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青云直上在线阅读 - 第68章 好了疮疤忘了疼

第68章 好了疮疤忘了疼

        笔趣阁顶点    www.biqudd.org,最快更新青云直上    !

        “他是我老公!”

        秦竹韵一脸黯然的说。

        萧一凡听后,觉得头脑中嗡的一下。

        懵了!

        何云豹是芜州出了名的纨绔。

        萧一凡虽在云都,但却久闻大名。

        秦竹韵貌美如花、温婉可人,萧一凡怎么也没法将她和何云豹联系起来。

        “你说什么?”

        萧一凡满脸震惊,“何云豹是你老公?”

        秦竹韵听后,郑重其事的点头。

        “这怎……怎么可能呢?”

        萧一凡满脸惊恐。

        “我们俩属于政商联姻。”

        秦竹韵一脸淡定的说,“我爸是做生意的,为了找人罩着,才让我嫁给他的。”

        萧一凡听到这话,试探着问:

        “这么说,何云豹真是官家子弟?”

        秦竹韵郑重其事的点头,沉声说:

        “他老子就是市.委副书记杜锦荣!”

        萧一凡惊诧至极,急声道:

        “这怎么可能?他姓何,并不姓杜!”

        秦竹韵嘴角露出几分笑意,出声道:

        “姓杜的离过一次婚,现在的是二婚,生了个女儿!”

        “何云豹是他和前妻生的,跟他前妻姓。”

        萧一凡听到这话,恍然大悟。

        怪不得大家都在传,何云豹是官家子弟,但却猜不出他老子是谁。

        他和其母姓,自是没法猜。

        “既然如此,那你怎么……”

        萧一凡脸上的好奇之色更甚了。

        何云豹是出了名的纨绔,吃喝漂赌全才。

        秦竹韵不但貌美如花,而且身姿婀娜,丝毫不逊色于那些明星。

        何云豹没理由对她视而不见,让其保持**之身。

        秦竹韵就算再怎么讨厌他,也没法拒绝。

        两人是夫妻,做那事天经地义。

        秦竹韵伸出玉臂紧搂萧一凡,低声道:

        “他不……不行,没法做那事。”

        这话如同重磅炸弹一般,让萧一凡无比震惊。

        何云豹作为芜州出了名的纨绔,没少干欺男霸女的事,怎么会不行呢?

        “这……这是怎……怎么回事?”

        萧一凡震惊不已,支吾着问。

        秦竹韵抬头看向萧一凡,低声道:

        “五年前,他一次酒后想要干坏事,被女孩一脚踹在那,从此就废了。”

        “啊,竟有这事?”

        萧一凡惊诧道,“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还要结婚?”

        “这事除他和我以外,没人知道。”

        秦竹韵柔声道,“婚后,在我的逼问下,他才说出实情的!”

        “他结婚是为了面子?”

        萧一凡脱口而出。

        秦竹韵螓首轻点,表示赞同。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提出离婚?”

        萧一凡出声道,“他这属于欺骗,离婚很容易。”

        “我若提出离婚,你觉得姓杜的会答应吗?”

        秦竹韵一脸无奈道,“就算他答应,我爸的生意还怎么做?”

        美女长叹一声,柔声说:

        “我们这些所谓富二代整天锦衣玉食,吃喝玩乐,让人羡慕不已,其中的艰辛,又有谁能懂?”

        “我和他约法三章,互不干涉对方生活。”

        “我觉得现在无拘无束,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挺好的!”

        萧一凡听到这话,将美女搂进怀里,在她耳边低声说:

        “竹韵,你辛苦了,从今往后,我一定加倍疼你、爱你!”

        秦竹韵如同乖巧的小猫一般,蜷缩在萧一凡的怀里。

        “一凡,我不求其他的。”

        秦竹韵闭上双眸,柔声说,“我只要隔一段时间来看看我,就行!”

        “没问题,这事简单,我一定做到!”

        萧一凡在她耳边低声道,“竹韵,我们再来一次!”

        “啊,怎么还要?”

        秦竹韵俏脸红到脖子根,低声道,“真是蛮牛!”

        “今晚就让你知道蛮牛的厉害!”

