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 第72章 找上门来

第72章 找上门来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青云直上    !

        萧一凡见老头话里有话,冲秘书使个眼色。

        秦东良心领神会,立即从包里拿出两包烟,塞给老头。

        中华烟是秦竹韵给萧一凡的,临走时,硬塞给他两条,不要都不行。

        老头看着烟盒上红彤彤的华表,两眼放光,脸上露出开心的神色。

        这年头,十块钱一包的红塔山就算是高档烟了。

        至于华子,抽过的人少之又少。

        萧一凡一下子送老头两包华子,他不心动才怪呢!

        老头将烟轻放进抽屉里,满脸堆笑道:

        “老板,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们这虽说是运输公司,但却不运货。”

        “为什么?”

        萧一凡一脸疑惑的问。“我看好几辆车都有七八成新,怎么不运货呢?”

        他虽不懂货运,但基本的辨别能力还是有的。

        副乡长石元福说的没错,乡运输公司共有十二辆车。

        除两辆彻底报废以外,其他车应该都可以上路。

        “车没有问题,司机也正常跑车。”

        老头故作神秘的说,“但却不对外承接运输业务。”

        “大叔,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们怎么越听越糊涂了?”

        秦东良出声问。

        老头故作神秘的左顾右盼一番,压低声音道:

        “我们这运输公司承包给云鹏实业了。”

        “配货由云鹏实业安排,和我们这毫无关系。”

        萧一凡面露.阴沉之色,冷声问:

        “乡运输公司和云鹏实业签过承包合同了?”

        “我过来之前,特意找朋友问过,好像没有吧!”

        老头见萧一凡质疑他的话,脸上露出几分不快之色,出声道:

        “公司和云鹏实业有没有签合同,我不知道,但我已经有半个月没见到顾经理了。”

        “调配货物什么的,都是云鹏实业的张经理。”

        萧一凡知道老头口中的顾经理,指的是乡运输公司的负责人——顾德奎。

        至于张经理为何许人,他就不得而知了。

        “你说的张经理是谁?”

        萧一凡沉声问,“我要运货就找他吗?”

        “没错,他是云鹏实业运输部的副经理,名叫张海洋。”

        老头一副知根知底的架势,沉声道,“乡运输公司由他全权负责。”

        “您有他的联系方式吗?”

        萧一凡出声问,“我们的货急等运出去,您能帮我们联系一下他吗?”

        老头略作犹豫,点头答应:

        “行,我帮你给张经理打个电话,但他未必答应。”

        “他们主要是为云鹏实业运输沙子等建筑材料,很少接其他业务。”

        秦东良听后,出声道:

        “大爷,您抽烟,麻烦您了!”

        他边说,边奉上一支烟,并帮老头点上火。

        老头见萧一凡和秦东良的态度如此“诚恳”,点上烟后,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出去。

        萧一凡吐出一口淡蓝色的烟雾,心中暗道:

        “石元福提议将运输公司承包给云鹏实业,早有预谋,原来两家早就合二为一了。”

        电话拨通后,老头小心翼翼的将情况说了一遍。

        张海洋不知说了句什么,就挂断了电话。

        “大爷,怎么样?”

        秦东良急声问。

        “你们的运气不错!”

        老头出声道,“张经理正准备过来,一会就到!”

        秦东良听后,连声向老头道谢。

        萧一凡借此机会,又向老头了解了运输公司的相关情况。

        据他说,从去年开始,运输公司就由云鹏实业接手了。

        原先,顾德奎等人还过来看看,从今年开始,便很少过问,完全交给云鹏实业运作。

        “乡运输公司共有多少人?”

        萧一凡沉声问。

        老头略作思考,出声道:

        “公司里共有一正两副三个经理,两个运输队长,还有六名临时工。”

        “除了我以外,他们都坐在家里拿工资。”

        萧一凡听到这话,面沉似水。

        运输公司本就没多少工作,这帮家伙竟将其外包给云鹏实业,直接吃空饷。

        若非亲所闻,萧一凡绝不会的相信这竟是事实。

        “大爷,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

        秦东良出声道,“他们这么搞,不怕乡里知道吗?”

        老头脸上露出几分不屑的神色,沉声道:

        “那个姓石的乡长替云鹏实业办事,巴不得这么干呢,哼!”

        就在这时,一辆深蓝色的桑塔纳疾驰而来。

        老头伸手指着车道:

        “张经理来了,你们和他谈吧!”

