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250章 芳心暗许

第250章 芳心暗许

        “那么,你觉得呢?”

        嘉靖转身,这才仔细的打量起这个雅间,其实说是雅间,不如说是密室更合适。

        因为这间房子并没有门,只是用纸窗户与外面的大厅隔开。

        从上面下来的桥箱,是唯一能进出的通道。

        房子里面铺着和四楼一样柔软的地毯,正中间摆着一张桌子,桌上放着一套茶具。

        桌边同样也是只有一张椅子,看来这是她平常用来听外面的人说话的地方。

        如此,嘉靖也多少猜到了,她为何能够有这么多独到的见解,应该是在这里听到了不少读书人天马行空的想法。

        万寒霜这一会儿的空挡,已经又换上了一身素雅的衣服。

        她站在原地,浅笑着回答道。

        “我只不过是一个商人,还是女流之辈,能有多少见识,倒是想听听陛下的意思。”

        “这个议题太过宏大,双方说的都有道理,实难一较高下。”

        “陛下又岂是和那些钻进书缝里的士子们一样?前些日子陛下昭告天下,提高商人的地位,这就不是普通人所能拥有的魄力,就连秦皇汉武,唐宗宋祖都没有陛下这般能容的度量。”

        “哪里,时代不同罢了,万姑娘过誉了!”

        嘉靖这次留意到,自己说话有掩饰内心实际想法的时候,左眉确实会控制不住的跳动。

        不过刚才这句话也不能完全算是违心。

        作为一个穿越者,当然会有超越以前所有历史明君,开创前所未有之盛世的想法,为自己的一些新的举措,也定然会感到自豪,若是说没有,那确实有些违心。

        但是,他扪心自问,如果和那些历史上的明君,处于同样的历史朝代和教育认知的情况下,自己何德何能敢去和他们相比。

        自己只不过是是占了穿越的便宜,见识过后代的发展,纯纯是拿来主义罢了。

        牛顿说过,他的成就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其实所有历史的发展,都是站在了前代的肩膀上,不断借助着前人的智慧,去攀登更高点的过程。

        华夏几千年的文明,就像是垒高木,传承越长,后人所能达到的高度越高。

        秦皇汉武,唐宗宋祖那就是历史上的巨人,高高垒砌的华夏之塔下,巨大的基石。

        是自己需要再他们的基础上继续努力,全力逾越的高峰,如果踩在他们的肩膀上,还没有达到他们的成就,那才不正常!

        所以他说万寒霜过誉倒也是真心话。

        万寒霜面带浅笑,款款走到桌边,将嘉靖让到那张唯一的椅子上坐下。

        “其实关于是否开启民智,是陛下应该考虑的问题。

        但同样站在一个商人的角度,我也在思考,是否要让手下人懂得经商之道,如果他们能够懂得,我的生意定然还能更上一层,我也不会像现在这么累,需要事事亲力亲为。然而,若将经商之道,教于他们,却又上无形之中为自己培养了一个对手。

        这两者的意义上是想通的,所以还请陛下解惑一二。”

        嘉靖打量着万寒霜,这是他第一次这么近的距离下,这么认真的打量她的样子。

        实际上也不过十六七岁的年纪,这般年纪,还是个女人,能够支起这么大的一处产业,游离于这些男人之间,还敢独自去北方边塞,无论哪一样成就,都是当下那些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所不能比的。

        更让大部分的须眉汗颜!

        “其实民智是一定要开的,你想想如果大明的每个百姓,都能够读书识字,那将会诞生出多少更加优秀的人才,大明的实力将会强大到何种的地步?

        然而开启民智也不是一开了之,更不能盲目的单纯追求开启民智,而要将华夏文明的传承,社会秩序的规矩,在开启民智的过程中就要楔入到每个人的意识深处,在理性和谨慎的基础上开启民智,才能避免陷入过度自由的陷阱。”

        嘉靖说的很慢,万寒霜也听的认真。

        在她以前的认知中,从未接触到过这种辩证的思维。

        儒家的思想,虽然也讲究辩证的看待问题,比如小儿辩日的故事就是一个很好的辩证思维,尽管后世多用这个故事来启蒙要敢于质疑权威的思想。

        在中国延续千年的理论上,更多的还是王阳明那种格物致知,对于一件事情就要穷极真理的想法,对辩证研究的并不太多。

        偶有辩证,也多是那种和稀泥式的,官场圆滑之学。

        嘉靖见万寒霜跪坐在桌子边,双臂垫在脸颊上,侧着头似乎陷入了沉思,便也没有打扰她。

        直到她涣散的眼神突然凝聚,亮晶晶的眼里反射着灯光,又有了神釆。

        “陛下太厉害了,如此一来我便可以将经商之道,教给手下的人,让他们独挡一面,我还要同时教育他们,要保持对万氏的忠诚!”

        “哈哈,领悟的道是蛮快的!”

        嘉靖想伸手去摸摸她的脑袋,但又觉得有些失礼,于是把手放到了桌面上。

        “但还是有所不同!”嘉靖打心眼里想把自己知道的东西,全都教给万寒霜:“大明的子民,离开了大明没有更好的去处,所以他们会自始至终忠于这片土地,但你们万氏不是,他们可以离开你这里,到任何地方,比如彭氏商社,比如自己干!”

        “那……该怎么办好呢?”万寒霜拉住嘉靖的胳膊,左右晃动着问道。

        把嘉靖刚平静下来的心,又给整的噗噗直跳。

        真是的,都两世为人,经验丰富了,竟然让一个小姑娘又给搞的内心像少年一样悸动了。

        “这第一么当然要提高待遇,让他们能够在这里获得物质上的满足,第二么要构建企业文化,让他们能够从内心深处,对万氏有归属感,让他们从心理上也能有所安放。”

        万寒霜盯着嘉靖的眼睛,看着看着竟有些痴了,仔细地琢磨着刚才这两句话,喃喃道。

        “陛下你太厉害了,你简直就是经商的天才啊,要不你不要当皇帝了,跟我一起赚大钱吧!”

        嘉靖不失尴尬的笑了笑,万寒霜也立刻反应过来,冲嘉靖调皮的皱了皱眉。

        她这天真的样子,跟在二楼时那般温柔典雅不同,跟在河曲关时那种英姿飒爽也完全不同,那只是她的两副面具,现在的她才真正像是个十六、七岁的年纪。

        “陛下是不是对我感到很好奇?”

        嘉靖点了点头。

        “我说日后再见,你要是问什么,我必然不会有任何隐瞒,我们又再见了你倒是问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