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267章 造孽啊

第267章 造孽啊

        陆柄从来就不是弑杀之辈。

        就算征服尕甘思,也只杀了几个土司的副手,便将那片地方征服了。

        但是今天,陆柄已经出奇的愤怒了。

        既愤怒于这些贪官污吏对底层百姓的压榨,更愤怒于这些人的所作所为,是在给皇上的脸上抹灰。

        婶儿可忍,但叔不可忍。

        老族长的家就在场院的边上,陆柄提着刀走出这庄小院的时候,就看到整个村子里已经被火把照的亮如白昼。

        密密麻麻的官兵,已经将这小小的村落,围了个水泄不通。

        看这些人身上穿着的布甲,真真切切是大明的军人,这些士兵手里拿着寒光闪闪的长枪,腰里挎着刀,吃着朝廷的军饷,欺压着朝廷的百姓。

        一个身穿铠甲的参将,大马金刀的坐在张硕大的椅子上,嘴里骂骂咧咧的说着什么。

        那个敲锣的年轻人就倒在他的跟前,胸口的血已经染红了这片用来晒粮的土地,那面破锣被踩的变了形,扔在那个死去的年轻人身前不远处。

        村子里的百姓,已经出来了一大半,还有几个应该是以为能逃走,将全身的家当都包在了身上。

        两个没有穿铠甲的家伙,正在从那些低头颤抖的人怀里,扯过包袱扔到场院中间。

        有个妇人左手抱着吓的哇哇直哭的孩子,右手拉住那干干瘪瘪的包袱,里面可能是留给孩子的一点小米,或者是孩子的尿布。

        “拿来吧你!”

        但那个前去抢夺的人,仍旧一脚踹在她的小腹上,将那包袱抢了过去。

        女人怕摔到怀里的孩子,硬是直接后脑勺着地被摔到了地上,引得孩子哭的声音更大。

        几个乡亲们连忙上前,围在那女人身边。

        这一幕刚好落进陆柄的眼睛里,一股怒火压制不住的窜了起来。

        就在他刚想冲上去的时候,身后隔了一排的房子,呼呼的窜起火来。

        跟在他身后的老族长长叹一声:“哎,造孽啊,白老三都躺在床上多少年了起不来,这群畜生这是直接把他烧死在里面了啊!”

        “我去看看!”那个年轻人把老族长交给陆柄,自己转身返回到屋里拿出唯一的那床破被,在水缸里沾了沾披着冲向了那个白老三的房子里。

        那个年轻人刚冲进去,就有一个身穿铠甲的人从旁边的巷子里走了过来。

        看到陆柄先是一愣,等看到陆柄手里的刀时,转身就想跑。

        刚转身大概是想到自己身上穿着铠甲,于是笨拙的从腰里抽出长刀走了过来。

        这身铠甲陆柄认识,并不是大明军队参将所穿的那种,而是王府护卫副千总以上才能拥有的制式。

        只有上半身,能护住胸口小腹和两个肩膀,最适合在地下用,不适合骑马,骆安家里也有这么一件,还是当年他当副千户的时候穿的。

        眼前这人,应该就是秦王宫里派出来协助的了。

        “你们两个在这里干什么?还不放下刀去场院!”那人持刀向前靠近几步站定,斜眼扫了一眼院门想到了什么:“胖子呢?”

        陆柄看着他身上的铠甲,知道手里的刀没什么作用,反转手腕扔到了地上。

        “死了!”

        那人眉头一皱,顿时警觉起来,他没想到这个村子里,还有这种杀人之后还如此平静的角色。

        “那个屋子,是你放的火?”

        “是又……奶奶的,是我问你还是你问我?”那人耍了个刀花,把刀横在身前,刀刃向外。

        看来有两下子!

        陆柄然后看到老族长的孙子从火里冲了出来,将抱出来的人放到地上,身下还滴着血。

        看来这个副千户,是先杀人后放火!

        他缓缓的摇了摇头,很想骂一句畜生,就连畜生都干不出这样的事来,这所作所为和鞑靼那些蛮子,又有什么区别?

        “你要干什么?”

        那个副千户见陆柄向自己走了过来,警觉的向后退了两步,厉声问道。

        “鞠千户,怎么了?”

        那边场院中的参将,似乎听到了这边的动静,伸长了脖子问道。

        那个副千户隔着院墙看向场院的方向,正要答话,陆柄当然不会给他这个机会。

        趁着他分神的瞬间,犹于黑夜中发现猎物露出了喉咙的狼,双腿一弹扑了上去,一柄断刃出现在他的手中。

        直接顺着铠甲的边缘,刺进了那个副千户的喉咙。

        咯咯……那个副千户扔掉刀,双手捂着自己的脖子,向后倒退几步跪倒在地上。

        那双充血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陆柄,似乎到了这个时候,他仍旧不敢相信,自己即将去见他家的列祖列宗了。

        “鞠千户?”

        那边的参将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老丈,你先带着他回屋里,这里交给我就行。”

        “你……你能行?”

        老族长迈着碎步,跑到自己的孙子跟前,看了眼已经死透了的白老三,拉着孙子望向巷子口。

        陆柄从地上捡起两把刀,从黑暗中走向场院。

        “鞠千户已经死了,还有那个胖子,我杀的!”

        “你?”那个参将抽出腰刀来的同时,几十个兵勇已经上前将陆柄围了起来。

        “你就是陕西驻军的那个参将?你叫什么名字?”

        陆柄仿佛没有看到围在身边,那些寒光闪烁的枪尖一样,慢慢的走向那个参将,在他刚才坐的那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从地上的包袱里,拿出两粒黑枣干来,扔进嘴里慢慢嚼着。

        他这份从容,淡定,让那个参将心里疑惑了一下,还以为惹了什么不得了的人物。

        可仔细一琢磨,比自己官位大的,似乎也没有这么年轻的,哦,也只有一个,就是当今皇上。

        可当今皇上没听说离京啊,那这是哪个王府的世子?

        “敢问,贵姓?”那个参将小心的试探道。

        “免贵姓陆!”

        得了,皇族宗亲都姓朱,国公、侯爷全都没有姓陆的。

        去他奶奶的腿,什么玩意也敢跑到老子跟前装大尾巴狼来了,当时就变了脸色,挥手喝道!

        “给我拿下!”

        “我看谁敢!”

        陆柄毫不客气的顶了回去,那些兵勇反倒犹豫了,疑惑的看向那个参将。

        “皇上有令,敢阻挠清税者,无论是谁,依律严办!来人,把这个杀官抗税的小子就地正法!”

        那些兵丁听这么一喊,好像挺有道理,于是纷纷再次围了上来。

        “等一下!”

        就在这时,那个参将身边的谋士凑到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那个参将上前,上下打量了陆柄半天,眉头紧锁,捋着胡须点了点头:“嗯,还真是有点像。”

        脸色又顿时变的和蔼起来,客气的问道:“你可是陆松陆统领的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