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276章 献宝请罪

第276章 献宝请罪

        嘉靖声音不大的一声招呼,吓的朱惟焯的胆都差点碎了。

        毫无缘由的,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膝盖好像重逾千斤,双腿再无法支撑他身体的力量,无力的跪了下去。

        面前这个年轻人,比自己还要小上十多岁。

        白皙的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还有那一抹刚刚睡醒的慵懒。

        目测双臂及全身,虽然有明显的锻炼痕迹,但也不似先庙们那般孔武有力,真是连自己都不如。

        这是他们两人的第一次见面,但凭借第一印象,这就是个普通的年轻人,丝毫看不出那种御驾亲征,弹指间平定了江南叛乱的形象。

        也看不出来,他竟然能兵不血刃的瓦解了权倾一时的内宦集团,并将他们在西市尽数斩首。

        那双把书放到身侧的手,匀称而修长,并不像一个刽子手的手。

        但却就在前几天,用这双手写下了诏书,斩杀了一百多人,受到牵连的有几千人之众。

        就是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却在一言一行间,散发着着一种无比强大的气场,让身为秦王的朱惟焯都感觉到难以直视他的目光。

        “你那盒子里装的是什么?”

        “回……回陛下,是……臣献给陛下的一点心意……”

        “嗯!”嘉靖低头盯着那个一角嵌入到土里的盒子,说出一句差点把朱惟焯吓晕过去的话:“这个盒子的大小,装着秦王的人头差不多能刚刚好,如果真是这样多好啊……”

        “……”朱惟焯感觉自己的上牙和下牙突然变成了仇敌,不受控制的打起架来。

        “如果真是那样,还证明你有点朱家子孙的觉悟,没有忘了太祖起家的旧事,可你害死了那么多的百姓,还敢用脖子顶着这颗脑袋来见朕,实在是……无耻啊!”

        朱惟焯快要过去的瞬间,突然福如心至,说出了一句连他自己都感到意外的话。

        “陛下没让臣死,臣不敢自戕以赎罪,今日再得见陛下,若让臣死,臣绝无怨言!”

        嘉靖右侧嘴角微翘:“那你就去死吧!”

        朱惟焯猛然抬头,盯着不按常理出牌的嘉靖,正常情况下说出这句话来,不就能活命么?

        见那张年轻的脸上,表情坚毅。

        朱惟焯才真的知道怕了,赶紧俯身在地,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忏悔起来。

        说什么他本来也不想的,是受了手下人的迷惑,不知道怎么就鬼迷心窍了。

        还希望皇上看在秦王十一代人,尽忠守护西北国门的份上,饶过自己一命,哪怕回西安去为先王守墓反悔也心甘情愿。

        他趴在地上,哭的满脸污泥草屑。

        但嘉靖仍旧不为所动,只是安静坐在那里听着。

        直到朱惟焯终于想起了,陆炳教他的两条办法,这才又说道。

        “臣都是受了那个薛玉山的蛊惑,如今他已经幡然悔悟,并把薛玉山也带来了,全凭皇上发落!”

        听到这句话之后,嘉靖冷如冰山的脸,才总算有了点缓和。

        其实嘉靖也没真打算杀了这个朱惟焯,一是老朱家有护短的传统,嘉靖当然也不好开这个杀亲王的先例,第二就是还不想在这个时候,跟那些还在观望的亲王、郡王们翻脸。

        见皇上的脸色稍微冰融,朱惟焯内心对陆炳充满了感激,看来自己这条命是保住了。

        于是赶紧趁机会接着说下去。

        “陆公子建议臣将功赎罪,所以臣在来之前说服了靖王安漕、康王勤庭……十个郡王,接受皇上的好意,交出封地和侍奉,加入大明投资集团。”

        嘉靖左手手指,依次敲击着椅子的扶手,没有做任何表示。

        这个陆柄,还真是朕肚子里的蛔虫啊。

        三十个亲王、郡王,第一批就接受了的有七个,参与又没有完全参与的有十二个,顽固的进行对抗的有十一个。

        如今科学院院长、郑王朱厚烷已经从中间派,变成了支持派!

        连同朱惟焯在内的十一个人,其中有五个人已经入股了一部分,六个人是一文银子都没出的。

        这一下解决完之后,只有六个中间派,五个顽固派需要解决,天平已经开始大大的倾斜!

        终于,在朱惟焯等待的快要晕过去的时候,嘉靖开口了。

        “你有多少银子?”

        “……只有不到二百万两,送给陛下这些之后,只有一百万两左右了!”

        “哼……秦王还真是败家啊!”

        朱惟焯有些惭愧的低下了头,他这个王位是捡来的,因为秦简王无后,所以才轮到了自己这一支。

        所以为了笼络人心,也为了提高自己的威信,两代人花出去了不少银子。

        现在看来,这些银子也不是白花的,正是因为他父子二人花了那么多银子,才在整个中西部地区的皇族宗室中有了一定的话语权。

        这次说服十个郡王和自己一起,接受皇上的皇族宗亲改革,这不就起到了作用!

        当然这个肯定不能说出来,藩王之间有太密切的联系……上一次发生这种事还是第一代的亲王们,后果当然也不容被如实记载在史书上。

        其实嘉靖又如何不知道呢?

        自己派出去那么多人,都没有说服这些王爷们,他一下就带来了十个。

        只不过既然已经愿意接受自己的“好意”,那也自然没有什么追究的必要了。

        “你只有区区一百万两银子,这个份额我很难给你算啊……”

        看嘉靖的表情,好似真的很为难,不知道怎么做的样子。

        朱惟焯也很奇怪,其他的亲王不都是将食俸和封地折合成了三百万两银子么,自己这四百万两按照正常情况下,应该能有大明投资集团,百分之二的股份才对。

        他是有些昏,但并不是傻。

        稍微一琢磨就回过味来了,赶紧再次俯地:“陛下不必为难,无论你给我多少股份,我都甘之如饴,就算不给,臣也不会有半句怨言!”

        “大明投资集团刚成立那会儿,估价确实是两万万两,你这四百万两朕应该给你百分之二,但是……”

        朱惟焯也知道,前面说的都没用,听话要听但是后面的,当年王府的先生如此说过。

        “但是成立至今,大明投资集团的价值,已经今非昔比,算下来,朕最多只能给你百分之一的股份,不过……”

        百分之一,有点少……朱惟焯算了下,蜀王百分之五,一个季度分了三十万两,自己百分之一,也就能分个六万两,一年也就是二十四万两,这还不如原来了呢。

        可帐不能只算面上的啊,虽然钱少了,但好歹命和爵位保住了不是,而且听这意思,皇上转折之后还有转折。

        “不过,念在你说动了其他郡王的份上,朕给你算百分之一点五吧,如何?”

        一年多得十几万两银子!还能如何?

        “吾皇在上,臣感激不尽,臣这就回去把家产卖了,在兴州皇家园林买处房子,时时常伴皇上左右……”

        “那倒也不必!”嘉靖笑着起身,将朱惟焯扶起来:“朕就跟你置换了如何?”

        “……”

        朱惟焯不知道该说啥了,那秦王宫好歹经过七代十一位秦王修建,就算半卖半送也值一千万两,竟然让皇上用他那几百万的小园林给换去了。

        但能说不换么?当然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