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216章 初见

第216章 初见

        这个东西可以说是水雷的雏形,是海盗们在海上攻击船只时用的一种炸药。

        神机营的人虽然没有见过这个东西,但就通过那呲呲冒烟的火星,也知道这东西绝对是一种大杀器。

        顿时全都扭头开始往回跑。

        “不要往下跑,迎着往上跑!”

        尽管于千总用尽了力气去呼喊,去指引那些士兵。

        但是恐惧压倒了一切,大部分的人还是在往下跑。

        只有一小部分反应过来,反向往上冲。

        轰隆隆的巨响从下面传来,又有不少人被炸死。

        但往上冲的也只是稍好了一点,山上又是一轮齐射,再次损失了几十人!

        到现在,连敌人的影子都还没有看到,就已经折损了几百人。

        这样的战损下,已经再无法再继续组织起有效的攻击。

        齐千总也无奈地只能带领剩下的人,先退回到山下去。

        钟阿四也被赶紧送回了京城,进攻一时陷入了僵局。

        ……

        陆柄带人围了户部。

        就连一只蚂蚁,想要从户部里逃出来,都被陆柄一脚碾成了鞋底的湿点。

        陆柄坐在门口的椅子上,背后立着一把大伞用来遮阳。

        直到远处,突然传来了激烈的声响。

        “刚才可是枪响?”陆柄抬头问身边的锦衣卫。

        “应该是!”

        “什么叫应该是!”陆柄几乎是跳着,离开了椅子望向东南方向。“刚才的声音,是不是从那边传来的?”

        这时又是一阵枪响,不用再跟身边的人确认了。

        陆柄很确定的听清了,刚才就是枪声!而且枪声就是从紫金山的方向传来的。

        这说明了什么?

        “陆公子,说明了什么?”身边的锦衣卫好奇的问道。

        “你这脑子啊,当上了锦衣卫也活不到退休!”陆柄边摇头边撇了撇嘴:“说明那伙海盗,就在紫金山啊!明白了吗?”

        “还请陆公子赐教!”

        “哎……说明户部有内鬼啊,还用在这里等什么,把里面的人连同户部尚书张纪,先全都押回南镇抚司再说!”

        “可皇上只是让我们把户部围起来……”

        “那会儿不是还不能确定海盗真的在紫金山么,皇上能冤枉一个好人么?不能,现在确定这户部里有坏人了,懂了没?”

        南京的户部其实也没事什么事,就是个半闲衙门,所以统共也没有多少人。

        有了陆公子的指示,锦衣卫没费什么功夫,就把里面的人全都提了出来。

        “陆柄,我可是户部尚书,当朝二品官员,你……”

        “知道知道,张尚书别叫了,我只是请你去镇抚司喝杯茶。”

        “大……”

        张纪刚张开嘴,陆柄伸手就把刚才擦靴子的手帕给塞嘴里去了。

        “这外面风大,别干了张尚书的嗓子,请——”

        眼见张纪都被整了,其他人就算心里不满,也只好跟着走了。

        锦衣卫押着人在前面走,陆柄慢悠悠的跟在后面。

        嘴里嘟嘟囔囔:“知道运银秘密的只有你和两个侍郎,三个人里就你是东南沿海人,和海盗勾结的人就你嫌疑最大。还跟我摆二品架子,呸!”

        “陆公子,你小说什么呢?”伴在身边的锦衣卫百户,好奇的问道。

        “我刚才在想,我对张尚书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陆柄转头看向那个百户,表情看起来真的十分愧疚的样子。

        “一点都不过分,陆公子是不知道,这个张纪扣了我们南京锦衣卫半年的粮饷没发了!”

        “唔,那就好,那就好……”

        陆柄内心雀跃不已,看来自己刚才那愧疚的表情,连那个百户都信了。

        自己的表演能力,也向皇上大哥靠近了一步!

        他正心中窃喜,后背都像只骄傲的公鸡挺的笔直的时候。

        突然看到旁边的道上,一队身穿孝衣的人,正抬着一幅棺材停在路边,等着他们过去。

        这本来也很正常的一件事。

        但是陆柄突然发现,最前面的那个孝子,似乎盯着张纪多看了几眼。

        这就引起了陆柄的注意,于是特意放慢了脚步,观察着那队人。

        这一观察,就观察出了问题。

        首先那个孝子,和他的目光对视一眼,然后立刻低下了头,看起来似乎是有些心虚。

        其次这伙人,明显是在往城里走,要死了人应该是要往城外走才对,除非他们要葬到城北,可城北就是江,谁会把人葬在江边。

        最可疑的一点,是那队送葬的人,除了那个孝子,都是二三十岁,而且看起来不怎么悲伤的样子。

        什么样的人家,全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既没有岁数大的老人,也没有年轻的孩子。

        不过陆柄也只是正眼看了他们一眼,然后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向前走去,边走边对身边的百户说道。

        “我说你听着,照常走路别四处乱看。”

        “好。”毕竟是锦衣卫,那个百户顿时警觉起来。

        “户部这么几个人,让北京来的那一百锦衣卫带回镇抚司就好了,你带着南京的兄弟们,一会前面的路口跟我走。”

        那个百户立刻心领神会,什么也没问,什么也没说。

        只是快走几步,从后面走到队伍前面。

        过了前门的路口,向左一拐再向右拐便是镇抚司。

        大队伍向左拐向大道,然后那些锦衣卫自觉的分成了两队,一队在道边等候,另外一队则押送着户部的人继续回镇抚司。

        陆柄在拐过来之前,仍旧保持着不紧不慢的八字小步。

        可刚拐进这条道,立刻就像变了个人一样,飞快的走到已经等候在旁边的锦衣卫前面。

        “刚才过来的时候,路边的那一队送葬的都看见了没有?”

        “看见了!”这只队伍的几个百户疑惑的看着陆柄,不知道那只送葬的又怎么惹到陆大公子了。

        “一会儿检查枪支,点燃火绳,跟我从前面的路口左转,从那些人的屁股后面捅上去,看到他们之后,不用问话,直接开枪!”

        “……”那些锦衣卫,彼此之间暗暗交换着眼色。

        这陆公子,有点太无法无天了吧,竟然要在京城滥杀无辜么?

        他们的小动作,没有逃过陆柄的眼睛。

        年纪轻轻的陆柄,一反此前的懒散和幼稚,双手背在身后,眼神犀利的扫视着众人。

        “我现在没时间跟你们说为什么,你们只需要执行,有天大的罪过,我陆柄担着!现在能跑多快跑多快,赶紧!”

        陆柄说完,带头先从前面的路口左转,向刚才那只送葬队伍的后面,摸了过去!

        等陆柄追到那只送葬的队伍刚才所停的地方,果然已经不见了踪迹。

        这么短的时间,正常的送葬队伍绝对不可能不见了。

        他没有丝毫犹豫,直接朝着前军都督府方向的那条大道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