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247章 再入芳林

第247章 再入芳林

        杨廷和的谢幕,必然会引起官场的一阵血雨腥风。

        那些曾经攀附在杨廷和身边的人,势必会遭到其他派系的打击,那些曾被杨廷和打压的人,也一定会反扑。

        同时内阁的三个人,也肯定会为了争夺内阁首辅的位置而用尽心机。

        而如果他们真的这么做了,才恰恰证明,他们并没有看透嘉靖的用意。

        杨廷和今年多大?也不过才六十五岁,距离七十还有五年呢。

        还能不能干?当然能干。

        可嘉靖为什么就放他走了呢?就是因为刚才很偶然的一个念头。

        如果不是这突然闪现的想法,嘉靖说什么也不会放他走。

        内阁的存在,虽然很大程度上帮皇帝做了很多事,然而也同样的导致了两个极其严重的后患。

        第一便是朋党之争!第二便是君臣有隙!

        大明的党争,最开始是开国时的淮系和浙系之争,再后面就是内阁之争,反而大明的这些皇帝们,又都极喜欢制衡驭臣之道,但凡有个皇帝老实点不够狡诈,这一套就容易玩崩了,被朋党反噬。

        君臣有隙,是因为内阁的存在,导致在群臣和皇帝之间,又多加了一层防火墙,减轻了皇帝工作量的同时,遇到比较强势的首辅,反而让大臣们只知有首辅,而不知有皇帝的感觉。

        正是因为这两条极其关键的原因,让嘉靖在群臣们第一次喊出说得好这三个字的时候,就有了想要取消内阁的想法。

        然而取消了内阁之后呢?

        有两条路,一条是大明的开国皇帝太祖朱元璋走过的路,那就是自己干,嘉靖自问没有他那么能肝。

        还有一条路,那就是议会制,小事由八部决定,大事由议会讨论,然后交给皇帝最后认可,但那样就有点君主立宪的味道了,虽然减少了群臣对某个人的马首是瞻,但自己的皇权也极容易被架空。

        而且有些有争议的大事,也容易陷入到扯皮当中,当今风高浪急,满帆前行之时,又最需要一个强权的引领者能力排众意,为大明掌舵,选择最合适的前进方向。

        所以取消了内阁也是难办,非常之难。

        嘉靖散朝之后,在乾清宫里想了很久,仍旧没有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于是换上了身透气的衣服,走出宫门,在夜色下围着三大殿跑了起来。

        就连在跑步的时候,他都在想如何解决内阁这个问题,这个决对的权力只能掌控在自己手里,既不能出现强势的内阁首辅,也不能出现强势的太监。

        还是跟往常一样,跑了十圈之后,回宫里洗了澡。

        然后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

        “广林!”

        “主子您叫我?”广林就候在门外,一听见嘉靖喊他,赶紧就无声的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这个时间,外面可还有什么好玩的去处?”

        “有是有,只是……”广林面露难色,这就不如鲍忠灵活。

        “只是朕不便去对吧?”嘉靖知道广林第一时间想的是什么地方,于是笑着坐了起来,从床边拿过睡袍,广林赶紧上前接过来,伺候着穿上。“朕的意思,是你能去的还有什么好玩的地方,这会儿还没关门的。”

        “奴才不知道!”

        “芳林诗社这会儿,会不会还开着门?”嘉靖突然想到,也有好久没有去芳林诗社了。

        想起了芳林诗社,就想起来万寒霜,他第一次去芳林诗社的时候,就曾怀疑过这个万寒霜是不是也是个穿越者。

        后来遇见了,却又忘了问,第三次遇见的时候,情况又那么紧急,更没有想起这一茬来。

        择日不如撞日,不如今天就去看看,说不定碰上了刚好就问问,万一她也是个穿越者,或许是从比自己还晚的时候穿越过来的,能够给自己提供一点更高明的政治建议。

        “可是主子,那里也有……”

        “呵,你还门儿清!”嘉靖没想到广林这小子看起来老实巴交的,也不怎么太老实。

        “……黄公公带我去过,这个时辰倒是还开着门,听说他们家平常是不会到这么晚的,只有要秋闱的时候才回通宵达旦,以供士子们得以有地方聚聚。”

        广林赶紧把锅甩到了黄锦头上,并伺候着嘉靖穿衣,换了一身淡黄色绣白花边的长衫。

        嘉靖这么一听,更觉得这个万老板不简单啊,开在京城的店取得了士子们的好感,那以后生意想不火都难。

        “走,去看看,你有出去的道吧?”

        “有。”广林正要去准备,又被嘉靖叫住了:“陆柄那小子在不在京城?”

        “不在,听鲍公公说,他带着那二百多人去秦岭了,说是第一项考验能够从西安府穿越秦岭到达成都府的,就算是合格。”

        “这小子不要命了!他去了多久了?”

        “召集完人就走了,到现在得有小一年了。”

        嘉靖想了想,也没什么办法,现在也只能等他自己回来了,秦岭那是一般人能穿越的地方么?不但山险林密,还有虎狼出没,就算是碰上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大熊猫,说不定也能把小命交代了。

        这个陆柄啊!

        “走吧!”嘉靖担心也没有用,只好让广林准备去芳林诗社。

        他才不会自己出门了,既然陆柄不在,找骆安那少不得有是一通劝阻,就连嘉靖都有点怕他叨叨个没完,于是点了三十来个净军一起出了宫。

        有段时间没有来芳林诗社了,站在门口看还没有什么变化。

        因为芳林诗社的生意火爆,反而带动了周围的小店也都开着门、小摊的也都没有收摊,借助着芳林诗社的灯光继续卖点东西。

        又进一步吸引了那些睡不着觉的年轻人,到这里来逛街,倒是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商圈。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楼上传来一阵抚琴声,于是迈步走了进去,直接上了二楼。

        果然是万寒霜正在抚琴,她今天面戴半纱,穿的恰巧也是一件淡黄色的长裙,绣的是绿叶红牡丹。

        整个二楼,竟然只有零零星星三五张桌,跟上次来的时候差距太过明显。

        反倒是楼下吃饭的地方,每张桌上都坐满了人,甚至还有人站在空地上等位置。

        这些工筹科的士子们,果然和别的士子不太一样,相比争论更关心自己的胃。

        嘉靖正要转身下楼,听到身后琴声戛止,熟悉的声音传来。

        “赵公子,怎么刚来就要走。”

        赵公子?广林奇怪的看了眼嘉靖,随即脑补了一场大戏,顿时瞪大了眼睛,没想到主子还有这幅面孔?

        “哦,刚才见万姑娘在忙,我想先去一楼等等。”

        “刚好,我赔你一起去!”万寒霜扶膝起身。

        明显这一曲还没完,身后有士子举手想要阻拦,被同桌的按了回去。

        “上次就是这个赵公子,顷刻间豪掷千金,你能比?”

        “比不了,这赵公子什么来头?”

        “不知道,听说杨升庵都没探听出来,神秘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