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219章 正视差距

第219章 正视差距

        齐明远看着手背上的钱币,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那说明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可能结果并不会太好。

        “齐哥——”站在他身边的副千总,自然也看到了。

        齐明远看着那些四周或坐或躺的弟兄们,一个个全都抬头看着自己。

        如果这一计不行的话,那只能在往上冲一次,成不成功不一定,但肯定会再有好些兄弟永远也下不来了。

        他想起了钟阿四,想起他带人冲上去时候的背影。

        生死又何必看的那么重呢?

        齐明远苦笑着摇了摇头,把那枚铜钱扔给副千总。

        “干活!”

        “可是齐哥,刚才那……”

        “武王伐纣前也曾占卜,不吉,姜子牙踏碎龟壳,说枯骨死草,岂知凶吉?”

        齐明远小时候上过几天私塾,能识字,四书五经是看不进去,但封神演义之类的小说却没少看。

        “后来呢?”

        “后来姜子牙赢了,封神啊!”

        “神仙都不信这个,咱也不信了!”

        副千户刚才还有点顾忌,现在赶紧招呼神机营站起来,按照齐明远的吩咐,先沿着山四周伐出一圈空地来。

        然后放火烧山!

        这是能够减少伤亡,又能消灭敌人最简单的办法了。

        山火刚燃起来,就有一个士兵匆匆跑了过来。

        “千总,有一群人从西边冒火突出来了!”

        齐明远立刻留下了一半的人看着山火,别烧向孝陵那边,然后带着另一半的人向西追了下去。

        皇上说的是全歼,那就是一个都不能放跑。

        一群人追到秦淮河边,刚好看到有七八十个人,正在准备浮水过河。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齐明远立刻站定,举起枪来就先对着那群人开了一枪。

        尽管这个距离上,能不能打中人,全看那人运气背不背。

        但这一声巨响,却令那些以为终于逃出升天,准备慢慢悠悠过河的人紧张了起来。

        一群人就跟被狗追赶的鸭子一样,扑棱扑棱全都跳到了河里,争先恐后的向对岸游去。

        等齐明远等人追到河边的时候,那些人已经游到了河中心。

        一场猎鸭子游戏,正式开始。

        一千多神机营的兄弟们,开始稳稳的瞄准射击。

        怎奈这个枪实在是没什么准头可言,等那些人从对面上岸的时候,一千多人平均每人开了能有三枪。

        三千枪,竟然只打中了不到十个人,其中还有五个被拖着上了岸。

        “追!”

        齐明远首先跳进河里,抡着双臂向对岸游去。

        枪药见了水,那肯定是不能用了,所以不如不带,如此一来,就要留下一部分人把枪带回去。

        最终过河的只有不到六百人。

        六百对六十,全是冷兵器,谁怕了谁!

        齐明远等人齐了,提着刀就向刚才那些人逃窜的方向追了下去。

        刚跑没多远,就看到三十个双手握着倭刀的家伙挡住了去路。

        “呜哩哇啦……”

        “瞎鸡儿叫你姥姥!”

        齐明远大骂一声,提刀冲了上去,到了近前被那满是红色烫疤的脸吓了一跳。

        全身一滞的同时,他眼睛的余光看到闪亮的刀锋,从斜下方撩了上来!

        本能的后退一步,用刀背磕向刀锋,一击之后顺势进步,翻手向上倒劈,那柄倭刀和握在上面的两节小臂,顿时飞了出去。

        齐明远没有停留,也没有回头看,继续向江边追了下去。

        因为他看到了远处,笔直升向天空的一缕黄烟,再远处的江面上,还有一艘大船正在向这边靠来。

        不能让他们逃走,他的心中只有这一个想法。

        他用余光,看着跟上来的兄弟越来越多。

        每跟上来一个,就意味着后面的倭寇被杀了一个。

        齐明远看到一群人,拥簇者一个身材魁梧的光头,正在奔向江边。

        于是试探着喊道:“陈思盼!”

        那光头果然本能的回头看了一眼,这下更激起了齐明远战斗的欲望。

        此时那几个人,距离江边只有不到百米,有十几艘小船早就等在了岸边。

        齐明远看到了那迎接的小船上,有人拿着枪。

        但现在想要杀了陈思盼的欲望,已经大过了面对火枪的恐惧,齐明远还是义无反顾的冲了上去。

        轰!轰!轰!

        他一直小心戒备着的枪声并没有响,但远处船上的炮响了。

        一枚枚炮弹,在自己和陈思盼中间的空地上炸开,还是霹雳弹。

        齐明远不的不停下来,遥望着那最后一小撮人坐上了小船,回到了大船上。

        尽管他很想把陈思盼的人头提回去!

        ……

        嘉靖把前军都督府的那些桌子,拼到了一起,凑成了一个巨大的长桌。

        他坐在最北端,看着还是懊悔不已的齐明远劝道:“但是你不能,否则神机营的那几百人,都会成为炮火下的亡魂。”

        “可是陛下,我不甘心!”

        “有什么不甘心的?”嘉靖舒坦的向后靠在椅子上,习惯的转动着手里的竹笔。“你问问陆柄,都把人堵在屋里了,不还是让人跑了。”

        “皇上,我是故意放他走的!”陆柄表示抗议。

        那些打了胜仗回来的将领们,夏言、聂豹,王以旂和王守仁等人,诧异的看向陆柄。

        故意放走了,这话说的忒大胆。

        私通倭寇这个罪名扣下来,连你爹也保不住你啊。

        “看到没,陆柄都故意把人放走了,你还不是故意的,有什么不甘心的。”

        嘉靖轻描淡写的安慰一句。

        然后才坐直了上身,十指交叉,胳膊肘撑在桌面上。

        一脸严肃的看了看坐在周边的这些人。

        “这次能够取得这样的战果,朕已经很高兴了,甚至可以说已经大大超出了朕的预期。

        有一点朕要说,那就是一定要正视差距,不要盲目的自信!”

        嘉靖挥手,太监广林从后面拿过一个匣子,放在桌子上。

        “公瑾,你五千对数万,你感觉到困难了吗?”

        “没有。”夏言摇了摇头。

        “士招,新建伯,你们剿灭夷兵的时候,是不是如虎入羊群一般?”

        王以旂和王守仁跟着点了点头。

        “齐明远,你当时只能看着他们逃走,因为你既对付不了舰炮,也对付不了他们的船!

        这就是差距,我们要正视这种差距,赶上并超越,才不会重蹈今日之覆辙!”

        嘉靖说着,掀开了盒子,一柄复杂怪异,又精致巧妙的怪东西出现在众人面前。

        他把这个匣子推到陆柄面前,说道。

        “到你表现了!”

        “谢皇上!”陆柄站起来,比坐着高不了多少。

        “我先说我为什么放走了汪直,当然不是因为他未成年,而是我发现他和陈思盼有异心,对大明来说,一个内部有矛盾的海盗团伙,总好过铁桶一块的海盗,所以我放走了他。”

        原来背后有这样的原因,那放走汪直,就是非常正确的战略了。

        “而且人家走了,还送了我这个礼物,我也去问了在南京的佛郎机人,这是转轮火枪!”

        陆柄拿起来,对着外面砰的放了一枪。

        “这枪相比火绳枪,不怕阴天下雨,而且击发快,自然准度高,这也是为什么神机营第二次冲击的时候,损失惨重的原因。”

        其实转轮火枪,就已经具有了燧发枪的雏形,燧发枪就是从转轮火枪改进而来的。

        这一次,嘉靖看到了大明走在欧洲前面的可能。

        毕竟火镰是当下大明和欧洲通用的引火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