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230章 听天由命

第230章 听天由命

        长久的沉默。

        直到客厅里渐渐变的暗了下去,彼此都看不清对方脸上的表情的时候,杨慎起身点上了蜡烛。

        整个屋里才变的亮了起来,每个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大概是因为都这么晚了杨府还没管饭。

        杨廷和显然也想到了这点,于是起身说道。

        “已经准备好了饭菜,一点粗茶淡饭,不成敬意,诸位请移步院子里一起吃点吧。”

        来找杨廷和的目的都没有达成,众人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吃饭。

        “就不叨扰阁老了,我们就先回了,日后再来拜访。”

        几人也都是体面人,连忙起身告辞。

        临到门口前,还不忘回头再问一句:“杨尚书,你说的可都是真的?”

        “千真万确,我这次南游所见所闻,会在下一期《新日月》上刊发,如果有半句虚言,江南百姓的唾沫也会把我杨慎给淹死。”

        “是,也是。”

        等他们走出了杨府门口,才猛然回过神来。

        这《新日月》一刊发,岂不真的就是全天下的百姓都知道了?

        今天看来,明显杨廷和已经不想再管了,而杨慎又是和皇上站在一边的,杨家的态度大概就已经确定了。

        那几个人离开杨府之后,并没有各回各家,而是在附近找了个酒馆。

        “葛兄,你怎么打算,真的不掺和了么?”

        那姓葛的官员摇了摇头:“不掺和了,江南前车之鉴,东厂虽然已经取消了监视和风闻奏事之权,但事后核查起来依旧很可怕啊,连烧成灰的纸都能查出来上面写的什么。”

        众人听了,赶紧四处看了看,确保隔墙无耳。

        那葛姓官员继续说下去:“杨阁老历经三朝不倒,此人城府之深,看事之远,我等攀梯而不能及也,他都不争了,葛家也不争了!”

        “那是你们葛家地少,我们刘家深耕川中几百年,不能就这么眼睁睁放手!”

        几人又小酌一番,最后仍旧是各有各的打算,谁也无法说服谁,落了个不欢而散。

        ……

        嘉靖在所有人都走了以后,赶紧躺在床上睡了一会儿。

        可就算睡着了,脑子里也全都是银子,也不知道睡了多一会儿,就在梦里被银子砸醒了。

        梦中惊坐起,宫里已经掌起了灯烛。

        他睡觉的时候,不习惯边上有人侍奉,总感觉边上有人睡不着,所以屋里空荡荡的连个人也没有。

        当了这么多年皇帝了,还是没适应那种封建王朝对人力资源的无限浪费啊。

        随便披上件衣服,嘉靖再次回到了乾清宫的圆桌厅里,借助灯光,再次端详起面前的折线图来。

        最上面红蓝两道相交的线条,是全国的存银和取银线,看起来已经渡过了危机期。

        然而观察下面两京十三省的分布图,却暗藏玄机。

        目前来看,红蓝两线均是一条直线的,有云、川、贵和山东四省。

        存入远大于取出的是南直隶和江南四省,而真正将全国的存取总折现相交的,恰恰是昨天北京存入的巨款。

        嘉靖取出竹笔,在北京的折线上画了一个圈。

        然后再看向其他几个省份,主要集中在河南、山西,陕西三省,那是挤兑的主力,其中又以山西最多。

        而当前来看,江南的存银规模已经达到了恐怖的六千多万两。

        川、贵地区的存银和支取基本平衡,在一百万两左右浮动。

        嘉靖根据自己掌握的历史常识,当下全国的存银大概在三亿多不到四亿两。

        而这其中又有一部分在王公贵族手里,真正在民间的大概也就是三亿两左右。

        其中这三亿两,除了那些土司藏起来的和民间百姓的首饰、用具之外,真正用于流通的大概也就是两亿五千两。

        而这些存银,如果按照江南、西南及北方各三分之一来估算的话。

        整个江南地区的存银潜力已经几乎被挖干净了,也就是说这仗如果再打下去,嘉靖没有进攻的兵力了。

        现在就看“拥银自重”的云、贵、川和山东,会倒向哪边了。

        云南还稍微好说一点,毕竟是黔国公的地盘。

        外面的天才蒙蒙放亮,张邦奇、王守仁和秦金就都又回来了,他们也睡不着。

        张邦奇还顺便带来了最新的全国汇总数据。

        张邦奇走到墙边,把手头汇集起来的数据,填在墙上,然后连点成线。

        “陛下,山东开始取银了!”

        “问题不大!”嘉靖右手他托着下巴,盯着折线图:“云南也开始存钱了,而且云南的银存量肯定比山东多。”

        “现在,就看川、贵两地了!”王守仁的眼睛里布满血丝,显然回去也没有睡好。

        “朕昨天已经让杨慎回家了,就看他们父子二人谁能说服谁了。”

        “陛下已经找到了掌握川贵的关键,为何还一脸愁容呢?”秦金不解的问道。

        嘉靖摇头,走到圆桌首端坐下。

        “事情不是这么乐观啊,如果杨廷和说服了杨慎,那么这条路就走不通了,我们就只能另想办法。但如果杨慎说服了杨廷和,那就证明杨氏家族的话语权正式完成了两代交接,在家族内部还好,但在川、贵地区的影响上,怕杨府就发挥不了太大的作用了。”

        听完皇上的分析,其他三人也感觉到了前路之艰难。

        最好的结果,也是杨慎正式成为杨家话语人,而川贵地区的豪门还尊他杨慎,那才能渡过难关。

        这两条,只要有一条达不成,结果可想而知。

        短暂的沉默间隙,嘉靖想起了北京突然上扬的折现。

        “这天是怎么回事?”他指着折现的拐点问道。

        “这是大明重工集团、皇家轻工集团和彭氏商社,将他们所有的资金全都存进来了。”

        张邦奇说完,嘉靖全身一颤,一点也感觉不到夏天的炎热了,后背激起一片鸡皮疙瘩。

        这是他原本准备的预备队,在最关键的时候,拿出来发起最后冲锋的。

        他们竟然这么自觉的存进来了。

        嘉靖摊开双手,他现在手里是一张牌也没有了。

        最后一招回天之术,就是依靠军队改革成果,凭借朝廷强大的武力,强行作废白银的流通属性。

        这一招,可谓是杀敌一千,自损一千,同归于尽的打法。

        是否要走这一步,就只能看天意了。

        嘉靖现在,就像回到了小时候,参加四驱车比赛。

        当打开开关,将赛车放在赛道上的那一刻,是成功,是失败,就已经不是自己能够掌控的了。

        只能无声的忍耐着夏天的炎热,等待着第二天数据的到来。

        第二天早晨,当张邦奇打开汇报的时候,脸色突然变了。

        “陛下,川、贵也开始兑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