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234章 天子门生

第234章 天子门生

        来势汹汹的金融战争,退去的也极为迅速。

        到了七月,随着大明银行全国的利率降回到了百分之三,这场金融保卫战迎来了彻底胜利。

        经此一役,也彻底奠定了大明银行的信用。

        随着《新日月》连篇累牍的宣传,全国其他各地的官田改革顺利进行。

        而且基本上没有付出多少真金白银,基本上都是通过大明银行的账户来实现的。

        但大明银行账户上的数字,就意味着背后的真金白银,大明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赤字危机。

        王守仁精心寻找了几个弟子,加入到了大明投资集团。

        其中有几个嘉靖还有所耳闻。

        有日后成为知名教育家的钱德洪,有影响了后世李贽的文武全才王畿,还有王艮。

        都是二十多岁到三十多岁的年轻之辈。

        这几个人里,又数王艮最有意思,这个在另一条历史线条上,创造了泰州学派的奇才。

        泰州学派真正做到了有教无类,专门教授农樵、贩夫、陶匠、盐丁等底层百姓,共收徒近五百人。

        此人在讲学的时候,便在门上写明:此道不以老幼贵贱贤愚,有志愿学者,传之!强调后天学习的重要性。

        这点,倒是和嘉靖的想法不谋而合。

        嘉靖也认为,天下定然有天资聪慧者,然大多数也绝非愚钝之辈,只要给他们机会也能做到非常优秀。

        所以他才敢启用了大量没有多少从政经验的举子、进士,充斥到南方的官场。

        事实证明,给了他们这个机会,他们也确实做的不错。

        就以这次金融战争来说,只要朝廷给他们指明了努力的方向,那些豪绅的银子不也被他们说动,哗啦啦的就流进大明银行来了。

        在大明投资集团真正开始运作之前,嘉靖特意抛开了一切事务,专门对他们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闭门培训。

        从此以后,他们也可以自豪的说自己是皇上的关门弟子了。

        至于抛开一切事务这件事,其实也没什么可担心的。

        当年正德皇帝驾崩,自己还没到京城之前,杨廷和也曾主持了四十多天,现在没有张天后在背后掣肘,他一定能干的更好。

        更何况,大明这届臣子,就算二十年没有皇帝,照样能把国家运转的稳稳当当的。

        所以嘉靖一点都不担心自己闭关一个月,会带来什么样的波动。

        嘉靖先从投资的概述开始讲起,然后讲到了投资与宏观经济,以及投资环境的建设与评估。

        就这三点内容,就已经让这三位年轻的好学之士,白天听课晚上不忍睡觉了。

        他们还是第一次接触到这种理论,让他们彻底改变了对商贾之学的认识。

        在万变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氛围下,商贾那都是不入流的东西,不能拿到明面上说的东西。

        尽管每个人心里都爱钱,但仍旧要表现出对钱的厌弃,仿佛有了钱就会玷污了他们高雅的情操。

        却忽略了,他们之所以能够维持那高雅的情操,恰恰是因为有钱。

        “陛下,我们想了很久,却依旧对于投资没有什么头绪,这投资和宏观经济有什么关系?”

        勤学好问的王守仁,盯着手里的笔记,代表徒弟们问出了他们共同的心声。

        对于能有这么认真听的学生,嘉靖也感到非常的高兴,这才是做学问应有的态度,这才是年轻人(王守仁除外)应有的精神面貌。

        他不由的想起来穿越前,曾经应同宿舍好友邀请,去好友所任教的那所大专院校,给那里的学生讲投资价值的时候。

        那些同样是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却一个个暮气沉沉,甚至有人趴在阶梯教室那硬邦邦的椅子上打着呼噜。

        这让他一度怀疑,难道自己讲的东西,就那么引人入睡?

        现在看来并不是自己讲的不够好,是每个人对知识的渴望程度不同罢了。

        回头想想,以他当时的薪资,去讲那一堂课的价值,也要两三万了。

        当然现在这个价格只会更好,谁要能请皇上去给他专门讲一堂课,至少也得上万两银子吧?

        脑海中迅速闪过这么多想法的嘉靖,望着对知识无限渴望,嗷嗷待哺的一老三少。

        “这投资么,是一个极其广泛且复杂的业务,只有先了解好了投资的环境,才能了解市场的发展趋势,了解朝廷的禁令等等,才能更好的把握好投资机会,你们可以发散思维,想一想现在最好的投资机会是什么?”

        “是盐,扬州盐商富甲天下!”岁数最大的王艮抢答道。

        “谁都知道盐商富甲天下,他们也不缺钱,自然也不需要投资,所以你的钱就算投进去,是否又能够得到想要的利润呢?还有晒盐也不是没有风险的,一场巨风骇浪可能就会血本无归,这样的风险和你预期的收益是否可以接受呢?”

        “当下应该可以投资大明重工集团!”王畿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提出了自己的见解。

        “为什么?”嘉靖循循善诱,引导着问道。

        “大明重工集团,才刚刚开始开展业务,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因此急需资金,我们现在投入进去可以占到比较合理的份额,而且我分析他的业务,日后必然能够大量盈利!”

        嘉靖忍不住为他鼓掌起来,这个王畿啊,就是属于那种天生聪慧的类型,嘉靖才讲了这么几天,他就能够有这样的领悟,实属难得。

        “当然,投资的关键在于风险的控制和回报,世界上没有万无一失的投资,要学会优化组合和策略,不要将鸡蛋放到同一个篮子里!”

        嘉靖又继续讲了投资的组合和策略,以及组合是如何降低风险的。

        一个月的短期培训班下来,嘉靖又讲了融资的渠道和模式、项目投资、企业的扩张、并购与重组等等。

        还专门重点精讲了风险管理与投资战略,以及价值投资和效益的评估。

        光是那一串串的新名词,一列列从未听说过的价值计算公式,就听的四人满脑子浆糊。

        不过他们也都有个长处,那就是记忆力超群,虽然当时不能理解,但内容记下来了。

        就像牛吃草一样,先吃到了肚子里,然后再慢慢反刍,最后总能消化成自己的东西。

        “新建伯如何?岁数大了还能跟的上不?”

        闭门培训结束后,嘉靖来到王守仁跟前,关心的问道。

        “哈哈,饮食不弱于从前!”

        他回答的这饮食不弱于从前,取自赵王问廉颇之典故,赵王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廉颇答:饮食不弱于从前。

        这个王守仁还是满不服老的,如果没记错,他是嘉靖八年刚过年就去世了,如果历史的轨迹没有因自己而改变的话,他也只有四年多点的寿命了!

        “好,那就好!千万要注意身体!”

        “老臣身体很好,我刚才算了一下,这第一期国债还真的最佳规模为一万万两,年利百分之四才能有吸引力。”

        “不错,你对宏观经济这一章学的很好!”

        得到皇上的认可,王守仁脸上的褶子都笑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