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198章 狂风暴雨(七)

第198章 狂风暴雨(七)

        还没到彭氏商社门口,嘉靖就看到一队二十个黑衣人,背着火铳站成一排。

        彭占祺急匆匆地从里面走出来,站到这队人跟前。

        正要训话,就看到了嘉靖,连忙抛下那队人,跑了过来。

        “圣上,您这是怎么了,这弄得满身是血?”

        嘉靖没有回答,倒是先指着那一队人问道。

        “你这是要干什么?”

        “我听说阜成门外,有人作乱,我正打算带着商社护卫去帮忙呢。”

        “你这带着火铳去,就不怕锦衣卫把你们当成作乱分子给毙了?”

        嘉靖接过彭占祺递过来的雪白绣花手帕,边蹭着手上的血,边往里走着。

        “都散了吧,那些人就是来刺杀朕的,已经全被剿灭了。

        记住了,朕给你特批的这队护卫可以持铳,是保护你公司安全的,不是让你到处管闲事的。”

        “圣上教训的是,我一定深刻反省。”

        虽然锦衣卫已经全面列装了火绳枪,但火铳仍旧是一种极具杀伤力的武器。

        这种级别的武器,属于民进限制持有的,一队二十人的火铳队已经具备相当的火力输出。

        嘉靖因为彭氏商社流动资金比较多,特许他拥有护卫队,但也必须要限制他护卫队的活动范围。

        对于这种影响朝廷稳定的东西,无论多小心都不为过。

        所以嘉靖不但特批了彭氏商社拥有持铳护卫,还有特批了东厂可以对彭氏商社进行密切监控。

        嘉靖在彭占祺的引导下,到彭氏商社的澡堂子里洗干净了身上的血渍,又换上了一身干净的衣服。

        “我前些日子给你的铜管,发出去了么?”

        “没呢?圣上不是安排明天开始发下一批么?”

        “不要发了!”嘉靖直到坐下来喝了碗茶,心跳才终于平稳了些。

        “是,我也正要请示圣上呢,听说南方狂风暴雨,遭了水灾了。”

        彭占祺上前,为碗里续上茶水,同时又有点表功的意思继续说道。

        “我已经飞鸽彭氏商社在江南的所有分店,无偿捐出店里所有物资,帮助朝廷赈灾。”

        “嗯,朝廷不会让你吃亏的。”

        嘉靖对彭占祺能够如此有社会责任感,感到万分欣慰。

        尽管他这样做,也能够奠立彭氏商社在江南的口碑,不过这种口碑的回报毕竟是漫长的。

        他完全可以不做,也完全可以不做这么多。

        “你先派人,去阜成门外告诉赶过去的锦衣卫,就说朕没事,让他们赶紧到这里来。”

        “是,我这就亲自去!”

        彭占祺已经不是当年的彭占祺了,他现在察言观色的能力已经炉火纯青。

        知道皇上虽然看起来很平静,但刚经历了生死,内心一定亟需找个安静的地方,平复一下。

        所以他很自觉地给自己找了个事,让嘉靖能够独自平息心境。

        彭占祺走了之后,嘉靖软绵绵的躺在那张柔软的床上。

        心脏这时才开始后怕的剧烈跳动起来。

        好险啊,尽管鲍忠的情报显示,那些藩王们并不安生,但自己还是低估了他们。

        没想到他们竟然敢真的对自己下手。

        今天要不是恰好遇到万寒霜,自己这短暂的穿越生涯怕就结束了。

        自己的命结束了倒没什么,只是这大明的复兴刚刚启动,就要夭折,他不甘心!

        既然对方已经动手,那自己也只好接招了。

        万寒霜……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能够有那样的家奴,又为什么能有震天雷。她是敌,是友?

        但就目前来看,她似乎没有恶意。

        嘉靖迷迷糊糊之间,好像睡了一觉,又好像做了个很长的梦。

        直到骆安来,把他从梦里拽了回来。

        “陛下!”

        骆安进来三步奔到床前跪了下去,只喊了一句陛下,就激动的再也说不出话来。

        看到他凌乱的头发和烧焦的胡须,以及那双红肿的眼睛。

        嘉靖内心多少有点自责,要不是自己低估了对面的胆量,又何至于今天这个局面。

        他其实直到此刻,才真正认识到了,权力场上的斗争,是你死我活的斗争。

        自己内心潜意识里,那种太平盛世的商斗,并不适应当下的情形。

        经历过这件事,他也终于想明白,这个世道有这个世道的规则,自己要在这个规则下去斗争,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朕没事,让你担心了。”

        嘉靖翻身坐起,示意骆安起来坐下。

        还没等跟骆安安排接下来的事,身在京城听到消息的众人都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最先到的是李芳,他还没进门,就抓着彭占祺大声问道。

        “皇上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然后昨天刚从外地回来的黄锦也来了。

        “皇上吓到没有,有没有让人去叫叫魂?”

        然后是老师张邦奇和闲着没事的王守仁,还有杨廷和父子,以及鲍忠等人。

        甚至就连报恩寺的李林儿李大师也来了。

        看着宽大的屋子里,挤得满满当当的人,嘉靖一时都不知该如何开口了。

        “皇太后驾到!”

        嘉靖赶紧从床上站起来,没想到这事儿,连蒋太后也惊动了。

        “母后,是谁这么长的嘴,把您也惊动了。”

        “怎么,这么大的事,还想瞒过我么?”蒋太后在和卓的陪同下,走到旁边的的椅子上坐下。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出门一定要按照祖宗的规矩来,你以为祖宗制定的规矩麻烦,怎么就没想过,祖宗制定的这些规矩,是多少次像今天这样的危机,换来的经验教训!”

        “母后教训的是!”

        “你说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你让我怎么活,你让清妃他们娘俩怎么办啊!”

        蒋太后左手抽出手绢,擦拭着眼角,右手抚摸着和卓平平的小肚子。

        “母后不要担心了,这次是朕大意了,以后绝对不会再有了。”

        嘉靖连忙上前劝慰,转头对旁边的宫女吩咐道。

        “朕还有事,先送太后和清妃回宫。”

        蒋太后收起手帕,站起来拉着和卓的手,走到李林儿跟前:“走吧,咱们也别给皇帝添乱子了,你跟我一起去李大师的报恩寺上柱香,感谢佛祖保佑。”

        嘉靖把太后他们三个,送出到大门外,然后才转身回来。

        “鲍忠,这次刺杀,你有什么眉目没有?”

        “回主子,奴才正在查,那栋小楼是浙江一个名叫丁兴发的财主的,此事多半跟他脱不了干系,已经让人前去缉拿了。”

        “一个土财主,还没有这样的胆子,林尚书,你们和东厂一起彻查,无论查到谁,都给朕一个明确的结论。”

        “是!”林俊赶紧上前答道。

        “行了,都回去吧,这件事就交给东厂和刑部就行了,其他人的精力,还是要放在北方旱灾和南方的水灾上面。”

        嘉靖捏着僵硬的后脖颈,隐约感觉到此事只是个开端。

        更大的风雨,还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