        说完这话,老头便打开收音机,不再搭理两人。

        萧一凡见此状况,抬步迎上去。

        张海洋推开车门下车,扬声问:

        “你们俩要运货?”

        “是的,张经理!”

        秦东良面带微笑道,“来,请抽烟!”

        这时候,萧一凡不便出面。

        秦东良心知肚明,主动出声。

        张海洋点上火,出声问:

        “你们运什么货,数量多少,运到哪儿?”

        “我们从南方搞了点水果,想运到芜州来。”

        秦东良信口胡诌道,“不知你们公司运不运?”

        “你这话说的真搞笑,开运输公司,哪有不运货的!”

        张海洋沉声说,“你们大概有多少吨,需要几辆车?”

        秦东良见张海洋顺着他的话茬,当即出声道:

        “我们有三十吨货,三辆车差不多了。”

        “运费怎么算?”

        两千年前后,平板货车很少,货车的载货量有限。

        东辰乡运输公司的货车载重量在十吨左右,萧一凡和秦东良事先摸清了这一状况。

        张海洋略作思考,说了个数字。

        秦东良抬眼看向萧一凡,看似征求他意见,实则是询问下面该怎么说。

        萧一凡蹙着眉头,沉声问:

        “运费没问题,不过我找的是东辰乡运输公司。”

        “请问,你是公司的?”

        “我是公司经理,这点货,你放心,绝对没问题。”

        张海洋大包大揽的说。

        他只说公司经理,并没说哪家公司。

        模棱两可!

        萧一凡听到这话,心中暗道:

        “你想在我这浑水摸鱼,门都没有!”

        “你是东辰乡运输公司的经理?”

        萧一凡沉声道,“我怎么听说经理姓顾,而你……”

        张海洋听到这话,脸上露出几分不快之色,沉声道:

        “你怎么这么废话?”

        “三车水果而已,你要是运,就签合同,不运,就算了。”

        “我可没空和你在这磨叽!”

        萧一凡见状,沉声说:

        “二十吨的货价格不低,我当然要问清,运输公司的相关情况。”

        “你到底是不是东城乡运输公司的经理?”

        老头说了一大堆,但上不了台面。

        有些话从张海洋口中说出,意义截然不同。

        张海洋抬眼瞪向萧一凡,沉声道:

        “我虽不是乡运输公司的经理,但这事我说了算!”

        “老哥,你可别忽悠我们!”

        秦东良伸手指着不远处的招牌,不动声色的问,“这是东辰乡运输公司,你既不是经理,怎么能说了算呢?”

        张海洋脸上露出几分不屑之色,沉声道:

        “我是云鹏实业运输部的经理,乡运输公司承包给我们公司了。”

        “云鹏实业,你们该知道吧?”

        萧一凡嘴角露出几分若有似无的笑意,沉声问:

        “你确定?”

        “当然,我都在这负责两年了。”

        张海洋一脸笃定道。

        萧一凡脸上露出几分疑惑之色,好奇的问:

        “顾经理他们去哪儿,不在这干了?”

        “他们可轻松了,什么事不用干。”

        张海洋沉声道,“到月领工资就行了。”

        “你说的,我不信。”

        萧一凡沉声道,“我得找人核实一下!”

        张海洋听到这话,脸上露出几分不屑之色,冷声道:

        “你这人是不是有毛病,三车水果而已,还要核实。”

        “我不运了,你们走吧,懒得理你们!”

        “那也不行!”

        萧一凡一脸正色道,“这事我必须弄清楚!”

        张海洋误以为萧一凡是来找茬的,怒火中烧,沉声喝道:

        “你想要干什么?”

        “东辰乡是谁的地盘,你也不打听打听!”

        “想在这儿闹事,我看你是活腻了!”

        萧一凡脸上露出几分不屑的神色,出声问:

        “东辰乡是谁的地盘?说来听听!”

        “云鹏实业的牛总是云都首富,这是他的地盘。”

        张海洋怒声道,“你们不想挨收拾,给老子滚蛋!”

        秦东良听到这话,满脸怒色,沉声说:

        “你少在这胡言乱语,这是东辰乡的萧乡长,你让谁滚蛋?”

        张海洋听到这话,愣住了,脱口而出道:

        “他是新来的乡长萧……萧一凡?”

        张海洋只知其名,不见其人。

        “看来你还算有点见识,知道我萧某人!”

        萧一凡一脸阴沉道,“你刚才说的,我都记住了,等顾德奎过来,听他怎么说!”

