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203章 风骤雨急(五)

第203章 风骤雨急(五)

        等陈思盼率领海盗登陆的时候,整个罗源已经变成了一座空城。

        但并不妨碍他们身为海盗的本性。

        四五百人开始流窜在大街小巷里,每个人都试图抢在别人跟前,从那些已经空无一人的屋子里搜刮财物。

        银子、布料、钱币,所有他们能够带走的,统统被打包。

        那些没有来及的逃走的人。

        被他们发现之后,老年男人当场杀死,年轻人则会被集中起来,迫使他们加入到海盗的队伍。

        最惨的是那些女人……

        “小子厉害,十几个人就拿下了一座县城。”

        罗源县衙内,陈思盼坐在那象征着权力的椅子上,看着站在堂下的汪直。

        “那枚霹雳炮是这么回事?”

        汪直用脚从旁边勾过一张椅子,坐了下去。

        “要炸毁岸炮需要两包炸药,我只用了一包让他们以为炮已经被炸毁了,然后让人带着另外一包混进了城里,再让其他的人穿上明军衣服混进去造势,自然就不费一兵一卒将他们瓦解了。”

        陈思盼斜靠在大椅上,从怀里掏出一个小银盒子,捏出一撮从佛郎机商队劫掠来的烟草,放进嘴里慢慢咀嚼着。

        挥手让身边的女人,搬出一小箱西方银币。

        “小小年纪,就有这么多歪门邪道,不错不错,你这次立功不小,这箱银子就赏给你吧!”

        “大帅,我不要银子!”

        “……”陈思盼抬手摸着自己的光头,眼睛眯成缝盯着汪直。“你想要船队?可你岁数太小,能制服那些船老大么?”

        “我只要船队,不要船老大!”

        汪直从椅子上站起来,指着外面大院里被捆成一串的罗源的孩子们。

        “请大帅把这些孩子们赏给我,我会带领他们成为大帅最能打的一支舰队!”

        “最能打的?哈哈哈哈……”

        不光是陈思盼哈哈大笑,就连坐在两边的那些舰队首领们,也跟着嘲讽般的呲着大黄牙。

        甚至就连那个半边脸裹着棉布的东瀛浪人,也在前仰后合的吱吱乱叫。

        “好!我就赏给你十艘五百料的战船,还有那些崽子们,你还要什么?”

        “我还要船上做饭伺候的女人!”

        “哈哈,小小年纪就想女人,有点意思,赏了!”

        南直隶,徐府门口。

        早已经挤满了从各地逃荒来的灾民。

        十几口大锅沿街架起来,徐府开始施粥了。

        夏言和聂豹俩人,艰难的挤过那些等待着施粥的灾民。

        刚到门口,已经有早就候在门口的徐府侍卫,接到两人匆匆往里面走去。

        徐鹏举早已等了多时,见到二人立刻就迎了上来。

        “国公,皇上可有信来?”

        “还没有!”徐鹏举就像看到了救星,连忙拉着两人先进了内室,关上房门。

        “前天有飞鸽来,说皇上在京遇刺,所幸无碍。”徐鹏举边说,边打开书桌旁那柜子上的锁,从里面取出那张纸条,交到夏言手里。

        “皇上遇刺,定然和白扇会造反脱不了干系。”聂豹说道。

        “皇上也是这么想的。”夏言看完,把那张纸条递给聂豹。

        “这边的情况,皇上知不知道?”夏言转头看向徐鹏举。

        “我前天已经放出了飞鸽,怕有差池,又派了八百里加急,今明两天应该就能到京城了。”

        三人均是长叹一声,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要调动军队,除了徐鹏举有点兵力外,左军都督府他们调动不了。

        而当前的形势,已经严峻到了极至。

        “报!”

        就在三人感到为难的时候,门外传来扣门声。

        “国公,左军都督府右督都成安侯郭瓒求见。”

        “想曹操,郭瓒就到,请,快请。”徐鹏兴连忙兴奋的对门外喊到。

        成安侯郭瓒是靖难功臣郭亮之后,今年年初刚刚袭的爵位,因为他老子郭宁活的太久了。

        这爵位本来都落不到郭瓒头上。

        但郭宁活的太久,愣是把自己的大儿子给熬死了,所以这好事才轮到了次子郭瓒。

        也正是因为这样,郭瓒才急需要展示自己的能力。

        毕竟已经四十多岁的人了,如今叛军已经打到了自己家门口,怎么还能坐的住。

        “成安侯,你来的太是时候了!”

        四十岁左右,脸盘方正,浓眉大眼,留着络腮胡的郭瓒刚进来,徐鹏举和夏言三人就赶紧迎了上去。

        毕竟当前,除了南京守备那不到三万人的兵力,就剩下左军都督府的三十万大军了。

        再远点的中军都督府和黔国公的三十万大军,远水也救不了近火。

        “国公可有什么打算?”郭瓒进来之后,并没有客套,直接进入了正题。

        大明堪舆图前,江南大片已经标成了红色。

        湖广的白扇会十万信众加上苗夷土司的近两万人,已经在湖广攻城略地,正有东进之势。

        广西的韦银豹,已经建了金銮殿登基称帝。

        他手下的两路大军,跨过了江西和广东,直扑福建。

        好在从福建东北登陆的海盗陈思盼,暂时被宁德援军困在了罗源不能东顾。

        “这么看,白扇会是冲着南直隶来的啊!”

        徐鹏举一巴掌拍在堪舆图上,手心按住南直隶,手指所指正是各路叛军所在。

        “这个白扇会,什么来头?”

        此时盯着大明堪舆图的,不仅只有徐鹏举等人。

        还有嘉靖和兵部尚书乔宇,以及平时在京城的五大都督府左都督,内阁众人。

        大明元帅府的所有元帅、参谋们,已经全都聚集到这里,应对这场嘉靖朝以来第一场最大的危机。

        “这个古田守将陈应龙,你们谁知道?”

        杨廷和不愧是官场百科全书,稍加思索回道。

        “陛下,这陈应龙是成化年的进士,正德十三年调任福州知府,政绩有佳。今年六十有四,精《春秋》。”

        一个福州知府,不在福州府呆着,跑到古田去了。

        那多半是前一阵洪灾的时候,亲自去现场指挥救灾去了。

        六十多岁的人,还能这么亲临一线,而且还和关圣一样,是个爱读春秋的。

        嘉靖对古田能够守住又多了几分信心。

        只要古田能守住,这盘棋就能下活了。

        所谓的大帅府,不过是以前太子读书的文华殿改的。

        反正这个地方,已经有年头没人用了,不如索性改成大帅府,又叫作战指挥部。

        在这个指挥部的地面上,是长宽各六丈的大明全域及周边的地形沙盘。

        这也是本次清丈土地的成果之一。

        嘉靖走到东面蓝色的那一片海面上,左右看了看众人。

        “来吧,说说你们的想法,这是第一次实战的检验,看看我们军改的成果到底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