        萧一凡一脸得意道。

        ……

        翌日一早,萧一凡睁开眼时,秦竹韵已不再床上了。

        他拿起手机,拨了个号码出去。

        秦竹韵说,她去送画,顺便买点早点回来,问萧一凡想吃什么。

        萧一凡说了声随便,挂断电话。

        昨晚只顾和美女深入交流,将滕兆茗的事给忘了。

        萧一凡洗漱完,坐在沙发上拿着纸笔,写画起来。

        现在既然确定那幅《五牛图》是假的,市场价不超过三千元。

        滕兆茗受.贿一说,也就不存在了。

        现在,萧一凡所要做的是让市纪委重新鉴定那幅画,就行了。

        在这之前,市纪委必定鉴定过这幅画,否则,不会将滕兆茗双.规。

        由于芜州市内画家的鉴赏水平不高,才导致这起冤案。

        只要将《五牛图》送到省城找石老鉴定,这事就成了。

        这事依靠萧一凡,肯定没戏,必须借助市.委副书记杜锦荣的能量。

        昨晚,秦竹韵提到杜锦荣时,并不感冒。

        萧一凡觉得她极有可能是恨屋及乌,才会如此的。

        何云豹不但恶名在外,而且无法行周公之礼。

        秦竹韵作为他的妻子,自是对其非常憎恨。

        这事虽有可能让美女为难,萧一凡也只能请她出手相助。

        片刻之后,秦竹韵拎着包子、蒸饺、豆浆什么的,回来了。

        “一凡,饿了吧?”

        秦竹韵柔声说,“我买了包子、蒸饺、糖糕,乘热吃!”

        萧一凡站起身来,一脸坏笑道:

        “我确实饿了,但不要吃包子。”

        秦竹韵误以为萧一凡不喜欢吃包子,急声问:

        “你想吃什么,我去帮你买!”

        萧一凡见秦竹韵误会他的意思了,也不答话,快步走到她跟前。

        “我想吃你!”

        萧一凡一脸坏笑道。

        秦竹韵这才明白他的意思,俏脸刷的一下红了,急声道:

        “一凡,不要,昨晚差点没被你……”

        说到这,秦竹韵觉得不对劲,连忙改口道:

        “我累……累死你,不要!”

        萧一凡嘴角露出几分坏笑,低头弯腰将美女横身抱起,在耳边低声道:

        “竹韵,我就要将你……”

        最后两个字声音特别低,几不可闻。

        秦竹韵听后,害羞不已,低声道:

        “一凡,讨厌,你坏死了!”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嘿嘿!”

        萧一凡抱着秦竹韵直奔主卧而去。

        经过一夜的睡眠,萧一凡的精力格外充沛。

        半个多小时后,秦竹韵瘫软在床上,起不来身。

        萧一凡匆匆起床,吃早饭。

        临走时,他走到主卧门口,低声道:

        “竹韵,刚才和你说的事,别忘了!”

        秦竹韵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冲他轻摆两下手,表示知道了。

        萧一凡见状,脸上露出几分得意之色,沉声道:

        “怎么样,知道厉害了吧?”

        “下次,看你还敢不敢挑衅我!”

        秦竹韵不敢搭茬,索性用被子捂住头。

        萧一凡满脸得意,和美女道别,出门后,打了辆车直奔云都而去。

        车到云都后,萧一凡让司机直奔滕家而去。

        《五牛图》是拼凑而成,只要市纪委重新鉴定,滕兆茗身上的不白之冤就能洗脱了。

        这是个好消息,萧一凡想在第一时间告诉吴娟。

        自从滕兆茗出事后,吴娟作为他的妻子,吃尽了辛苦。

        现在事情有了重大转机,必须第一时间通知他。

        萧一凡到滕家后,吴娟刚买菜回来。

        听完萧一凡的话后,她开心不已,急声道:

        “一凡,兆茗什么时候能回来了?”

        “嫂子,您别急,这事需要运作。”

        萧一凡沉声道,“只要能确定画没问题,县长官复原职,就是时间问题。”

        “他还能继续当县长?”

        吴娟震惊的问。

        她本以为丈夫能平安无事出来就不错了,压根没想官职的问题。

        “画是假的,说明老板并没受.贿,当然可以官复原职!”

        萧一凡一脸笃定的说。

        吴娟听到这话,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意。

        萧一凡见状,询问家里有无困难,琪琪的状态怎么样?

        得知滕家并不困难,琪琪也没问题,萧一凡彻底放下心来。

        从滕家出来,萧一凡刚要打车回东辰,裤兜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萧一凡掏出手机,见是县府办主任方雪若的号码,连忙摁下接听键。

        “喂,雪若姐,怎么这会打电话?”

        萧一凡开玩笑道,“不会想我了吧?”

        “没错,姐想死你了!”

        方雪若在电话里低声回应。

        萧一凡知道她说话不方便,没再继续开玩笑,沉声问:

        “雪若姐,找我有事?”

        “你能来一趟县里吗,我有件急事想和你商量。”

        方雪若急声道。

        萧一凡听后,出声说:

        “我去芜州办事,刚到云都,你在哪儿,我过去找你!”

        “太好了!”

