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196章 狂风暴雨(五)

第196章 狂风暴雨(五)

        “天——地——玄——”

        陆柄刚喊到“玄”字,就从马后猛的跳了起来,向西狂奔。

        嘉靖愣了一下瞬间明白过来。

        城门在东边,距离最近的出口也在东边。

        而陆炳往西跑,正是为了吸引那两支还未射出的强弩,给自己创造生的机会。

        这个孩子……嘉靖内心万分震动,正要起身,却发现情况不对。

        陆炳已经跑出去了十几步,然而对面楼上却安安静静,并没有射出一根弩箭来。

        看来对面相当老练,属于是绝对不见兔子不撒鹰的那种。

        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自己。

        陆炳也发现了这点,于是停了下来,慢悠悠的走回到马后,不躲不避的站在那里。

        这个时候,哪怕吸引对方能够对准自己,扣动弩机。

        强弩拉弦换箭的时间,要远远长过弓箭,这个空当也足够皇上逃走了。

        然而对方并没有上当。

        估计对面四张弩机都已经装好了,陆炳只好蹲下来,小声问道。

        “皇上,我是不是已经很沉稳了,我都没有慌张。”

        嘉靖右手紧握小刀,左手拍在陆炳的肩头上:“嗯,沉稳多了。”

        “皇上,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我挡着你过去!”

        “就你那小身板能够挡住我?”

        “皇上,你在干什么?”

        看到嘉靖把那柄小刀用力的捅进马腹,陆炳忍不住压低声音惊问道。

        “我这把刀,可是请了江南最有名的工匠,折弯捶打千次,历时一年打造的宝刀,不是割马肉的……”

        “等会要是火着起来,钻到马腹中还能抗些时间!”

        嘉靖边说,边像个屠马的庖子一样,正在对他珍爱的那匹马,开膛破肚。

        浓重的血腥味,让他忍不住想要呕吐。

        穿越前,他连只鸡都没有杀过,现在却不得不熟练地刨开马腹。

        将那一大坨内脏用力的扯出来。

        可见,人的的潜力是无穷的,在死亡的威胁面前,就没有做不到的事。

        噗!

        对面的人好像猜到了他们在干什么。

        一根弩箭射了过来,穿过嘉靖刚刚掏空的马腹。

        小孩手臂粗细的弩箭,直接穿透了马腔,斜着刺进地里,直没箭头。

        嘉靖看着自己满手的血,连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

        但现在这个时候,他必须要冷静,仔细分析每一个细节,才有可能拖延时间,等来援兵。

        对方没有立即放火,也没有等他们钻进去之后再射。

        那就说明,前来救援的锦衣卫至少现在还没出城门。

        对方还有时间,所以他们不急着隔马盲射,而是想把自己逼出去。

        他们要亲眼确定自己被射杀。

        对面这群人,显然对他们的弩法相当自信。

        他们有把握,只要自己毫无阻挡的出现在他们的视野里,他们就能一击必杀。

        绝了钻进马腹这条后路,他们应该很快就会点燃身后的石油。

        把自己逼迫出去,这该如何是好?

        ……

        骆安听到张佐急匆匆的找来,说皇上和陆柄俩人出了宫的时候。

        立刻就召集了百人锦衣卫,以最快的速度骑上马就向艺部追了过去。

        结果追到艺部,才知道皇上已经走了,还是往西走的。

        艺部在皇宫的东面,皇上是往西走的,难道他回了皇宫?

        在他从艺部出来,往西疾驰的时候,却又觉得不太可能,如果皇上单纯是要去艺部的话,这点距离完全没有必要骑马。

        他极有可能,是去了西山煤矿,或者彭氏商社总部。

        “你们两个,立刻去确认一下皇上是否回宫!”

        他对身后紧跟的两个锦衣卫吩咐一声,便率领剩下的锦衣卫,赶紧向西追了下去。

        可要出京城往西,又有两个门。

        一个西直门,去西山煤矿比较近一些,一个阜成门,去彭氏商社总部要近一些。

        骆安几乎没有犹豫,立刻将锦衣卫一分两队。

        一队直奔西直门,自己则带着一队向阜成门追了下去。

        当他距离城门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看到城门外两道烟柱冲天而起。

        一种本能的预感,让他觉得自己的方向追对了,不但追对了,现在皇上可能已经遇到了危险。

        他面色一凛,上身几乎贴在马背上,扔掉马鞭从小腿抽出匕首,狠狠的对着马屁股扎了下去。

        马匹受痛,嘶鸣着向前狂奔。

        快,要再快!

