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257章 万颜氏

第257章 万颜氏

        万密斋和那个兽医一起来到芳林诗社的时候,发现这里跟以前发生了挺大的变化。

        首先就是在进门的地方,隔出了一块装修精美的地方,摆着三五个小匣子,他们就算没用过,也在夫人的梳妆台上见过。

        直到其中一个叫胭脂,另一个叫香粉,还有一个就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了,总归就是女人用的东西就是了。

        可是在一个男人喝酒、鉴花的地方,摆这个东西,能卖出去么?

        俩人怀着同样的想法,看向后面的墙壁,正中间的应该是这些化妆品的牌子,比如什么庆祥斋之类的,这个牌子是——万颜氏。

        “哈哈,跟万兄一个姓呢,是不是你家开的。”

        “鹿贤弟说笑了,我虽出身商贾之家,但还没做这种买卖。”

        后续有人进来,也第一时间被这新隔出来的地方吸引了,同样看向墙上的广告语,读了出来。

        “当你在外面花天酒地的时候,不要忘了在家苦苦盼归的夫人。”

        “这是什么意思?是说我们不应该来么?”

        门口几个人正在讨论的时候,从三楼下来一个士子,左手揽着芳林诗社的美人,右手从怀里掏出一锭五十两的银子砸在柜台上。

        “给我来一盒水粉!”

        那人拿过从里面递出来,精美包装的水粉,冲还在看热闹的几个人笑了笑。

        “想要回家耳朵清静,少挨唠叨,这五十两银子花的值,市面上除了万颜氏就没有这么贵的水粉。”

        说完之后,带着满身的酒气和胭脂香味,提着水粉歪歪扭扭的出了门,踏上了等候在门外的篷车。

        “唔,原来如此啊,也给我来一盒。”

        “这么一小盒,就要五十两,也太贵了吧……”

        “你懂胭脂水粉么?不懂吧,不懂买贵的就对了!”

        万密斋和鹿翰摇了摇头,径直走到角落里坐定,按照约定不醉不归。

        俩人总共点了两个菜,却要了三坛酒,不醉才怪。

        “鹿贤弟此回南直隶,再见不知何时了,虽相交甚短,但吾情甚长。”

        “万兄高中状元,日后发展不可限量,还愁没有到南直隶的机会?到那时可不要忘了我便是,到宁国,来找我!”

        两人酒量其实都不甚大,特别是两人都是医生,最善养生,平时也不喝酒,一坛酒下肚便已经醉的不成样子了。

        万寒霜坐在四楼,盘算着今天这一天的收入。

        通过《新日月》的广告,以及今日殿试的墙下广告,“寒霜”这个品牌已经在京城打响了知名度。

        她从大明投资集团拿的一百万两银子的投资,全都投到了京城最繁华路段的一栋楼上,如今那楼还在装修,前来咨询下一件限量版的衣服会在什么时候推出的人,就已经有三十多位了。

        至于今天那件近三千两银子的衣服,刚展示了没有多久,就被一个山西的富商买走了。

        而这件衣服的成本,不过只有不到三百两,虽光成本就已经远远超过市面上能买到的最好的衣服卖价,但这其中的利润也足够那些衣商垂涎许久的了。

        楼下的“万颜氏”现在只是试卖,这些化妆品他也选了最好的原料,并请了皇家轻工集团,原本帮着后宫做妆品的太监们来做,所以和御用产品一样的质量,五十两银子真不算贵了,光是成本就得四十多两。

        当然这只是从皇上给她的那本书上学的,这个阶段就是培养忠实顾客的时候,等顾客习惯了这些好的,原本那些再用的时候就会感到非常的不适应。

        到那个时候,才是银子源源不断的流进来的时候。

        不过总是摆在芳林诗社终究不是办法,她已经看上了对面的典当行,打算再去大明投资集团拿点投资把对面买下来。

        要不是王守仁说现在国债还没发行,暂时没有更多的银子,以及黄锦说皇家轻工集团还承接了来自紫禁城的订单,没法为她加工太多,她现在就想像彭占祺一样。

        把店铺开到南直隶、开到太原、开到西安,开到全国两京十三省,甚至连各宣慰司都想开。

        “东家!”万寒霜从那本《皇上带你赚大钱》后抬起头来,看到一楼的掌柜站在门口。

        “怎么了?”

        “有两个人在一楼喝的烂醉如泥了,还没结账呢。”

        万寒霜放下书,招了招手把掌柜叫到跟前,打算按照皇上说的,教这些手下们经商之道。

        “他们是我们店的客人,当然要服侍周到了,他们既然醉了就安排个房间让他们住下来,明天醒了总会给钱的么,而且他们体会到了我们无微不至的服务,日后再想一醉方休的时候,第一时间肯定会想到的是我们芳林诗社。”

        她觉得自己讲的可好了,眼睛不灵不灵的眨着,微笑的看着掌柜问道:“懂了么?”

        “懂……懂了!”掌柜感觉,今天的东家有点不太一样,比原来更温柔也更好看:“可是,他们俩人只点了两个素菜,不像是有钱的样子。”

        “那把他们抬到后厨,找个稻草堆让他们睡醒再说吧。”

        掌柜感觉舒坦多了,这才是他印象中的东家,于是又补充了一句:“其中一个人看他插的花翅,好像是今科的状元!”

        “那还问什么!”万寒霜杏眼圆睁,就差拍桌子了:“皇上看重的人,到了我们这里那还不服侍周到了?赶紧三楼雅间请上去啊,把店里最漂亮的姑娘送进去,以后那间房子就叫‘状元居’了,赶紧让人去做门牌。”

        对,就是这种感觉,掌柜的脸上恢复了职业的微笑,点头弓腰退了出去。

        安排完这件事,万寒霜再捡起桌子上的书,却看不进去了,看到书上的字就就变成了嘉靖的脸。

        她闭紧双眼,用力的摇了摇头。

        “不行,这样就完了!进关的时候老爹嘱咐过的,眼里要只有钱不能有男人。”

        “眼睛只有钱,只有钱!对了,去找王守仁要钱去!”

        万寒霜起身走到铜盆前,用凉水洗了把脸,对着镜子精致的修饰好妆容后。

        让人备好车,直奔大明投资集团。

        刚进门,就看到王守仁正盘腿坐在他的办公室里,盯着面前摆着的银子一动不动。

        “这样多久了?”万寒霜小声问他旁边的助手。

        “格了三四天了,除了吃饭睡觉,就没动过!”

        万寒霜走到王守仁对面,也学着王守仁盘腿坐了下去,眼睛盯着同一锭银子。

        “万总,又来想我的银子?”王守仁忍不住抬头问道。

        “对啊,新建侯从银子上格出什么道理来了?”万寒霜笑着抓起地上的银子问道。

        “我没有格物,我只是陷入了一种困惑,无论怎么领悟都不得门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