        方雪若急声道,“你先去好再来餐馆,我一会过去。”

        萧一凡轻嗯一声,爽快答应下来。

        好再来餐馆是家小饭馆,距离县政府不远。

        萧一凡任县府一秘时,经常过去吃饭。

        餐馆老板名叫包志新,萧一凡、方雪若等都称呼他为包子。

        由于时间还早,萧一凡并未打车,而是信步走过去。

        八零摩托车被萧一凡骑到东辰乡去了,在云都只能步行。

        “萧秘……,哦,不对,萧乡长好!”

        包志新见到萧一凡后,笑着招呼,“有日子没见,怎么没精打采的?”

        萧一凡昨夜今晨来了个大四喜,有精神才怪!

        “刚到乡里去,不太适应!”

        萧一凡信口胡诌道,“我先去包间,你多弄几个拿手菜,一会,方主任过来!”

        “行,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包志新出声道。

        萧一凡走进小包间,包志新的老婆张红泡了杯茶,将烟灰缸放在他身前。

        好再来是夫妻店,生意很红火,两口子忙的不亦乐乎!

        萧一凡打开窗户,点上一支烟,喷云吐雾起来。

        在抽烟的同时,萧一凡伸手轻揉两下腰部,觉得有点肾虚。

        “以后不能这么折腾,太伤人了!”

        萧一凡想到这,拿起手机,给秦竹韵发了条短信,询问她有没有起床呢!

        消息发出去后,石沉大海。

        萧一凡想到她正在呼呼大睡,嘴角露出几分若有似无笑意。

        半小时后,方雪若推门而入。

        “一凡,等急了吧!”

        方雪若一脸抱歉道,“手头的事太多,刚处理完!”

        县府办主任是县政府的大管家,手头的事肯定多。

        “雪若姐辛苦了!”

        萧一凡面带微笑道,“怎么,工作很忙?”

        方雪若轻叹一声说:

        “以前,只需做好自己的事就行,现在什么事都要问,累死人了!”

        “我适合做副职的,部门负责人干不来。”

        萧一凡看着美女主任道:

        “雪若姐,不是你做不来部门负责人,而是你不知怎么做!”

        “哦,一凡,这话怎么说?”

        方雪若的好奇的问。

        萧一凡抬眼看过去,一脸正色道:

        “雪若姐,部门负责人的主要工作概括起来八个字——协调安排、督促检查。”

        “你什么事都亲力亲为,不但自己累的要死,手下人还对你敬而远之。”

        方雪若听到这话,眼前一亮,急声说:

        “没错,一凡,原先挺亲近的朋友,现在都疏远了。”

        “我本以为……,看来是我自己的问题。”

        萧一凡深以为然的点头道:

        “没错,雪若姐!”

        “你将所有的事都干了,手下人会怎么想?”

        方雪若听后,若有所思,过了好一会,才沉声道:

        “这么说来,我以后不能太勤劳,得学会懒惰一点!”

        “没错,要想当好领导,必须学会懒惰。”

        萧一凡一脸正色道,“但前提一定要牢记,做好协调安排好和督促检查,不给手下人偷奸耍滑的机会。”

        “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方雪若一脸开心的举起茶杯,出声道,“一凡,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由于下午要工作,萧一凡和方雪若没喝酒,以茶代之。

        萧一凡举杯和美女主任轻碰一下,抿了一小口。

        “雪若姐,吃菜!”

        萧一凡出声招呼道,“宫保鸡丁、爆炒腰花……,这些都是你喜欢吃的。”

        “谢谢,一凡,你也吃!”

        方雪若柔声道。

        吃喝一阵后,萧一凡出声问:

        “雪若姐,你给我打电话有事?”

        两人之间非常熟悉,有事直说,没必要藏着掖着。

        “一凡,有件麻烦事,我想请你帮我参谋一下。”

        方雪若脸色羞红,低声道。

        “什么事,你说!”

        萧一凡出声道。

        “昨天,他给我打电话,让我明天和他一起去省城出差!”

        方雪若一脸尴尬的说,“这事和两办都有关系,没法推脱。”

        美女主任谁没说他是谁,萧一凡却心知肚明,他指的是县委书记李济山。

        上次,李济山对方雪若不怀好意,萧一凡将她的公婆接过来,狠狠收拾了他一顿。

        好了疮疤忘了疼!

        李济山并不死心,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县委办那边,谁过去?”

        萧一凡沉声问。

        “不知道,只说安排一名副主任过去!”

        方雪若柔声答道。

        县委办主任是常委,副主任的级别与方雪若相当。

        如此一来,她确实不好推脱。

        萧一凡面露凝重之色,仔细思索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