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225章 收盘

第225章 收盘

        时间进入到了腊月。

        到了这个时候,南方人的日子就要好过一些了。

        第二季的水稻,在十月底的时候已经全部收割完成,经过了一个月的晾晒和脱皮,现在已经都进了各家的粮仓。

        因为今年的战乱和洪灾,嘉靖免了江南一年的税赋。

        现在南方人可以过一个好年了。

        北方相对要惨一些,因为这个时候,麦子才刚刚发芽,距离收获还早的很。

        天寒地冻,连可以的野菜都没有了,只能依靠朝廷的赈灾粮,尽可能的撑过这个冬天去。

        从全国各地经过吏部层层筛选,那一百多等待补缺的举子们,终于等到了他们发挥才能的机会。

        他们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继续官田改革。

        最新一期的新日月,并没有再提官田的事情。

        但是却有两个重大的专题。

        一个是关于海盗和倭寇的文章,讲述这些人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他们的生活环境是怎么样的,一般会在哪里登陆,上岸之后又是如何残忍的屠杀村民等等。

        另外一篇,是署名赵子曰的人,写的一篇关于近十年以来,天灾的分布及灾害情况,自正德八年以来,天下或旱或涝,风调雨顺的年岁和地方极少。

        尽管没有谈论地价,但土地收益和成本的问题,却引发了众多的讨论。

        特别是江南土地还面临这海盗袭扰的问题,更加剧了讨论的热潮。

        嘉靖决定继续进行土地操盘。

        腊月二十三日,江南各省的牙行,开始大量的放地。

        直接从七八两银子一亩,跌倒了一两银子一亩。

        而且只要有人买,就一定能买到。

        腊月二十四,开始涨到了一两八钱一亩。

        所有人才稍稍有点放了心,觉得价格一定还会涨回来的,特别那些一两银子一亩买了点地的,高兴的不得了。

        谁也没有想到,等到了二十五,所有牙行再次挂出来的行市,却只有八钱银子一亩了。

        有人还想再在手里拿一拿,等等看看。

        可到了二十六,直接跌倒了六钱银子一亩。

        二十七,还是六钱银子。

        二十八,涨到了七钱银子。

        等到了二十九的时候,突然又回到了一两银子一亩。

        从大年三十到正月十五,不论是牙行还是衙门,都要放假过年。

        谁也不敢保证,这十五天过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行情。

        于是大部分一两银子买了土地的,怕砸到手里,赶紧趁二十九那天又卖了,因为卖的人多,生生又把价格压倒了九钱。

        “皇上,你怎么会预料到这些人,会把买进去的,再吐出来的呢?”

        大年初三,好不容有了点空闲的嘉靖,接见了下彭占祺。

        四天的时间,江南土地买卖的情况,就已经汇总完了。

        当彭占祺看到这个结果的时候,简直不敢相信,一买一卖之间,皇上相当于基本没有动土地储存,就将田价从七八两压到了一两。

        “因为啊,富人的土地被砸到手里了,所以他们暂时不会动,想要买卖土地的都是想要趁机捞一把的穷人。”

        “这有什么区别吗?”彭占祺依旧不懂。

        “当然有区别,穷人的缺点是不敢承受损失,所以当土地在六七钱横盘了一段时间之后,一旦回了本,那些穷人就会赶紧跑,他们不求挣钱,只求不亏钱。”

        彭占祺若有所思,好像真的是这样。

        “可是皇上,我还是想不通,那些人把地拿在手里,他照样不会卖啊。”

        “这就是富人与穷人的第二个不同了,富人敢于承受损失,只要损失到了他们可以接受的范围内,他们就会出手。”

        嘉靖的操盘,从正月十五日,再次开始上线。

        正月十五日,土地价格二两,相比年前直接翻了一倍,那些年前卖了的,肠子都要悔青了。

        本来翻身致富的机会已经到手里了,硬是被自己给扔了。

        正月十六,价格到了三两。

        正月十七,价格到了四两。

        这个时候,那些没有土地的人,再次开始蠢蠢欲动了,而那些手里掌握着大量土地的乡绅财阀,也同样开始心里发痒了。

        毕竟朝廷要改革,要补税的事他们都听说了,稍微亏点钱卖,他们也是能接受的。

        嘉靖的操盘其实在这个时候暂停了。

        牙行的交易,完全是买卖双方自发形成的结果,但也就维持在了三两八钱到四两八钱之间波动。

        但是,这些交易的数据,却都会第一时间由大明银行汇总,借由彭氏商社的信鸽,传递到乾清宫。

        “皇上差不多了,这一个多月以来,江南已经交易田产高达五十多万顷了。”

        三月初三春风吹的时候,张邦奇汇报了一下当前的情况,嘉靖土地改革的春风也开始要吹起来了。

        当天江南牙行的土地,在三两八钱以上横盘很久之后,第一次跌破了三两。

        三月初四,直接跌破了二两八钱。

        “买,我就不信了这么便宜还能有人卖!”江南的那些土财主,基本上都是这样的想法。

        然而无论他们买多少,都源源不断的有土地以这个价格挂到牙行。

        这个时候,他们发现情况有点不太对了,明显是有大户在往外抛售土地啊。

        他们本能的觉得,那些大豪绅,大权贵们,肯定消息要比他们灵通,于是他们接着反过来又开始卖土地。

        到了三月初六,已经跌倒了二两整,但全是卖的并没有买的了。

        因为他们都见识过,几个月前可是跌倒过过六钱银子一亩的,要等着抄底。

        跟据此前的测算,全国的官田最多不到二百万顷,江南土地兼并最甚,估计也就能占到一百万顷的样子。

        当大明银行统计,现在挂在牙行售卖的土地,已经超过了一百二十万顷的时候。

        张邦奇算了一下,单笔十亩以上的总共有约六十万顷,这些应该都是官田,六十万顷也就是六千万亩,按照二两一亩,也要一亿两千万两银子。

        整个大明银行,现在也没有这么多钱。

        可是官田改革,又势在必行。

        嘉靖决定赌一把,再往外放量。

        三月初十,江南田价慢慢从二两跌到了一两。

        就算如此,那些十亩以上的大单,仍旧挂在牙行的有四十多万顷。

        这四千万两银子,现在大明银行还是能拿的出来的。

        嘉靖这次果断下达了交易指令:照单全收。

        后来经过登基入册,这四十多万顷,也确实基本上都是官田。

        “陛下,我觉得这些就够了。”

        “嗯?”嘉靖有点没明白张邦奇什么意思。

        “虽然现在官田在册的有近二百万顷,江南在册的有近百万顷,但还有一小部分是掌控在官府和官学手里的,真正被豪绅、权贵占有的,也不过六七十万顷而已。”

        嘉靖听完张邦奇的分析,基本就明白了当前的局势,主要矛盾已经通过经济方法解决了。

        那剩下的次要矛盾,就要依靠物理手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