        偏偏看到那两股浓烟的不止是他,还有很多百姓也跟着聚集到了道上。

        一个个伸长了脖子,往着城墙外的两道浓烟。

        “西城走水了?”

        “看样子好像是玉渊潭那块啊……”

        骆安在马背上嗓子都喊裂了,依旧无法驱散聚集的人群,眼看就要被马踩踏。

        “把枪给我!”骆安伸手,从身后的锦衣卫手里拿过一把火绳枪,对着天空轰了一枪。

        那些围在大道上的人,才猛然惊跳,让出一条道来。

        不过看到骆安等人疾驰而过,人们的议论又多了几个话题。

        “怎么了这是,怎么锦衣卫还出动了呢?”

        “刚才那个,是锦衣卫指挥吧?难道是瓦剌又打到城下了?”

        “不能啊,没听说,是不是皇上出了什么事?”

        骆安好不容易看到了阜成门,再穿过门洞不远,应该就是烟柱升起的地方。

        偏偏这个时候,守城门的锦衣卫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看到城外火起,为了防止骚乱窜入内城,守城的百户正在在指挥手下关闭城门。

        骆安飞驰而来,从即将关闭的大门门缝里跃了出去,同时对旁边的锦衣卫大声喊道。

        “打开城门,带上武器跟我来!”

        这些锦衣卫,就算皇上从他们眼前过,他们也不见得能认识。

        但是他们的头,锦衣卫指挥使骆安,他们却是认识的。

        因为他们每一个人的留下来,都经过了骆安的亲自选拔。

        骆安一马当先冲出阜成门,就看到远处三百步外,那辆堵在路口的大车正在熊熊燃烧。

        而那个旁边的小楼上,有四个人抬着巨弩,刚对着火后面的大道上进行了一轮齐射。

        虽然看不见火后面的情况,但骆安就是觉得,那火后面的一定是皇上。

        那四个人一轮射完,又开始在用脚蹬着拉开弩机,准备下一次。

        城门打开需要时间,也只有十几个急着从门缝中跟着跃出来的锦衣卫,跟了上来,其他的还在后面正在赶来。

        “甲队,上去把那车拉开,其他人跟我冲!”

        骆安吩咐一句,身后的四个锦衣卫冲到车旁翻身下马,顶着烈火就上前去推车。

        然而整个大车都已经被烧的脱了架,稍微一推便在地上散成了一团,火势更大。

        骆安见状,立刻改变了策略。

        既然不能进去救皇上,那就先消灭对皇上有威胁的敌人。

        他指着那座三层小楼,喊道:“打,往死里打!”

        砰砰砰……

        顿时枪声响成一片,那座小楼上木片翻飞,那四架弩所在的窗口,直接被打成了筛子。

        后续赶来的锦衣卫,好像是终于得到了开枪的机会,跟不要钱似的一枪又一枪的射向那座小楼。

        轰!

        突如其来的巨响,把骆安都吓的差点从马上摔下来。

        所有人正在全力瞄准射击的时候,眼看着那座小楼,在一声巨响中,整个楼顶被掀飞了。

        然后猛烈燃烧的大火,瞬间将整个小楼吞没,绝无生还者。

        骆安诧异的回头看了一眼城墙,那边没有炮烟,那这爆炸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西城是刚刚崛起的一片新城,京城的火兵还没有在这里驻扎。

        此时见到火起,周围的百姓又都是大明重工集团的工人、家属。

        见到锦衣卫来了,都自觉地也都围了过来,提着水桶、木盆,浇向那辆大车。

        火势稍减,骆安就迫不及待地纵马从车上跃了过去。

        就看到四个锦衣卫,直接被巨弩穿胸而过,钉死在了马背上。

        前面不远处,正是皇上最喜欢的那匹白蹄良驹,身上也插着一根巨弩,马身下的地面已经被血染红了大片。

        在远处,还有几根弩箭,有的斜着插在地上,有的钉在对面的墙上。

        如此惨烈的场景,皇上还能有生机?

        骆安感觉自己全身的力气,瞬间被抽走了。

        只剩下一副没有灵魂的皮囊,从马上摔落下来,又艰难的爬起上身,跪在地上。

        红了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