看似随意的问。

        “书记,您也知道,我们纪委工作性质特殊。”

        纪明坤点上烟,沉声道,“忙起来,没完没了;闲下来,倒也没事。”

        胡守谦哈哈一笑:

        “这倒也是!”

        “这茶不错,今年明前极品龙井,尝尝!”

        纪明坤端起茶杯轻抿一口,连声称赞。

        胡守谦瞥了纪明坤一眼,心中暗道:

        “姓纪的在等着我说正题呢,那就如你所愿!”

        “明坤书记,听说,你上午去运输公司了?”

        胡守谦看似随意的问。

        纪明坤伸手轻弹一下烟灰,沉声道:

        “是的,书记!”

        “顾德奎身上的问题不少,不但涉及领空饷,还有赌博,据说玩的挺大。”

        胡守谦想帮运输公司的人说情,纪明坤心知肚明,先将他的嘴堵上。

        “哦,有这么严重吗?”

        胡守谦故作惊诧道,“他们和云鹏实业合作的事,我是知道的,算不上领空饷吧?”

        纪明坤抬眼看过来,并未出声,静待下文。

        胡守谦见状,继续说:

        “至于赌博,他就拿那点工资,能玩多大?”

        “明坤,你是乡纪委书记,千万不要人云亦云!”

        “谢谢书记的提醒,我记下了!”

        纪明坤不动声色道。

        胡守谦见状,眉头不由得紧蹙起来,心中暗道:

        “你这是唱的哪一出?”

        “我说的如此直白,你一句记下了,就想忽悠我?”

        “明坤书记,我觉得这事没必要查了。”

        胡守谦沉声道,“运输公司前两年没少为乡里做贡献,顾德奎他们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说完,他两眼直视纪明坤,坐等他回答。

        纪明坤眉头紧皱,沉声说:

        “书记,按说我该按照您的指示办,但这事有个特殊性!”

        “哦,什么特殊性?”

        胡守谦冷声问。

        纪明坤并未爽快的答应,这让他很有几分不爽。

        “书记,这案子是乡长亲自交给我办的。”

        “我若无缘无故将人放了,没法向他交代!”

        “乡长不但初来乍到,而且年轻气盛,我没必要为了这事得罪他!”

        “你说,对吧?”

        纪明坤面带微笑道。

        胡守谦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冷声问:

        “怎么,明坤,我说的话,不如乡长管用?”

        以势压人!

        纪明坤见状,针锋相对:

        “书记,您误会了,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您说的话若不管用,我早就起身走人了!”

        胡守谦见纪明坤软硬不吃,心中很不快,但却不便表露出来。

        “哈哈,明坤,开个玩笑,别介意!”

        胡守谦面带微笑道。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书记说笑了!”

        纪明坤不动声色道,“您是领导,无论说什么,我们都得听着。”

        话里有话,绵里藏针!

        胡守谦脸上露出几分尴尬的笑意,沉声道:

        “行,我和乡长沟通一下,再决定这事怎么办,你看如何?”

        “没问题!”

        纪明坤沉声道,“只要乡长不追究这事,我立即放人!”

        这话说的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

        “行,明坤书记,就这么说定了!”

        胡守谦说到这,站起身来送客。

        纪明坤和胡守谦轻握一下手,转身走人。

        回到办公室后,纪委书记纪明坤点上一支烟,走到窗前站定。

        作为乡纪委书记,纪明坤看不惯胡守谦的许多做法,但对方是一把手,他根本没资格与之叫板。

        久而久之,也就随波逐流了。

        乡长萧一凡到东辰后,纪明坤的目光便落在这个年轻人身上。

        一个小时前,接到萧乡长的电话。

        得知他有意拿运输公司开刀,纪明坤积极配合。

        面对胡守谦的质问,他又拿萧一凡做挡箭牌。

        纪明坤想借助这事考验萧一凡,看他有无和胡守谦硬钢的决心和能力。

        胡守谦在东辰乡经营多年,关系盘根错节。

        要想和他争斗,仅凭一腔孤勇,远远不够。

        纪明坤以此考验萧一凡,后者若是能经受住,他必将全力辅佐。

        作为纪检人,纪明坤的良心和热血一直都在。

        但在现实的打磨下,变得更加深沉和隐晦而已。

        顾德奎虽是个小人物,但他和副乡长石元福关系密切。

        查了他,极有可能牵扯到石乡长。

        石元福是胡守谦手下的得力干将,他绝不会坐视不理。

        牵一发而动全身!

        萧一凡如果扛不住胡守谦的打压,纪明坤也就没必要跟在他后面折腾了。

        纪明坤看似随手一招,却是一箭双雕。

        果然,在体制内混的都是精英,没一个是省油的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