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205章 风骤雨急 (七)

第205章 风骤雨急 (七)

        王守仁的这个策略一出,眼看现场的气氛立刻紧张起来。

        双方剑拔弩张,一场无休无止的争斗即将开始。

        嘉靖赶紧趁双方还没有动口之前,稳住双方的情绪。

        “万事无一定之规,无可无不可,我们也不妨先听听新建伯的想法。”

        杨廷和等嘉靖说完,立刻俯身跪在地上。

        “陛下,无论新建伯有什么理由,御驾亲征都万万不可,孟子曰‘莫非命也,顺受其正,是故知命者不立乎岩墙之下。’当前江南局势不明,陛下亲赴,如立危墙之下也。”

        镇远侯顾仕隆等人也赶紧跟在杨廷和身后,跪了下去。

        “陛下,切不可以万金之躯,入凶险之境!”

        嘉靖自己当然是不想御驾亲征,他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

        带领大伙赚点钱,这倒没什么难度,带领大明走向富裕强盛,也不在话下。

        然若是让他亲自到前线,指挥千军万马,他自知还没有这个能力。

        专业的事,还是得专业的人做才好。

        不过,既然王守仁提出了这个想法,那就一定有他的理由,也不妨听上一听。

        他的目光越过跪在地上的一片人头,望向依旧站在原地,从容浅笑的王守仁。

        “新建伯,诸位都说了他们的想法了,你不妨也说说你的想法。”

        “陛下请看!”

        王守仁指着面前的沙盘。

        “当下大明的所有兵力,都在这里了,后军都督府和右军都督府的兵力,都不可擅动,需要和九镇配合,防止鞑靼、吐鲁番,以及乌思藏和朵甘思两个宣慰司,趁江南大乱及江北旱灾之时袭扰。

        中军都督府刚才也说过,要扼守北上之咽喉,护卫京都安全。

        当下唯一能用的,也只有前军都督府和左军都督府,然而前军都督府所控范围,大部分已经为逆贼所据,兵力被分割各处,所能调动者十不存一,左军都督府兵力,大部分集中在山东布政司和辽东,所能动用兵力也不过十万余人。”

        王守仁说道这里,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所有人都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当下,整个江南没有能够和敌军抗衡的可用之兵。

        军改才刚刚进行到了第一步,人员已经裁减下去了,但武器装备和训练素养却还没来得及跟上来。

        大明当前,最精锐的军队,也只有两京的锦衣卫和京营的羽林、虎贲两卫了。

        而如果把羽林、虎贲甚至部分锦衣卫调往江南支援。

        那京城就会变成了一座不设防的城市……

        相对来说,嘉靖呆在这样的京城,还不如御驾亲征,由强大的军队保护着安全。

        王守仁等了盏茶的时间,等这些人心里琢磨出其中的味道来,才继续说道。

        “且陛下亲征,还有另外三个好处,一是稳定江南百姓民心,二是鼓舞将士士气,三是震慑山东河南想趁机做乱之辈。”

        整个作战指挥部再次沉寂下来,突然杨廷和抬头:“臣还有一策。”

        其他人立刻跟着抬起头来,寄希望于杨廷和,能够打消皇上御驾亲征的想法。

        “陛下可以宣召番司、胡司东进剿灭叛党,以番制夷。”

        “怕是请神容易,送神难啊!”嘉靖立刻就否决了这个提议:“杨阁老熟读史书,精掌典故,怎么能提出这样的想法来呢?”

        自夏商以来,让外族入中原,从来就是取祸之道。

        五胡乱华时的惨痛教训,才过了几百年啊。

        ……

        南京,徐府。

        徐鹏举亲自焚香祷告,请出了当年徐达征战时所用的配剑。

        是时候重振祖宗的荣耀了!

        “我还当白扇会多大的来头,原来只是个借助道门,为非作歹的一群乌合之众罢了。”

        “国公也不要大意,我可听说为首那人打的旗号,是建文君之后,还以此笼络了不少人。”

        夏言说完,郭瓒愣了一下。

        “夏阁老,我怎么听说,是宁王之后,说什么宁王四子朱学。”

        徐鹏举哈哈大笑几声,挥剑砍掉了一个桌角。

        虽然他砍完了才想起来,这桌子是花梨的。

        可心疼也不能再表现出来了,只好将恨意转移,咬牙道。

        “建文君我虽不知,但想来定然不是真的,但宁王总共几个儿子,我还是知道的,哪里来的什么第四子!

        不过是一群打着幌子,祸乱天下的逆贼罢了!”

        徐鹏举听完白扇会的背景之后,早就忍不住要大发雄威了。

        当年,王守仁在自己眼皮子地下,带着几万杂牌军,打败了宁王十万大军。

        自己这次,手下可是三万精兵,还有五百精兵中的精兵——南直隶锦衣卫。

        当然不能比王守仁那老家伙差。

        不说能够去古田和韦银豹八万大军打吧,至少能够出击湖广,杀杀两万苗夷还是不成问题的。

        “当下也等不及朝廷的信了,时不我待,成安侯你带领左军都督府的十万大军,在浙江按兵不动,一是阻止韦银豹北上,二是等待朝廷指示,如何?”

        对成安侯郭瓒来说,这个方案当然稳妥,连忙点头:“全听国公安排。”

        “聂总督,你得冒点风险了,你去联络前军都督府,能集合多少人集合多少人,扼守九江要道。”

        “好!”

        “夏阁老,我能留给你的人没多少,五百锦衣卫和一万营兵,南京的父老乡亲们,就拜托给你了!”

        嗯?夏言愣了一下。

        你是南京守备还是我是南京守备,我守备南京,你干什么去?

        他还没等问出口,徐鹏举就给出了答案。

        “本公要亲率南京各营,直捣湖广靖州、永顺宣慰司,剿灭叛逆苗夷,并趁势南下,手刃韦银豹!”

        夏言听到这里,算是明白了,合着你完美的避开了广西叛军的主力,和湖广白扇会的主力,专门去挑软柿子捏去了,这不行。

        “魏国公,切不可以身犯险,此事还需从长计议。如今白扇会已经齐聚武昌府,随时可能顺江而下,一万守军难以抵挡啊!”

        “那我就先出战白扇会,再帅军南下!”

        徐鹏举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英雄气概,唯独没有表现出老徐家应有的智慧。

        夏言和徐鹏举争执不下之时,有个徐府的护卫冲了进来。

        “报国公,白扇会有个叫程银川的,帅军万人已经杀到了淳化镇!”

        徐鹏举闻言大喜,这不是送上门来了么。

        “把我战马牵来,召集各营及锦衣卫,前去迎战!”

        南京城当下守备总共万人,加上锦衣卫五百人,带上了南京城所有的大炮二十七尊。

        在徐鹏举亲率下,浩浩荡荡杀往城南,沿秦淮河布下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