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258章 王阳明之惑

第258章 王阳明之惑

        “还有您老人家想不通的道理?”万寒霜虔诚的盯着王守仁消瘦的脸:“不如你给我讲讲心学吧,说不定我能帮你想到点什么。”

        “你想到的,怕是只有银子吧?”

        王守仁被打断了思考的过程,起身走到窗边的椅子上坐下。

        万寒霜也立刻起身跟了过去,将那锭银子放到两张椅子中间的茶桌上,认真的说道。

        “银子只是其中一方面,我是真的想帮你啊,我虽然不懂什么心学,但好歹也是读过几本书的,只要你再给我投五百万两银子,我就当你的门生如何?”

        “我给你投资银子,你当我的门生?”

        王守仁手捋短髯,忍不住被她逗笑了。

        “你可知道多少读书人想成为我的门生而不得,再说我既然替陛下掌管大明投资集团,又岂会因为除了盈利之外的因素去投资?”

        “非也,非也!”万寒霜也学着那些士子们的样子,摇首说道。“你可知道多少人想成为你的门生,是因为你是新建侯,是因为你当下的地位,而非因为你的心学理论?”

        “你难道就不是为了我的银子,与他们又有何区别?”

        “非也,非也!我目前的经营模式可是皇上亲授的,盈利那是必然的,你不可能不投吧?而我想跟你学心学,纯粹是因为,对连你都解不开的难题而感兴趣而已。”

        “老夫都解不开的那题,难道你就有信心能解开?”

        万寒霜立刻捕捉到了王守仁这句话透漏出来的信息,他的内心已经开始有些动摇。

        “男人的思维习惯和女人是不同的,或许我可以从另外一种角度帮你分析呢?”

        万寒霜说完后又稍微思考了一下,为了说动王守仁,又补充了一句:“就算我不懂,我也可以请教陛下啊,他肯定能懂。”

        王守仁手停在胡须尖上,震惊的看着万寒霜,眉头微皱,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他盯着万寒霜看了有一炷香的时间。

        自己和皇上的关系也还不错吧,按理来说应该比这个万姑娘更近才对,为何她说她可以请教陛下,难道自己就不可以?

        或许只是她觉得老夫岁数大了?不会,连圣人都说三人行,必有我师,要不耻下问,自己更不会有什么心理包袱。

        亦或是因为,她在用这种方式,告诉自己她和皇上的关系更加密切一点?

        如此说来,他们俩之间……一个女子为何想要成为我心学门人,或许是皇上授意的啊。

        王守仁脑补了一场,见万寒霜圆溜溜的大眼睛一直在回视自己的目光,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更加确定了内心的猜测。

        “好,那我就收你为我心学门人!如果你能帮我解决了这个疑惑,随着你万氏的发展需要多少银子,我大明投资集团就投多少银子!”

        “好,老师在上,请受学生一拜!”

        “算了算了,意思到了就行!”王守仁赶紧拦住,如果自己想的没错,这以后就是后宫千岁,怎敢受拜。

        “老师疑惑者,是什么呢?”

        既然师徒名义在,王守仁自然也没有什么隐瞒,师门共同解决困境,才能推进心学的更进一步发展。

        于是他站起来,踱步围着房子慢慢走着,同时开始先讲解心学要义。

        “心学之论,其实也是在理学的基础上的进一步探索,吾认为人生而具有的本能,一是知行合一,二是致良知!”

        “所谓知行合一,那是人天生的本能,即人的内心感知到道理后即可自然而然地付诸于行,如新生之幼儿,知饿自然然会吃奶,然他若不知自然就无行,也就是说,知与行是不可分割的。”

        王守仁说到这里,看向万寒霜,见她似乎听的认真,也不知道她是否真的听懂了。

        但仍旧继续说了下去:“心是人与大道之间的桥梁,有心而有所行,自然人的感情和道德也取决于内心,只有通过不断的修炼自己的内心,才能达到知行合一的境界!”

        “老师说的好,人在逐渐长大的过程中,要想做到遵从本心,就变的越来越难!”

        王守仁在原地一滞,当年他在跟弟子们讲这个知行合一的时候,每个人的理解都有所不同。

        真正让他们领悟到自己所想讲的是什么,费了很大的力气,然而万寒霜竟然这么快就摸到了其中的奥妙,实属令人震惊。

        其实王守仁毕竟是理学门徒,对于三纲五常,三从四德的思想,照样根深蒂固,在这之前若不是因为嘉靖,他断然不认为一个女人,能够做多么大的生意。

        更不会收她为门徒,并在这里跟她探讨什么心学旨要。

        然而万寒霜此时的表现,大大改观了他此前的认知,当女人读书之后,虽在体力上仍旧与男子有很大差距,但在智力上,甚至有巾帼不让须眉的意思。

        也使他对宋明理学产生了那么一丝的动摇。

        王守仁在讲第二个概念的时候,因为对万寒霜的认可,讲的自然就更加详细了些。

        “致良知,乃语出孟子,良知即最高本体,人人生而有之,将良知推广到世界万物,即是在实际行动中实现良知,知行合一。”

        “从内心扩大到致知万物,老师的想法没有问题啊,那你疑惑的是什么呢?”

        万寒霜的疑问,令王守仁再次陷入到那种自我怀疑中,面露难受之色。

        “话虽如此,然而我在这些年的观察中却发现,人性纵然内心向善,其行却未必,心学发展至今,如你所言追随我者众,然真得吾之学者寡。

        我常常在想,是否我的理论是存在缺陷的,需要进一步再探索,然却如身在此山中,遍寻不得路。”

        万寒霜双手搭在椅子的扶手上,身体靠向椅子的后背,抬头斜视着屋顶陷入沉思。

        良久之后,低头看向王守仁。

        “我想并不是因为老师的理论有问题,你提出的这种想法,只是一种理想的状态,即人可以通过内心的修炼,提高自己的道德素养,而进一步知与行统一,即修身、齐家、治国之道。”

        “对!对!”王阳明有些激动的难以控制自己的心情,向万寒霜疾走几步,来到她的跟前。

        “然而老师却忽略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呀!”

        “什么问题?”

        “天下如老师这般聪慧者鲜也,是以如老师这般,格通自己的内心,以致良知者自然就少了。”

        “你的意思是……”

        “老师的这个思想,不是普世之学,曲高自然和寡!”

        王守仁的昏花的老眼中,闪现着智慧的光芒,冲着万寒霜长揖到地:“你才是我的老师呀!请教何为普世之学呢?”

        万寒霜摇了摇头,转头盯向小桌上的那锭银子,王守仁也凑上前去,两人同时开始企图从这普世之人皆爱之物上,格出一套人人皆可学的大道之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