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 第73章 漏洞百出

第73章 漏洞百出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青云直上    !

        张海洋得知萧一凡的身份后,心里没底,悄悄拨通了总经理牛大鹏的电话。

        牛大鹏正搂着美女秘书睡的正香,接到电话后,吃惊不已。

        回过神来后,他让张海洋随机应变,这就亲自赶过来。

        张海洋微微蹙了蹙眉,压低声音道:

        “牛总,姓萧的太阴了!”

        “他装作客户,和我谈生意。”

        “我一不留神,说了两句不该说的话。”

        “他若是借机生事,那可就麻烦了!”

        牛大鹏听到这话,心里的火噌的一下就上来了,怒声问:

        “你说什么了?”

        张海洋不敢隐瞒,将和萧一凡说的话,一五一十说了一遍。

        牛大鹏听后,勃然大怒,喝骂道:

        “*脑子被门挤了,这话怎么能当着他的面说?”

        “真是气死老子了!”

        张海洋一脸苦逼,低声道:

        “他装作客户,我不知情,这才上了他的当!”

        “牛总,您别生气,先想办法先将这事解决掉,随后,您怎么骂都行!”

        牛大鹏长出一口气,沉声问:

        “姓萧的这会在干什么?”

        “他正给石乡长打过电话了,好像让其过来!”

        张海洋扫了萧一凡一眼,低声道。

        牛大鹏听后,强忍住怒火,沉声道:

        “他妈的,他看来想动真格的。”

        “你一定要记住,不管他怎么挤兑,都不承认刚才说过的话。”

        “行,牛总,我记住了!”

        张海洋急声答应。

        “别慌,我这就过来!”

        牛大鹏沉声道。

        张海洋连声称是,等牛总挂断电话,才收线。

        “牛总,又出什么事了?”

        吴雪娜柔声问。

        “姓萧的去乡运输公司检查工作。”

        牛大鹏怒声道,“他妈的,我怀疑这孙子在针对我,处处和老子过不去!”

        在沉声叱骂的同时,他手忙脚乱的穿衣服。

        “牛总,您准备亲自过去?”

        吴雪娜急声问。

        “当然了!”

        牛大鹏沉声道,“姓萧的是个人精,我不亲自过去,张海洋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吴雪娜满脸阴沉,黛眉紧蹙:

        “牛总,我觉得您不能过去?”

        牛大鹏微微一愣,停下手中穿衣的动作,急声问:

        “为什么?”

        吴雪娜深得牛大鹏宠爱,不但某方面功夫了得,还很有心机。

        牛大鹏遇到问题,经常和她商量,听取其意见。

        吴雪娜抬眼看过来,低声道:

        “牛总,姓萧的是一乡之长,运输公司是乡里的下属企业,他去检查工作再正常不过了!”

        “从表面上看,您和运输公司毫无关系。”

        “你这时候过去,算怎么回事?”

        牛大鹏听到问话,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愣在了当场。

        “姓萧的非常难缠,我不过去,不放心!”

        牛大鹏回过神来,沉声道。

        “牛总,您千万不能过去,否则,容易被动。”

        吴雪娜柔声说,“您要是实在不放心,可以让高副总过去。”

        牛大鹏一凡思索后,觉得吴雪娜说的很有几分道理,于是拿起电话给常务副总经理高云杰打过去。

        高云杰得知这一情况后,不敢怠慢,连忙答应下来。

        挂断电话,牛大鹏满脸忧虑,沉声道:

        “姓萧的真是阴魂不散,他妈的,惹火了老子,找人弄死他!”

        吴雪娜粉唇轻启,但最终并未出声。

        牛大鹏自持有任乡一把手的舅舅撑腰,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吴雪娜对此心知肚明,她就算说了,对方也听不进去。

        副乡长石元福动作最迅速,首先赶到运输公司。

        “乡长,您过来怎么也不事先打个招呼,我好安排人迎接。”

        石元福满脸堆笑道。

        “谢谢石乡长的好意,没必要!”

        萧一凡沉声问,“运输公司几点上班?”

        这都将近九点半了,再怎么迟,也该上班了。

        石元福满脸郁闷,出声道:

        “乡长,您有所不知,运输公司的工作性质特殊。”

        “车子出去运货,没日没夜,早出晚归。”

        “顾经理他们跟着车转,晚上回去迟,早晨上班当然不可能早。”

        萧一凡抬眼看向石元福,沉声问:

        “石乡长是说,顾经理他们昨晚下班迟了?”

        石元福没想到萧一凡如此较真,出声道:

        “差不离吧!”

        “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

        “等顾经理过来,问问他,就知道了!”

