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库书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明1521在线阅读 - 第195章 狂风暴雨(四)

第195章 狂风暴雨(四)

        西城是一座崭新的新城。

        一五二三年的北京城,还只有内城,外城还没有开始修建。

        但城外并不是没有人住,刚开始的时候,因为南河的关系,底层的人多住在城南。

        另外三面虽然也有人住,却不似南城这般热闹。

        但是自从大明重工集团地质矿物局在西山发现了煤,皇上又将几万兵丁转入大明重工集团。

        大明重工集团的工资,那可不是一般的高。

        似乎是一夜之间,西城那些房子就如雨后春笋般的钻了出来。

        渐渐的变成了比南城还大的规模。

        有了人居住,自然各种商贩也都跟着出现了。

        西城越发变的热闹,就连在东郊报恩寺园林项目上的那些工人,也有很多宁愿多跑些路也住到了西郊来。

        快速发展起来的居民区,相比南城这种慢慢型成的有一个好处,那就是规划的好。

        整个西城的布局,四纵三横的大道,方方正正,其间穿插着无数的小胡同。

        比起南城的混乱脏杂,西城要干净整洁的多。

        要论西城最显眼的建筑,还是彭氏商社的那座红顶白墙的城堡。

        但除了那座人们嘴里的“小白楼”以外。

        最繁华的地方,莫过于靠近阜成门的那一片。

        因为进了这道门,就是内城的西城区,那可是集中了朝中多少官员居住的老城区。

        那些人的消费能力,要比城外这些工人要高一些,但生活也远没有富裕到东城区那些达官贵人的程度。

        所以他们要消费,宁愿穿过这道城门,到外面来消费,自然也就带动了这一片的消费档次。

        特别是阜成门外的东南边,就是大名鼎鼎的玉渊潭,从金朝起就是一块宝地。

        潭水碧波荡漾,柳堤环抱,更是吸引了不少文人雅士集聚于此,吟诗作对,把酒言欢。

        要从艺部,去彭氏商社,要么走西直门,要么走阜成门,只有这两条道,而走阜成门要近一些。

        阜成门外,玉渊潭边上,有座三层的小楼,虽为酒楼,外人却不得而入。

        需要有本楼贵宾邀请,方可入内,除此之外概不接待。

        所以平日里,这悬着【吹面不寒】门匾的酒楼,看起来就有些冷冷清清。

        今日这酒楼靠街的露台上,恰好有两人正在迎风饮酒,风吹过湖面,自然带来一股凉气,还有垂柳的青香。

        但那俩人的注意力,却不在这酒上,而在城门。

        其中一个身穿淡青色长衫的人似是等的急了,不断的挥舞着手里的折扇。

        这折扇本是文人装饰高雅之用,真的用来扇风,却就粗俗了。

        可见此人内心之急躁不安。

        “那狗皇帝,真的会从这里过?”

        “当然不会有假,我已经观察过他好几次了,每次去彭氏商社,都是从这里走。”

        “鞠兄可有把握能杀了他?”

        “放心吧,他没次都不会带太多待卫,而且我这次是花了重金,从奴儿干请来的猎户,他们的家人都在我手上,就算不成他们也会立刻自戕,追不到我身上来。”

        “热,真他娘的热!”长衫男子用力的扇着扇子,恨不得把那扇面扇碎了。“杀了这个狗皇帝,那王爷能给咱多少银子?”

        “什么王爷?没有王爷,只有咱们为了自己的地不被朝廷强赎!”

        “也对,能给咱多少地?”

