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239章 不太顺利

第239章 不太顺利

        王守仁成功说服蜀成王的消息,通过大明银行的信鸽传递到皇宫的时候。

        嘉靖盯着这份捷报,心里极其痛快的同时,也多少有那么一丢丢的负罪感。

        接下来几十年中,在自己的带领下,大明肯定会蓬勃发展,因此把钱投入到股票中,肯定是最赚钱的。

        然而大明不可能一直保持高速发展的,这不符合经济学常识。

        因此这一代的皇族宗亲们,还能享受到大明发展的红利,然而再往后就算宗族人口不爆炸,也必然是一代不如一代。

        当前可以保持高比例的分红,然而过了经济腾飞的阶段,一万股也就能分个一百来两银子就到天了。

        随着经济的发展,蛋糕越做越大,正常的通货膨胀也足以让一百两银子贬值的和当下十两银子差不多。

        就算正常情况下,这些钱也不够维持宗族的体面,更不用说如果哪支小宗人口爆炸,那就更不够干什么的了。

        以蜀成王为例子,就算一切正常,到那时候的分红也不过只有百万左右,相当于目前的十几万。

        对这种规模的王族来说,十几万光维持表面上的体面也就刚刚够用。

        如果后代中,再有那么一两个败家的,那就只剩下一百万股了,每年的分红也不过只有一万两银子左右。

        也就是能够维持个小康水平。

        再更进一步,如果遇到败家的后面又生的多,假如后代发展到了一百人。

        每人也只能分到一万股了,还不能卖,只能领取每年一百两的分红,按照那个时候的购买力,也就想当于当下的十两银子。

        还不如个当兵的一年的军饷多……

        但这也确实是能够平稳地甩掉这个包袱的最佳办法了。

        对于那些皇族宗亲们来说,要想保证后代的生活不至于大幅度缩水,只能保持对后代的教育,期待家族里不要出败家子。

        二来就是不要大量繁衍后代,保持财富的集中。

        嘉靖这么做的好处还有一个,就是将所有宗亲的饭碗捏到了手里,完全杜绝了藩王有非分之想的可能。

        他的这个策略,其实就相当于是挖了一个大池子,这池子里的水用来养“鸭子”,现在来看池大水多,每个“鸭子”们都高兴的不得了,然而随着后代的增多,每个“鸭子”能够分到的水就越来越少。

        这和当前多生孩子就能得到更多的朝廷例支,完全是两个方向。

        嘉靖身体内的灵魂,遥望孝陵,双手合十道:

        “朱元璋,为了大明,我也只能对不起你那个让子孙后代富裕充足的想法了!相信如果你能知道以后,你的后代能繁衍那么多,把大明拖垮了的话,也一定会支持我这么做的!”

        做完这个微不足道的道歉,嘉靖心里那一丢丢的心里包袱也彻底的抛开了。

        当下宗族改革已经取得了开门红,当然得趁热打铁。

        嘉靖立刻选择了二十九个在去年的京察中排名前列的干臣,奔赴全国各地去和其他的亲王讲讲政策。

        除此之外,当然还要大肆宣传。

        亲王是用人去说服的,至于那些郡王仅凭宣传就够了。

        第一批具有认购资格的只有王,亲王、郡王加起来总共二百三十三人。

        其实最重点的目标,还是那三十个亲王,郡王的钱可比他们少的多了。

        大明投资集团的股权招募书出来的第一时间,就贴遍了大明银行在全国各地的支行。

        王守仁更是在《新日月》购买了整整两页纸,连买三期,进行了最强火力的舆论轰炸。

        以至于全天下所有人,都在讨论这件事,那些没有资格购买还有钱的,更是眼红的不得了,只恨自己没投个好胎。

        但尽管如此,真正第一时间支持的,也只是那些最亲近的。

        比如说十三叔荣王朱佑枢,从京城赶往宁德府的说客才走到半路,他听说了大明银行的告示后,直接就掏出了全部家当三百万两银子,予以支持。

        他是正德三年才就的藩,实在是没有太多钱。

        不过他也确实是没有钱,对于这么支持的十三叔,嘉靖也很够意思的将他的食俸折合成了三百万两银子,给他算百分之三的股份。

        还有六叔和七叔,也是差不多的意思,说客刚到附上都还没开始宣传,他们就拿出了全部家当。

        只是这俩都是勤俭节约之人,一辈子的爱好,就在读书写字上了,不太擅长赚钱钻营之道,钱自然也没有太多。

        掏空了家底,也只有二百来万两银子,嘉靖照样将他俩的食段折合三百万两,每人有百分之二点五的股份。

        十二叔泾王朱祐橓更大方,因为没有子嗣,所以直接将所有的财产全都投给了大明投资集团,连份额都没要,只有一个要求,给自己的小外孙争取个指挥。

        但是除了自己这些近亲以外,其他的亲王和郡王基本上就没有什么动作了。

        只有赵王朱厚煜等几个刚刚袭了爵的,象征性的买了那么一二百万两银子的,同时交出了对应的食俸,也算是一种试试水的态度。

        最后汇总了一下,总共也只卖出去了百分之二十多点。

        在那些干臣们在到处宣传政策的时候,嘉靖也没闲着。

        从彭氏商社开始用信鸽传输信息以来,都过了这么久了,嘉靖要是还没构建起自己的通信系统来,那也太愚钝了。

        分布在全国的东厂探子们,持续不断的把情报发送回了京城。

        这项职责东厂还是保存着的,这些亲王和郡王们,就是当初改革东厂时所说的具有谋反倾向的特定人员。

        嘉靖坐在皇家轻工集团刚刚研发出来的第一代沙发样品上,抚摸着柔软的羔羊皮扶手,光滑细腻弹性足,手感甚好。

        鲍忠在他跟前,一张张的打开从全国各地飞回来的情报。

        “主子,好多王爷都在嘲讽蜀王短视呢!”

        “怎么说?”

        “说蜀王放弃每年稳稳到手的钱不拿,去想王守仁那八字还没一撇的红利,一定是被……被主子蒙蔽了双眼!”

        “哦……”嘉靖这就放心了,原来他们说的短视是这么回事,而不是看到了几十年后的形势。

        “还有,庆王朱台浤最近好像又不和佛郎机人接触了。”

        “怎么回事?”嘉靖对这个庆王不太了解,刚听说他在买兵器就觉得要提防一下,现在怎么突然又不买了?

        “噗……”鲍忠忍不住笑了一下,又赶紧忍了回去:“听说那几个佛郎机人是假的,从庆王府骗了不少银子。”

        “所以,他现在是没钱了?”嘉靖立刻想到了这个问题。

        “好像是被骗了许多,而且本来庆王府就没什么钱。”

        嘉靖闭上眼,靠在柔软的沙发靠背上,就像靠在少女的怀里一样。

        看来这些王爷们也都没有多少钱啊,好像比国公还穷呢,不会搞钱的亲王还真就什么都不是。

        还被骗钱的亲王,那就和废物差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