        “乡长,您误会了!”

        张海洋急声道,“我刚才只是信口胡诌而已!”

        萧一凡不再搭理张海洋,伸手掏出手机,拨通副乡长石元福的电话。

        石元福昨晚和牛大鹏等人一直happy到凌晨,这会正在家里呼呼大睡。

        听到手机铃响后,并未理睬,翻了个身继续睡。

        “手机响,听不见?”

        老婆走到床前,扫了一眼手机,沉声说,“乡长的电话,快点接!”

        石元福听说乡长的电话,浑身一激灵,立即坐起身来。

        “哪个乡长?”

        石元福边问,边低头看手机。

        “萧乡长呗,还能有谁?”

        石元福眉头紧锁,心中暗道:

        “姓萧的怎么会一大早打电话给我,不会出什么事吧?”

        石元福顾不上多想,直接摁下接听键。

        “石乡长,你在哪儿?”

        萧一凡沉声问。

        他心里本就不快,石元福这么久才接电话,让他很不爽。

        “我在……”

        石元福本想说在乡里的,但又怕萧一凡正在他办公室,当即改口道,“我在外面办点事,这就回乡里。”

        萧一凡从石元福支吾的话语中,听出他在胡诌。

        “你别去乡里,马上到运输公司来。”

        萧一凡沉声道,“我在这呢!”

        石元福只觉得头脑中嗡的一下,急声问:

        “乡长,您在哪儿呢?”

        “乡运输公司。”

        萧一凡沉声道,“石乡长听清楚了吗?”

        石元福脸上露出几分尴尬之色,急声作答:

        “听清了,乡长,您稍等,我这就过来!”

        萧一凡冷哼一声,挂断了电话。

        石元福听到耳边传来的嘟嘟忙音,低声骂道:

        “他妈的,活见鬼了!”

        “他怎么会一大早跑到运输公司去了!”

        石元福边埋怨,边拿起衣服往身上穿。

        “错了,你拿的是裤子!”

        妻子出声提醒。

        石元福将裤子往床上一扔,怒骂道:

        “他妈的,老子的衣服呢!”

        妻子见他发飙,不敢怠慢,连忙将衣服递过去。

        石元福穿好衣服,便要出门。

        刚走到门口,心里咯噔一下,连忙走回到电话机旁,拨了个电话出去。

        电话接通后,传来个恭敬的声音:

        “石乡长,一大早打电话给我,有什么重要指示?”

        石元福满心怒火,沉声道:

        “你快点去公司,乡长过去检查了!”

        顾德奎听到这话,懵了,脱口而出道:

        “哪个公司?”

        石元福气不打一处来,怒声骂道:

        “*脑子进水了,当然是乡运输公司。”

        “你在云鹏实业挂个名,把自己当成他的员工了!”

        顾德奎不但不用上班,还领双份工资,小日子过的非常滋润。

        听说乡长来检查工作,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乡长怎么去那检查了?”

        顾德奎一脸郁闷道,“除了老张头,那连个鬼影子也没有。”

        石元福听到顾德奎的埋怨之语,更是恼火,沉声喝道:

        “你少在这说没用的,立即让人都过去。”

        “姓萧的可不是省油的灯,今天这事如果处理不好,你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顾德奎这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急声道:

        “石乡长,我这就给他们打电话,但这一时半会,人怕是到不齐。”

        “你快点打电话。”

        石元福急声说,“去几个算几个,越多越好!”

        “好的,我这就打!”

        顾德奎急声道,“石乡长,您可要帮我说两句好话,否则……”

        “行了,我知道了!”

        石元福满脸不耐烦的说,“快……快点!”

        挂断电话后,石元福匆匆漱了一下口,骑上摩托车直奔乡运输公司而去。

        乡运输公司经理顾德奎一连打了两通电话,都无人接听,心慌意乱至极。

        打到第三通时,总算有人接了,连忙让人赶到公司去。

        顾德奎昨晚和狐朋狗友在一起喝酒时,还说起新来的乡长萧一凡的。

        大家都说他是个愣头青,做事不讲情面。

        顾德奎借助酒劲,自吹自擂了一番,扬言谁当乡长都奈何不了他。

        谁知今天一早,萧一凡就找上门来了。

        为了不耽误事,顾德奎让他老婆骑摩托车送他去运输公司。

        他坐在车后座上,给下属一一打电话。

        临近运输公司时,顾德奎让老婆下车,他骑上摩托车向前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