        那个姓鞠的汉子,眼睛突然亮了,本能的付底上身:“来了,咱们撤吧。”

        ……

        嘉靖和陆柄二人,在城里人多还跑不起来。

        这处了阜成门,外面的大道突然就宽阔起来,两人立刻打马疾驰。

        而那四个锦衣卫,才刚到城门下,突然暗下来的光线,让他们并没有看到前面俩人已经跑出去了很远。

        等他们出了城门,己经被落下了有百步。

        过了玉渊潭的路口,再到前面的大道,向右拐再跑一段距离,就是直通彭氏商社大门的那条沥青小道。

        嘉靖已经看到彭氏商社那显眼的红色房顶。

        就在此时,突然一个老妇人出现在道路中间。

        嘉靖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想法:这老妇人怎么能跑的这么快。

        可是出于人的本能,他还是立刻勒紧了马缰,然后他就看到一辆绝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大车拦住了去路。

        那大车上堆满了干草。

        “陆柄,往回走!”

        这场面太熟悉了,他看了太多的好莱坞电影。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辆马车上的干草会很快燃烧起来,那个被吓的倒地的老太太会从怀里掏出一把哒哒哒。

        两人刚调马头,就发现后面的路也同样,被一辆载满干草的大车堵住了去路。

        并将那四个赶来的锦衣卫拦在了外面。

        噗噗噗……

        嘉靖和陆柄眼看着那四个锦衣卫,正要纵马越过那辆刚开始燃烧的马车,企图冲进来的时候。

        长弩破空的尖啸后,那四个人同时从马上坠落下来。

        这都是什么级别的杀手?这么精准?

        不过想想也是,要杀大明王朝的皇帝,当然得动用最厉害的杀手才行。

        嘉靖飞快的观察着四周的环境,东西两边各是一辆燃烧的大车,足以挡住所有去路。

        老太太早就不见了,当然也不可能有哒哒哒,但套路却是对的。

        南边是一座挂着【吹面不寒】牌匾的三层酒楼,刚才那四根弩箭,就是从那边射出来的。

        而自己背后,不知道是谁家的大院子,九尺高的院墙连个后门都没有。

        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整个大街早已经被清理的干干净净,无处可以藏身,

        这个地点,明显也是经过了精心的踩点挑选。

        大意了。

        没想到这群人这么不讲武德,竟然要杀自己这么个十七岁的小皇帝。

        陆柄此时吓的连嘴唇都没有了血色,小脸更是煞白。

        但他还是用自己瘦弱的身体,坚定地挡在了嘉靖的前面,两眼充满怒火望着对面的小楼。

        “来了,再来啊!”

        嘉靖可以感觉到他的身体在颤抖,可他的眼睛,仍旧在那小楼上搜寻着刺客的影子。

        “跟我来!”

        嘉靖判断对方应该是强弩,两发之间的冷却时间比较久,立刻拉着陆柄,飞快的来到自己的马边,借助着马为掩护,慢慢向城门的方向移动。

        噗噗……

        那匹嘉靖最爱的“雪里站”嘶鸣一声,轰然倒地。

        而他们距离那辆燃烧的车,还有几十步远,对方应该只有四个人,刚才杀掉两匹马也只用了两支弩。

        也就是还有两支已经上好的弩,正在等着他们从马后出来。

        嘉靖握着陆柄的手小声说道:“这边的浓烟,一定能引起城门守卫的注意,坚持住,一会儿就有锦衣卫来把我们救出去!”

        然而话音刚落,就看到那楼上扔过来两个黑色的陶罐,砸在俩人身后的墙上,溅出一滩黏糊糊的黑东西。

        这东西陆柄不认识,但嘉靖认识——石油。

        下一步肯定就是用火箭引燃石油,用火把他们从马后面逼迫出来了。

        要么出去有可能被射死,要么在这里肯定会被火烤死。

        当前也只有一个选择!

        陆柄从嘉靖的眼神中,知道这个东西肯定非常危险,也知道他们到了不的不奋手一搏的时候了。

        他的身体开始不再颤抖,握着嘉靖的手变的坚定而有力。

        “皇上,我说完天地玄黄,我们一起跑!”陆柄把自己的小刀,塞进嘉靖的手里:“跟我爹说,我最近已经读完《大学》了。”