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211章 大明骑兵

第211章 大明骑兵

        结束了,都结束了。

        绝望填满了每个人的内心。

        但他们已经尽力了,也早就有了死的觉悟。

        这个阳光明媚的上午,只需要平静的等待死亡的到来就好。

        在迎接死亡降临的时候,陈应龙的耳朵突然动了一下。

        一股轻微的,几乎不可察觉的声响,从遥远的山谷里传来。

        那种有力的,山洪爆发一样的声音,蕴含着摧毁一切的力量,越来越大。

        很快,地面也跟着颤动了起来。

        “谭万贤!”陈应龙翻身回到马背上:“我现在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和我进行单枪匹马的决斗,否则你和你的这些手下,全都会死!”

        陈应龙这突然的变化,以及自信而强大的气场,让谭万贤也也是一怔。

        几乎同时之间,他也听到了那低沉的,越来越大的声音,连座下的马也开始变的不安起来。

        不光他俩听见了,所有人都听见了,他们松开了弓弦,紧张不安地望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

        远处的山顶上,渐渐出现了马的影子。

        一个……十个……漫山遍野。

        银色的铠甲,在太阳的照射下,反射着刺眼的光芒,晃的人有点睁不开眼。

        谭万贤愣住了。

        陈应龙也愣住了。

        漫山野全副铁甲的骑兵,他们两个谁都没有见过。

        在陈应龙的印象里,明军也只有千总以上的才能有一副铁甲,低级军官最多是半甲,甚至棉甲。

        连马都有铠甲,那基本上要将军才能有的待遇。

        原本以为来的是援兵,没想到来的是幻觉……

        谭万贤也用力的揉了揉眼睛,以确定自己看到的真实存在。

        如果早知道要面对的,是这样一支军队,他宁愿现在还在广西的山沟沟里扣田螺。

        吱——

        一声尖锐而悠长的唢呐声,从远处的山头响起。

        刚刚安静下来的大地,再次更加剧烈的颤动起来。

        陈应龙终于看到了明军的大旗,一面三角形的长条旗上,用红色和金色的丝线,绣着羽林四十五星。

        不是幻觉,那是皇上的羽林卫!

        皇上来了,古田有救了,江南有救了!

        所有听到这唢呐声的人,都不禁全身颤抖着。

        明军是因为激动而颤抖。

        而蛮贼则是因为恐惧。

        声音越来越大,如山洪爆发一般,可只有马蹄践踏在地上的声音,士兵们全都无声的俯在马背上,全力冲锋。

        “吱吱——”

        山顶的唢呐,突然曲调高昂了起来。

        只见那些从山顶冲下来的骑兵,速度越来越快,狂奔到了最快的冲阵速度。

        “趴下!快趴下!”陈应龙观察着冲下了的骑兵,猛然转身对身后的兄弟们喊道。

        所有人才刚爬到地下!

        山顶的唢呐曲调突然停了,片刻后再次猛然吹响,声短而急促的节奏。

        轰!轰!轰!

        几乎在唢呐响起的一瞬间,山坡上的骑兵手中火铳同时炸响了,漫天的白烟将他们身形隐藏了起来。

        谭万贤眼看着自己队伍前面的几千人,随着火铳的巨响,倒在了地上挣扎、哀嚎、惨叫。

        前所未有的恐惧感,令他慌乱的不知如何是好,更不知道该如何跟这样一队人战斗。

        “皇上!皇上万岁!”一轮铳响之后,陈应龙和于晋臣等人,从地上爬起来,呼喊着参与到了追杀当中。

        形势瞬间发生了逆转!

        皇上没有出现,带队的是王以旂!

        他骑着一匹枣红马,第一个从那一团白色的烟雾中冲了出来,就像是天兵天将下凡一般。

        耀眼的如同黑夜的流星,刺破笼罩在古田上空的黑暗。

        “杀!不要俘虏——”

        王以旂一声怒吼,羽林卫的两万骑兵,所向披靡地冲向了溃散的蛮贼。

        在这样狭窄而平摊的河谷,骑兵对步兵发起的冲锋。

        就像一个捣米的杵,狠狠的捅进了石臼中。

        那些蛮贼四处逃窜,偏偏又无处可逃。

        霎时间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覃万贤、黄朝猛带领不到一半的残军,兀自向南溃逃。

        王以旂追击了没多久,就让羽林卫退了回来。

        反正他们也只能往南逃窜,而那边,更加阴险的王守仁,早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

        没有人,能够活着离开福建!

        ……

        巢湖南岸,无为州。

        旷野上,一队骑兵安静等在林中,无声的潜伏着。

        这支骑兵,比羽林卫和虎贲卫的装备要差了一个档次,但至少每个人都配了铁肩手和头盔。

        放到整个大明,也算是比较强力的一支骑兵。

        他们的武器也没有火铳,每人只有一弓十箭,和一把斩马刀。

        带领这支队伍的夏言,突然站了起来,看向林外。

        一匹骏马疾驰而来,飞快的窜入林中,见到夏言立刻翻身从马上跳了下来。

        “夏帅,敌军已过枞阳,正在渡过罗唱河!”

        “有多少人?”夏言双手背在身后问道。

        “远没有十万,最多五六万人而已!”

        这下差了近一半,夏言顿感压力减轻不少。

        不过他也没有完全放松。

        毕竟另外的人是白扇会只是虚张声势,原本就没有,还是去了别的地方,没有跟随大部队,谁也不知道。

        为了以防万一,他又安排道。

        “你带人过江,向宁国府方向再探三百里,确保没有人从江对面摸向南京。”

        “是!”

        那个探子走后,夏言在地上笔画半天,才选中了一个好地方。

        泥汉河。

        河北岸是一片平地,最适合骑兵作战。等过了河,给他们一个背水一战的机会。

        三天后的凌晨,泥汉河北岸,天还没有亮。

        五千骑兵的战马嘶鸣,马蹄声如雷鸣般响彻天际,仿佛要踏破这片荒野。

        刚刚过河,衣服还没干透的白扇会匪众,顿时开始紧张起来,就连手里的兵器都握不紧了。

        害怕地听着马蹄声渐渐靠近。

        骑兵的作用,本来是依靠速度和重量的优势,用来撕开对方方阵的放守阵型。

        所以通常骑兵的用法,是后发制人,依靠前期的接战中发现的敌方弱点。

        或从左翼,或从右翼,偶尔也从后面发起攻击。

        以冲垮敌阵,建立攻击优势。

        直到见到白扇会这些并没有受过任何军事训练,连步兵方阵都不懂的人。

        夏言才终于明白了皇上的意思。

        所有的骑兵战法,根本不需要,直接冲进去杀就可以了。

        简直如同砍瓜切菜。

        一箭之地,开始骑射,射完十根箭后刚好进入攻杀范围。

        夏言率领的骑兵们,大刀在空中不断的划出一道道带血的弧线。

        每一次的挥舞,都是一条生命的消逝!

        从头到尾,从天黑杀到天亮,白扇会就没组织起过一次有效的抵抗。

        当天空彻底亮起,鲜血染红了朝霞的时候,骑兵已经冲到了河岸。

        滚滚的河水变成了红色,汇入下游的江水中,渐渐被冲淡。

        无数在水中挣扎着游向对岸的人,看到他们的舵主,正惊慌失措的逃上一艘快船。

        夏言令骑兵们收起大刀,终止了这场毫无意义的屠杀。

        改为驰骋在人群中,大声高喊:“放下武器!回家种地!”

        【泥汉河一役,言以五千骑,歼敌七千,俘五万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