        萧一凡用眼睛的余光扫向石元福,心中暗道:

        “你少在这装十三,我看你心里如同明镜似的。”

        “行,等姓顾的过来,再看你们表演!”

        石元福见萧一凡冷厉的目光投射过来,连忙冲他点头示意。

        萧一凡并未理睬他,冷声问:

        “顾经理他们什么时候才能过来?”

        石元福听到问话,急声道:

        “快……快了,喏,您看,那不是来了吗?”

        顾德奎骑着摩托车,急速驶进来。

        “乡长、石乡长,欢迎两位领导莅临运输公司指导工作!”

        顾德奎将车架好,满脸堆笑道。

        萧一凡扫了一眼顾德奎伸出老远的手,并没和他握,冷声说:

        “顾经理,你工作能力特别强,我可不敢指导!”

        顾德奎不明就里,抬眼看向石元福。

        “顾经理,乡长第一次来运输公司,还不打开门,请他进去坐!”

        石元福冷声道。

        萧一凡什么时候过来的,了解到了哪些情况。

        石元福对此一无所知,不敢多言。

        “好的,我这就来开……”

        顾德奎说到这,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急声道:

        “乡长,您稍等,我的钥匙丢在回家了。”

        “张经理那有,我去拿一下。”

        张海洋远远在一边看,既不敢离开,也不敢靠近。

        顾德奎虽知萧一凡来者不善,但由于不清楚具体情况,想找张海洋打探一下情况。

        萧一凡一眼看穿了他的用意,沉声道:

        “请张经理送过来,你的办公室钥匙怎么在他那?”

        “我们乡运输公司和云鹏实业是合作伙伴,张经理经常过来联系业务。”

        顾德奎信口胡诌道,“为做好服务工作,特意给了他一把钥匙。”

        石元福抬眼看向顾德奎,脸上露出满意之色。

        这答案似水不漏,萧一凡找不出任何漏洞。

        “张经理,麻烦将办公室钥匙送过来!”

        顾德奎扬声招呼道。

        近半年来,顾德奎来运输公司的次数屈指可数。

        办公室钥匙,早不知被他扔哪儿去了。

        张海洋俨然成了运输公司经理,几乎每天过来。

        “好的,顾经理!”

        张海洋快步走过来,将钥匙递过来。

        顾德奎抬眼看向张海洋,面露询问之色。

        张海洋无法多言,悄悄冲着萧一凡努了努嘴。

        顾德奎见状,心中暗道:

        “看来张经理被姓萧的坑了,我得多留点意,别着他的道儿。”

        打开门后,顾德奎冲萧一凡和石元福做了个请的手势。

        萧一凡见办公室里杂乱无章,不由得眉头紧锁。

        石元福见状,沉声道:

        “顾经理,你这办公室里也太乱了,有空整理整理!”

        顾德奎并不以为意,出声说:

        “石乡长,我们这都是糙汉子,没那么多讲究。”

        “这倒也是!”

        石元福赞同道。

        他这话看似责怪,实则却帮其开脱。

        “乡长,您请坐!”

        顾德奎出声道,“我去帮您泡茶!”

        话虽说的好听,但却根本做不到。

        他伸手拿起一只茶杯,却不知茶叶在哪儿,茫然四顾、不知所措。

        张海洋见状,出声道:

        “顾经理,茶叶在这,我前两天刚买的。”

        顾德奎这才回过神来,轻哦一声,走过去。

        萧一凡抬眼直视顾德奎,沉声道:

        “顾经理,我怎么觉得这不是你的办公室,而是张经理的。”

        一语中的!

        顾德奎心里咯噔一下,急声道:

        “乡长,您有所不知,我们俩情同手足,不分彼此。”

        “张经理,对吧?”

        张海洋知道萧一凡这话另有用意,一脸尴尬,不知如何作答。

        “哦,是吗?”

        萧一凡冷声问。

        顾德奎连连称是,满脸谄笑。

        “顾经理,你们这一共有多少人?”

        萧一凡沉声问。

        “五……五个人!”

        顾德奎伸开五指,面带微笑道。

        “连临时工一起,五个人?”

        萧一凡冷声问。

        顾德奎本想蒙混过关,谁知萧一凡根本不给他机会。

        “乡长,正式工五人。”

        顾德奎出声道,“临时工六人,共计十一人。”

        “其他人在哪儿?”

        萧一凡冷声道,“对了,有个开门大爷在!”

        顾德奎满脸尴尬,急声说:

        “乡长,我刚给他们打过电话,马上就过来!”

        萧一凡抬眼看过去,沉声问:

        “怎么,你们公司每天都要打电话通知,才来上班?”

