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236章 中秋总结会

第236章 中秋总结会

        八月十五中秋节,嘉靖照例要和亲朋好友们一起赏月、品月饼。

        说起这月饼,据传当年,天下百姓们不堪元朝暴政,各路诸侯纷纷起兵。

        太祖皇帝想要联合各路诸侯,但苦于无法传递消息,于是有刘基献策,以约定匿于月饼中,以躲过元兵检验。

        后来各路收到约定,在八月十五一起发兵,打了元朝一个措手不及,大获成功。

        此事当然是讹传,只不过给月饼赋予了另外一层故事罢了

        华灯已上,满月当空。

        最喜欢的就是这个时节,秋风已经带了些凉意,但还不是很冷,正是怡人之时。

        嘉靖看了眼不远处,那边太后和近臣们的家属,一起观灯赏菊,不时有欢笑声传来。

        相较之下,这边大家都在默默的赏月,也不知道每个人的心里都在想什么。

        这种感觉反而让原本应该放松的氛围,渐渐的紧张了起来。

        嘉靖为了打破这种拘束,扭头看向了身边的王守仁。

        “新建侯,你那边的国债预约情况如何了?”

        王守仁放下刚咬了一口的月饼,开心的看过来,抬起右手伸出了食指和拇指两根手指。

        “八千万两!已经预约出去了八千万两!”

        “这有钱人还是挺多的嘛。”嘉靖对于这个结果也感到有些意外。

        鲍忠坐在团蒲上,端着热乎乎的菊花茶,“皇上这个方法太好了,我老家的那些亲朋好友,但凡能够凑够一百两银子,也都去约上一份了。”

        嘉靖谦虚的摇头:“方法再好,推不出去也是没用,关键还是新建侯日夜操劳和升庵宣传的到位啊。”

        “皇上过奖了!”王守仁和杨慎赶紧收下这份夸奖。

        “老师,你那里情况如何?”嘉靖看了眼正在专心致志的挑选月饼的张邦奇。

        这次的月饼,嘉靖既做了甜馅的,又做了咸馅的,吃到哪种全凭运气,因此出身南方,视甜月饼为异端的张邦奇,挑选起来格外慎重。

        “还好!”张邦奇发现自己被点名了,赶紧放弃分辨,坐的笔直。

        “挤兑之后,本来确有不少银子存进来,但大多数人存进来的时候,就已经约了年底要取出去。

        现在账上虽然存银有六千多万两,但有四千多万两差不多会转投到投资集团那边去,当前的赤字还有三千多万两!”

        “这点赤字张行长不同担心的!”鲍忠再次在边上开口。

        这连续两次插话进来,嘉靖感觉这个鲍忠似乎是又掌握了什么情报,于是便问道。

        “东厂那边,最近有什么消息?”

        鲍忠总算盼到皇上问自己了,连忙放下酒杯,扯平衣襟。

        “陛下不是让我把眼线放出去,放远一些么,奴才就照着做了,北面那个黄毛,盯上俺答部了,两边现在紧张的不得了,小王子和吉囊俩人关系面上不错,但私底下好像也在闹龌龊,所以暂时北方不会有什么大患!”

        “不错,你现在的眼线都放出这远去了?”嘉靖拿起一盘月饼,让杨慎递给鲍忠,算是一种赏赐。

        “不止呢,现在西边的几个汗国,南边一直到吕宋,北面到其耳目西国,都有东厂的探子了!”得到奖赏的鲍忠,成功的把这场中秋赏月聚会,变成了工作汇报会,继续兴奋的说道。

        “我还得知一个消息,那个海盗陈思盼从东瀛和吕宋等各地掠夺白银无数,这一次他让老家不少人替他也预约了几百万两的国债!”

        “是么?”

        嘉靖低着头,专心的掰着手里的月饼。

        就是这简单的一个举动,鲍忠已经跪了下去:“奴才也是刚知道这个消息,并不是有意要瞒主子!”

        “嗯,你的忠心朕怎么会怀疑呢?”嘉靖把掰开的月饼,另外一半递给鲍忠:“刚好这是个咸馅的。”

        “谢主子!”鲍忠接过月饼,坐了回去。

        嘉靖也没有再继续敲打他,连海盗都买大明国债,到是挺意外,这是连敌对者也看好大明的未来,还蛮有意思。

        后续李芳、黄锦等人也都简单汇报了下进度。

        除了这些人之外,还有张骢也回来了,这一年多没见,几乎都块认不出来了,又黑又瘦。

        他这一年多的时间,从山海关到嘉峪关走了一趟,基本上规划出了修路的路线。

        这个张骢用好了还真是个干臣,他现在这样子,嘉靖看的都心疼。

        只是看到他,嘉靖就又想起了一个人——孙铭奇。

        那个大明重工集团水木局的局长,虽然顶着局长的名头,实则现在连个手下也没有。

        他离开京城的时间要更久了,虽然每个月都有信来,汇报工作的进度,但他现在行走在大明的每条江河间,又已经累成了什么样子?

        嘉靖其实满欣慰,上天给了他这么多的好臣子。

        “敬孙铭奇!”嘉靖想到这里,突然举杯说道。

        周围的人均是一愣,甚至有人还要想了一下,才想起来还有孙铭奇这么个人。

        “敬孙局长!”几人一起对月举杯,希望在这同一颗月下,孙铭奇能够收到他们的祝福。

        放下酒杯之后,场面突然就诡异的再次安静了下去,仿佛突然之间所有人都没有了话题。

        嘉靖没有察觉到这种变化,他的脑子在盘算别的事情,那个陈思盼这些年应该搞了不少白银。

        这些钱流进来,是好事也不是个好事。

        趁这些钱还没有流入市场之前,必须要先把官田改革给搞定了!

        这次的改革,跟江南不一样了,嘉靖决定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一方面不再打压价格,就按照市价进行强赎,这价格比江南赎回的那些可要贵了好多倍。

        另外一只手,是军队改革和清查田税同步进行!

        上次的江南之乱,战后总结就发现了一个极大的问题:地方官员对于军队没有控制权,而军队分散在各处,真有大的敌情时,一时又难以集中形成作战力量。

        所以这第二步军改,就是再次淘汰一部分军队,充实到地方衙门,形成能够维持局部稳定的力量。

        这些被淘汰下来的军队,受到兵部和布政使的双重控制,以达到相互制衡,又能灵活机动的效果。

        有了这样一支暴力武装,衙门在清理欠税的时候,就有了强硬手段。

        根据嘉靖的预算,这一套措施下来,一进一出相抵,最终每亩田的成本可能只有不到一两银子,比江南还要便宜。

        甚至某些州府,清出来的税可能比支付的田价还要高。

        而且有了州、府衙门能够调动的军队,就算有想要炸刺的豪绅,也能给他第一时间扼杀在萌芽中。

        有了思路,年前先把军队改革的第二步走了。

        只等明年正月初四国庆节,银子一到位,立刻就在全国进行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