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277章 谋划

第277章 谋划

        要论结局,秦王其实还算不错的。

        如今秦王宫已经归了皇上了,陕西是回不去了,兴州的皇家园林,还处在平整地面的阶段。

        还好,皇上也没让他露宿街头,陆柄已经搬到报恩寺园林去了,他原来那处院子,刚好就借给秦王先住一住。

        一庄五进的大院,按说住个秦王也还算宽敞,毕竟京城不比西安,没有那么多下人了。

        就连自己的护卫,都被皇上给留在西安看家了!

        但是!

        “秦王,皇上给了你多少股份?”

        朱惟焯正坐在院子里,望着西南方向,期盼着皇家园林赶紧修好,听到背后有人问话赶紧起身回头。

        眼前之人,也不过三十岁上下,打扮雍容华贵,气度非凡。

        俩人虽然没见过,但也多次通信,见过画像,正是靖王朱安漕,被自己拉过来的第一个王爷。

        赶紧上前:“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哈哈,我不但知道你住在这里,而且今后我也要住在这里!”

        朱惟焯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嗝:“咯——你也住这里?”

        “不但我要住这里,这次接到王兄的信,前来的十个郡王,都要住在这里!”

        “那——咯——那怎么住的下!”

        “皇上说了,只能先委屈我们一下了,如果谁觉得挤,可以去宫里住……秦王兄你去不去宫里?”

        “咯——咯……”朱惟焯已经又急又气、又怕又紧张的说不出话来了,只好连连摆手。

        但始终面带微笑的靖王,似乎并没有打算就此止住话题。

        “王兄还没说,陛下给了你多少股份呢!”

        朱惟焯紧闭着嘴忍住打嗝,身体非常有节奏的抽动着。

        皇上跟他说了,给他百分之一点五是恩赐,千万不能告诉别的王爷,于是他趁着打嗝的间隙,伸出了一根手指头。

        靖王露出了十分满意的笑容,仔细打量着这处狭窄的院子,似乎也不是不能接受。

        他们来的时候,就约定好了,不管家里有多少钱,统统就出一百万两。

        就算有多余的,在京城还能没有花钱的地方?

        比如朱惟焯,现在已经让管家去报恩寺园林,看看有没有二手房了。

        这群各怀鬼胎的王爷们,其实都没有说实话,郡王的食俸要比秦王低的多。

        所以那十个郡王,都觉得自己那百分之一的股份,和秦王一样多,内心自然只有感激之情了。

        这些王爷们进京,倒是把报恩寺园林的房价,直接给抄高了五成。

        但就算是这样,依旧是有价无市,想买也买不着,只有秦王朱惟焯下手比较早。

        在骆安的旧府邸住了不到一个月,就在其他郡王们羡慕的眼神中,搬了出去!

        恰巧,骆安旧府邸的旁边,就是彭占祺的旧居!

        如今这么多有钱的大佬住在隔壁,彭占祺嗅觉十分敏锐的就又住了回来。

        “哎吆王爷,早啊,这么早就出来遛鸟?”

        “哦……是彭总,你这是?”

        “去巷子口吃点早点,王爷要不要一起去?”

        彭占祺每天都在故意制造着这种“偶遇”,没多久就跟这些王爷们熟的可以在一起喝茶了。

        “彭总那个商社,一年能赚多少?”

        终于,有个郡王忍不住好奇,在某次喝茶的时候,问出了这个彭占祺等待已久的问题。

        “哦……商社赚不了多少钱,一年去了给朝廷上税之后,也就能赚个百八十万两银子。”

        百八十万两,还不满足?

        那些王爷们被震惊了,他们一年才能拿多少分红,都不够人家彭占祺的一半多。

        “一年八十万两已经不少了!”康王朱勤庭羡慕道。

        “不是八十万两,是一百八十万两!”彭占祺微微一笑,目的达到。

        在座的王爷们,再次被震惊。

        “这都是小生意,我每年的大头是日月能源的分红,一年也得有个二百来万两银子!”

        周围顿时传来咂舌声,那些王爷已经忍不住要把他赶出去了。

        太受伤了!

        彭占祺当然不是来炫富的,他是来挖钱的,于是又赶紧给王爷们平衡平衡情绪。

        “哎,实不相瞒,这点钱都不够我赔的,福建造船厂一年就要耗费我三四百万两,还见不到收入。”

        听到这话,刚才王爷们的心里还酸溜溜的,变成了甜滋滋的。

        彼此看了一眼,笑的特别纯粹。

        仿佛在说:“看吧,生意也不是那么好做的,还是咱们有个好祖宗,坐在家里就能收银子,多好!”

        出于发自内心的同情,靠近彭占祺的两个郡王,拍了拍彭占祺的肩膀。

        “你说你干点什么不好,在朝廷海禁的时候去造船,你不赔钱谁赔钱啊。”

        “对对,还是王爷高瞻远瞩,慧眼独具……”

        彭占祺赶紧连连点头,起身给诸位王爷们的茶碗里续上茶水。

        这些人要是知道,就在一年后,光是这个福建造船厂,就能每年给大明投资集团回报三百万两的分红,不知道他们的内心会做何感想。

        就在彭占祺,筹划着他下一个项目资金来源的时候。

        嘉靖也正坐在乾清宫里筹划着更大的事情!

        摆在他案头的,是这一年来,自全国各地发来的战报。

        自从开始改革皇族宗亲以来,沉寂了很久的东南沿海,再次有海盗、倭寇上岸。

        嘉靖三年只有六次,但嘉靖四年这才五个月的时间,就进犯了八次之多,最猖狂的一次竟然自海宁登陆深入到了常州府,距离南直隶只有百公里左右。

        南边的安南、车里等地也屡屡受到来自海上的佛郎机入侵,以及云南等地也多次发生入侵,均被黔国公挡了回去。

        西北的瓦剌,更是频频试探,光是嘉靖四年的三月一个月,就越过长城三十六次!

        这些小规模的袭扰,都是作为请功的奏疏被送到案头上来的。

        但嘉靖却敏锐的发现了,这其中规律的变化!

        现在的大明,在所有外敌的眼睛里,就像是科学院院子中摆放的那个大桶。

        自从自己登基之后,一系列的改革,就像是在这大桶下面烧火!

        当桶里的压力,大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将会从内部炸开来。

        到那个时候,随着一声巨响!

        华夏大地将再次面临暗无天日的黑暗……

        嘉靖现在,就像是在烧锅炉,他不知道是不是该再往里添炭了,谁也不知道锅炉会在什么时候爆炸。

        甚至于就算现在停止添炭,炭火的余热也或许足以引爆这支已经处于高压状态的锅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