        “不是,乡长,您误会了!”

        顾德奎急声解释,“昨晚有台车坏了,大家忙活到半夜,才回去,今天上班迟了!”

        石元福听到这话,长出一口气。

        顾德奎所言和他之前说的不谋而合,没露任何破绽。

        “行,我今天就在这坐等,看你们运输公司的人什么时候上班!”

        萧一凡沉着脸道。

        顾德奎满脸慌乱,急声道:

        “乡长,要不我再给他们打个电话催一催!”

        “怎么,顾经理的电话费嫌多?”

        萧一凡冷声问。

        顾德奎苦着脸,不敢出声。

        石元福心急如焚,但却毫无办法。

        萧一凡不待见顾德奎,同样也不待见他。

        半小时后,来了两名正式工,和一名临时工。

        萧一凡抬眼看向顾德奎,沉声道:

        “四名临时工直接开除。”

        “你现在给那两个正式工打电话,开免提。”

        顾德奎满脸慌乱,急声道:

        “乡长,他们昨晚到十二点多才回去。”

        “我这就打电话,让他们立即过来,就别开免……免提了!”

        “怎么,顾经理,乡长说的话不管用?”

        秦东良冷声喝问。

        “不,我不是这意思!”

        顾德奎连连摆手。

        “那就开免提,打电话!”

        秦东良根本不给他争辩之机,沉声道。

        顾德奎偷瞄萧一凡一眼,见他一脸阴沉,只得摁下免提键,再拿起话筒。

        号码拨出后,顾德奎心中暗暗祈祷:

        “别接电话,千万别接!”

        对方在不明就里的情况下,极容易说漏嘴。

        不接电话,反倒没事。

        正式工不比临时工,就算旷职半天,萧一凡也不可能将其开除。

        “喂,经理,打电话有事?”

        电话传来问话声。

        “文海,这都几点了,你怎么还不来运输公司上班?”

        顾德奎煞有介事道,“乡长在这等……”

        为避免对方误会,顾德奎特意点出运输公司。

        谁知不等他说完,宋文海抢先道:

        “经理,您睡迷糊了吧?”

        “我们都好几个月没去运输公司了,上什么班?”

        顾德奎只觉得头脑嗡的一下,急声道:

        “文海,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们啥时候几……”

        不等顾德奎说完,萧一凡伸手夺过话筒,沉声问:

        “你说,你们几个月没来运输公司上班了?”

        宋文海警觉起来,沉声问:

        “你谁呀?我们上不上班,和你有什么关系?”

        顾德奎意识到要出事,急声道:

        “文海,他是乡……”

        “闭嘴!”

        萧一凡捂住话筒,沉声道,“再敢出声,我立即将你送到纪委去!”

        这话威慑力十足,顾德奎吓得闭口不言。

        “你少在这吹牛,几个月没上班,乡里还不早开了你!”

        萧一凡冷声道。

        宋文海非常要强,听到这话,一脸不服气道:

        “从过完年,我就没去上过班,你有本事开了我!”

        “行,这话可就你说的。”

        萧一凡冷声道,“我是东辰乡长萧一凡,十分钟内,你若不到运输公司,后果自负!”

        宋文海听到这话,傻眼了,急声道:

        “你是乡长,我刚才是胡说……”

        萧一凡根本不听他解释,直接挂断电话。

        “还有一人是谁?”

        萧一凡沉声问。

        “吴德刚!”

        “给他打电话!”

        萧一凡沉声道,“快点!”

        顾德奎意识到这电话不能打,否则,他就彻底完了。

        “乡长,我没吴德刚的电话。”

        顾德奎满脸谄笑道,“至于宋文海的话,您别相信,他这人最喜欢吹牛!”

        “你不知道吴德刚的联系方式?”

        萧一凡冷声问。

        “是的,乡长!”

        顾德奎一本正经的胡诌,“吴德刚前两天刚换的号码,我没存下来。”

        “手机拿出来!”

        萧一凡沉声道,“东良,你来打!”

        顾德奎的手机里不可能没有吴德刚的电话,萧一凡吃定他了。

        “好的,老板!”

        秦东良上前一步,冲着顾德奎道,“手机给我!”

        顾德奎见忽悠不过去,只得硬着头皮道:

        “他可能两个号都用,还是我来打吧!”

        “不用,拿来,我打!”

        秦东良一脸严肃道。

        顾德奎面露犹豫之色,用眼睛的余光扫向副乡长石元福。

        萧一凡见状,抢先道:

        “顾经理,将你的手机给秦秘书,快点!”

        顾德奎无奈,只得将手机递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