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200章 风骤雨急(二)

第200章 风骤雨急(二)

        江水即将漫过堤面时,原本翻涌的波浪,反而平静了下来。

        夏言全身都已经被雨水打湿,裤腿挽到膝盖上,小腿沾满了泥巴。

        他就像立在堤坝上的一尊雕塑,动也不动的望着对面。

        已经到了必须要做出决断的时候了。

        是保留千年繁华的扬州城,还是放过和、滁两州的百姓。

        翻涌的浪涛,变的越来越平缓。

        对面的火堆突然熄灭了,那说明江水已经上了大堤。

        站在夏言身边的那个千总,自然也明白对面发生了什么。

        现在还只是漫堤,紧接着就是垮坝!

        “阁老,是该做决定了!”

        夏言抹了把脸上的雨水,把衣袖拉到了胳膊肘上。

        无论做出什么样的决定,自己都将注定成为害死万千百姓的罪人,被钉死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烽火都准备好了么?”

        “准备好了!”

        根据事先的安排,已经放弃多年的烽火台,再次被利用了起来。

        一旦江浦的士兵们,看到烽火燃起,就会掘开大堤,将江水引向和、滁二州。

        夏言正要下令。

        就看到一个泥人,连滚带爬的跑上大堤。

        整个人就像刚从泥汤里滚出来,只有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没有被黄泥遮住。

        “阁老!”

        那人刚冲上大堤,就扑倒在夏言脚下,腿软的已经站不起来。

        “浪峰已过铜陵!”

        “你及时出发的?”夏言立刻蹲在那人跟前,焦急的问道。

        “未时二刻……”

        那人说完这句以后,就累得虚脱晕了过去。

        未时二刻,现在也才刚到子时。

        也就是这个士兵,用了不到五个时辰,就在这遍地都是烂泥的南直隶,不知跑死了几匹马才跑到这里。

        这个情报来的太及时了。

        按照正常的速度现在洪峰已经过了江浦,正向这边涌来。

        现在只要守住六合大堤,就能守住和、滁二州和至少半个扬州府。

        洪峰只要过了这最后一个弯,就只剩扬中那个弯,但那里河道要宽的多。

        夏言终于看到了一点希望,立刻吩咐道。

        “让人把他带到城里去休息,你和我立刻撑船渡江,务必守住大堤!”

        那千户立刻挥手,召上两个士兵将那泥人抬了下去。

        然后劝夏言道:“阁老不必亲自过去,秦将军在堤上,定能人在堤在。”

        “你是秦将军手下的千总?”

        “是!”

        夏言望着一片漆黑的对岸,过了许久,突然刚才熄灭的火堆,再次燃烧了起来,开始有人挥舞斗篷遮挡光线闪烁。

        “他们说什么?”夏言对这种灯语并不了解,扭头问道。

        那个千总盯着对面闪烁的火光,突然抬起头看向天,开怀大笑起来。

        “阁老,对面说的是——雨停了!”

        夏言伸出手,果然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再下了。

        脚下的浪花再次翻涌起来,眨眼的时间已经漫到了脚下,洪峰到了……

        夏言站在大堤上,眼睛死死的盯着对面的火堆,不知道过了多久。

        洪峰,终于过去了,而对面的火堆仍未熄灭。

        他知道,那看起来不过是黑暗中的一堆火,但那火堆的背后,却是无数将士的不惜一切。

        ……

        浙江,杭州府,富阳县。

        雨终于停了。

        虽然太阳还没有出来,但所有人都通过吹过脸上的风,感觉到这持续了一个月多的狂风暴雨,终于结束了。

        聂豹站在没过膝盖的水里,弯腰割下最后一把水稻,放到地头支起来的草棚上。

        浙直一代,虽然一直就是朝廷的钱粮赋税重地。

        但钱粮都被收走了,真正能用于当地基础建设的,却没有多少。

        和南直隶不同,浙江并没有那么坚固的堤坝和疏浚良好的河道。

        在这场大雨刚开始下起来的时候,聂豹还想着带领各地衙门加固河堤,应对洪水。

        可他很快就发现,这事根本不可行。

        人类的力量,在大自然面前太渺小了,这连续两场飓风不是人力所能抗衡的。

        不但河水往外灌,外面的水也要往河里灌。

        加上太湖漫灌过来的湖水,整个浙江东边七府,已经完全被淹。

        聂豹针对当前的形式,明白再去加固堤坝已是徒劳。

        当前最重要的就是抢粮,能够多抢收一点粮食,等过后赈灾的时候就能少一点压力。

        至少在担心灾民饿肚子这件事上,就可以少分散一点精力。

        做出这个决定之后,聂豹立刻组织了所有衙门的官吏,放下手头的一切,先去抢收已经成熟了的水稻。

        他还去找了左军都督府,请所有驻扎江浙的兵丁们。

        全都放下枪,拿起镰刀。

        同时将能够发动的百姓,全都发动起来,抓紧抢收。

        每收过一片,就主动决口一片,以减缓尚未收割地方的水势。

        这样既能疏散了当地的百姓,又逼迫这些百姓动起来,随着大部队去各处抢收水稻。

        造成的结果就是,整个浙江无一处不被淹,却无一处受重灾。

        “啊!”

        聂豹扔掉镰刀,张开双臂向后躺进水里。

        从小练就的水性,让他可以平躺在水面上,而不至于沉下去。

        总算结束了!

        根据他估计,这次抢收下来,没有被水淹烂掉的至少能有四成。

        有了这四成新粮,加上朝廷减税、官仓赈灾,支撑到下一季收获已经已无大碍。

        这样他就可以将接下来的精力,全都投放到了灾后疫情和灾后重建上去。

        尽快让百姓能够会到家乡,重新开始生活。

        “有没有看到总督大人?”

        “总督大人在哪里?”

        聂豹听到声音,翻身从水里站了起来,看到一个书吏打扮的人,正慌乱的四处探问。

        “我在这里!”

        那人看向光着膀子,头发胡须凌乱的跟个乞丐一样的聂豹,站在原地有点不太敢信。

        直到那人身边的士兵,轻轻的推了他一下,“那就是总督大人,你不是找总督大人么!”

        那人这才趟着水,哗啦啦的跑到聂豹跟前。

        正要跪下去,跪到一半发现水就淹到脖子了,只好又站了起来。

        从怀中摸出一个小手帕,双手呈给聂豹。

        “这是什么东西?”聂豹接过手帕,隔着手帕摸到里面的东西,脸色突然变的极其难看。

        他匆忙打开手帕,拿出里面那枚方三寸二分的银印。

        “这是怎么回事?”

        那人未等开口,先哭起来,边哭边诉道。

        “总督大人,湖广白扇会联同苗夷土司造反,布政使哲前去诏抚,被……被逆贼害了!

        我是王布政使的幕客,侥幸从贼窟逃出,特持此印寻找至此,还望总督大人早做准备,诛杀逆党!“

        聂豹后背顿时激出一阵冷汗。

        难怪当时自己去南直隶借人,徐鹏举说皇上有旨死活不借。

        莫非皇上早就想到,会有人趁灾作乱?

        如今湖广贼势已众,其他各省情况又如何,浙江又怎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